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时运济

    更新时间:2017-12-21 18:54:56本章字数:3001字

    花果山水帘洞前,九人围坐在一张石桌前,多出那一人自是那条自称活了万年的地龙。

    悟空端起酒盏,那酒被倒酒的小妖施了个法,颤巍巍拱起几层,一杯倒抵寻常两杯。悟空道:“今日一战,各位哥哥大展神威,功劳都大得没边,可惜这花果山虽是洞天福地,几位哥哥能看上眼的东西却是没有,谨以杯中酒聊表感激之情,不是为我,乃是为保全一山万千儿孙。”言毕一饮而尽。

    九灵元圣最重亲情,举起杯干了,道了句:“说得好!”牛魔王道:“今日痛快!只打得天庭闻风丧胆!”金翅大鹏道:“天庭必有后招,防备些才是。”

    悟空笑道:“从前不知天庭底细,如今却有了知根知底的人。”他对那地龙道:“老兄,你自称在天庭活了万年,此话当真?”

    那地龙已是地仙修为,但见座上八人修为皆深不可测,颇有些拘谨,见悟空问话,恭敬站起道:“大王面前,不敢妄言。”

    那厢牛魔王笑骂道:“一派胡言,凭你的修为,如何能活过万年?”地龙被牛魔王一喝,吓得一哆嗦,悟空拍拍他肩头道:“莫惊,我这哥哥嗓门大些,坐下边饮边谈,入了我花果山,便是自家人,无须客气。”

    地龙受宠若惊,果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壮了壮胆气,道:“实不相瞒,我能活万年,却是福缘深厚,捡到了一颗蟠桃。”

    悟空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这运气……也太逆天了吧。只听牛魔王又道:“胡扯八道!天庭中人人都将蟠桃视作比命还重,哪个能丢掉被你捡到?”这地龙脸上一红,苦笑道:“真是捡的,这,这叫我如何说清……”

    悟空见地龙急得满脸通红,便笑道:“你倒说说在哪捡的。”

    地龙记得极为清楚,便将这一经过娓娓道来:“那一年我初登天庭不久,便闻天庭将开蟠桃会,可妖族天兵在天庭地位最低,莫说沾不到蟠桃的边,便连那通明大殿都进不去。通明大殿在大罗天中,唯有大罗神仙才有资格进入。”

    悟空插了一句:“何为大罗神仙,可是修为高的神仙?”

    地龙答道:“不是,大罗神仙类似于天庭职位,有些天兵即使仅有神仙修为,也能靠功勋混个大罗神仙的称号。”悟空恍然大悟,在他印象中,猪悟能就曾经说自己是大罗神仙。

    地龙接着道:“说来有趣,妖族天兵虽地位低下,但也人人盼着能见蟠桃真容,那些日子,日夜谈论话题皆是这蟠桃,甚至做梦都抱着蟠桃咬上几口。既然升天,谁不求个长生不死。”

    地龙面色潮红,端起杯又饮尽了,接着道:“日思夜想,终究不是办法,那一日我独自出了妖兵殿,站在殿门处呆想。须知这妖兵殿位于天界的第四天玄胎平育天上,离那大罗天几近天壤之别,心中自知蟠桃会的一切,离自己都有着十万八千里,虽终日挂念,都是痴心妄想。”

    “这时,便见远远地来了许多天兵,直奔妖兵殿而来。我见这群天兵簇拥着一员天将,显然职位高得很,便远远躲开。事后才知,这天将乃是大罗天上的仙将,到妖兵殿来寻成精蠃虫的。”

    悟空不解:“为何要寻蠃虫?”

    地龙再饮了一杯,咂咂嘴道:“这酒当真美味,比天庭上的仙酒更胜一筹。”其实他在天庭,哪有机会能饮仙酒,不过嘴馋罢了。牛魔王将偌大一个酒壶重重礅在他面前,道:“莫东拉西扯,快说。”

    地龙忙道:“个中原因我也不甚清楚,只听那天将说是王母吩咐下来,要将什么十类凑齐。”悟空心道,这十类恐怕便是天地神人鬼,蠃鳞毛羽昆了。

    只听地龙又道:“后来我才知,原来这届蟠桃会中有个曲目,叫作《帝临》,玉帝在其中亲自饰演驾临三界的角色,取一个怜悯万生万物之意。这万生万物中,其余天庭皆应有尽有,唯独这蠃虫,在大罗天上却寻不见,于是退而求其次,便来下层田中寻找。

    “可喜可贺,天可怜见,偌大一个妖兵殿近十万妖兵,竟只有二十余只蠃虫,其中自然有我。”此事虽已过去万年,地龙说起时仍喜不自胜,“那天将也极为高兴,将我们全都带上了大罗天。

    “《帝临》布景极大,我等弱小蠃虫,被放置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化作本身,只等玉帝前来走个过场。

    “整整三日,我便在那天庭的泥土中歇息,不敢有丝毫妄动,周围天兵雄壮威武,将这一处看守得严密至极,自然是担心我等不识礼数,在天庭中闯出什么乱子。

    “这一天终于到了,我心中压抑,此番虽上了大罗天,却一无所获,怕是《帝临》之后,便要将我们送回玄胎凡育天,那蟠桃是圆是扁,面都没得见,回去连炫耀的资本也没有。

    “这时,仙乐响起,天哪,我活了几百年,从未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一下子就把我的魂勾了去,然后,就是一个仙官吆喝起来‘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统万天,临万界,救万世。是帝宰诸天,永不毁沦!’

    “听到这里,就算我是傻子也该知道,这必定是玉帝要来了。我便从土里钻出来,半立着身子,想看看玉帝是何般模样,见不到蟠桃,便见见玉帝也好。

    “只见远远处无数人走来,打头的是仙官仙卿,两旁的是天兵护卫,环簇着无数仙女宫娥翩翩起舞,中央隐约可见一顶黄色华盖,那自然是玉帝在其中了。玉帝被千百人拥在中间,挡得严严实实,我不禁暗暗失望,对自己道,痴心妄想,玉帝天颜岂是我等能轻易见得到的?

    “就在这时,天哪,蟠桃!我见到了蟠桃!那两旁舞蹈的仙女手中,均托着一个玉盘,玉盘之上奇花缤纷,托起一颗径达四寸的鲜红大桃,这桃子生得扁扁的,蟠桃是扁的,我终于知道了。

    “车辇一直前行,却始终不见玉帝出来,敢请《帝临》就是玉帝在这做个样子而已。那仙女托着蟠桃,离我这边越来越近了,我心中一阵激动,虽然知道自己绝没得到这蟠桃的可能,但总盼着能看得再清楚些。

    “越来越近了,最近的仙女,离我不足十丈距离,我突发奇想,心中默念,‘蟠桃啊蟠桃,你若能听到我说话,就自己蹦出来吧’。”

    地龙说得惟妙惟肖,听得众人哈哈大笑,牛魔王道:“你当自己是什么能耐,你说蹦它就蹦吗?”

    地龙嘿嘿一笑,道:“你说奇怪不奇怪,我刚在心里说完这句话,那蟠桃砰地飞了起来,真的就落到我面前了!”

    牛魔王一拍桌子,杀气毕露:“胡编乱造,你来此消遣爷爷不成!”

    悟空急忙拦住,这地龙若不是傻子,纵他有天大胆子,也不敢在这场面下胡说八道,他对地龙道:“你却说说这蟠桃因何飞到你面前。”

    地龙道:“说来惭愧,那时我还真以为是福至心灵,感动上天,但转念一想,这天庭中玉皇大帝便是最大,他哪会有这样好心肠,平白无故送我蟠桃?”他本就是心思活络之辈,见花果山群妖与天庭为敌,说起玉帝时也不甚尊重了。

    “那蟠桃落下时,我见场中仙女大多东倒西歪,似是着了什么法术,盘中蟠桃大多飞起,原来并非我这一颗,看来这不是什么福至心灵,乃是外力所为了。然后所有仙官仙卿天兵天将一顿乱嚷乱叫,都蜂拥而上去护住玉帝銮驾,却无人注意我了。

    “我见这时场面乱作一团,根本无人注意到我,便现出原形,三口两口将这蟠桃吃了,那滋味,嘿嘿,这辈子我都忘不了。”

    悟空听这地龙说得含糊,他此刻却不关心吃蟠桃一事,只想知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闹到大罗天里面去了。“你倒说说,这么大动静却是哪个闹出来的?”

    地龙道:“我这点儿微末道行,哪里知道是谁闹的,只我吃了蟠桃后听到一句话‘好个蟠桃盛会,如何不请我来?’然后便再没动静了。”

    金翅大鹏赞了句:“威武!”

    牛魔王与悟空面面相觑,他虽知天下万物,此刻却猜不出这人是谁。悟空再问地龙:“后来呢?”

    地龙道:“那慌乱只是一瞬,不过片刻,玉帝銮驾继续前行,这一切如同未发生一样,《帝临》结束后,我便被送回妖兵殿了。”

    悟空本想问地龙些天宫的琐事,没想到这万年地龙却扯出这么一档子,如他所言,在万年之前天庭曾经被外人侵入过,这人本事肯定极强,才敢有恃无恐要参加到蟠桃会,可惜这地龙所知太少,实在无法推测这人是谁。否则刻意结交一番,应该没有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