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招安论

    更新时间:2017-12-15 15:26:30本章字数:3067字

    覆海蛟与天庭积怨甚久,但自知道行不够,独木难撑。他机缘巧合与花果山众人相遇,正如他乡遇故知,自以为此番复仇有望,没成想花果山众人虽有志向,却始终未将此事挑明,偏偏这当口天庭又来招安,怎不恼火?故而第一个发难,想叫太白金星知难而退。

    众人不语,只看太白金星如何作答。太白金星笑道:“道友此言差矣,天庭乃是道教正宗,大家原本同源,何不同聚在一起,使我道门兴旺。你说天庭是龙潭虎穴,此言却也不假,对那荼毒生灵、兴恶作乱的妖怪来说,天庭自然不忍众生受害,但若你心存仁慈、专心求道,那天庭便是这世上最好的去处。”

    听太白金星一席话,覆海蛟冷笑道:“天庭素来独断专行,肆意妄为,哪还管过天下众生?”太白金星未答,身后武曲星君早已忍耐不住,他眼界向来甚高,莫说在地上,便是在天上也没几个人瞧得入眼,只是职位不高,倒掩饰了许多,此番见一个小小妖怪居然如此猖狂,敢与玉帝面前的红人太白金星如此讲话,便站出一步,阴阳怪气道:“莫要不识抬举,玉帝招安,乃是为了尔等性命着想,如若不从,哼哼,他日兵戎相见,教你花果山顷刻化为齑粉!”

    “哈哈!”覆海蛟一声狂笑,武曲星君这番话正合他心意,他巴不得这场招安谈崩,当即添柴加火道:“三句话便露出本相,这不是独断专行却是什么?你尽管回去禀告——”

    此时牛魔王重重“哼”了一声,喝道:“蛟老弟,可否让我说句话?”牛魔王见覆海蛟心有企图,心中不喜,这一声中却使了法力。果然覆海蛟心中像敲了一声响鼓,极不舒服,他心中震撼,没想到这老牛道行如此深厚,看来平日里较艺他并未尽全力。

    覆海蛟悻悻然退后,牛魔王道:“我这老弟素来耿直,却叫金星见笑了。”他只与太白金星说话,却不理那武曲星君。

    太白金星笑道:“英雄豪杰向来如此,哪有见笑之理。”

    牛魔王又道:“此番天庭差天使下界招安,着实令我兄弟人等诚惶诚恐,只不知这招安招的是谁呢,总不能将我花果山数万精兵全都搬上天庭吧。”

    武曲星君见牛魔王根本无视自己,却与太白金星笑语相对,自己孤零零站在一旁颇为无趣,只得趁人不注意时退了回去。

    见他退去,覆海蛟一声嗤笑,又惹来武曲星君一阵怒视,覆海蛟只当没看见。

    太白金星听了牛魔王的问话,道:“这道友问得好,天庭虽大却也有限,自然是挑那人中之杰,妖类精英来招安,若是良莠不齐,老朽回去可没法交差了。”

    牛魔王又道:“这……只怕有些不妥,我八位兄弟向来情同手足,难以割舍,一日不在一起饮酒作乐,心中便不舒坦。若只招了一两个上天,日常走动频繁,唯恐扰了天庭清静,这却如何是好?”

    太白金星一听,心中亦犯难,玉帝只点名道姓叫自己将花果山猴妖与牛妖招上天庭,金口玉言,谁人敢随意篡改?但他毕竟于朝堂间混了无数个年头,张口便道:“我却道有何担忧,若只如此,乃小事一桩耳。天庭上亦如人间一般无二,天兵天将各司其职,若是闲暇时,兄弟间走动走动,也是人之常情,无甚不妥。”

    牛魔王点了点头,心道,你却去蒙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吧,那天庭中规矩甚多,便是老人也难免犯错,若新人上去,怕没几日便苦不堪言。他只心中念叨,却不再问。

    这时,悟空道:“天使久在天上,难得下凡一次,先尝尝我花果山的鲜果,比你那天庭的如何?”

    太白金星笑问:“敢问这位,可是花果山之主,敢问尊姓大名?”

    悟空道:“我等山野之人,什么名讳亦不值一提,怎入得天使尊耳。”

    武曲星君见悟空言语间甚是知礼数,对他印象却不错,便大咧咧道:“金星教你报名,你便报无妨。”

    悟空看了他一眼,问道:“敢问这位天使……在天庭居何官职?”

    武曲星君觍了觍胸,道:“我乃北斗七元之武曲星君是也。”

    悟空一愣,武曲星君?那不是保荐悟空做弼马温的那厮吗,没想到居然亦提早会面了。悟空装糊涂又问道:“北斗七元?那是什么官职,不知和二十八星宿比起来,孰大孰小?”

    武曲星君傲然道:“北斗七元居于紫微大帝之下,自然比二十八宿大了一级。”

    悟空慢悠悠道:“果然厉害,前几日有几个在凡间作恶的妖精,他们生得奇形怪状,却自称是天上星宿,我见他们冒充天将可恶,便一怒之下全都杀了!”悟空说到此处,见那文曲武曲二位星君脸色大变,太白金星却仍旧笑吟吟等着下文,便接着笑道,“若我去了天庭,不知可否先给我记上一大功?”

    武曲星君心中骇然,他只知六员星宿下界身殒,却不知凶手便是这花果山群妖,当下手指悟空:“你,你,你……”半天不知该说些什么。

    太白金星拂尘向后一挥,将武曲星君手臂打落,笑道:“天庭向来赏罚分明,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个道友且放宽心,回头我定为你请上一笔功劳,上呈玉帝裁决。”

    悟空一抱拳:“如此先谢过仙长了。”悟空自知诛杀天将一事,瞒得了一时,却瞒不了一世,此时不打自招,便是要试探天庭是否得知此事。果然,武曲二人之前不知,太白金星却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来,天庭并非铁板一块,其中的确有隙可乘。

    悟空自然不是想借此邀功,他试探了一下太白金星,看看天庭对诛杀天将一事有何反应,太白金星却还了自己一个模棱两可,如此却难办了。

    平心而论,悟空心中实在是想被招安一次,领略一下天庭风光,熟悉些人情世故。回想《西游记》中,闲时节会友游宫,交朋结义。见三清,称个“老”字;逢四帝,道个“陛下”。与那九曜星、五方将、二十八宿、四大天王、十二元辰、五方五老、普天星相、河汉群神,俱只以弟兄相待,彼此称呼。”旁的不说,单这人脉便是莫大的财富了。

    可如今事已至此,不知天庭是否诚心招安,若他来个“请君入瓮”,自己却如何是好?想到这里,悟空道:“既如此,在下有一不情之请,还望天使恕罪。”

    太白金星道:“道友有话便说无妨,不必客气。”

    悟空道:“既然上仙云天庭有功必赏,不妨先将我诛杀冒充星宿之事向玉帝奏明,看玉帝将如何赏我。若真是赏罚分明,我便甘心情愿为天庭效命,再无二话!若是赏罚不当……此事可要再商榷了。”

    太白金星心中暗笑,这猴子,虽说是妖,可真聪明透顶了。但悟空话已至此,他却不好再逼,只附和笑道:“道友果然好算计,如此也好,我这便回禀天庭,请诸位道友静候佳音。”

    悟空抱拳称谢,太白金星站起,自案上取下一枚鲜果,放在口中咬了一口,点头赞道:“好,好,若无好因,如何生得如此好果子!”

    说完便与悟空告辞,悟空八人见金星三人驾云而去,飘飘然人影不见。

    牛魔王与悟空道:“弟弟果然好缓兵之计,不过老牛仍有不明之处。”

    悟空笑道:“哪里缓兵,说不得却是催兵之计了,哥哥有话尽管说。”

    牛魔王道:“若是那玉帝随意许你个赏赐,教你上天去,你却如何办才好?”

    悟空道:“他可随意赏赐,我却不可随意上天,自身安危事小,我花果山基业乍兴,怎忍轻易舍却。只随机应变便好,总有个万全之策。”

    牛魔王听得稀里糊涂,回头见覆海蛟做出一副深思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喝道:“你这小子,胡乱说些什么,难道信不过悟空不成?”

    覆海蛟后来听了悟空与太白金星的对话,任他再笨也知道悟空深谋远虑,非自己所能及,于是赔笑道:“也是一时气愤,哥哥勿怪,勿怪。”

    牛魔王道:“此刻斗智斗勇之际,我花果山虽貌似兵多将广,与天庭相比却是不值一提,此时若激怒了天庭,花果山危矣!”

    九灵元圣却过来说情道:“蛟老弟身负血海深仇,一时忍不过也情有可原,且判个下不为例吧。”

    悟空亦过来说和道:“不妨事,不妨事,只虚虚实实,如此才显得我方心诚,确实有被招安之意,蛟兄此番无过,反倒立了一功呢。”

    覆海蛟听悟空赞他,虽明知是客套词,心中仍舒服许多,笑道:“纵算功劳,我亦不敢领了,这不明不白的,不如改日杀几个天将痛快!”

    金翅大鹏道:“这太白金星道行不浅,果然天庭人才济济。”

    牛魔王道:“天庭积淀极深,你我所见,恐怕仅冰山一角而已。”

    众人一阵唏嘘,只觉前路漫漫,满布荆棘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