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禺狨王

    更新时间:2017-12-15 15:15:41本章字数:1791字

    那怪物匆匆离去,悟空与牛魔王在山中逡巡一周,察觉这山内竟然空空如也,莫说妖怪,便连一只走兽都不见一只。

    悟空道:“这妖怪威能不小,独自造起偌大声势,倒不能小觑了。”

    牛魔王道:“那是自然,老牛我修行几千年,居然能见到此兽,还算是运气了。”

    悟空听牛魔王似乎认得这怪物,便忙问道:“哥哥认识此怪物,那他姓甚名谁,有何本领?”

    牛魔王道:“老牛我资质愚钝,所幸遇得名师,传我武艺,教我识辨天下万物,惭愧我惰性难除,只还记得小半。所幸这怪物神通广大,倒不曾忘却。”

    悟空见牛魔王废话甚多,耐着性子道:“我也未见他有何神通。”

    牛魔王道:“老弟可曾听过禺狨一物?”

    悟空惊道:“禺狨?”他岂止听过,那西游记中明明晃晃写着,禺狨王乃是七大圣中一员,但猴王闹天宫之后便不知所终。悟空对此事始终生疑,为何七大圣中的其他六个,在猴王闹天宫时都无影无踪,若说是寡情薄义未免太过牵强,其他人他尚且不知,但至少这牛魔王、那鹏魔王都不是安分守己的魔头,此事内中必有缘由。

    牛魔王见悟空身体异常,道:“老弟果然见多识广,居然也听过禺狨一物。”

    悟空笑道:“也只听过,却不知为何物。”

    牛魔王道:“这便对了,我师父曾道,天下认得禺狨之人不多,见过禺狨的更是凤毛麟角。”

    悟空道:“我观他容貌奇特,尖嘴猴腮,倒与我猴属一族有相似之处。”

    牛魔王道:“确是如此,禺狨乃是金线猴的一个分支,数量极少,我观此怪高达五尺有余,极有可能便是禺狨中的王者,禺狨王。”

    悟空心道,果然如此。

    悟空又问道:“哥哥适才道这怪物神通广大,不知有何特殊?”

    牛魔王嘿嘿一笑道:“这怪物神通古怪得很,于我等妖类却是无妨,唯有遇到神仙时才显厉害。”

    “咦?竟有这等神通?”悟空疑道。

    “我也只是听说,他这神通惯收人法宝,你要知道仙人身体羸弱,若失了法宝岂不任人宰割,而我等妖类肉身强大,依赖法宝者甚少,故此这禺狨王堪称神仙的克星,一点儿也不为过。”牛魔王解释道。

    悟空“唔”了一声,又接着问道:“方才他若使出这神通,岂不亦可将我这金箍棒收去。”

    牛魔王道:“老弟是当真不知还是捉弄于我?你这金箍棒早已炼成本命法宝,以你太乙金仙之身,即便三清到此,恐怕也收不去你这金箍棒了。”

    悟空此番对话又是收获颇多,原来自己使这金箍棒威力比之前大了许多,原来那《齐天棍法》便是将这金箍棒炼成本命法宝的功法,如此看来,自己的确福缘深厚,能将这两样绝世之物凑在一起。

    “本命法宝一事我实在不知,还请哥哥勿怪。”悟空解释道。

    牛魔王道:“我倒说呢,想你也不会蒙骗于我。你既不知,我便多说一些。这本命法宝炼至极限,乃是与元神相连的法宝,一个元神只能修炼一件本命法宝,二者息息相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若是元神受伤,驱使本命法宝的威力便小了许多,若是本命法宝受损,元神也将受创,你可明白?”

    悟空道:“至此方知,原来本命法宝却有此妙用,多谢哥哥指点了。”

    听过牛魔王对本命法宝解释了许久,悟空才知,本命法宝因其与元神相关,施展出来的威力自然非比寻常,若是如此,看来《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很可能没得到《齐天棍法》,也就未将金箍棒修炼成本命法宝,仅是当一件普通法宝使唤而已。

    想到这里,悟空惊问道:“适才我用这金箍棒硬击禺狨王,他仅用双臂便格挡住,如此看来,他的本事当真非比寻常。”

    牛魔王呵呵笑道:“你身在战局看得不清,我闻那金铁之声便知,他那对护臂也是难得的一件法宝,否则即便我老牛,也不敢硬抗老弟的金箍棒啊。”语气颇为自负,似是对自己的肉身强度极为自信。

    悟空试探问道:“不知哥哥使什么法宝,不如拿出来看看,也叫我开开眼界,如何?”

    牛魔王道:“实不相瞒,我老牛法宝虽有几件,却都是不屑一用,那日使出芭蕉扇,也是为了泄愤,本命法宝,至今还未炼成,老弟若是想看,老牛我也不藏私,给你看看又有何妨?”

    悟空退开几步,道:“哥哥修道几千年,仍未炼成这一法宝,想来必定惊世骇俗,如此便请哥哥显个神通吧。”

    牛魔王笑道:“却不是现在,等明日我与那禺狨王打斗时,十有八九是要施展出来的,是何法宝,你一见便知。”牛魔王如此一说,更激起了悟空的好奇心,听这话头,这法宝似乎有些稀奇之处。

    当夜二人寻一处好风水地,静坐无话。

    第二日一早,朝日初生时,牛魔王缓缓站起,道:“来了!”

    只见一片黑云从地底冉冉腾起,转瞬化作禺狨王模样,手指二人道:“你二人扰我清净,此罪不轻,纳命来吧。”

    牛魔王哈哈大笑道:“我命在此,哪个敢收?”

    二人立时斗在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