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一席话

    更新时间:2017-12-15 15:23:12本章字数:3024字

    “阿飞?”悟空叫他道。

    阿飞又惊又喜,高兴地跳了起来,四肢盘在树上,大叫起来:“大王还记得我的名字,大王记得我哦!”

    悟空被阿飞弄得哭笑不得,下了树道:“为何如此模样,我见过你,自然记得你了。”

    阿飞见悟空稍一纵身便自数丈高的桃树枝上跃下,眼中毫不掩饰钦羡之色,嘴里喃喃道:“何时我也能学成这般本领?”

    悟空耳尖,自然听得到,顿时心中冒出一个奇妙的想法,不知这些山精野怪资质如何,若有一通用法门,能叫他们修真炼气,他日大战时,不止增强战力,亦多了些保命的手段。想到这里,他便不理阿飞,滴溜溜旋身而起,去寻牛魔王去了。

    牛魔王正在洞府中无所事事,见悟空前来,自知有事,悟空迫不及待将来意说明,牛魔王瞪大了眼睛,便似听到了什么稀奇事。

    悟空说完,见牛魔王一声不吭,只愣愣看着他,诧异道:“怎么,我说错了不成?”

    牛魔王道:“你这猴子当真奇怪,旁人修道唯恐自己落后,你还有闲心管起他人来。”

    悟空问道:“如此乃是为花果山基业着想,何错之有?”

    牛魔王一愣:“基业?”他眼神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悟空正色道:“不错!我花果山已与天庭结仇,不过年内便唯恐天兵来剿,我方才所言乃是为诸多兄弟们着想,多一分本事,便多一分生存的希望。”

    牛魔王表情更加怪异,迟疑许久,方道:“今日兄弟所言,我却从未听闻。须知天下妖精,在修炼上素来只是独来独往,若非父子兄弟,哪会有修炼法门传与他人的道理,自生自灭,方为天道。何况、何况……”

    悟空见牛魔王欲言又止,心中奇怪,牛魔王素来不是这个脾气,今日怎地吞吞吐吐,便道:“大哥若是为难,不说也罢。”

    牛魔王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见悟空坦荡荡,自己怎好隐瞒,便道:“这也是我在天庭偶然听到的,据我推测,至少八成是真。”

    悟空也不说话,只笑吟吟等着牛魔王,牛魔王叹了一口气,道:“你可还记得混世魔王?”

    悟空颇为奇怪,此时提那混世魔王作甚?他细细回忆当日情景,那混世魔王耀武扬威来在花果山,明知山中凶险,却不惜命退却,反而一副视死如归模样,自己当日便已生疑,奈何无从问起,此时渐渐便要忘去了。今日牛魔王忽又提起,悟空将前因后果联系起来,惊道:“难道那混世魔王竟是来送死的?”

    牛魔王亦是吃惊不小:“你,你怎知道?”

    悟空嘿嘿一笑道:“胡乱猜的,不然哥哥提他作甚?”

    牛魔王半信半疑,看了悟空几眼,嘟哝道:“你若不是猜的,我可要防备着你这伶俐精明的猴子了。”

    悟空装腔作势:“什么,难道他真是来送死的?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傻瓜?”

    牛魔王道:“诚然不假,就是送死,还要送得心甘情愿。”他笑着看悟空,又接着道,“你若聪明,再猜猜是为何?”

    悟空苦思冥想,也理不出个头绪来,笑道:“哥哥莫非要憋死我不成?”

    牛魔王道:“非也,此事稀奇古怪,便是我听到时也不信,只是那日见了混世魔王,才信了八分。”

    “你可曾知道造化?”牛魔王问悟空。

    悟空道:“自然知道。”

    牛魔王道:“你我修道之人,若离了造化,道行修为便将止步不前,你道这造化的作用有多大。”悟空点了点头,这些道理他自然清楚。

    “造化生于天地间,万物之内,凡能变化者,均内蕴造化。”

    悟空听到此处,顿时生出了疑问。通风曾道,凡有生命气息者,皆藏造化。牛魔王怎么却说凡能变化者均有造化,二者间差别极大,到底谁说得对?

    生命气息,均存在于植物动物中,除此之外并无他物。而凡能变化这涵盖极大,如云形海浪,如滴水之岩,这些都是无生命之物,难道竟还有造化在其中不成?此时且记在心里,待日后还须与通风请教一番。

    只听牛魔王又道:“造化既然存于万物,自然有高有低,亦有品质之分。暂且不谈这些,今日只说存于人身妖体内的造化。”

    悟空一听说人身,便想起那无辜战死的两千多凡人,这些造化存于他们体内,自己尚不自知,反而因之丢了性命,真是死得稀里糊涂。

    牛魔王问悟空道:“你可听说过攒造化?”

    悟空道:“何为攒造化?”

    牛魔王道:“将人身妖体内的造化吸为己用,那便是攒造化了。”

    悟空道:“若失了造化,想必这人性命也没了。”

    牛魔王点点头:“正是如此,不仅性命没了,便再轮回时,亦只能为牲畜爬虫,无法再入人种。”

    “此举岂不有伤天和?”悟空愤然道。他早在通风处听过此事,但此时激愤之情溢于言表,仍是按捺不住。

    牛魔王道:“吸取造化的方法千变万化,难道真要亲手杀人吗?”悟空一怔,那一日几千凡人不知中了何等厉害邪术,确是自相残杀而死,乍看还真怪不得别人。

    悟空想了想,道:“这天,也是个糊涂天。”

    牛魔王听悟空居然对天发起了牢骚,心中一凛,他虽性情豪放,粗犷不羁,却也不敢如此诅咒谩骂,于是道:“兄弟且住,你我只论造化,莫论这天。”

    悟空轻蔑一笑,道:“有何不可,天若有仁心,自然能辨黑白对错。”

    牛魔王亦笑道:“你于天又懂得多少,哪门子规定这天一定要存仁心?”

    悟空听了这话却怔住了,牛魔王虽漫不经心一语,却是实情,天要如何,岂容他来定夺,想通了这节,他释然一笑,道:“倒是我多嘴了,大哥接着讲。”

    牛魔王道:“攒造化亦不在今日之话题,又有一门,称作养造化,你可听过?”

    悟空摇了摇头,想必天上神仙于造化十分看重,否则岂能生出如此多的手段,巧取豪夺,无所不用其极。

    牛魔王道:“造化之玄妙,纵修行至极处,也未必能明其理,这养造化,便是将造化种子种入人体或妖精的肉身中,慢慢培育,待到种子成熟时,再去收割,便和种庄稼无异。”

    悟空心中大奇,这倒是闻所未闻,造化本无形质,除了七神猿无人可见,怎地竟出了造化种子?

    牛魔王道:“那日的混世魔王,据我猜测,便是旁人用来养这造化种子的一块田地。”

    悟空禁不住问:“若收割了造化,那混世魔王该去何处?”

    牛魔王道:“这便与那攒造化大有不同。养造化者,乃是将身外种子种入妖体中,于本身造化丝毫没有妨碍,所以那混世魔王即便身殒,亦是造化种子结成的果实被收割,他仍能轮回为妖。只是那混世魔王亦仿佛知道自己命运,那一日虽悲愤无奈,却仍慨然赴死。”

    悟空心中骇然,又问道:“他若再轮回,又当如何?”

    牛魔王道:“养造化的田地并不易寻,这混世魔王在轮回时,无论为人为妖,仍是人家施种的对象,生生世世,循环往复。”

    悟空呆了许久,恨道:“当真可恨至极,若教我擒到这人,管教将他剥皮抽筋,永世不得安宁。”

    牛魔王道:“你却莫怒,混世魔王自知,若不将造化献出,势必有更残酷十倍的惩罚折磨等着他,如此也算是明智选择了。”

    悟空道:“生死不能自主,活在世上一刻不得安稳,这样滋味其实容易熬受的?”

    牛魔王道:“兄弟切莫莽撞,这养造化的手段非是普通神仙能使将出来,每每收获颇丰,至少也是太乙金仙的修为,又费尽心机得了其中奥妙,又得寻到无数好田地,才能施展。再说,他自种他的造化,又与你何干?”

    悟空道:“但见不公事,我便想管上一管,如此方为英雄本色。”

    牛魔王竖起拇指,道:“兄弟之豪气,当真天下少见,不过天庭神仙根基深厚,枝节丛生,打了一个便会惹出一窝来,可莫要轻易便着了人家的道。”

    悟空笑道:“已经惹了,如今后悔却也来不及。”牛魔王道:“杀了几个星宿,于天庭来说算得了什么,星宿自有星君管理,过不几日,这六个空缺便有人补上了。”

    悟空又是一惊,今日与牛魔王一席话当真受益匪浅,他始终认为这二十八星宿乃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哪知仅仅是天庭的普通天将,随意便能找人替补上,这其中不知又有何奥妙了。

    这牛魔王所知甚多,不知他在天庭住了多久,方能打探到这样的秘密,此时若问,他必然不会轻易说出,待寻得时机,定刨根问底问出来。

    牛魔王见悟空闭口不言,不知悟空在想些什么,叮嘱一句道:“今日所言,法不传六耳,弟弟可要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