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论招安

    更新时间:2017-12-15 15:26:44本章字数:3156字

    凡欲登天者,皆从南天门而入,此为正道,若未及神仙修为者,受那天雷轰顶,难逃性命。

    自南天门初登上界者,会觉眼前金光万道,红霓滚滚,瑞气千条,紫雾蒙蒙,顿时生出畏惧之心,此为天庭故意设置,专要取个天威浩荡之意。

    这南天门,布置得极为华丽庄严,碧沉沉琉璃造就浑圆玉柱,共有九十九根之多,此为至长至久之意。中间两根柱子最高,高高悬起一块白玉匾额,上书三个烫金大字“南天门”。这两根柱子旁,站立着威风凛凛数十员镇天大将,排成两列,个个器宇轩昂、盔甲鲜明、手持铣旄、威猛无比。

    其余柱子下分列金甲神人,一个个执戟悬鞭、持刀仗剑,怒目而视,此为天庭精锐,称为南天门神兵。

    太白金星与文曲、武曲二位星君自然轻车熟路,到了南天门前便有人恭敬施礼。太白金星面如沉水,此番下界,说是一无所获也不为过。自古以来,下界群妖纵本事大些,登了天仙之阶,灵智亦难与天庭中人相提并论。每每或离间挑拨、或拉拢招安、或分化割离,便将种种威胁消于无形。

    花果山群妖,非但修到了太乙金仙的境界,其心思伶俐、谨慎多谋更是生平罕见,这才是最大的威胁。如不及时剿灭,必成大患!

    太白金星入了凌霄宝殿,见殿上冷冷清清,此刻早朝已过,几个仙女在侍弄殿上花草,殿下几名仙卿默然侍立,而殿上居中端坐那位,正是玄穹高上玉皇大帝,他此刻闭目危坐,似是已经入定。

    太白金星眉头一皱,转身对两位星君道:“二位星君,招安妖猴一事甚是紧要,玉帝听政却要一个时辰以后,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一个时辰以后,地上已过半月。莫如你我三人分头去寻各方帝君、天王、仙官到凌霄宝殿,大家一同商议,也好有个主意。”

    于是,三人便立即动身,分赴天庭各处,寻那有些主意主见、当权拿柄的角色来。

    天庭看似极广,但这三人路途熟稔,路上遇些天上兵将,便也调动起来去寻人,不一时便寻得差不多了。

    四大天师,乃是张道陵、许逊、邱弘济、葛洪;九曜星君,分别是计都星君、罗喉星君、火德星君、木德星君、太阴星君、土德星君、太阳星君、金德星君、水德星君;四大金刚,自然是东方持国天王、南方增长天王、西方广目天王和北方多闻天王;紫微宫中左辅、右弼二位帝君、北斗七元并托塔李天王、哪吒三太子携千里眼、顺风耳诸多天将元帅……陆陆续续入了凌霄宝殿。

    时辰一到,金磬轻响,众人齐声唱道:“臣等,叩请吾皇,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圣安!吾皇万岁!”

    玉帝微微睁眼:“众卿平身!”

    旁边侍立一仙官站出朗声道:“今朝可有要紧事,众生碌碌不易,有事且请早奏!”

    太白金星早早便准备好说辞,刚要踏前一步,只见早有一丈二身躯抢在他前面站出,不是别人,正是降魔大元帅托塔天王李靖。

    李靖前身微曲,道:“臣启奏玉帝,敢请天兵三万,下界擒妖!”

    玉帝语气平和,无惊无喜,淡淡道:“下界何处又有妖了,此番又是哪家?”

    李靖道:“臣已打探清楚,此妖居于东胜神洲花果山,姓孙名悟空。此妖啸聚山林,拉拢精怪,已有五万之众,若不早日降服,唯恐为害一方,望吾皇恩准!”

    玉帝问道:“花果山?可不正是前日命爱卿金星前去招安那家?”

    李靖答道:“正是!前日招安,乃是吾皇仁慈,此番妖猴犯下滔天之罪,诛杀六员天将并数百天兵,今日不比往日,依臣之见,若不降下天威,彼等难以悔改!”

    玉帝微诧:“李爱卿,你却来讲讲,此番招安结果如何?”

    太白金星心思飞转,李靖怎地也知道此事?他见紫微宫中左辅右弼二位帝君面上亦露惊诧之色,断然不是他二人走漏的消息,如此一来,紫微宫欺瞒不报的罪过却是难逃了。

    太白金星跨前一步,施了一礼道:“启禀玉帝,臣此番招安,所见所闻与天王所说略有不同。那孙悟空自言杀了几人,他却称这几人冒充天将,在地上为非作歹,却叫臣上天为他……为他请功,若见奖赏公允,他便同意招安。”

    李靖低声喝道:“荒唐至极!”

    阶下众仙不知内情,顿时议论纷纷。

    玉帝也是一怔,呵呵笑道:“这妖猴却有趣,究竟是真是假,一问便知。李天王,那妖猴诛杀的是哪几个天将,你可知晓?”

    李靖却道:“陛下恕罪,此事却该问紫微宫二位帝君。”

    右弼帝君抢上一步道:“臣此番正要禀报此事,十余日前,我紫微宫派出毕月乌、胃土雉二星宿下界办事,却遇妖猴阻挠。而今日点卯,发觉毕月乌、胃土雉与东方四宿皆无踪影,略一探查,他六人已是……身殒下界了。”他一笔带过,却将东方四宿私自下界的过犯揭了过去,左辅帝君顿时一块石头落了地。

    大殿之内一片哗然,六名星宿身殒!万年以来,天庭还未发生过如此大事。

    玉帝脸色微现不豫,其实以为仅是几名普通天将,没想到却是二十八宿中的人物。二十八宿皆已是天仙的修为,这股力量乃是天庭战力中坚,此番损折六人,但从战力来讲是微不足道,但势必使天庭人心惶惶。

    只听右弼帝君又道:“然臣等消息闭塞,尚不知元凶为何人,适才听李天王道明,才知花果山妖猴便是罪魁祸首,恳请玉帝降下天兵,为六星宿讨个公道,振我天威!”

    玉帝不语,右手轻轻抚摸案上黑冰玉镇纸,淡淡道:“太白金星,你方才似乎有话还没说完。”

    太白金星心中一凛,玉帝大多数时候称他都是“李爱卿”,偶尔嗔怒时也叫几声“李长庚”,若叫他“太白金星”时,此时的玉帝便似是脱离了一切情感的存在,变成那个头脑极其冷静的天上地下的最高主宰。

    而每遇大事时,玉帝的习惯便是抚摸案上的黑冰玉镇纸,这黑冰玉有醒脑提神的极佳功效。

    太白金星谨慎道:“臣下界招安,亦不知妖猴犯下如此大罪,论律,此罪当诛!然臣斗胆妄言,此时却应继续招安妖猴,不宜刀兵相见!”

    “你好大胆子!”玉帝哼道。

    太白金星见玉帝有了怒意,跪倒在阶前道:“陛下恕罪,臣之妄言,却是一心为我天庭着想。”

    “哼!你却讲来,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想法,若不能使人心服,我便教你去打扫南天门。”玉帝道。

    太白金星道:“招安妖猴,好处有三,且听臣细细道来。”

    “起来说吧。”玉帝道。

    太白金星站起侃侃而谈:“其一,妖猴势大,若强攻之,天兵必将折损不小,若是招安,自可不损一兵一卒;其二,花果山乃是洞天福地,人杰地灵,我天庭在下界,最缺这等好去处,若将妖猴招安,逐渐蚕食花果山群妖,将此地据为己有,实为万古千秋之基业;其三,妖猴兄弟八人,皆比太乙金仙不弱。”说到此处太白金星故意一顿。

    只听大殿上一片倒吸凉气之声,玉皇大帝更是霍地站起身来:“果真?”

    太白金星点头道:“乍见时,我也以为自己花了眼,但交谈多时,我逐一查看,的确如此!”

    玉皇大帝在殿上反复踱了几步,心中颇有些烦躁,摆摆手道:“接着说!”

    太白金星道:“八名太乙金仙,纵不算那四五万小妖,要派多少天庭兵马围剿?若是招安得当,将此八名太乙金仙招归我天庭所用,到那时,我天庭战力几可倍增,于实力气运,皆大有裨益。即便不能为我所用,只招得一两名,也可教他兄弟离心,时日一久,亦失却兄弟情义,纵他如今势大,亦将成明日黄花。”

    李靖颇有些不忿,道:“都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儿哪吒亦为太乙金仙,须知太乙金仙亦有强弱之分,强者可与混元一较高下,弱者比那天仙也不如。长庚兄可莫要被吓到了。”

    太白金星道:“六名星宿天将一去不返,这等实力,是强是弱,一看便知。”

    李靖道:“二十八宿虽为天仙,却疏于战阵,只擒拿些山精野怪有效,遇到大阵仗自然措手不及,或中了妖猴奸计也未可知。”

    左辅帝君听了这话心中不喜,站出道:“天庭乃我道教领袖,天下一统,哪有什么战事,二十八宿均乃玉帝钦点,又怎会差了。”

    哪吒见父亲语出伤人,忙出来打个哈哈道:“帝君误会了,我父为六名天将报仇心切,语气有些急躁,还请勿怪。”

    右弼帝君使了个眼色,心道,此时当是我天庭一致对外,怎可有意气之争?

    太白金星与托塔天王颇为熟稔,对他讥讽却也不恼,只笑道:“我与花果山群妖一番长谈,说来惭愧,直到今日才知,妖中亦有智者,比你我丝毫不差。若与这等妖怪对阵,非是我老儿妄言,胜之,难矣。”

    玉帝散踱的脚步终于停下,手掌在案上一拍,道:“莫再争了,我意已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