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忆旧游

    更新时间:2017-12-15 15:24:16本章字数:3858字

    三人打了一场没来由的仗,而后各怀心事伫立云端。

    过了一会儿,牛魔王道:“不知五庄观出了何事,这四个杂碎家伙也来闹事?”

    悟空心中正想着偌大一个难题,适才他见牛魔王与那青狮白象交手,便觉这二妖本事不过尔耳,牛魔王若用全力,五合之内管教他们落荒而逃,便是自己出手,也不过几个回合便足以制胜。而与那黄风怪和金鱼精交手时,只觉这两人更是本领低微,根本上不得台面。

    只是,为何《西游记》取经路上遇到这几个妖怪,一交手便动辄几十个回合?在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是妖怪变得厉害了,还是悟空本事弱于从前呢?

    通风站在云头向下望了良久,叹了一口气,道:“好一阵风。”

    悟空听这话语奇怪,道:“哪里来的风?”

    通风道:“不是风,是阵风。”

    悟空不解:“何为阵风?”

    通风解释道:“顾名思义,阵风,便是阵中之风了。我观这风中有落叶之意,料想当是散了一座大阵,方有如此威势。”

    通风说得玄虚,悟空与牛魔王于阵法都是门外汉,自然不懂。只听通风又道:“布下如此大的阵势,料想阵中宝贝必定极为重要,只不知这阵为何撤去?”

    通风虽未曾来过此地,却料事如神,悟空问牛魔王道:“这五庄观中竟有阵法,你我上次怎未发现。”

    牛魔王道:“可还记得入庄门时阻住你我那道无形之力,以我之见,那绝非人力,乃是阵法之功也。”

    悟空稍一回忆,那股力量的确强横无匹,在那力量下,自己确是半步也迈不进去了,由此看来,这阵法之强,果然惊人,否则怎能护得住那人人觊觎的人参果。而今这阵法一旦散去,势必有人前来抢夺,看来镇元子有的忙了。

    而值得玩味的是,阵法刚刚散去,四大菩萨便派出手下前来,他们的消息自何处而来?依他们的本事,应该心知肚明自己的手下绝对敌不过镇元子,又派来作甚?若为了示警,只修书一封便可,还能要个人情,这番举动真是匪夷所思。

    悟空想起方才一击即溃的四个妖怪,突然一拍大腿,叹道:“怎地将正事忘了!”牛魔王与通风不明,悟空道:“适才那四个妖怪,虽本事不济,但身上定有修道的方法,怎地就轻易放过了?”想到这节,心中不由得一阵可惜。

    悟空回想《西游记》中,那青狮白象笼络起众多妖怪,竟凭借妖力与那金翅大鹏建起一个狮驼国,在妖怪中间,也算是顶尖的人物了,有此为证,这二妖必定交际甚广,弄几本修真的书本自然不在话下。

    想到此处,悟空心思活络起来,若是交际广,必定能言善道,此处五庄观大阵一撤,便有了可乘之机,他们若将这个消息散布给其他妖怪,哪个妖怪不求长生?若一传十,十传百,镇元子面对的可不仅仅是几个妖怪而已,任何一个想要长生不老之人,都有可能成为他的敌人。

    而归根结底,这个消息是谁最先传出去的,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镇元子孤掌难鸣,又自然不甘心将人参果拱手让人,此时若按常理,他必定向他人求援。而这求援的对象,是天庭?是佛界?或是天下散仙?这就未可知了。

    且观其后变,一场阴谋中的受益者便是发起者,这是百试不爽的经验。先义后利者荣,先利后义者辱。哼,这人倒是深谙荀子之道。

    通风见悟空许久不言,试探问道:“下去看看,如何?”

    悟空笑道:“这摊浑水,还是不蹚为好。”通风不明悟空何意,但他心知悟空心智胜于自己,自然没有异议。

    三人离了此处,一直向南逡巡,悟空记忆中,西牛贺洲妖魔最多,在此地寻妖概率自然大了许多。

    先前三人只是居于高空腾云而行,悟空暗道,莫不是行得太快,将那妖精洞府尽都错过,须知,妖类也善遁形,莫不如纵地飞行,虽慢了些,却能保再无遗漏。

    三人于是落在地上,御空而行,一路有说有笑,倒也不觉得无聊,见那山水景致出色的地界,便停下赏玩一番,却也逍遥自在。

    这一日,隐隐见前面有了城池,牛魔王笑道:“却行到了凡人国度,该当何如?”悟空自入世以来尽在三山五岳遨游,虽入傲来国两次却也为那《齐天棍法》,亦无心游玩,此刻却动了好奇心思,不知此间人如何言语生活,不如入尘世行走一番,权当猎奇。

    他将这想法与牛魔王、通风一说,二人皆摇头不许,牛魔王道:“市井间村夫野妇,有什么看头。”通风道:“入世有碍修行,你若去便去,我只在此等候。”悟空见二人模样,只好作罢,口中道:“既如此,我去看看是何地界,也好有个方向,如何?”

    他一个土遁法,近了城池,远远见城楼上鎏金刻就三个大字——“玉华州”!

    悟空心中又惊又喜,玉华州,西游路上有此名号,三王子学艺、钉耙宴……此地自己再熟悉不过了。

    他旋即返回,口中叫道:“大喜事,大喜事!”

    牛魔王问:“何喜之有?”

    悟空道:“我问过此地居民,均言此地妖魔众多,且本领非凡。”

    牛魔王道:“亏得弟弟去探听一番,不然岂不错过了,既然有妖,那便快去寻来。你我兄弟三人同行,就算那妖精有九条命,也叫他有去无回。”

    悟空心里忽地一阵激灵,九条命,天,玉华州可不是有个九灵元圣。不过他仔细一想,心中却是安稳了许多。那九灵元圣在《西游记》中出现,应是某人故意设下的一难,按理来说,此刻绝不会在此。此时唐僧取经八字还没有一撇,九灵元圣若是在此,那才叫怪事一桩。

    “好,那妖精洞府便在城北七十里处。”悟空道。

    绕过城池,来在城北,果然北方有些若隐若现的妖气。牛魔王笑道:“说也奇怪,这处妖气若有若无,想是那妖怪在犹疑不定,到底做妖好还是做仙好。”

    悟空道:“哥哥说笑了,妖又怎能成仙?”

    牛魔王哈哈大笑:“弟弟你当真傻了,那二十八星宿中的六个,岂不都是兽类。为妖为仙,只一念间而已。别人暂且不提,就凭我老牛的本事,去天庭混口饭吃也当无虞。”

    悟空略一回想,可不真是如此,天庭中不止神仙,兽类也是不少。他斜眼见牛魔王揶揄表情,心知此话说得容易,若真去了天庭还不知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三人行了四五十里,忽见北方几座山头一阵晃动,隐约传来几声闷响,见这态势,绝非凡人所为。三人对视一眼,凭着艺高胆大,加快身形向北飞去。

    将将入山,见高峰上腾起两个身影,一人做道士打扮,头顶宝光,身披羽氅,手中一柄拂尘足有十丈长短,拂尘上白丝绷直,如颗颗钢针直指对面那怪物。

    再看这怪物,身长亦足有八九丈,全身鬃毛直立,脖颈处竟伸出八个巨大的狮头,摇摇晃晃甚是威严。

    这八颗狮头,有的张开巨口做吞噬状,有的眯着眼睛斜睨这道人,有的怒目而视,形态不一,极为瘆人。

    只听这道士开口说话:“狮猊小儿,还不拜服,我赐你万古长青!”

    左首这颗狮头答道:“痴心妄想!我族生于天地,统领万兽,岂能服你所管?”

    道士微笑道:“你可知我是何人?天地之间,不服我管的,却也真没几个!”

    右首第二颗狮头忽地张口,声音与方才迥然不同,厉声道:“纵使你是玉皇大帝,也管不到我!”

    道士哈哈大笑:“小小狮猊,好大口气,待我擒下你后,可莫要如此倔强了,否则,是要吃苦头的。”他手中拂尘一抖,原本直立的尘丝又化作绕指柔,速度无与伦比,一根根缠向这八头狮子。

    悟空传音问道:“明明一个八头狮子,为何却叫他狮猊。”

    牛魔王笑道:“普通狮子,最多与熊虎相衡,而这狮猊,万兽见他都要避之三舍。他左首叫一声,山崩地裂,右首叫一声,翻江倒海,若待到他生出九颗狮头,中间那颗叫一声,管教天翻地覆。”

    悟空霍地明白,原来这八头狮子便是那九灵元圣,只不过现在还欠一颗脑袋没长出来,料想应是修炼未成。

    悟空问道:“不知他两个谁能赢。”牛魔王道:“这自然不消问,你可知那道人是谁?”悟空自然不知。

    牛魔王道:“这人乃是四帝之一,东极青华大帝,又称太乙救苦天尊是也。”悟空大吃一惊,太乙救苦天尊,那不正是这九灵元圣的主人吗?自己还以为这九灵元圣天生便是太乙救苦天尊的坐骑,没想到此时这一场收服它的好戏,恰被自己赶上。

    此时只听通风道:“那八头狮子快不行了!”

    悟空见太乙救苦天尊手中拂尘千丝万缕,尽绕在那九灵元圣身上,这尘丝不知是何种材料,九灵元圣左数第三颗狮头喷出熊熊烈焰,尘丝依然如故。

    俗语说:柔能克刚,九灵元圣满身气力使不出来,便在空中翻滚起来,八颗头颅或吐火,或吐冰尘,或喷毒水,诸多手段一齐朝着太乙救苦天尊而去。

    悟空道:“这下厉害,看着老道如何抵挡?”

    牛魔王道:“四帝之中,哪有一个等闲之辈。”

    只见天尊背上一面八卦镜自行跃出,拦在面前,将那些冰火尘烟尽皆挡住。九灵元圣怒吼一声,便要远遁,那尘丝虽细,却极为坚韧,折腾这许久,却一根也未断裂。

    悟空看着在尘网中挣扎的九灵元圣,竟不知不觉动了恻隐之心。

    通风见悟空一脸不忍表情,忙提醒道:“这道人着实厉害,便你我三人齐上,怕也伤不得他。”牛魔王亦道:“救苦天尊早已是混元金仙的修为,他若想擒这狮猊,易如反掌,此刻不过是折辱其性,秉着收服之意,才折腾了这半天。”

    此时,自地面几个洞孔中钻出诸多小妖,有黄狮抟象、白泽伏狸,大大小小也有百余口,跪地向天高声叫道:“神仙慈悲,饶我祖翁性命!神仙慈悲……”

    九灵元圣目眦欲裂,高声喝道:“孽畜,我族如何能向人屈膝,且给我滚回洞府去!”他怒火冲天,八张巨口同时张开,向天怒喝道:“生之何以如此多艰!”而后全身精光四射,脖颈一晃,八颗狮首变作一颗,又道:“九天仙灵,黄泉鬼仙,可蒙我召!”

    道人呵呵笑道:“你九灵元功未成,怎使得这听天彻底之法?”

    此时见九灵元圣一颗头颅左右一摆,赫然变成了九颗,在这危难时刻,他竟然玄功大成。

    忽见天上墨云翻滚,杀声自远处震天撼地而来,太乙救苦天尊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太乙救苦天尊断喝一声:“退!”

    远处黑云一顿,却只微微迟疑一下,便又继续前行,太乙救苦天尊微微一怔,转而笑道:“好好好,你本事越大,于我越有益处!”

    那黑云飞近,却哪里是黑云,乃是不知哪里来的无数仙神鬼怪,皆着黑衣黑甲,向太乙救苦天尊攻来。

    这诸多仙神鬼怪中,至多也只是地仙三四品的修为,倒无一个厉害角色,太乙救苦天尊此际脸色却变得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