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结金兰

    更新时间:2017-12-15 15:23:38本章字数:3203字

    悟空在这厢踌躇满志,要与二郎神大战一番,却见牛魔王表情极不自在,好似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他只道牛魔王不好帮自己心中过意不去,又道:“哥哥与那二郎神有旧,可暂且避开些,以免尴尬。”

    牛魔王对悟空的提议不理不睬,却道:“听闻那杨戬性情高傲得很,你若如此去叫阵,只怕那杨戬不会理你。”

    通风亦道:“牛兄言之有理,你若如此没来由便去叫阵,倒是不占理了。”

    悟空想了想道:“既然如此,你我三人分头行事,看看这山中众妖聚集在此,究竟有何勾当?”

    三人于是各自变化,悄无声息落在了这片高山之中。

    悟空化作一只黑鸦,飞在一座山洞前,落在枝上,“喳喳”叫了几声。他心中得意,往常只是用那隐身术,颇费法力,如今变作飞鸟,一时间觉得自己对变化之术感悟又有了进境。原来这变化术,最难的却是与环境相谐,教人视若不见。

    比方说,你若于森林中变作一棵树,那是很难被人看穿的了,但若有心之人对此地极为熟悉,却有可能觉出异常;但若变作一片枝头绿叶,这却又高出了一筹,如今悟空化作飞鸟,除非那二郎神也有一颗火眼金睛,否则是再也寻不出破绽的。

    悟空细细回想,《西游记》中二人以变化数比拼时,他最后化作一座庙宇,而二郎神并未看出这庙宇便是悟空所变,而是自那旗杆处看出了破绽,因此他敢断言,二郎神并无火眼金睛的本事,亦是凭着猜测而已。而今的二郎神,自然不知有人来犯,更不知花果山这几年出了一个太乙金仙孙悟空,怎会对一只老鸦仔细勘察。

    悟空正想着,见自那洞中走出一队小妖,为首那只趾高气扬,边走边吆喝道:“快着点儿,误了康元帅的宴席,你我都要挨棒子的。”后面十几只小妖肩担羊酒,手提鲜果,个个形容古怪狰狞,表情痴茫,不知所从。

    悟空在花果山也曾见过如此情景,群猴还好些,个个伶俐聪明,但那七十二洞中,倒有半数小妖只知饿了便吃,困了便睡,有人领着便走,无人号令便呆坐一天。他也曾问过牛魔王,牛魔王只草草解释为灵智未开,他便也未放在心上。此时又见这梅山妖怪亦是如此,他细细思索,以后若是寻得修道的法门,料想也该是这领头的小妖学得快些,后面那些形容痴呆的,便是入门恐怕也是难题。灵智未开……如何能教灵智开了呢?

    这一队小妖走得甚慢,前面那小妖两手空空,见哪个偷懒懈怠便上去踢上几脚,那些小妖只知任劳任怨,只木讷答应,眼神中却连惧怕的神色都不见。悟空看着这情景,暗中摇头,生若如此,悲莫大矣。

    悟空跟着他们行出了好远,倒要看看是那个康元帅办得什么酒宴。他心中猜想,这康元帅大概便是梅山七兄弟中康张李姚中的康太尉,不知此处为何要以元帅相称。

    又翻过了一座山坳,突然生变,队伍最后的一只猫妖在被排头小妖踢了几脚之后,“嗷”地一声厉嚎,回手一爪便挥在排头小妖的脸上,排头的是一只豺妖,被猫爪抓得鲜血淋漓,他却不上前反击,亦仰天长嚎,这声音曲折,似是在传递信号。

    片刻,自远处那洞中飞出一只白首苍鹰,须臾便至,到了队前化作人形。这豺妖上前施礼道:“禀告洞主,这狸猫抓了小的一爪。”

    悟空暗笑,这豺妖倒也有趣,区区小事还要找洞主告状。

    这洞主行至猫妖前,仔细查看一番,对那豺妖道:“确是兽心萌醒,你报告有功,待回来再奖赏你。”豺妖忙鞠躬称谢。

    洞主随后又变作苍鹰模样,一爪捞起那猫妖,飞了回去。

    悟空观罢事情始末,原来并未如他所想那么简单,看着情景,普通小妖是不知反抗的,如那洞主所说,有了反抗之意便是兽心萌醒,恐怕这便是开了灵智的迹象。

    少了一只猫妖,队伍仍继续前行,此番再无波折,半个时辰后,停在了一处山脚下。这座山与附近其他山峰颇有不同,青石台阶自山根修起,一直向上隐于云雾之间,半山腰有一块巨大无字石牌。

    山脚下石阶两旁站立六人,皆明盔亮甲,手持兵刃。豺妖上前恭敬施礼道:“苍鹰洞洞主差我前来,为康元帅大寿献礼,请神将劳烦代收。”这几句话说得中规中矩,颇有礼数,想是洞主事前教授的。

    六人中站出一人,将十余个小妖手中的担子用个法术收了,道:“回去禀告你家洞主,就说康元帅知道了。”这些小妖便毕恭毕敬告退。

    悟空见这六人颇有些道行,而身上妖气却不甚浓郁,不知是何来历。方才那一手,显露的是自然是须弥纳芥的粗浅手段。

    悟空又在旁边的枝丫上候了一会儿,不到半个时辰,又有两队小妖前来贺礼,料想这康元帅颇有威望,能降服得住这周围洞府。

    悟空见此处无甚稀奇,便顺着石阶飞了上去,这石阶足有千丈之高,在这山峰至高处,出现一处齐齐整整的偌大平地,显然不是天生造就,而是人力所为。平地正中,是一座规模颇大的殿堂,虽无天庭龙宫之华丽,亦是雕梁画柱,亭台楼阁皆有。

    悟空刚飞至殿前场地上,只听地上一人叫道:“怪哉,此处居然有老鸦飞上,好大胆子!”又一人道:“不知是哪家管教不严,看我射他下来。”只听“崩”地一声,弓弦声响,悟空灵机一动,装作匆忙躲过,却使了个法术,落两片黑羽下来,“嘎嘎”急叫了两声,装作被那弹弓射中,扑扑棱棱折到山下去了。

    此处戒备森严,看来颇有章法,再变作飞鸟是不成了,悟空捻个法诀,又化作一羽飞蚋,微不可见,又朝那大殿飞去,果然一路畅通。

    进了大殿,正是觥筹交错,笙歌艳舞的场面,当中端坐一员大将,气势威严,容貌却丑陋无比。悟空看不出这是什么怪物所变化,只能暗恨自己还未学会那火眼金睛。

    阶下各类妖魔频频举盏遥祝,言语间皆是“康元帅万寿无疆”之类的贺词,看来当中这人便是康元帅了。悟空飞到梁上,细细数来,这殿中共有七人,包括康元帅在内,倒有五人生得奇形怪状,唯有客席上首这人,仪表堂堂威风赫赫,最奇特的是,他眉心居然生了一只竖立着的眼睛,更显庄严神姿。

    悟空心里一阵激动,如没料错,此人当是二郎神杨戬。他暗呼侥幸,自己随意一走,竟赶上康元帅做寿,杨戬亦在席中。

    酒过三巡,众人皆有微醺之意,只见康元帅举杯站起,行至杨戬面前,“扑通”一声跪倒!杨戬一惊,急忙站起搀扶:“康兄弟,你这是何意?”

    康元帅再站起时,已是满脸泪痕,慨然道:“我康安裕虽为兽类,亦有感恩之心。若无杨兄当年豁达,当年早已化为齑粉,如今忝坐于此,心中实在有愧,请杨兄满饮此杯,当知我康安裕心中所想。”

    杨戬却将杯子在桌上重重一顿,道:“康兄弟,你将我杨戬当作何等人,今日这席中七兄弟,皆为我杨戬敬重之人,当年你舍去己身,为救万民,我杨戬看在眼中,心中敬仰万分。莫论什么人妖殊途,此事换作漫天仙佛,又有几人能为?”

    杨戬顿了一下,又道:“此杯当饮,却非你敬我,而是我为那尘世万人而敬你!”说完,杨戬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席中另五人均站起道:“谢杨兄!”亦将杯中酒饮尽。

    悟空看得稀里糊涂,听这意思,好似杨戬乃是这几人的恩公,而他若所言为实,这康安裕能舍身救人,倒是一个好人了。

    杨戬又道:“众兄弟莫以自己为妖而卑,无论是人是妖,皆生于天地间,有万物之灵秀韵养,学圣人之礼学道藏,但求正道于人间,哪管世人诽与谤?我杨戬对天立誓,今日与康安裕、张伯时、李焕章、姚公麟、郭申、直健六位兄弟义结金兰,今生不离不弃、荣辱与共,若违此誓言——”

    杨戬刚说到这里,那六人跪倒一片,大声痛呼:“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呀!”

    杨戬却只微微一笑,施了个法术,顿时声如洪钟“——教我耳聋目盲,万箭穿身而死!”声音巨大,将阶下献舞的数十女子吓得瘫软倒地。

    六人听杨戬发下如此毒誓,个个泪眼滂沱,号啕大哭起来。

    杨戬却像无事人一般,笑道:“各位兄弟,何苦如此?”

    康安裕吼道:“杨兄,我等皆是犯下天条之罪人,你如此行事,必将毁了自己前程啊!杨兄……”又一人道:“杨兄,你乃当今玉帝亲甥,俗话有云,疏不间亲,凭你的本事,在天庭开辟一方天地也易如反掌,何苦与我等庸庸碌碌之辈在此厮混啊!”

    又一人道:“伯时兄所言不假,今日一拜无妨,今后杨兄与天庭当如何相处,我等又将如何自处啊!”

    杨戬沉吟道:“众位兄弟所言,我皆已想过,然,古人尚能舍生而取义,区区前程,又何足挂齿?天庭势大,但我若不愿,他又能奈我何?”话语中透着强大的骄傲与自信。

    悟空听到杨戬话中的气势,也暗暗佩服,好一个劈山救母的二郎神,果然没有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