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大道成

    更新时间:2017-12-15 15:11:57本章字数:1984字

    三星洞大殿,须菩提祖师如一尊雕塑般静坐不动,偶尔门外微风袭来,手中的拂尘丝飘动几下,更显仙风道骨,大觉妙相。

    慧能自门外急匆匆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群道童,他们面上表情各异,或一脸焦躁、或一脸茫然不知所以、或幸灾乐祸。

    门下弟子都知,须菩提祖师御下甚严,戒嗔戒怒,慧能这般神态,眼看便要受罚。

    果然须菩提祖师微垂的双目睁开,慧能一众便觉面前有如一阵冷风吹过,心中生寒,尽皆跪倒在地。

    “何事如此慌张?”须菩提祖师淡淡道。

    慧能道:“请祖师恕罪,此事实在蹊跷,弟子便急着禀告祖师,因此快走了几步。”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你慌的是心。”祖师指点道。

    慧能连连称是,祖师颇有深意地看了慧能一眼道:“随我到后殿来。”说完转身便自后门出去,慧能忙趋步跟上。到了后殿,慧能将悟空在后院所说自己梦中之事重复了一遍,祖师听过之后沉吟不语,只问慧能有几人听到此事,便挥手教慧能出去。

    丈六金身的佛陀,此事当真有趣,难道真的是那“一切义成,一切事成”的多陀阿伽陀?石猴之事,知者甚少,唯老君、真武与我而已,难道竟是那大圣国师王菩萨走漏了消息?须菩提祖师微闭的眼帘一动,竟闪出一丝凌厉的光芒。

    若果真如果,此事还真不能耽搁了,本想消磨石猴野性,免得他太过冒进,坏了我大事。如今这石猴灵智早开,竟是超出我所料,谋事在佛,成事在天,且行且看吧。

    “来人!”须菩提祖师轻唤一声,一个道童不知自何处现出身形,对祖师深鞠一躬。“将那石猴领来!”祖师深吸一口气道。

    石猴此时正于后院盘算。他使出此招实属无奈,即便是后世穿越而来,也摸不清须菩提祖师的性子,虽然他知须菩提祖师收他为徒、传他武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究竟要等待多久才肯传功,却未可知。若真如书中所写,等上七年,那可苦煞自己了。

    他故布疑云,搬出一个形容相貌与如来相近的托梦者,此事必将传至须菩提祖师耳中,若须菩提祖师笃定要收自己为徒,那便容不得他人插手。此时的他听闻如来居然对石猴有所关注,心中必然生疑,而最可能的结果便是——提前传授石猴神通,酿成师徒之实。待到生米煮成熟饭,凭着石猴刚直不阿的秉性,自然不会生出反骨。

    石猴知道,他在西游中从始至终扮演的都只是一个棋子的角色。这枚棋子握在谁手里,根本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自己只有顺其自然,逐渐壮大自己的实力,才能有希望去揭开笼在仙佛妖面上的那块幕布,寻一个真相,探一个究竟出来。

    须菩提祖师啊,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他正暗自盘算,自院门走进来一个道童,唤道:“悟空师弟,师父唤你过去。”悟空点点头,便跟在这道童身后。

    到得后殿,见祖师容止威仪安坐于榻上,道童将悟空带到便自行出去了。悟空做出一副诚惶诚恐姿态,给祖师请了安。

    祖师和颜悦色道:“悟空这两月可住得习惯?”

    悟空道:“住得好,住得好,只是太闲了。”

    “呵呵,俗语道,闲人多梦,今日起,为师便要传授你修仙得道之法,你可愿意学。”

    悟空心道,我就是为这个来的,傻子才不学。“要学要学。”

    “我有道术三百六十门,你要学哪种?”

    “这……”悟空心里犯起了合计。

    《西游记》中,那祖师列出“术”“流”“静”“动”四字门中大道,皆云不得长生,悟空自然不学,其真相果真如此吗?又或者,祖师根本没想将这些道术传给悟空?

    想到这里,悟空道:“弟子初入此门,不知有何奥妙,还请祖师指教一二。”

    祖师于是娓娓道来,将那术流静动四门大道都逐个解释一遍,而后悟空便陷入了沉思:术字一门,专讲请仙扶鸾、问卜揲蓍,能知趋吉避凶之理;流字一门乃是儒家、释家、道家、阴阳家……看经念佛之道;静字一门,讲的是参禅打坐、入定坐关之术;动字一门倒熟悉些,专修采阴补阳,摩脐过气,用方炮制,烧茅打鼎之术。

    悟空思来想去,实在拿捏不准,这几般大道均有学问,既然从祖师口中说出,应非旁门左道,他偷眼望去,只见祖师毫无表情,一点儿端倪也不见,亦不着急催促。

    悟空故作抓耳挠腮一阵,然后道:“难得长生,不学不学。”

    祖师呵呵笑道:“若为长生而来,那倒简单得很了,给你几粒丹丸,服下便可延年益寿。只是没有本事,将来若遭那刀砍斧斫、雷轰电打,又当如何?”

    悟空突然领悟,这祖师原本便没打算教自己长生之道,他的目的便是传授自己七十二般变化和一身武艺。

    悟空当下拜倒:“求祖师教弟子个长久之法,教弟子得那长生妙道。”

    须菩提祖师颔首道:“你倒领悟得快,须知你天生地长,与旁类不同,我传你个速成法,教你免去那打坐炼气之苦,也好成就一番事业。”

    呵呵,终于到了戏肉了,悟空心里暗自欢喜。

    只见祖师教悟空平躺在地上,手中拂尘一挥,悟空便睡了过去。

    “九转内还,管教你造化生生不息,可莫要辜负了我。”祖师口中念咒,悟空身周便起了一阵气流,丝丝缕缕的乳白色气息由内而生,自九窍而出,循环往复,皆从卤门钻了进去。“果然造化不凡!”祖师赞了一句,那拂尘上的银丝抖得笔直,虚空点去。

    那乳白色气息在悟空体内游走全身,越来越浓,越来越快,最后全部汇聚丹田,结成一粒金灿灿的丹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