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造化论

    更新时间:2017-12-15 15:19:12本章字数:3006字

    二人在洞口站了许久,各自陷入了沉思,想着自己的心事。终于,悟空说话道:“获得造化,共有多少种方法?哪种最快?”

    通风道:“多少种?对我族而言,万物生灵皆内蕴造化,若狠得下心来,这漫山草木中的造化,倒也抵得过几十年打坐。只要不妨碍自己道心,那便放手去做,又有何妨?”

    悟空有些不懂,问道:“道心又是何物?”

    通风道:“人心充满私欲,危殆;道心乃天理,故精微入胜。古人云,灭人心而天理现,其实,这道心与人心并不矛盾。关乎道心,人人皆有自主见解,概而论之,人生苦海,自身为舟,道行修为可喻为桨,道心便是一路上操桨驾舟的力量。无此力量支撑,其他皆为浮云尔。”

    悟空心中渐明,说白了,这道心便是每个修道之人对道的理解和认识,自己认为正确的,便是道心了。

    为了探究造化根本,悟空又问道:“若是妨碍了道心,又当如何?”

    悟空的问题对通风来说简单幼稚不过,但他仍不厌其烦,答道:“好比一位慈厚长者,常年吃斋念佛,忽一日失手杀了人,你道他会如何?”

    悟空想了想道:“必将无心读经,日不能食,夜不能寐,惶惶不可终日。”

    通风道:“此为一种,另有一种变数,你再想想。”

    悟空想了许久,不得其解。通风道:“穷则生变。”

    悟空豁然开朗,道:“这长者的心变了!”

    通风颔首,道:“确然!他想不通时,便会另寻出路。若终日祷求仍不得安宁,他若是聪明,便不会永远折磨自己,必将生变,从此世间或许便少了个宽厚待人的善人,多了一个不惜人命的衣冠禽兽也为可知。须知,人心变得最快。”

    悟空接着道:“若真如此,他之前几十载的吃斋念佛尽付流水,如今毁于一朝了。”

    通风道:“不错,你确是懂了,这便是妨了道心。”

    悟空问道:“于你而言,如何才算妨了道心?”

    通风忽地神色黯然,道:“我自认聪颖多谋,却反被聪明误,我不知这是道心被妨抑或心灰意冷,总之修为难得寸进,只止步于此了。”

    通风自醒来以后,忆起前世,终日耿耿于怀,自此修为止步,自己虽知根由,却亦是无法。悟空想寻几句话开解通风,又不知从何说起,见通风落拓神态,也颇为痛心。

    稍停,悟空又想个别样话题,便道:“有那修道之人终日读经打坐,如此可于造化有益?”

    通风道:“吐纳之术乃是吸取天地灵气的法子,所谓灵气,其实仍是造化,只是这法子损耗甚大,寻常吐纳术十不存一,且颇耗费时间,普通凡人还未修成成果,怕是寿元已尽,轮回去了。”

    “至于读经么,读得好便有用,读不好还不如打坐吐纳,只凭个人天资而定。天下道经万千,其中暗合天地之道者亦有许多,有的潜心读上一遍,能抵许多造化,这也是修炼正途,不可小视了。”

    悟空心中大致了然,又问道:“诸如采阴补阳、铅汞相投之术,又如何?”

    通风道:“行些采阴补阳之术,乃是歪门邪道,这等夺人造化之术,有伤天和,凭我族道心,自然不屑为之。此举急功近利,或许能天可怜见,搏命跨过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终难成得大器。”

    “至于铅汞相投、炼药配丹,亦是有高有低,炼得得当稳妥,却有不少益处。只是江湖中术士横行,多为欺瞒良善,蒙人钱财之辈,哪里有几个真会炼丹的。”

    悟空又问道:“如那杀人取造化的,该当何罪?”

    通风道:“此等乃是最下作的本事,比那采阴补阳术阴损十倍,恶毒百倍。”

    悟空不解道:“同是夺人造化,有何不同?”

    通风道:“你有所不知,那采阴补阳的,无非借些阴阳之气使人虚弱,至多丢了性命,再轮回时重做为人。而那杀人取造化的,被杀者死后失了造化,沦入阴间,比那恶鬼还不如,来日轮回,阴造化不足,必为畜类。不知几生几世方能攒够造化,重新为人。你说这行为可恕否?”

    悟空一听,勃然大怒,自己只道那两千余人丢了性命便了事,哪知竟会波及深远,几生几世不得投生为人。原来那几个天将行的竟是这般勾当!

    他将这事一说,通风亦是大为鄙夷,却笑道:“那些神仙行事,比这龌龊的也数不胜数,我也见怪不怪了。”

    悟空恨道:“既然叫我遇上,便没有饶过的道理,待此间事了,等我杀上天庭,为那些无辜寻个公道。”

    通风道:“这类事情,即便天帝看见,也只睁只眼闭只眼,如今我等势单力薄,还是缓一缓为好。况且天下如此之大,诸如此类惨事数不胜数,你又管得了几件?”

    悟空见通风如此回答,怒道:“遇见一件,便管上一件!如何?”

    通风被悟空喝得一怔,随即大笑道:“好,好,好!如此也算你英雄本色,亦为你的道心所向,你若欢喜,只放手去做,想我神猿一族怕过谁来!”

    悟空见通风异于往常,似是本性流露,亦喜道:“种种前尘,皆为因果,彼天将种恶因,我将以恶果还之。当年你听人谗言,使我神猿颠沛流离,亦为前因,而今我七神猿恰逢乱世,亦为后果,人何罪之有?”

    通风听悟空此言,略显暗淡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异彩,赞道:“果然灵明神猿,使我茅塞顿开,通风这里谢过了。”

    悟空也是借题发挥,谁想此番言语对通风真的起了效果,他又继续道:“我虽不知当年算计七神猿的为何人,但料想彼等在大战之后定受益匪浅,逃不过如今仙界几大势力。对否?”

    通风听悟空如此说法,想了一会儿,道:“彼时我等乃是天下公敌,只觉这世间没有朋友,只有敌人,走到哪里都人人喊打,谁还知道始作俑者是哪个?不过这这样说不无道理,那些糊涂仙妖亦不在少数,被人利用尚不自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最终受益者如今必居于高位。”

    悟空道:“如今仙界虽风平浪静,但只是表面一团和气,与我等而言,实乃难逢的良机。正当趁此机会发展壮大,积蓄实力,而后方能与人一较长短。若单凭我七个,终究双拳难敌四手,如何能揪出背后真凶?”

    通风虽亦是神猿,但怎比得过悟空思路清楚,他自后世穿越而来,于史上战争谋略书籍典故了如指掌,这瞒天过海厚积薄发的道理再浅显不过,管他仙界还是凡人界,拳头便是硬道理,没有实力自保尚且不能,还妄想什么改变仙界规则。

    通风听了悟空的一番计划颇为吃惊,他虽满腔热血抱负甚大,却仅限于打打杀杀,哪里想过如此宏大的远景。

    惊愕的表情显在脸上,极为夸张,他翘起拇指赞道:“我通风白活了这多年,只知自怨自艾,失却了奋发之心。此番听了灵明神猿一番高论,我才知原来理当如此。待救出无支祁后,我兄弟数个各占灵山仙岭,成掎角之势遥相呼应,然后韬光养晦,笼络人手,必能成就大事。”

    悟空点头道:“料想天下豪杰甚多,当是一呼百应。”

    通风道:“而今五年时光已过,那禺狨王也快出来了,适才所言收纳造化之法,你若记清了,可逐个试试,看哪个可为你所用。”

    悟空点头称是,于是向通风告辞,回自己那水帘洞去了。

    进了洞中,悟空将通风讲过那些吸取造化的方法依次回想一遍,除了念经打坐之外,自己竟无一能用。

    自己除了听过这洞中神秘人传的四段经文之外,什么经文也不会,既然传经时有造化生,那么自己若是背诵一遍又当如何呢?

    他静心收神,端坐下来,学那五心朝天模样,最先背的便是那《道德经》。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恒无……”悟空读了几句,便沉浸在这琅琅上口的经文当中。

    悟空边读边想,世人都道道家出世,儒家入世,其实从这道德经来看,并非如此。《道德经》讲道、讲德、讲世事规律、讲处世之法、讲对万物的认识,佛经中曾说:聪明于尘境发,究竟愚痴;智慧自本心生,终归正觉。

    儒家曾云“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由此看来,许多道法乃是殊途同归的道理,唯有载体不同而已。归根结底都是修炼人心,由内圣而外王。

    悟空不知费了几许时光,将三十七篇《道经》一口气读完,他长吁一口气,竟有了炼成一门神通的圆融感觉,而此时,体内那片道德经的造化球徐徐转了一周,内中三千造化流转,竟凭空多出了六百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