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喜讯传

    更新时间:2017-12-15 15:18:31本章字数:1996字

    悟空试了几次,这神通果然有趣,一个自己看着另一个自己,二者面面相觑,这种怪异的感觉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这时,悟空心思一动,捻了一把毫毛,呼一声“变”,一口气吹出,只见百十只小猴跃至地上,上蹿下跳,活灵活现。

    通风眼睛一亮,赞道:“好一个融会贯通法。”

    悟空心道,你没读过西游自然不知,这乃是美猴王的看家本领。忽地他便想起,《西游记》中悟空大闹天宫时便会撒出毫毛,变出群猴,他那时和谁学的分神术呢?再仔细想想,或许这分神术七十二变中有,三十六变中却没有也未可知。

    悟空欣喜道:“有了这本领,现下去救那无支祁倒是可行了。”

    哪知通风立即摇头,道:“不急不急。”

    悟空心怀疑窦,通风听见无支祁尚活着时颇为欢喜,为何又不去救他?

    通风看了看悟空,道:“你当我真的不急,须知要毁了那‘如意锁妖练’,单有大禹后人精血却不行,还须有熔炼那铁链的手段才行。我这几日苦苦思索,也无头绪。”

    悟空问道:“天下万金皆以火炼制,这又有何难?”他手掌伸出,一团蓝色火焰腾地蹿起,“三味真火难道还炼不断那条破链?”

    通风摇摇头道:“你尚未解‘如意’二字含义,这三味真火虽厉害,恐怕亦仅能将这如意练烧细烧软,但有一丝相连,它瞬时便恢复原状,此乃如意也。”

    悟空搔搔脑袋:“这大禹也忒坑人,怎么偏造了条如意——”悟空忽地警醒,自己这条金箍棒亦为大禹所造,也称作如意金箍棒,难道这二者竟是同一手段制成?

    他旋即取出如意金箍棒,迎风一晃便过丈长短,通风一见这金箍棒,立时挪不动眼球,他手指着金箍棒,问悟空道:“这是……这是大禹那探海神针,又作如意金箍棒的,可是真的?”

    悟空道:“那日你不是见过了,怎地还问?”

    通风道:“那日没看真切,想来只是一条普通棒子,这金箍棒你自何处得来?”

    悟空将前因后果述说清楚,通风唏嘘道:“也不知你何处修来的福分,你当四海龙王真是怕了你吗?龙王统管四海,手下能兵强将数不胜数,他若真的不愿,莫说是你,便是你我与牛魔王联手,恐怕也抢不来这棒子。”

    悟空颇为惊奇,咦了一声道:“龙王家底如此之厚,为何行事低调懦弱,是何缘故?”

    通风道:“内中缘由我却不知了,只是休要小觑了他们。”

    悟空道:“那是那是,你看这金箍棒,和那如意锁妖练可是同一材质。”

    通风道:“是便是了,但亦只是一奇珍而已,没有那熔炼的法子,仍是化不开那锁妖练,你若有这金箍棒的锻炼之法,才算成功。”

    悟空哈哈大笑:“谁说我没有锻炼之法?”

    他自怀中取出那《齐天棍法》,道:“你若认得字,且看看这书如何?”

    通风接过这书一看,大喜过望,道:“此字虽古,自然难不住我,这第一篇讲的便是如意铁的熔炼之法,真是天助你我,无支祁有救了!”

    悟空亦喜道:“既然如此,你我速速前往,如何?”

    通风道:“那是自然,不过若只二人,唯恐那菩萨有什么杀招,只是此事隐秘,万万不可讲与他人,却如何是好?”

    悟空问道:“却要几人方可稳妥?”

    通风道:“若你我这般修为,再有一人足矣。”

    悟空微微一笑,道:“人选倒是有一个,只不过此刻不行,再等个六七年方可。”

    通风不解道:“这人倒是蹊跷,可是你的亲信?”

    悟空笑道:“那倒不是,他乃是我族金线猴一科,料想应比那牛魔王亲近些,你可曾听过禺狨王?”

    通风一听“禺狨王”三字,激动得浑身抖了起来,口齿也不甚伶俐,便连额上那撮白毛亦立了起来:“你……你说什么?禺狨,禺狨王!”

    悟空亦觉蹊跷,禺狨王乃是七大圣中人物,这通风怎地如此模样。忽地,他心如明镜,有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猜想。

    “便是禺狨王,怎了?”

    通风问道:“你可知禺狨王号称万年难遇?”悟空点了点头。

    通风又道:“其实何止万年,实则三万年前,才有了第一只禺狨王,自此之后,天下只有禺狨,并无禺狨王。”

    悟空问道:“这是为何,难不成是绝种了?”

    通风终于恢复了常态,道:“三万年前那只禺狨王,便是——驱神圣猿!”

    悟空大惊失色:“驱神圣猿?”

    通风点点头:“不错,当年驱神圣猿以禺狨之身现世,创禺狨一科,后来在大战中被打得形神俱散,再无音信。没想到今世仍以禺狨王之身再现,真是可敬。”

    悟空道:“据说驱神圣猿本领超凡,究竟缘何被称为驱神圣猿?”

    通风道:“他天赋神通便是收人法宝,练到极致,便连本命法宝亦难逃他手,你说厉害不厉害?”

    悟空吐了吐舌头道:“这乃是逆天的神通,当真厉害!”

    通风道:“他若真是驱神圣猿,此次势必成功。哈哈,我神猿一族复兴有望了。”

    悟空疑道:“有一事不解,若我族势力壮大,岂不又引来仙妖围剿,这却奈何?”

    通风道:“我观此际仙界势力众多,同床异梦,且我七神猿已今非昔比,他日单打独斗,此际各有势力依附,想要再如之前那般剿杀,恐怕天下便乱了。”

    悟空不解道:“各有势力依附,此言何意?”

    通风看了看悟空道:“不说别人,单说你那师父,岂是寻常神仙,他传你武艺,你若有难,他岂会袖手旁观?”

    悟空嘿嘿一笑不语,心道:还真叫你说对了,当年我压在五行山下,也不见他出来救我。我这师父与旁人不同,只教我武艺,任我闯祸,却是管杀不管埋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