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归自遥

    更新时间:2017-12-15 15:12:57本章字数:1917字

    悟空在空中打了几个转,穿梭云层,历经晴雨,横越四季,翔舞九天,这一种畅快怎能笔墨形容,只觉天地尽在我眼界之下,顿时豪气生出,将那翻江倒海、鞭山移石的法术在无人处施展个痛痛快快。

    玩了半个时辰,方才依着记忆返回,祖师仍在原地等候,只笑吟吟看着悟空不语。

    悟空被祖师看的心里颇不舒服,这眼神,便仿佛一名工匠在凝视着自己的作品,又如同主人在看着自己的宠物。

    悟空举步上前,道:“师父,弟子一时贪玩,去得久了,还请师父莫见怪。”

    祖师道:“你的习性我岂会不知,无妨。”

    悟空又道:“师父给弟子莫大的造化,尽是些大神通、大法术,只不知弟子若遇到那拳脚高明的打手,该当如何?”悟空心下盘算,西游中并未提到悟空学过武艺,但既然能耍起金箍棒,想必只靠一身蛮力是不成的,且试探问问,没准又有机缘。

    祖师一怔,然后哈哈大笑:“你这猴子倒是精明,我门下弟子哪有你这般大胆,敢要起功夫来了。”

    悟空诚惶诚恐道:“弟子山野中长成,不知规矩,祖师莫怪,祖师莫怪。”

    祖师道:“也算你福至心灵,你若不说,我却将这茬忘了。须知,拳脚功夫乃是最末流的本领,你若愿学,自然可以。”

    说完,祖师自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布袋,只轻轻一抖,无数旧书古籍落在地上,堆积如山,令悟空瞠目结舌。

    祖师呵呵笑道:“这须弥纳芥的功夫,也是从那大小如意引申而来,你又何必诧异?这都是我早年间搜罗的册子,已有千万年不用了,你若喜欢,尽皆拿去无妨。”

    悟空拜倒在地,连声道:“弟子不敢贪心,既然祖师说这是末流本事,弟子只随意寻两本便好。”他起身到这书堆旁,粗略一扫,心里暗暗叫苦,这书名大都是些蚯蚓般的弯曲文字,自己十个也不认识一个。

    便在他不知如何选择时,终于看见一本隐约认得的书名,只依稀辨得前两个字是“齐天”,后面两个却不认得了。

    悟空捡了这本,又随意拿了一本厚书,便不再多看。

    祖师微微颔首,道:“你倒也懂得‘道法自然’,这样最好,有缘得见的,必定大有妙处。”

    悟空将这两本书纳入怀中,已然颇为知足,回洞府的一路上,心中一直在琢磨那齐天二字,竟与齐天大圣暗合,不知里面讲些什么内容。

    回到自己的斗室,悟空闭门不出,只潜心修炼新学的神通,这一番修炼没日没夜,忘却世间日月更替,形如无天无地、无物无我的癫魔状态。

    祖师早已嘱咐道童不要打扰悟空闭关,不知不觉间,三月时光一晃而过。

    这一日,祖师正于殿中传道,这祖师,道禅两门的玄奥道法皆了然于胸,只见他慢摇麈尾喷珠玉,妙语连珠动九天,正讲得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之时,自殿外闯入一人,手持半根柳枝,其上缠绕花枝百朵,遥指祖师喝道:“莫说天地,只道凡尘,谁敢翻江倒海,我有纵地金光!”

    众道童一个个瞠目结舌,这不正是闭关三月的悟空,见他此时模样,岂不是疯癫了?慧能站出来喝道:“兀那泼猴,敢在祖师面前撒野,还不跪下俯首认错!”

    悟空斜睨慧能,道:“看我回天返日!”说罢神通使出,却仿佛后力不济,只见殿外半轮白日一闪即逝,而悟空竟软绵绵倒在地上。

    祖师脸色不霁,吩咐道童:“将这顽徒抬到后殿。”

    祖师眼见倒在地上瘫软成一团的悟空,心下又是好笑又是气恼。他本身道行不足,强行修习天类神通,显然是法力耗尽濒临走火入魔的表象,若不及时救治,将于修为有碍。

    祖师于是取出一枚丹丸,撬开牙关,纳入悟空口中。不多时,悟空悠悠醒转,第一句话竟是:“看我地煞七十二变,管教妖魔遁形!”说完见祖师就在眼前,强撑身子便要起来。

    祖师阻住他,喝道:“也有草神陀罗尼,也有鬼神陀罗尼,诸恶鬼神谤不得,奉请十地鬼崇灭!”

    悟空耳边一震,顿时头脑清醒许多,此时那丹丸药力化开,身上也有了力量,一身法力竟如泉水般自丹田处涌出,片刻工夫恢复如初。

    他哪里不知此必是祖师救治之功,起来拜倒道:“弟子多谢祖师救治之恩!”

    祖师也不语,直教悟空在那里伏地跪着。

    半晌,祖师一声长叹,道:“悟空,我为你取名、传你本领、救你性命,一切皆因缘至,你也不必感激。如今你本领学成,在这天地间自保无虞,你,可以去了。”

    悟空茫然失措:“祖师,你教我到哪里去?”

    “天地如此之大,何处不可去?”

    “弟子愿随师父一生,天地虽大,无有我家!”悟空一双晶莹剔透的眼中已是泪花满溢。

    祖师似也不忍,却道:“你若随我,我怎得安生,今日过后,你我再不相识!”

    悟空匍匐向前,哭诉道:“祖师对我恩重如山,我若不报恩,今生愧疚。”

    祖师已现怒容,喝道:“休要多言!我再送你三粒仙丹,必要时可救你性命。从此后,恩义两绝,你莫说识我,我也不再认你!”

    悟空还要多言,祖师只一虚指,悟空便动弹不得,只任祖师将他轻飘飘送出洞外,方才手脚自由。

    祖师转过身道:“悟空,你好自为之吧!”

    悟空知祖师心意已决,又拜倒在地,给祖师磕了八个响头,一字一顿道:“师父恩情,永志难忘!”说完腾空而去,却是头也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