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拔刀助

    更新时间:2017-12-15 15:24:42本章字数:2132字

    无数精怪鬼风咆哮,义无反顾扑向太乙救苦天尊,天尊左手大袖一挥,一道屏障凭空立起,如金石铸就,上刻道道金色符文,那些精怪稍一逼近,这符文便闪出耀眼光芒,射在精怪身上,惨叫连连,半空中无数尸体落下,残肢断体落在山岩之间,一片清秀山色顿时沦为阿鼻地狱。

    救苦天尊虽占得上风,却一丝也不敢放松,那金色符文每发出一道光芒,颜色便黯淡少许,不过片刻,这道屏障便被那不怕死的精怪冲击得支离破碎。

    救苦天尊脸上微现怒意,喝道:“若执迷不悟,当教你生不如死!”

    九灵元圣不惧反笑道:“即便千刀万剐,也好过为虎作伥!”

    太乙救苦天尊一听“为虎作伥”四字,一张古井不波的面孔居然变色,便道:“你这畜生,胡说些什么!”法力发出,尘丝束得更紧,道道鲜血自九灵元圣身体滴落。此时,那面八卦镜已将诸多精怪挡得远远,又过了片刻,这群黑衣精怪似是受不得阳光照射,忽地全都化于无形。

    太乙救苦天尊这厢压力全无,便将全部心思用在了九灵元圣身上。“你只说一个服字,我便免你苦难,如何?”

    九灵元圣道:“痴心妄想!”

    太乙救苦天尊道:“好,且让你领教一下我的九色神光!”他嘴唇微翕,手中捻诀,一道虹光自尘柄发出,顺着尘丝游走至九灵元圣身上,须臾便将九灵元圣覆盖住。

    也不知这神光有何威能,只听九灵元圣闷哼一声,似是在强忍痛苦。

    悟空见二人苦斗良久,与牛魔王道:“这狮猊尽是挨打,也不见有何特殊本领。”牛魔王正色道:“非也非也,狮猊若生出九头,便是狮猊中的王者了,他若早早成了狮猊王,那一手移山之术无人能及,便是太乙救苦天尊也需避让。倒是此刻被天尊占了先机,早早擒在空中,自然难以翻身了。”

    狮猊王?移山?悟空将这二者联系在一起,难道这九灵元圣会是七大圣中的狮驼王?不对,此事蹊跷得很,狮猊王与狮驼王虽仅一字之差,对我却重要得很,若他便是狮驼王,我老孙拼了命也要救他一次,不然七大圣聚首岂不成了泡影?《西游记》中既然有此一笔,便是天命所致,管你什么天尊都是更改不了的。

    悟空又问:“哥哥可听过狮驼王?”牛魔王一脸茫然:“狮驼王?天地间根本没有此物。”悟空笑道:“哥哥也忒狂了,天地万物,你岂能认得全?”牛魔王撇嘴道:“旁的不说,便是这各类精灵古怪,老牛就算记不全,至少也听过名字,我说没有,便是没有!”

    “好!”悟空心中大喜,既然没有狮驼王,那这狮猊王十有八九便是七大圣中的移山大圣了,想是后人以讹传讹,给喊错了名字。事已至此,势必要救他一次,才叫顺应天道。

    悟空道:“我见这狮猊王性情刚猛,倒似与我等誓愿合一,彼此皆为妖类,你我救他一次如何?”

    通风道:“你说救,那便救!”牛魔王沉吟少许,道:“这天尊煞是猖狂,看得我老牛也于心不忍,救!”

    此时,狮猊王在那九色神光笼罩下,身子已渐渐缩小,神色萎靡,一副昏昏欲睡模样。悟空见此刻已是千钧一发,大喝一声:“妖道住手!”

    一根万钧重的如意金箍棒自上而下砸了下来,呼呼风响,直奔救苦天尊要害袭去,太乙救苦天尊眼神一凛,以他修为,早知远处有人窥视,却不知是友是敌,故而始终未曾招惹,心里却多了一分提防。这时见悟空这一棒威势非比寻常,如泰山压顶,急忙闪躲开。

    刚刚落定,牛魔王铁棍一招横扫千军,拦腰而来,救苦天尊边躲边叫道:“尔等何人,敢阻我办事?”

    悟空三人也不答话,只疾风骤雨般攻来,他们知道太乙救苦天尊非同小可,但求教他没有还手之机,方有救人的可能。

    果然,这边攻击紧凑,九灵元圣那边压力便小了许多,他眼睛微微睁开,见来了援兵,自己却不认识,心中也是奇怪。只是尘丝松了许多,自己便好运气回功,这样的机会怎能错过。

    太乙天尊见悟空三人皆是太乙金仙的修为,亦不敢稍有懈怠。他施展身法,左闪右躲,口中呵斥不止,而悟空三人只来了个充耳不闻,却叫太乙救苦天尊摸不着头脑,不知这三人是何方神圣。

    牛魔王打得性起,将那铁棍丢了,却现出了本来面目,千八百丈一只大白牛,如一座山峰一般朝太乙救苦天尊顶来。太乙救苦天尊但觉此时九灵元圣亦在猛力挣脱,若要闪躲,但恐降他不住,于是八卦镜祭出,横在身前,只等牛魔王来破。

    通风大喝:“不可!”他伸手入怀一探,一杆黄色小旗飘出,顷刻变大,遮天盖地,正好挡在牛魔王与八卦镜中间,牛魔王去势不减,带着这杆黄旗撞在了八卦镜上。

    只听“咔”的一声,这八卦镜硬生生被顶出一道裂纹,一道紫光自那裂纹中射出,却是散了其中造化。

    这道紫光恰好游到悟空身前,悟空福至心灵,不知使了个什么法术,将这紫光完完好好吸入口中,一丝也不曾漏掉。

    太乙救苦天尊顾不得心疼那八卦镜,只手指着那杆黄色小旗,语声发颤,似是极为恐惧的样子,问道:“这……这黄色宝旗,你,你自何处得来?”

    通风不答,一招手便将这黄旗收了。再见牛魔王,这一下虽有了小黄旗为他防护,却也撞了个头昏眼花,那八卦镜乃是太乙救苦天尊的防身之宝,何等坚固,居然被他一下撞裂。

    太乙救苦天尊镇静下来,收起了八卦镜,又将拂尘一抖,便将九灵元圣放了出来。

    他眉头紧皱,似是在做什么决断,片刻后,他终于道:“既然你等要救这狮猊,今日之事……唉,便当我没有来过。”说完之后,也不等众人答话,转身飞离此地。

    悟空见太乙救苦天尊见了那小黄旗后,居然这么好说话,也是十分不解。

    但见通风一跃上了牛魔王的头上,连拍带打喝道:“你这不知死的老牛,我若没有这旗子,此刻你已是一只死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