• 第五章 本我真

    更新时间:2017-12-13 17:23:53本章字数:2158字

    无支祁?!石猴听在耳中,心里一阵惊涛骇浪,如果这怪物是无支祁的话,那这美少年定是小张太子了。

    小张太子师从大圣国师王菩萨,曾随大圣国师王菩萨及四大神将降伏水母娘娘。这水母娘娘的名字乃是后人另造出来的,其实他真身便是无支祁,因其遇水则兴,故又有水母娘娘之名。

    无支祁,自上古时期便在淮河作乱,兴风作浪危害百姓。大禹治水时,召集上天诸神,皆不能降服此兽,后请出神兽夔龙,方才将其锁住,镇压在龟山脚下,从此后淮河方得风平浪静。

    石猴想到这里,心里犯起了嘀咕。奇怪?无支祁已被镇压,怎么又跑了出来,难道此无支祁非彼无支祁不成?

    他这厢思绪不定,那边又交上了手。

    无支祁体型巨大,小张太子在他面前弱小无比,但无支祁对小张太子这杆枪惧怕得紧,几乎不敢近身。他手无兵刃,每每躲闪不过时,便用身躯硬抗那枪尖上的电芒,适才石猴听到的金铁撞击声,便是这般发出来的。

    无支祁皮肤坚硬无比,却抵挡不住这电芒,一道蓝光闪过,便自空中落下一片鲜血。他想要走脱,这空中不知被施了什么法术,左突右撞也不得其门,怒得他嘶吼连连。

    石猴见无支祁走投无路的激愤疯狂,莫名生起了一丝怜悯之心。心中不由得想起了水帘洞中《逍遥游》的章节: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

    这无支祁便如同被困在牢笼里的鲲鹏,总有千般向往,却终被现实桎梏。

    小张太子一杆神枪挥舞得风雨不透,英姿飒飒如天神般威武神俊,约莫一刻钟工夫,无支祁再也无力脱逃躲闪,庞大的身躯蜷缩起来,一双桀骜不驯的眼睛金光黯淡,身上的硬毛也若面团软沓沓垂了下来。

    这时,自远处飞来一朵祥云,四个身着银甲的神人降落云头,铺开一张大网,将这无支祁缚住。这巨网如银丝,极细极锋利,根根入肉,但无支祁便如死了一般,半点儿声响都没有。

    其中一名神人道:“太子爷这枪法,是越来越犀利了。”另一神人接道:“那是那是,太子爷天赋异禀,降服这妖猴自然不在话下。”

    妖猴?妖猴!

    石猴心中又是一动,他们称这无支祁为妖猴,莫非这无支祁也属猴类?他再仔细看看,果不其然,无支祁萎靡不振时,形象与方才变化极大,除了体型巨大之外,可不就是一只乖巧的猿猴!他与我竟是同类,石猴心道。

    四位神将将无支祁捉住,抬着巨网驾云远去,这时,网内的无支祁一双巨目忽地睁开,望向石猴这个方向。他看到我了!石猴能感觉到,无支祁绝对看见了自己,这目光中,有悲凉、有委屈、有不忿、有哀伤……

    小张太子手腕一抖,手中的楮白枪不知被收到了何处,他自空中缓步而行,只两三步便到了石猴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心道:师父让我带这石猴回寺,不知有何缘故。他衣袖一卷,便将石猴裹入袖中,飘飘然直上云霄,回去赴命去了。

    石猴进了衣袖,身子霎时回暖,只觉小张太子的衣袖非丝棉所制,倒像是金丝织就。

    一会工夫,只觉落了地,石猴被放在地上,面前好一座山门,高达三丈白玉制成,上书“大圣禅寺”四个金字。

    进了山门,周围殿宇轩昂、亭台层叠、彩云环绕、长廊曲折,远处一座九层高塔熠熠放光,想是重要所在。

    小张太子一言不发,领着石猴进了大殿。殿中静坐一位老者,眉长及颊,头上一层淡黑色卷发,一身缁素,面容慈善。左右小沙弥各一,皆唇红齿白,眉清目秀恭敬侍立。

    老者见小张太子进了殿,露出一丝微笑:“徒儿,今日可有所得。”小张太子双手合十,施了一礼道:“比上次降他快了三分,但这无支祁似乎察觉到什么,灵智胜过以往。”

    “嗯。”老者应了一声,不见喜怒,小张太子缓步退下。

    老者目光移到石猴身上,嘴里喃喃道:“灵明石猴,也算天地间的异种了。”说完双目微合,左手收于袖中,默默掐算,半炷香功夫,他才睁开眼睛,心中微微诧异:这石猴降世仅有岁余,便有一大劫临身,倒也稀奇。且看看他会应了什么劫数。

    老者注视着石猴道:“你这石猴,可知自己从何而来?”

    石猴在旁等了许久,终于有机会开口,忙道:“从那东胜神洲花果山中来。”

    “嗯,果然识天时,知地利,你可有父母?”

    “无父无母,有兄弟若干。”

    “可有姓名?”

    “没有姓名?”

    “我为你取一个——”说到这里,老者话语戛然而止,似是被什么人阻止了。按照他的语意,应该是“我为你取一个名字可好?”只见这老者面不改色:“我为你取一套——服饰,你便在我这大圣禅寺住下吧。”

    石猴心里疑窦丛生,这老者是小张太子的师傅,自然是那震伏无支祁的大圣国师王菩萨。《西游记》中孙悟空对付不了青牛怪,来此搬兵时,他最经典的一句话便是:“……奈何值初夏,正淮水泛涨之时,新收了水猿大圣,那厮遇水即兴;恐我去后,他乘空生顽,无神可治。”

    整本《西游记》中,似乎如来本事最大,玉帝权力最大,但几乎读透西游的石猴却知道,这个世界隐藏的巨头实在太多,浮出水面的,其实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不值一提。单凭大圣国师王菩萨这一句“无神可治”,口气之大,简直视天下众神仙如无物啊,从这一句话,就能想象到他的本事有多大了。

    他方才欲为自己取名,显然是存了收纳之意,但突然话语一转,似是被别人硬生生阻止,又是何缘故?谁有这个能力和本事,能左右大圣国师王菩萨的意见呢?

    石猴此时情不自禁又想起了菩提祖师,美猴王自出海遨游开始,他生命的每分每秒几乎都被别人盘算安排好,看似风光无限的他其实早已失了本真。如今我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绝不允许此生如此。

    被别人操纵的命运即使风光,如同傀儡般的经历又有何意义呢?唯有本我,才是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