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败亦喜

    更新时间:2017-12-15 15:26:27本章字数:3285字

    太白金星始终心有疑窦,托塔天王此次讨兵下界降妖,底气何在?又是谁走漏了消息,将天将身殒的事情告诉了他?

    此时听得玉帝将要表态,忙做出恭敬状,敬聆圣旨。

    玉帝却不急着说,他重坐回宝座,道:“花果山群妖势大,已不容耽搁,托塔天王,举我天庭之力,下界擒妖,你有多少胜算?”

    托塔天王回道:“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微臣若得四大金刚、九曜星君、四大天师、北斗七元、五方揭谛、六丁六甲相助,率十万天兵布下天罗地网,再请太乙救苦天尊、北方真武荡魔天尊掠阵,定可一举功成!”

    玉帝见李靖自信满满,面色逐渐缓和,环视殿下众人一周,笑道:“这般排兵,倒也稳妥,想我天庭如此威势,哪个能敌?太白金星接旨!”

    太白金星忙道:“臣在!”

    “两位天尊那边,还要你去请来,只说此战紧要,还望两位天尊不遗余力。”

    “臣谨遵旨意!”太白金星恭敬道。

    玉帝又道:“李靖,朕仍封你为降魔大元帅,哪吒三太子为先锋,兴师下界,扬我天威!”

    “其他仙官将领,一切听从托塔天王统调。”

    “千里眼、顺风耳!你二人便在南天门坐观战情,及时通报,不得有误!”

    殿下一阵山响:“臣等遵旨!”

    李靖、哪吒率众神仙出了大殿,便只余太白金星一人。金星心道:玉帝今日尤其话多,想是稳坐宝殿万年,见战心喜了。他见众人走得差不多了,自己也要出殿。

    玉帝却将他唤住,淡淡道:“若是二位天尊推托,亦不必强求了。”

    金星一怔,方才还“望二位天尊不遗余力”,怎地这会却变了卦,他虽不解,却仍不敢问,只带着满腹心事去寻二位天尊。

    到了紫霄宫,宫前门将早识得太白金星,忙上前施礼,金星笑着摆手道:“此番有要事,失了礼数莫怪。”话语间脚步不停,便要进去。

    一门将道:“金星若是来寻上帝的,可要空跑了。”

    金星迈入门槛的脚忽地收回:“怎地,玄天上帝不在家?”

    门将道:“已出去许多日子了。”

    太白金星一抱拳,转身便走,一路急匆匆驾云来在了青华长乐界、东极妙严宫,此处正是太乙救苦天尊的所在。

    自北天门至东天门却也不远,但见这一方仙境:彩云重叠,紫气茏葱。瓦漾金波焰,门排玉兽崇。花盈双阙红霞绕,日映骞林翠雾笼。果然是万真环拱,千圣兴隆。

    太白金星自非初次来此,哪有心思观景,只径直朝宫门行去,门前两个道童见是太白金星到此,一个上前迎接,另一个忙不迭跑回去通报。

    金星顺着台阶上行,早见东极青华大帝站在殿门前等候。太白金星直有受宠若惊之感,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台阶,道:“岂敢劳动天尊大驾迎我,罪过罪过。”

    救苦天尊笑道:“金星难得来此,便迎一次又有何妨?”

    天尊请太白金星入了大殿,笑吟吟问道:“金星许久未临敝舍,新近采得绝品仙茶,可不容错过了。”

    金星苦笑一声道:“天尊啊,若是往日还算福分,今日可无闲心品茶。玉帝下旨命托塔天王下界擒妖,统率十万天兵并各路神仙星君元帅天将,玉帝叫我特来相请天尊,为我天兵压阵,委实耽搁不得啊。”

    太乙救苦天尊诧异道:“何方妖怪如此嚣张,值得动用这许多兵将?”

    金星道:“为首的共有八人,居于东胜神洲花果山上,这伙妖怪的确胆大妄为,曾诛杀六名天上星宿,因此惹得玉帝不快。”

    “竟有这等事?”太乙救苦天尊也是一惊,“天庭乃我道教正统,这怎么能忍得,天兵压境却也说得过去。只不知这妖怪是何种精怪炼成,居然修到如此地步,也算他造化不浅。”

    金星道:“这八人中,居首的是只猴妖,还有一只老牛,地位亦不低。其他几人中有猴、有鸟,倒也分辨不清了。”

    太乙救苦天尊一愣,口中喃喃道:“猴妖,牛妖……”

    金星心急火燎,还道天尊与他讲话,答道:“正是。托塔天王此刻正调兵遣将,不一时便要出征,天尊你看……”

    救苦天尊从思绪中回神,微微一笑道:“天庭有事,我本无推却之理,只是近日有要事缠身,便个把时辰也走不开的。”

    太白金星心里微微一凉,这岂不是推却之词,能在此与我闲聊,却又道有要事在身,只是他却不好深问。

    救苦天尊自然知道太白金星不信,苦笑一声道:“实不相瞒,我那护身的八卦镜前些日子破了,此刻正在后房丹炉中重炼,每日夜却要变换六十四种火候,若此刻离开,这法宝便毁了。”

    “啊?”太白金星大吃一惊,太乙救苦天尊向来为人处世低调,极少露面张扬,但能居东极青华大帝之位,自然是修为至高。旁人或许不知,太白金星乃是天庭中的百晓生,许多秘辛均瞒不过他。

    太乙救苦天尊的贴身法宝便是这东极八卦镜,此八卦镜吸朝霞之造化,夺紫霭之灵气,自东极灵岩上天生而出,若论防护力,天上地下胜过它的宝贝实在少见。天尊既然说这东极八卦镜破了,自然不会扯谎,只是他遇到了何等强敌,竟将这法宝弄破了。

    太白金星见太乙救苦天尊话已至此,怎好继续相求,只得施了一礼道:“如此说来,倒是天意了,今日事急,礼数不到之处,还请天尊见谅。”

    太乙救苦天尊笑道:“金星客气了,今日亦不相留,改日再来品茶吧。”

    太白金星答应一声,直接自这殿中飞腾而去。

    先前金星说的“礼数不到之处”便是指此,仙人纵有神通,亦不好在旁人家里施展,何况太乙救苦天尊位在金星之上。只是太白金星与天尊相熟,才好先行告罪,再腾云而去。

    救苦天尊见金星离了妙严宫,他神色冷峻陷入沉思,不知不觉便踱到了书房。

    桌上,一面紫铜镜斜倚在几本道学典籍旁,上面一条细微的裂痕,这不正是那东极八卦镜!太乙救苦天尊冥想片刻,便提笔研墨,笔走龙蛇,铁画银钩,力透纸背,写了一个大大的字——败!

    太白金星回到凌霄宝殿,心中忐忑不安将两位天尊之事据实告知玉帝,玉帝无悲无喜,只轻轻点头。

    李靖求战心切,此刻早已将人马集结,只待出征,他见太白金星无功而返,却也不以为意,道:“天尊若来,那是锦上添花,即便不来,亦无碍大局。想那花果山群妖也不值得如此兴师动众。臣等请准出征!”

    玉帝点点头:“李长庚传旨,在通明殿设下酒宴,只待大捷后庆功!”

    太白金星一愣,先前托塔天王曾邀九曜星出战,自己理应下界才对,此刻玉帝却命自己去设宴,岂不前后矛盾。但他油滑多变,自然遵旨。

    李靖亦不知玉帝何意,只道玉帝忘事,便率众仙官天将浩浩荡荡出了南天门,杀下界去了。

    太白金星欲出殿办事,玉帝又将他唤住道:“且慢,你且与千里眼、顺风耳在南天门观战,战事若顺,再设宴不迟,败者怎饮贺酒?”

    太白金星冷汗涔涔,当真是上意难测,恐怕玉帝没怎么指望托塔天王能赢,他无奈之下,只得遵旨而行。

    玉帝入了后殿,摆起銮驾,天马行空,瞬息千里,直奔凌霄宝殿正西昆仑仙岛而来。

    昆仑仙岛,天宫胜境。既为仙岛,自然居于水中,此水奇特,若静时,众多仙岛如居于一镜之中,若动时,有诗云得好:洪涛碧波翻日月,水域泽国隐鱼龙。

    昆仑仙岛,等闲神仙莫能入之,无他,盖因内有重宝:瑶池蟠桃、紫翠丹房、悬圃仙草、琼华美玉,件件珍奇盖世,样样精美绝伦。

    玉帝一路上眉头紧蹙,车驾疾驰便入了瑶池。

    瑶池甚广,楼阁密布,有一处称作“别有洞天”的,便是王母离宫。

    此离宫门外,八名绿衣仙女分列门旁,见玉帝来得匆忙,一齐道个万福,玉帝只是不理,快步入了大门。

    这“别有洞天”中,琼香丝丝缭绕沁人心脾,瑞霭四处缤纷夺人眼目,中央一座瑶台上铺彩缎,四方宝阁玉楼挥散氤氲。凤鸾于瑶台上翩翩起舞,池畔金花玉萼倒影多姿。此处繁华,竟远胜凌霄宝殿。

    正殿之中,众女仙莺歌笑语,当中那人,正是西元九灵上真仙母,人称王母娘娘的便是。王母娘娘见玉帝来,却不起身,只摆摆手叫歌舞暂停,让众女仙退下。

    玉帝入内随意落座,叹道:“你这厢却快活得紧。”

    王母娘娘称呼虽老,却貌仅双十年华,丰韵娉婷、嫣然绝美,偏偏这倾城之容颜中,又透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华美庄严气质,教人一眼便生敬畏朝拜之心。

    王母娘娘端过一盘水灵灵玉盈盈的翠绿葡萄,拈一颗送入樱唇,笑道:“若无些烦心事,你却不会到此来,巴不得你多些麻烦。”

    玉帝此时倒似一个普通官家子弟,先前庄重凛然的帝王姿态全无,他撩起袍袖,抓几颗葡萄吃了,道:“下界又有强妖,李靖带兵去了,你猜是胜是败?”

    王母娘娘眨了眨水样双眸,轻笑道:“再不济也不至落败,李靖虽脓包,他那儿子却精明得很,又有本事。”

    玉帝又问:“莫论这些,你只说,此刻当胜还是当败?”

    王母娘娘一怔,不假思索便道:“自然是败,败得越惨越好。”

    玉帝哈哈大笑:“难得你我此次竟能心有灵犀。”笑完,脸上却现出一丝微妙神色,喃喃道,“是时候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