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兴水猿

    更新时间:2017-12-15 15:22:49本章字数:3171字

    恶蛟见悟空倾入水中,他机关算尽,怎会错过这样的良机,于是手中银鞭一挥,立时卷起万顷海水,覆于悟空落入之地。在空中战斗,他未能占到便宜,于是设计将悟空诳入海中。

    悟空身子前倾时已知自己中计,在海中战斗,他自知斗不过这蛟龙,于是使个移形换影,真身早已上了云上,他见这蛟龙又入海中去寻自己,半晌不见出来,不由得心中烦闷。自己几时吃过这样的亏?

    他心念一转,腾云而上,在空中飞出老远,又换了一处下海。

    游不多时,遇见一只鲶鱼,悟空打探了北海龙宫去处,便施展避水诀直奔那里而去。

    到了龙宫,北海龙王敖顺见是悟空,慌忙出来迎接。悟空也不客气,直接将来意说明,打探这恶蛟来历。

    敖顺道:“上仙且息怒,此恶蛟并非我北海内的物种,他只居于北海之北极深之处,平日里从不出来,亦不骚扰我水族。”

    悟空道:“好你个老龙,莫非你们串通一气不成?”

    敖顺忙道:“小龙不敢,这恶蛟心高气傲,我虽与他见过一次,却是亦不正眼看我的。只是他素来独行,不见有结党之举,小龙也不好干涉。”

    悟空又问:“那北海之北极深之处,却是有何特殊?”

    敖顺道:“那里已近北海海眼,寻常水族到了那里,经不住海眼的漩涡吸力,便粉身碎骨了。”

    悟空又道:“你可知他有何本领?”

    敖顺苦笑道:“上仙却高看小龙了,小龙虽为北海之主,却只仗着祖荫,法力低微,如何能看出那恶蛟的本事。”

    悟空料想敖顺也不会撒谎,寒暄了几句便告辞了。

    悟空白跑一趟,心头一口恶气却是咽不下,他出了海,胸中抑郁,禁不住一声长啸,连那天上飞鸟亦被他震落。

    啸声过后,远处飞来两个身影,却是王禺与通风二人,他们本在海中享乐,听悟空啸声有异,忙出海来看

    悟空道出打斗始末,通风与王禺亦无办法,他二人还不如悟空,只懂些避水诀和水遁术等粗浅神通,哪里敢入水擒蛟?

    通风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待无支祁伤势尽复,管教他将那恶蛟擒来,教你出一顿气。”悟空亦是半信半疑,无支祁虽称兴水神猿,却也未必有这蛟龙厉害。

    通风道:“莫要不信,想那无支祁成名于几万年前,穿江入海,天下龙族无不俯首帖耳,这小蛟即便再厉害,在水里也斗不过无支祁。”

    悟空急道:“却不知无支祁伤势多久能好?”

    通风犹豫道:“这却说不好,此处水质至纯,补足体内原水之力倒也不需几日,只是他伤势颇重,心神受损,怕要年把光景。”

    悟空搔搔脑袋,心里急不可待,他有许多事要做,哪里熬得了这一年。若自己没猜错,这恶蛟极有可能便是七大圣中的“覆海大圣”——蛟魔王。

    按本理来说,这蛟魔王该与自己结为兄弟的,只是二人稀里糊涂打了一架,自己又毁了他的宫殿,此时却结下了仇怨,又当如何是好?在《西游记》中,七大圣一节只是一笔带过,自己也不知这七人缘何结为兄弟,料想与今日情况必大有不同,这变数,便在于无支祁。

    无支祁在西游记中仅以水母娘娘身份出现过一次,彼时仍在大圣国师王菩萨处被镇压,如今无支祁已被救出,事态发展已经出现了分支。此时若是无支祁出手降服那蛟魔王,或可重归正传,为以后七大圣聚首做好铺垫,但无支祁又有伤在身,若拖个一年半载,不知又有何变故。悟空再想起那鹏魔王,亦是一场架打跑了,心里更加烦闷,便叹了口气。

    通风见悟空心情不佳,也跟着叹了口气,道:“你我兄弟皆是一清二白,若有那恢复伤势的灵丹,何必教无支祁费这个功夫。”

    悟空一听说“灵丹”,心中大喜,当日须菩提祖师赠予他那三枚灵丹,还一粒未用,用在这当口岂不正好。

    他跃起大叫一声道:“我有灵丹,我有灵丹,你不说我倒忘了!快快去寻那无支祁去!”

    通风欣喜道:“何不早说?”

    悟空一脸尴尬:“我修道日短,却忘了这灵丹。”

    通风前面带路,凭着对无支祁的神识感应,深入海中寻了去。

    无支祁此时恢复了五丈身躯,便在海水之中静坐,周边碧绿色的海水围绕在他身周,若即若离,循环游动,水源之精丝丝渗入身体当中,那被三味真火灼伤之处早已痊愈,唯肩头两个孔洞还有痕迹。

    悟空取出金丹,在无支祁面前一晃,无支祁一双眼睛立时死死盯住,惊道:“这是太上老君的九转金丹,你自何处得来?”

    悟空亦是心惊肉跳,奇的是,这无支祁竟然知道太上老君之名,更奇的是,他居然识得太上老君的丹药。最让他忐忑的是,难道那须菩提祖师竟是太上老君所变化,他传授自己武艺,又是为何缘故?

    悟空心思百转,却不作答,只道:“也是机缘巧合,你且服了丹药,医得好便罢,医不好我却也无能为力了。”

    无支祁哈哈笑道:“这一颗熟丹服下,保我修为更盛从前!”他接过丹药,直接塞入口中,双目闭起,便连出入气息都毫无踪迹了。

    悟空看了半晌,也不见无支祁动弹,通风拉拉悟空袖袍,道:“莫急,这丹丸力大无比,至少要三五日方能消化干净。”

    三人却也无处可去,只坐在原地等候无支祁醒来。

    到了第四日,无支祁睁开双目,金光射出,如有形有质一般,在海底仍照出数十丈远,将许多鱼虾照得四处窜逃。

    他大声狂笑站起,吼道:“果然好丹,畅快至极!”

    悟空见无支祁生龙活虎一般,当即问道:“你伤势可还有碍?”无支祁抬起两只臂膀挥了几下,道:“已好得不能再好!”

    悟空便将与那恶蛟大战的前因后果讲个清楚,无支祁还未听完,心头无名火起,怒道:“竟有如此狂徒,待我将他擒来,与兄弟你谢罪!”说完一个闪身,竟从海水中消失不见。

    悟空一愣,水中不比空中,唯有避水诀可用,纵使出御水神通,也没如此快的速度。通风道:“无支祁遇水则兴,其实他在水中如空中一般无二,这瞬移的本事是谁也学不去的。”

    悟空“啊”的一声,在水中居然可以瞬移,那岂不是立于不败之地了,纵使那蛟龙也只是因势利导,并无这般本事。

    通风道:“且静静等候,不出三日,无支祁定将那蛟龙擒来。”王禺久久未说话,此时迫不及待插上一句:“两日。”

    悟空半信半疑,便在此耐心等候。

    第二日头里,只觉海底暗流涌动,自远处传来无支祁的叱喝声。三人皆目力超群,循声望去,果然无支祁耀武扬威过来,前面用巨手擒住那人,可不正是与悟空争斗的恶蛟。

    悟空只觉一阵眩晕,这无支祁的战力实在恐怖至极,不过一日,便将这恶蛟擒下。那恶蛟垂头丧气过来,见了悟空,目光中却是露出了不屑之意。

    悟空也不理他,只细问无支祁经过。无支祁呵呵道:“也无什么稀奇,我只与他打了个赌,谁若败了,甘愿为奴为仆。”

    悟空无语,这无支祁倒也精明,竟懂得毕其功于一役的道理,似自己那般打来打去,纵胜了也难除后患。

    再问起战斗经过,那蛟龙仍有些不服,道:“你使什么古怪法术,叫我在水中难行,若不是在水中,我赢定你!”

    悟空鄙夷道:“天生为蛟龙,水生水长,竟斗不过陆上的猿猴,还有何脸面辩驳?”

    这蛟龙仔细一想,的确如此,便愤愤看了悟空一眼,不再说话。

    悟空道:“既然你已落败,我便要你离开此地,改去东海居住,如何?”

    蛟龙一脸诧异:“我败的是他,并不是你,为何要听你话?”

    悟空摊摊手,无奈看着无支祁。

    无支祁笑道:“好吧,自今日起,你便去那东海居住!”

    悟空撇撇嘴,道:“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你又何苦多此一举?”

    这蛟龙冷笑道:“你当我是何人,要杀要剐随你心意,只是我败给这怪物,便只听他一人号令,其余人等,无此资格!若随意吆喝,干脆一刀结果了我性命。”

    悟空笑道:“看不出,你倒有几分骨气,好好好,我便遂你心愿,伸头过来,让我杀了吧。”此语一出,众人皆惊。

    悟空看了看众人,凝色道:“你我兄弟非比寻常修道之人,如我所料不错,前路坎坷,说是仇敌遍天下也不为过。便是现在,已与天庭结下不解的仇怨,他日若与强敌对抗,必将勠力同心,众志成城,这恶蛟虽有些本事,但若不能听从驱使,留它何用?”

    众人听悟空娓娓道来,神情皆变得凝重起来,若按悟空的思路发展,将来的确如此,这恶蛟如今虽被降服,却敌友不明,若与天庭有什么瓜葛,岂不是心腹大患?

    哪知恶蛟一听到天庭二字,惊问道:“你与天庭有何仇怨?”

    悟空冷冷道:“无非杀了几员天将,你倒奇怪,死到临头还问这作甚?”

    恶蛟狠狠道:“实不相瞒,我与天庭亦有血海深仇,你我乃是同仇敌忾。如此说话非为求生,乃是实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