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不期遇

    更新时间:2017-12-15 15:23:48本章字数:3142字

    康安裕见杨戬决心已定,便招呼手下设了香案,案上三尊雕像,却是三个道人模样,中间那道人前面牌匾上书“玉清圣境大罗元始天尊”,显然这三个道人便是三清了。

    杨戬居中跪立,其余六人左右各三,杨戬朗声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七兄弟与乱世中相识相知,情同手足,此心可鉴日月,今日,我等结为兄弟,同生共死,从此后,只拜三清不拜天。”

    其余六人跟着喝道:“同生共死,只拜三清不拜天!”

    悟空听了这誓言心中暗喜,看来这天庭与杨戬的关系也是颇为微妙,杨戬虽师从元始天尊门下玉鼎真人,其骨子里却应了“有教无类”的主张,恰与我老孙一般无二。只不过这杨戬是人,我老孙是不折不扣的妖,相比之下,他倒高出了一筹。

    悟空见杨戬与六个妖怪结为兄弟,心中佩服,这一仗倒是不想与杨戬打了。他又在梁上待了一会儿,见这七人说的都是些陈年往事,便悄没声飞出了大殿,行至远处,化作一只飞雀,去寻牛魔王与通风了。

    不一时,他将二人寻到,三人来在僻静处,牛魔王问:“弟弟,怎地没打起来?”悟空道:“我观杨戬英武豁达,倒是个人物,便失了争斗之心。”他问二人道:“探听许久,可有些许收获?”

    通风道:“此处妖怪非是强掠而来,乃是听闻梅山七圣的威名,特地来此相投的。”

    “咦?为何投到此处?”悟空问道。

    通风道:“我擒了两个小妖头目,使手段教他们吐出真言,原来寻常妖怪各据一隅,看似逍遥自在,其实危险至极,一旦被天庭发现,必遭剿灭。而梅山七圣为人宽厚,又实力强大,方圆万里,天兵从不敢入内,因此许多妖怪举洞来投,只为求条生路。”

    悟空叹道:“这梅山七圣果然不凡。”他转念又道,“如此说来,并非牛兄所说的养造化了。”牛魔王脸上露出尴尬神色,道:“是我失言,原本想那杨戬何等人物,怎能瞧得起寻常妖怪,没料到却猜错了。”

    悟空抚慰道:“大哥不必在意,你之前所言也在情理之中。”

    三人驾云西去,继续寻找妖精洞府,此番看似无功而返,悟空心中却已笃定,这杨戬若使些手段,或可成为自己的一个强大盟友也未可知。而牛魔王此番举动异常,却不知是何原因,倒也不好去问,只心中留意便是了。

    三人不知行了多远,忽听得叱喝声直冲云霄,须臾,四个身影自地下蹿了上来,身法迅捷,一人口中尚道:“好厉害的杂毛——”话音未落,正好看见悟空三人,撞个正着。

    而后,下面又上来一人,悟空一见这人,苦笑一声道:“这天地也忒小了些。”原来这人非是别人,正是五庄观的镇元子。

    镇元子见了悟空三人也在此,先是一愣,而后便露出骇然神色,转身便走,顷刻不见人影。悟空也被这镇元子弄得云里雾里,平日里温文尔雅道貌岸然,此刻却像是发了神经。

    那四人见了悟空三人也吓了一跳,却见镇元子似是落荒而逃,心中暗笑,莫不是把我四个与这三个当成了同伙,哈哈,老杂毛也有害怕的时候。

    悟空定睛观看这四人,心中有了定数,你道为何?原来第一人生得圆头方面,青颊巨口,长鬃飘扬,体型巨大,显然是一头狮子无疑;第二人,凤目金睛,黄牙粗腿。长鼻银毛,白肤短臂,一看便知是一头白象;第三人,金睛暴突,两绺长须,嘴大过腮,红甲覆体,这岂不是一头金鱼模样;第四人,尖头鼠目,面色蜡黄,弓腰缩背,手足短小,便与那貂鼠有几分神似。

    悟空见了这四人模样,哈哈大笑几声,这四个畜生竟凑到了一处,想来是去盗那镇元子的人参果了。

    悟空所料不错,这四人正是《西游记》中阻唐僧西去取经的四个妖怪,文殊菩萨座下青狮、普贤菩萨座下白象、观音莲花池中那条号称灵感大王的金鱼、最后这位却是灵山脚下灵犀菩萨辖押的貂鼠精黄风怪是也。

    这四人奉了上命,前来万寿山五庄观挑衅,谁知四个八品天仙级别的妖怪竟也抵不过一个太乙金仙镇元子,被镇元子新近悟出的神通打得落荒而逃。而镇元子此番也受惊不小,五庄观中那如来布下的镇山大阵不知为何失去了效用,而自己的袖里乾坤每每施出,均被这四个妖怪躲过。

    镇元子有所不知,这金鱼怪号称灵感大王,的确有着未卜先知的奇特本领,镇元子将施出袖里乾坤之前,他便早有预警,提前通知同伴逃离,难怪号称灵感大王。

    镇元子追了一阵,忽见那老牛与那猢狲便在云层上站立,他此时已是惊弓之鸟,潜意识中自然认为这七人乃是同谋,若说不是为了我的人参果,鬼才会信。你想调虎离山,我自岿然不动,看尔等有何办法?于是镇元子旋即返回庄院,继续看守他那人参果树去了。

    这四只妖怪被镇元子一顿好打,心中郁闷,见对面三人,只那老牛似是有些本事,其余两只猢狲身高仅四尺,便似两个小跟班一般。偏偏这猢狲又看着自己微微冷笑,真是胆子不小。青狮精向来性情暴烈,手指悟空道:“你这猢狲,看你爷爷作甚?”

    悟空一见这四人,想到他们后面的主人,虽不知内情也推断得十不离八九,好个四大菩萨,表面上性情恬淡与世无争,背地里却觊觎人家宝贝,真是戴的好一副伪面具。

    耳边听得青狮精挑衅,悟空却不言语,己方牛魔王嗜战如命,这等事自然不必自己出头。

    果然牛魔王见这狮子敢骂悟空,他心里本就因二郎神一事存了内疚,当下站出来道:“我把你四个有爹生没娘养的畜生,速速过来受死!”

    这四妖见悟空与通风均不敢搭话,只牛魔王替他出头,心里更是有了数,我四人难道还收拾不下一头老牛不成?

    那青狮精怒目圆睁,抡起大刀便朝牛魔王砍来,牛魔王见这刀只是凡铁,便躲都不躲,脖子一梗,当头迎上。青狮精心中狂喜,好个不知深浅的蛮牛,我这大刀行遍天下,还无人敢硬接。

    钢刀对牛头,却听金铁相撞之声,青狮精两臂一阵剧痛,再看手中钢刀,已变成了弯杆锯齿,牛魔王揉揉顶门,笑道:“你这狮子倒有些气力,也吃我老牛一棍!”

    青狮精哪里敢接,转身便逃,后边白象精迎了上来,语声细柔,听在耳中说不出的别扭,道:“莫要猖狂!”

    牛魔王一怔,而后哈哈大笑:“我老牛不打女人!”这白象精白面微红,自然不是害羞却是恼到了极点。挺起枪便刺,牛魔王手中铁棍微晃,磕在那杆枪正当腰处,白象精勉力撑住,长枪才未脱手,于是他再不敢硬拼,只展开花哨枪法,游走攻击。

    金鱼精见二人相持,十有八九白象精是要输的,此时正好使个围魏救赵,便道:“捉住那两只猢狲,再回头对付这老牛!”

    青狮精与貂鼠精恍然大悟,三人齐上前来捉拿悟空与通风,哪知牛魔王丝毫不慌,心中暗笑,这群不知死活的蠢畜生,我那弟弟便连我也捉他不住。

    悟空冷笑一声,金箍棒已迎上了貂鼠精手中的钢叉,只一个照面,貂鼠精虎口迸裂,大惊而逃,那金鱼精颇有心机,他喊话虽早,行动时却落在后面,见貂鼠精一个回合也未撑住,心中惊骇便要不战而逃,悟空素来恨他,追上去也是一棒,金鱼精心慌意乱,却哪里躲得过去,片片金鳞落下,已坠下云端去了。

    原本四战三的局面,此刻变成了三打二,通风也不与那青狮精较力,只围着转了几个圈圈,但见青狮精便一脸茫然,已是寻不着出路了。悟空赞叹,通风布阵法果然惊奇,便在战斗中亦可使出手段。

    此刻,白象精气力早已用罄,他自知抵不过牛魔王,将手中长枪扔掉,两手一摊,也不打了。牛魔王笑道:“你倒耍起了无赖,也罢也罢,我也不与你一般见识,只教那青狮精出来,给我弟弟磕三个响头便罢。”

    通风听牛魔王如此说,便撤了阵法,将青狮精放了出来,青狮精一听说要他磕头,勃然大怒。白象精到他近前耳语几句,也不知说了些什么,青狮精思索了一阵,极力压抑住满腔愤懑,跪下朝悟空拜了三下起身。

    牛魔王道:“你这狮子也真莽撞,稀里糊涂便拜了,方才我说的乃是三个响头,你这三下丝毫声音也无,难道欺瞒我老牛耳背不成?”

    白象精赔笑上前:“这虚空之上,却怎么磕出响声来?”

    牛魔王将铁棍伸出,道:“若有诚心,自然便能出响声。”确实要青狮精在这铁棍上碰出个响来。

    青狮精此刻却镇静下来,今日已是技不如人,磕一个头和磕十个又有何区别,于是闷声又磕了三个响头,才携着白象精远遁而去。

    悟空见牛魔王颇会整人,笑得直在云上打跌,牛魔王过来笑道:“弟弟今日可痛快了。”悟空道:“痛快痛快,他痛,我快,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