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天蓬现

    更新时间:2017-12-21 18:50:08本章字数:3042字

    金翅大鹏一击奏效,早早回来预警,说天兵足有十万,只片刻便到,花果山上下摆开阵势,只等一场恶战。一时间整个山头出奇的寂静,就连枝头鸟雀虫蚁亦都羽翅不展、鸣声不再,远处海浪滔滔声传入耳中,别有一番肃杀风味。

    不一时,九灵元圣从天而降,九张巨口仍未合严,顺着嘴角尚有殷红鲜血流出,唯有中间那颗巨口闲着,闷声道:“果然天兵滋味不同凡响,少了许多烟火之气。”

    悟空强忍住胸中烦闷,道:“速去溪边洗涮,莫将那血腥之气染在我鲜桃树上。”众妖精见了血腥,个个眼中闪出异彩,在花果山悟空虽无严规说不许食人,但四元帅却知悟空习性,早嘱咐过七十二洞妖王,即便要食人肉,也要寻僻静处偷偷地吃,千万莫叫大王见了。近日来厉兵秣马,列兵摆阵,群妖倒是有些日子未沾荤腥了。此刻见九灵元圣大快朵颐,又赞那天兵味道好,直激得个个血性十足,恨不得天兵便在眼前,放倒便吃。

    又片刻,牛魔王与王禺携手而归,王禺手中持一柄宝剑,明艳炫目,阳光照射下,闪着妖异的光辉。

    悟空迎了上去,王禺递过斩妖剑道:“的确好剑!”悟空接过斩妖剑,第一感便是,此剑无主,若是被哪吒炼成本命法宝,他法力必难以催动。他心中诧异,道:“此剑绝品,居然不是本命法宝。”

    王禺道:“那娃娃的本命法宝是那混天绫,当下斩神圈仍未炼成,我却收不来的。”

    悟空犹豫了一下,将斩妖剑还给王禺,道:“你虽有斩神圈,终不是趁手兵刃,留着这剑吧。”王禺一愣,他以为悟空要此剑有大用,却反赠还与他,不知悟空何意。悟空问道:“你不会用剑?”

    王禺哈哈一笑,伸手接过道:“怎有不会用之理,悟空如此大度,我便收了。”牛魔王虽甚是艳羡,他却不喜用轻灵武器,只觉手中这铁棍便是最好的兵器了。

    金翅大鹏过来道:“此剑乃威道之剑,专克阴邪之物,对我妖类亦大有作用。”王禺听之更喜,道:“入了我手,便再难物归原主了。”

    牛魔王道:“天兵几番受挫,此刻应是不敢再轻举妄动,只怕正步步小心,谨慎前行呢。”

    悟空道:“正要他如此才好。”

    须臾间,四周云头涌动,无数天兵虎视眈眈,如同饿狼盯住了一块肥肉,悟空隐隐见天空中有银色细丝闪闪发光,眉头一皱,此物蹊跷,不知是何法宝。

    牛魔王喃喃道:“好大手笔,天罗地网都用上了。”

    悟空听得真切:“什么?这便是天罗地网。”悟空自知二次围剿花果山时,天庭布了十八架天罗地网,只不知有何用处。

    牛魔王道:“不错,天罗地网用料珍奇,我也不知如何做出,此网对我等修为毫无用处,任凭穿梭,但若想毁之,却千难万难。”

    悟空道:“既然对我等无用,想必是对小妖有用了。”

    牛魔王道:“正是,此网布下,取一个赶尽杀绝之意,非但天上行不得,便是遁地亦不能,可要叫孩儿们小心了。”

    悟空立即传讯给四大元帅,教他们速速通知各洞妖王,莫要施展飞天遁地神通,免得遭了天兵算计。心中却暗笑,来得好,不枉费我一番布置,这天罗地网倒是省却我许多手段。

    原本悟空教通风在花果山东面布阵,又叫无支祁守住花果山西面水路,便是要将天兵逼迫至地上交战。而手段无外乎让金翅大鹏、牛魔王、通风、王禺、九灵元圣五人在天空分头猛攻,教天兵顾首难顾尾,毕竟天兵中顶尖高手不多,自己闹得动静还不算大,料那三清、天尊之流亦不会掺和此事。

    悟空却没料到,此番天庭竟颇为重视,派下十万天兵围剿己方。更派出天罗地网想将群妖一网打尽,果然狠绝到了极点。如此也好,你不叫我上天入地,却正合我意。

    李靖在云中指挥天将布好天罗地网,见地上群妖布阵井然有序,毫无慌乱之色,便将众元帅星官聚在一起,喝道:“妖焰嚣张,哪个去叫头阵?”

    自众多天将中站出一人,此人披挂一身皂黑软甲,头顶束发金盔,丰神奕奕、器宇轩昂、雍容闲雅、面如冠玉,真堪称天庭第一美男子。只不知何故,面上却带有忧愁神情,这一抹忧愁非但不减他俊美容貌,反倒更添一种滋味。

    李靖一见此人,心中大喜,道:“正当天蓬元帅出阵,方可为我挽回头功。”天蓬元帅初时并不在此次下界剿妖人选之中,却是哪吒曾遨游东海,知道花果山是一座临海仙山,十有八九会有水战,故而邀天蓬元帅率两万天河水军参战。

    天蓬元帅对李靖一抱拳,不带一兵一卒,飘然落下。到了花果山上,天蓬元帅喝道:“吾奉玉帝钧旨,前来收服尔等,速速受降,免伤尔等性命!”

    悟空见一员天将落下邀战,便问道:“哪位哥哥去战此人?”

    牛魔王最是好战,擎起铁棍便要上阵,悟空忽见这天将取出兵器,心中剧震,这兵器:长柄宽头,光色皎洁,生就九齿玉垂牙,旁饰双环金坠叶。《西游记》中除了九齿钉耙,哪还有第二样武器是这般模样?

    悟空当即道:“哥哥且住,此阵让与我罢!”说罢不待牛魔王醒过神,便直冲云霄迎了上去。

    见此天将,实乃难得的美男子,悟空心中生疑,果然是天蓬?怎么生得这般秀气?问道:“来者何人,可敢报上姓名?”天蓬元帅道:“我乃玉帝亲封天蓬元帅是也,见你瘦骨伶仃年纪幼小便造反,想必是受了妖精蒙骗,你若能悬崖勒马,我禀明玉帝,还你一条出路,如何?”

    悟空心中暗喜,哈哈,果然是他,只是这天蓬元帅容貌清新,谈吐有礼,脱俗出尘,隐约中透着慈悲之意,可与自己印象中那粗夯笨拙的猪八戒有着天壤之别,这又是为何?

    悟空笑道:“天地并非一人所有,何来造反之说,我便是这花果山之主,只有我唆使别人,并无别人唆使我。你奏明玉帝,封我个天尊坐坐,我便悬崖勒马,如何?”

    天蓬元帅听闻悟空揶揄,并无丝毫恼怒之色,又道:“你既为群妖之首,那便擒了你,一切了结。”

    说罢面若沉水,抡起上宝沁金耙便朝悟空砸去,悟空并不在意,抬金箍棒便挡,“当啷”一声,二兵相交,悟空臂上一沉,只觉一股大力传来,忙凝神运力,堪堪抵住这一钯。

    悟空这一惊非同小可,这一耙的力道十足,自己竟吃了些小亏。悟空不禁纳闷,若论本事,猪八戒在西游中只是二流偏上,这天蓬元帅怎地如此厉害?

    悟空收起轻敌之心,施展起齐天棍法,这两杆神兵在空中激碰得火花四溅,声声震天。悟空见天蓬元帅招法精妙,攻防间堂堂正正,并无丝毫花哨奇招,便可看出这天蓬元帅品性,称得上是君子风范。

    悟空此刻若使出分身术,十有八九便可一招制敌,不过他却起了惺惺相惜之心,只一板一眼与那钉耙对战。

    打了四五十个回合,毕竟九齿钉耙比定海神针铁轻了许多,天蓬元帅便觉悟空这金箍棒一棒重似一棒,抵挡得越来越吃力,渐渐招式散乱,身法凝滞,已现败势。

    牛魔王在地上艳羡道:“俺老牛最喜这样对手,只一下下生磕才过瘾。”

    金翅大鹏道:“悟空若机灵些,早已胜了,不知他心中又有何机谋。”

    又斗了一二十合,悟空将如意金箍棒舞得如风轮一般滴水不漏,天蓬元帅只觉眼前一花,这一棒击在肩头,看似势大力沉,却不甚疼痛。

    天蓬元帅知道是悟空有心相让,他收起钉耙与悟空一抱拳,眼帘落下脸色黯然,近乎于惨白,转身回阵去了。

    悟空暗道,不过输了一场战阵而已,看那神色却如丧考妣一般,这天蓬元帅心理素质也忒差了,如有机会,待我老孙好生调教你一番。

    悟空胜了此阵,自然耀武扬威一番,此举并非张狂,此时大战在即,正是鼓舞士气之时。天蓬元帅返回本阵,李天王并九曜星、四金刚虽颇失望,但皆宽言抚慰,毕竟天蓬元帅强于水战,后面或许还要依仗他。不过天兵也着实为花果山的战力所震惊,这厢人并不知悟空乃是花果山首领,只见一个身高不过四尺的猢狲将素来以力大驰名的天蓬元帅硬碰硬击败,内心一阵寒凉,均觉此番征讨前路坎坷。

    最苦的却是李天王,他一心要建奇功以正其位,奈何出师未捷,先败了四阵。他冷着一张脸道:“还有哪位仙官前去迎战?”

    八曜星对视一眼,一起上前道:“我八人愿往!”

    李天王喜道:“八曜星君前去,必定旗开得胜!哪吒听令,为八曜星君掠阵,来人哪,与我击鼓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