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七大圣

    更新时间:2017-12-15 15:25:10本章字数:3049字

    四人闲聊一阵,牛魔王忽道:“元圣兄,适才你说那道人若独来你便不惧,此话当真?”九灵元圣眉毛一挑,问道:“牛兄莫非不信?”

    牛魔王笑道:“你可知那人是谁?”

    九灵元圣道:“我若知道他是谁,早晚打到他家门口去!”

    牛魔王道:“此人便是三清四帝中的东极青华大帝,又号太乙救苦天尊的。”

    九灵元圣晃了晃脑袋,鬃毛四散,却道:“没听过!”

    牛魔王愕然,与悟空笑道:“这倒与你有的一比,一问三不知,便连我答出,也是不知。”

    悟空笑道:“我也不知,还请牛兄细说。”

    牛魔王道:“可知六合八荒,六合指的便是上、下、东、南、西、北。在天庭中,六合各有神仙分管。分别是:玉皇大帝,其职统御万天,自然最为尊高;地母元君,其职统御万地,仅次于玉皇大帝。这二位神仙又称作皇天后土,乃是天地之主,无人能替代的。”

    悟空笑道:“若是有人想要篡位,却又如何?”

    牛魔王道:“这人恐怕还没生出来。”他又接着道:“除此二人之外,另有四帝,分管四方,乃是统御万星的中天紫微北极太皇大帝、统御万类的东极青华大帝、统御万雷的勾陈大帝、西极玄元勾陈上宫天皇大帝、统御万灵的南极长生大帝,这人你们想必都听说过,便是那寿星佬南极仙翁。”

    悟空三人微微点头,想不到竟有如此掌故,自己却真是孤陋寡闻了。

    牛魔王对九灵元圣微微笑道:“你虽自称万兽之王,这东极青华大帝却是统御万类,你两个究竟谁大谁小,已无需考量。”

    九灵元圣面庞一阵赧红,他虽不知四帝,但此刻听得牛魔王一说,自然明白,这乃是天地间至高无上的六位神仙,自己虽有些本事,又如何能与四帝相提并论?

    悟空忽道:“大哥休要长了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三清四帝亦非生下来便是这般地位的,他们早已修炼几万年,我等此刻比不得他,却未必将来也赶不上他!”

    通风道:“悟空所言不错,若此刻便堕了士气,倒不如早早投靠了人家,还得个安稳。”

    九灵元圣一听,脸上涨红更甚,悟空见牛魔王与通风语直意糙,不由得暗道这二人不知自己心意,而那九灵元圣又受不得激,便从中斡旋道:“元圣兄自然知道此理,否则怎能与那东极大帝苦斗半晌,拼死不降,这风骨我是敬佩得五体投地,若换作我,恐怕早就哭爹喊娘了,哈哈!”

    九灵元圣自然知道悟空说笑,亦道:“那九色神光实在是了不得的神通,那时,我便是连哭爹喊娘的气力都没有了。”

    牛魔王道:“说了这半晌,也该上路了吧。”

    九灵元圣点点头,大喝一声:“孩儿们,一切应用之物都收拾停当,无用的扔了,将这洞府点把火,烧个旺兴出来!”

    四人出了洞,一刻钟时分,众小妖提着些家用物事出来,悟空笑道:“元圣兄,些许粗夯玩意,花果山应有尽有,便也烧了算了。”九灵元圣道:“好!那便也一起扔了!”

    九灵元圣凝望洞府,心中感慨万千,他在此少说也住了千载,今遭废弃,心中实是有些酸楚。可恨那太乙救苦天尊,毁我在此地天伦之乐,此仇不报,我怎能罢休!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夕阳小树,枯草干藤,加之火光腾起,映在众人脸上,此情此景,莫名的悲壮感自众人心中油然而生。

    悟空依次望向九灵元圣门下众多妖魔,见一个个目光清澈坚定,眼瞳中均燃起了仇恨的目光,比花果山七十二洞那些浑浑噩噩的妖精却强了百倍不止。

    偌大一片清净无争的修行之地,顷刻间化作焦土。

    众人伫立静默无语,只静静看那火焰,牛魔王催促道:“天还有光,趁早启程为好。”九灵元圣缓缓道:“这漫山尽是林木,须得待它燃尽,免得起火。”

    悟空心中一暖,这九灵元圣倒是个有心之人,离家悲痛之际还顾念着他人,这等做派在妖精当中却不多见了。

    悟空于是道:“好,那便等这火燃尽,天黑天亮,又能碍着我等赶路不成?”

    长话短说,这厢事了,几人启程向花果山赶去。诸多小妖中却有些不会腾云,悟空四人便各带几十个,路上速度却慢了许多。这一番足足赶了两个昼夜,才到了花果山。

    几道祥光落在临海岩顶,无支祁与禺狨王王禺早早出来等候,令悟空颇为惊奇的是,覆海蛟亦出来迎接,心中大喜。

    不过待他仔细一看,覆海蛟身上竟然伤痕累累,悟空一惊,普天之下能伤得了覆海蛟的人着实不多,莫非花果山这几日来了强敌不成?不过见无支祁与王禺皆满面笑颜,与九灵元圣寒暄起来,一颗心便放了下来。

    覆海蛟见悟空眼神中关切之至,心中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自从父母俱亡,家族破灭,他独自一人于汪洋巨浪中闯荡多年,何曾有过被人在意的时候。覆海蛟道:“这几日来了只金翅大鹏,指名道姓要你出来,我气愤不过,便与他战了几次。”

    悟空心道,金翅大鹏来此作甚,上次之事算是一还一报,已然了结,我不去寻他,他怎地敢来找我。

    嘴上却问道:“可是吃了亏,莫急,待他再来时,我定与你打将回来。”

    覆海蛟笑道:“在天上打斗,吃了点儿小亏,昨日我将他引入海上,一个覆海术只教他吐血而逃,倒算是个平手。”

    悟空甚是欣慰,这覆海蛟的本事他是领教过了,除了无支祁只怕无人能在海中与他斗上一斗。悟空道:“那大鹏今日可还会再来?”

    覆海蛟摇摇头:“这倒不知,那两只鸟翅一扇便无影无踪,来去如风,难以常理度之。”

    这时,只听通风道:“那岂不是来了!”

    悟空向天边一望,果然一只金色大鸟如云朵般飘来,正是金翅大鹏。

    覆海蛟见了金翅大鹏,早早跃起喝道:“那鸟儿,伤可全好了?”

    金翅大鹏恨道:“小小爬虫,尽使些阴谋诡计,你可敢与我堂堂正正斗上几个回合?”这金翅大鹏乃是蛟龙类的克星,在空中覆海蛟委实斗他不过,便道:“我本水生水长,如何能舍长取短?”

    金翅大鹏不答,只嘿嘿一笑,颇有不屑之意。

    悟空道:“你又来此作甚?”

    金翅大鹏道:“今日闲得慌,便想找人打上几架,如何?”

    悟空笑道:“好大的口气,可要当心,莫被人打死在外面,尸骨不能还乡,岂不凄惨?”

    金翅大鹏哈哈大笑:“非是我狂妄,若有人能擒住我,我情愿拜他为师。”

    悟空一阵默然,这金翅大鹏果然奸猾,不说胜过他,偏说擒住他,他身法如电,谁能快得过他。

    这时,只听九灵元圣道:“你说话可算数?”

    金翅大鹏见一个生面孔,不认得是谁,也笑着答道:“你若能擒住我,我哪里还有不算数的余地?”

    九灵元圣道:“好,好,好。”同时身形上纵,一闪即逝,便如登天梯一般,待说出第三个“好”字,已站在金翅大鹏面前。

    金翅大鹏一怔:“果然有些手段。”他鼓起两张巨帆似的金翅,向中间一合,一股强劲的罡风吹出,正对着九灵元圣的脑袋袭来。

    九灵元圣躲也不躲,轻轻一晃,那颗巨首一化为三,右边那颗脑袋巨口一张,也是一股罡风回敬,两股气流相撞,金翅大鹏一声闷哼,身子已退出了几丈,忙扇翅稳住身形。

    先前只是试探,此番见九灵元圣不是易与之辈,金翅大鹏化作人身,手中亮出一杆方天戟,中间一根枪尖光芒四射,两侧月牙熠熠生辉,隐约透着血色,戟下不知生饮了多少生灵。

    大鹏戟尖指向九灵元圣,道:“取兵刃一战!”

    九灵元圣三颗脑袋同时摇头,缓缓道:“不用兵器,十合内亦能擒住你。”

    大鹏气极反笑,挥戟攻了上来,配合着无与伦比的身法,招式如暴风骤雨一般,这杆方天戟不离九灵元圣左右。

    九灵元圣也不还手,只是左右躲闪,一个不留神,左肩便着了一下,那枪尖何等锋利,只见片片鲜血自空中洒落。

    牛魔王急道:“不好!”腾起便要救人,悟空一把拉住他道:“哥哥莫急,再观片刻不迟。”

    悟空话音未落,只见九灵元圣已自空中缓缓落下,脖颈上不知何时生出了九颗头颅,中间那三颗大口张开,噙住的可不正是金翅大鹏。

    原来九灵元圣见大鹏身法实在难以企及,只好卖个破绽引大鹏近身,施个苦肉计叫大鹏略有松懈之心,他却须臾间化出九颗头颅,才擒住大鹏。

    这三张大口,左边一颗咬住金翅大鹏的肩膀,中间一颗拦腰含住,右边那颗咬住双腿。金翅大鹏琵琶骨与腰眼俱被制住,无处法力,只口中还能叫喊:“都是阴谋诡计,再来打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