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师菩提

    更新时间:2017-12-15 15:11:33本章字数:1882字

    天下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南赡部洲、曰西牛贺洲、曰北俱芦洲。

    单说这西牛贺洲,今为释教土地,此处百姓号称一心向佛、与世无争、不贪不杀,个个养气潜灵,力求长生。

    这一日,便在西牛贺洲地界,一座奇峰耸然而立,周围千峰环绕,万仞石壁巍峨若孔雀开屏,一场新雨淋过,林间岚光轻绿,溪水黛青含烟,一派神仙景象。山路旁,枯藤缠老树,幽鸟鸣清音,奇花瑞草,翠竹高木,令人心旷神怡。

    便在这鸟鸣声中,石猴渐渐苏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发觉自己竟到了一处胜境,石猴的思绪陷入了一片混沌中。

    小张太子、大圣国师王菩萨、无支祁……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了?似乎是昨日,又仿佛万年般久远。后来,又好像听到有几人说话,却记不清什么了。

    石猴自地上爬起来,一伸手却摸了一把青苔,他便寻那溪水去洗手。溪水清凉,乍一接触,便有水珠在自己手中跳跃起来。咦?这是……石猴终于想起,那个水面上漂浮的梦,这水如此听话哦,当真好玩得紧。

    他身上衣物早已零乱破碎,索性全都撕扯掉,跳入溪水当中。独自在水中嬉玩一阵,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方才去林中树上寻那野果吃。

    青果红丁,不知是何产物,入口酸甜芳香,石猴摘了一捧放在手上,坐下来静静细品。正在此时,忽闻得林深之处,传来一个男子的歌唱声:“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听到这歌声,石猴不禁露出了一丝奇怪的表情,这歌声竟然是前世听过的四川口音,难道此地到了西蜀地界不成?

    再听下去,他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一颗心狂喜得怦怦乱跳。且听这歌声:“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这不正是遇见菩提祖师之前在山中遇到的那个樵夫所唱!自己在南赡部洲苦挨一年,差点儿丢了小命,没想到睡了一觉,竟然喜从天降,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接下来便是遇见菩提祖师,猴子神功大成的剧情了。难道这菩提祖师来到南赡部洲等自己了?

    石猴定了定心神,不管那么多了,这里按照剧本演应该没错的。

    石猴循着歌声行去,见一樵子正跨坐在一棵枯木上,举斧砍柴。

    石猴粗略一扫,心里发笑,这樵夫身着纱衣,腰间盘着一条蚕丝带,手中那柄崭新的板斧澄明瓦亮,这哪里是樵夫,分明是神仙下凡体验生活了。想是神仙拍戏,不知民间疾苦,若能穿得起这身衣服,早已置办宅第做个富家翁了,哪里还会上山砍柴。

    石猴怀着一种看到电影穿帮镜头的喜悦心情,上前一步施礼道:“老神仙,弟子稽首了。”

    这樵夫不慌不忙,丢了斧子,慢悠悠下了枯木,转身答礼道:“错认了错认了,我怎敢当‘神仙’二字?”

    “你不是神仙,如何说出神仙的话来?”一板一眼背着《西游记》中的台词,心道你可莫要临场变戏,否则我不知该怎么演了。

    樵夫呵呵一笑道:“什么神仙话?”石猴道:“只听你这歌便是不俗,非是神仙哪里有这般见识?”

    樵夫笑道:“实不瞒你说,这词曲乃是一个神仙教的,我只学唱而已。”

    石猴道:“望你指与我那神仙住处,却好拜访去也,你也得了许多福分。”

    樵夫不易察觉地露出笑意,喜道:“那山叫做灵台方寸山。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洞中名作须菩提祖师。你缘溪上行,向南行七八里远近,即是他家。”

    石猴内心欣喜,果然与那书中一般模样,便道:“老兄,你便同我同去。若还得了好处,决不忘你指引之恩。”

    樵夫忙摆手拒绝,道:“你也甚不通变,我与你去了,却不误了我的生意?我要砍柴,你自去,自去。”

    石猴却已认定这樵夫乃是神仙乔装,便起了捉弄之心:“砍柴怎有做神仙好,同去同去,你我今后同门,那是多大造化。”

    樵夫一脸苦笑,连连推阻:“人各有志,强求不得了。”

    石猴强忍笑,施了一礼道:“既如此,那我便一人前去了。”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石猴别了樵夫,沿着溪水向日而行,虽是崇山峻岭之间,但此处正是谷底,石猴走了一会儿,不知不觉群山已尽在脚下,不由得啧啧称奇。到得峰顶,只见果然有一座洞府,偌大一座平台上,千年松、万年柏,枝节苍劲,如虬龙飞天。一座石桥横跨深涧,石桥边奇花布锦,林中熙熙攘攘,却是玄猿白鹿把深藏。

    石猴过得桥来,崖头立一石碑,三丈高八尺宽,上有一行十个大字,正是“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石猴见洞门紧闭,上前便敲。不一时,洞门开处,里面走出一个仙童,高叫道:“什么人在此骚扰?”石猴道:“仙童,弟子为访道学仙而来,不敢骚扰。”仙童笑道:“我家师傅道有个求道的来了,想必就是你了?”石猴道:“可不正是我。”

    进了洞门,这仙童自门房取出一套服饰,石猴穿在身上,如量身定做一般,颇为合体,石猴整衣端肃,行过一层层深阁琼楼,一进进珠宫贝阙,直至瑶台之下。

    抬眼望去,石猴心中一惊,这上面端坐之人,自己仿佛在哪里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