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两相赠

    更新时间:2017-12-21 18:57:43本章字数:4955字

    瑶池圣地,大摆宴席。

    与玉帝上次来时大象锦亭,此番布置没有珠光宝气的奢华之风,却多了几分质朴归真的静美典雅,大殿上琼香缭绕,瑞霭缤纷,瑶台铺彩结,宝阁散氤氲。

    上首落座自然是玉帝与王母娘娘,下面空着七个位置,上排着九凤丹霞扆,八宝紫霓墩。五彩描金桌,千花碧玉盆,只待三清四帝光临。

    少顷,前去请人的托塔天王等七人依次于门外回禀,三清中只道德天尊太上老君有空,元始天尊与灵宝道尊皆闭关多年,便门下弟子也无缘得见。四帝中除东极青华大帝仍在炼制法宝之外,其余三人顷刻便至。

    玉帝点了点头,道声“辛苦”便教众人下去,王母一个眼神,旁边仙女心领神会,上殿撤了三张桌子。

    果然,不过片刻,中天紫微北极太皇大帝、西极玄元勾陈上宫天皇大帝与南极长生大帝三人齐至,除了南极长生大帝骑了一头白鹿外,紫微大帝与勾陈大帝皆单身前来。三人刚刚进门,只听门外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玉帝可有些日子不找老倌喝酒了。”

    自门外跨入一人,白发白须,满面红光,双耳垂肩,右手拿着一柄碧绿小扇,喜气洋洋进了瑶池大殿。

    玉帝与王母一起起身相迎四人,而三个大帝亦向老君施礼,老君趋前两步,躲了过去,笑道:“可是嫌我太老。”玉帝道:“老君非老,乃德高道深也。”然后便请四人落座。

    老君坐下道:“我终日沉溺丹道,道行却是越来越浅了,再过几年,怕是不及我那童儿了。”言毕哈哈大笑。紫微大帝笑道:“那岂不是返老还童了?”老君一怔,道:“怕不成了老妖怪,哈哈!”

    王母也附和道:“老君仙风道骨若成了妖怪,我等不知去了哪里呢?”咯咯笑声若一串银铃,在这大殿之中回荡。南极仙翁背后那白鹿听王母笑声,双蹄一阵乱刨,南极仙翁怒骂道:“你个不识体统的畜生,就上不得台面。”便将这白鹿撵出老远。

    玉帝又与四人闲聊几句,饮了三杯酒,便入了正题。

    “老君久居兜率天,想必端坐丹房,仍知天下事否?”玉帝不紧不慢问道。太上老君抿了一口仙酒,咂咂嘴巴,道:“天下一片太平,何事之有?”

    玉帝叹了口气,却是不答。紫微大帝接道:“老君有所不知,近日东胜神洲兴起一个妖猴,杀我天将,败我十万天兵,实在是猖狂得很哪。”

    老君手一抖,半杯酒却洒了大半,口中喃喃道:“糟糕,糟糕。”也不知是说这洒了的仙酒,还是说那天庭局势。

    玉帝做一副愁眉不展的态势,道:“我派托塔天王、哪吒三太子、四天师、四天王、九曜星君一齐下界围剿,也无济于事,看来这道教正统式微,却是大势所趋了。”

    南极仙翁满脸堆笑,道:“玉帝且放宽心,我道教底蕴深厚,统领天下万年不止,区区妖猴,实乃疥癣之疾,生时看似满目疮痍着实可怕,但来得快、去得也快,又有何惧?”

    玉帝向来对这南极老儿不喜,心中觉得他无甚本领,却做了南极长生大帝之位,从不出半分气力,终日只知求丹寻药,便道:“那便请教长生大帝,如何叫这疥癣去得快呢?”

    南极仙翁笑道:“此刻道教元老便在,大家一起商议、一起商议。”他避而不答,玉帝心中自然又多了一分鄙视。

    玉帝又道:“我派人去请我那外甥显圣真君前去降服,也被群妖打退,眼见这股妖势无人能制,诸君可有良策?”

    老君一直摇头:“难办,难办。我那一身打架的本事已是几万年不用,早忘得一干二净,唯有凭着几分薄面,请几尊菩萨过来相助,如何?”

    玉帝听了前半句心中不喜,听了后半句却峰回路转,大喜道:“如此甚好,老君德高望重,想天下任凭何人都请得来。”

    紫微大帝恨恨道:“妖人杀我紫微宫星宿,这一过节我必亲手找回,只待菩萨到此,会齐人马,再与群妖大战。”

    勾陈大帝到此尚一言未发,他统御天上万雷,主世间刑罚,本领着实了得,也道:“西方勾陈宫,任凭玉皇上帝调遣。”

    南极仙翁见众人皆出力,无奈附和道:“我老儿也豁出这身老骨头了,誓随大众,剿灭群妖,非如此不能扬我天威!”

    玉帝王母一齐拍手叫好:“难得众卿齐心协力,只待外援到此,再择日出征!”

    老君微笑点头,又端起一盏,此次却是一饮而尽了,嘴角那抹笑意,深邃、难测。

    杨戬与悟空此时已到了灌江口,坐在大殿上饮起了酒,杨戬将梅山六兄弟依次介绍给悟空相见,悟空心存刻意结交之心,自然不会轻慢,宾主落座,言谈甚欢。

    悟空道:“显圣真君今日与我这匪类相交,倒不怕折了身份,被小人嚼舌头。”

    杨戬笑道:“说的哪里话,我杨戬顶天立地,从无亏心之事,若有人敢妄做文章,那便是咎由自取,别怪我手下无情。”

    悟空哈哈大笑:“杨兄好气魄!今日得见英雄,实乃平生快慰事也,我借花献佛,敬六位兄弟一杯!”

    杨戬道:“如此好事,我岂能不陪?”说罢八人举杯一齐干了。

    悟空道:“你有梅山七圣,我有花果山八大圣,改日齐聚一处,痛饮一场,如何?”

    杨戬顿时愕住,他与悟空投缘,聊了许久未尽兴,便邀他来灌江口饮酒,心想凭二人本事,旁人哪个能拿住把柄。没想到悟空居然要两家合一,这十五人若聚在一起,声势浩大,若被天庭知道,那可是罪莫大焉。此时正当天庭与花果山交战之际,杨戬怎敢答应?

    悟空见杨戬不答,马上道:“唉,我一时兴起,却忘了此际是非常时刻,杨兄勿怪,是我口不择言,该罚该罚。”端起杯又一饮而尽了。

    杨戬见悟空豪爽,心里竟不觉有些内疚,也举杯饮了,此刻竟生出了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自己若不是这尴尬的身份,那该多好?

    悟空哪里是失言,他故意如此,便是要杨戬心生歉疚,与这等微妙心思的把握,他自然远胜众人。

    酒至半酣,悟空佯作醉状,将杯子一掷,放声高歌起来:“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胆似铁打~骨如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竟是前世那首《男儿当自强》,这首歌慷慨激昂,激情万丈,悟空举手投足间挥洒着一股男儿气概,杨戬几人哪里听过这样的歌,顿时眼都直了,一个个热血沸腾,豪气满胸。

    “……比太阳更光!”悟空终于唱完,众人半晌无语,悟空笑道:“今日放浪形骸,倒叫诸位见笑了!”

    杨戬手一摆,喝道:“好词,好曲,好男儿!拿酒来,今日我与悟空一醉方休!”

    凭他们酒量,若不想醉,寻常酒类喝上千坛亦无事,但在杨戬的灌江口,喝的全都是天庭送来的御酒,专门招待神仙用的。这几人一坛坛灌下去,喝了几个时辰,梅山六圣却先醉倒。杨戬与悟空二人亦是双眼迷离,醉态酩酊。

    二人两臂相挽,杨戬道:“悟空真乃世上少有的妙人,真叫我相见恨晚哪!”

    悟空道:“遇见便是运数了,又岂能怪太晚?”

    杨戬道:“说得好,我有一不情之请,不知悟空可能答应?”

    悟空笑道:“这话说得怪了,你若做不到的事,难道我便行了?”

    杨戬正色道:“此事的确如此,我要与悟空结为兄弟,你若不答应,我怎能强求。”

    悟空想都不想,道:“此事决然不可。”

    杨戬眼中失望之色一闪而逝,转而怒道:“为何?”

    悟空道:“若是兄弟情义,纵天海相隔亦不会淡了半分,若无情义,嘿嘿,就算日日相处,又能奈何?”

    杨戬追问道:“那你为何与那七人结为兄弟,难不成全然作伪?”

    悟空摇头道:“不然,这世上人,有人受礼制束缚,有人不羁于此,凭杨兄人品,难道还屑于此?”

    杨戬想起他与梅山六兄弟,他主动结义,实是为了安下六兄弟的心,不叫他们有尊卑之分,于是颇有感慨道:“知我者,悟空也。”他知道悟空是担心牵累他,才拒绝了结拜的请求,心中感激之情自是难以言表。

    二人又开了两坛酒,开始无话不谈。杨戬成名已久,尽捡些奇闻异事来说,听得悟空不亦乐乎。

    忽然,悟空想起一事,便问道:“杨兄,素闻你有七十三般变化,超出地煞之数,不知这多出的一变是什么?”

    杨戬一怔,苦笑一声道:“凡是神仙都恨不得将自己本事藏到骨子里,我这点儿微末神通,却弄得天下皆知了。”

    “这第七十三变,我今生只用过一次,便再没机会施展了。”

    悟空道:“那必是极厉害的本事了。”

    杨戬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道:“难说,遇上普通对手却一点儿无用,唯有遇到那会造界的主儿,才算有那么点儿用处。悟空,你看我此刻有何不同?”

    悟空看向杨戬面庞,只见杨戬眉心那第三只眼合上,这只眼睛闭上时严丝合缝,便与常人无异。便道:“那第三只眼闭上了,无甚特别。”

    杨戬道:“这便对了,这七十三变,便在这只眼睛上。佛家有门绝学,叫作天眼通,寻常神仙只能内视,炼成天眼后,便可微视、遥视。天庭上有个仙官名叫千里眼的,练的便是遥视的本领。我这天眼并非传自佛门,乃是从上古仙籍中所学,这仙籍名叫《玄空法秘诀》,据传是九天玄女所作,练到极致处,居于凡人界可目见大罗天风光。”

    悟空听到那造界之主,心中按捺不住,急问道:“这也只是遥视的本领,又与那造界之主有何干系?”

    杨戬道:“不错,遥视只望远有用,我说用于造界之主的,却是微视。这微视的本领,可视虚空鬼魂,辨万物真伪,识界内之门。”

    前两个悟空一听便懂,这与那火眼金睛的本领无甚区别,只这最后一个不甚明白。他还未问,杨戬便解释道:“须知无论多厉害的造界之主,造出的世界都会有门,唯独你我所在的天地,乃是盘古自内而外开辟出来,却无一丝缝隙。”

    悟空点了点头,却不打断杨戬,唯恐将这个关系他命数的大事错过。

    杨戬接着道:“《玄空法秘诀》练出的微视法,便能看出这造界之门。”

    悟空内心激动,如来佛的手掌心,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十有八九,那一个筋斗云翻不出去的手掌便是如来造出的一界,若能学会这《玄空法秘诀》,面对如来时,岂不多了一个杀手锏?

    杨戬见悟空迟迟不语,笑问道:“悟空可是想学?”

    悟空大喜,道:“自然想学!”杨戬性情直爽,他便不做忸怩之态,反教人笑话。不过他一转念,又做出为难状,道:“罢了罢了,如此秘法,定是师门嫡传,怎能难为杨兄。”

    杨戬貌似不快,道:“我一身本领,唯有地煞变数是师门嫡传,这《玄空法秘诀》却是偶然得来,大丈夫一言既出,这便送你!”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本小书,扔在桌上,悟空问道:“杨兄可有拓本?”杨戬道:“早已记熟,留之也无用。”悟空站起身,恭敬抱拳相谢,道:“实不相瞒,并非我贪得无厌,此术关乎我性命前程,确有大用处,他日寻得稀奇宝贝,再来回馈杨兄。”

    杨戬摆摆手:“拿去便拿去,哪有许多讲究?喝酒,喝酒!”

    悟空得了这《玄空法秘诀》,心中大快,虽已近醉倒,却也喝得畅快淋漓。迷迷糊糊间,杨戬又称赞悟空的棍法精奇,实乃平生罕见。悟空也大度一回,将那《齐天棍法》与《器典》两本典籍拿了出来,只说是偶然得来。

    杨戬只翻了一遍《齐天棍法》便还与悟空,只道棍法与三尖两刃神锋相差甚多,对他无用,却拿起《器典》一书,一页一页翻看起来,眉间喜色难掩。

    三尖两刃神锋在《器典》中排名四十八位,若单独论兵刃,算很高的排位了。杨戬看到排在第一的盘古斧,啧啧称奇,自怀中锦囊掏出一把小斧,竟与那盘古斧一般无二,连上面的花纹都一模一样。

    悟空大吃一惊,道:“这是……盘古斧?”

    杨戬笑道:“哪里,这是我当年劈山救母所用的斧子,虽然也叫盘古开天斧,却是一个仿品,乃师怜我伶仃,特意为我铸造的。”

    悟空问道:“盘古斧今在何处,他有何特异处,竟能排在第一。”

    杨戬道:“这你便不知了,据我师讲,混沌造化时,唯有两件东西存世,一是造化炉,另一个便是盘古斧,这斧子飞到盘古大神手中,开天之力无可匹敌,将这造化神器震成无数碎片,但既是造化神器,自然通灵,那些大的碎片又各成法宝。据说太极图、盘古幡、诛仙四剑均为盘古斧所化,故此这《器典》上不见这些法宝,只见盘古斧。”

    悟空心有感慨,这些法宝均与其无缘,自己只有一根孤零零的金箍棒。

    杨戬随手一翻,恰好停在了第八十一位如意金箍棒上,笑道:“这便是你那铁棒了,也是不俗之物。”

    悟空道:“比起你那三尖两刃神锋,还差了几十位,不过这棍子使起来颇为顺手,我却也知足了。”

    杨戬又翻了回来,指着排在第二位那兵刃道:“此物从未听过,不知为何能排在第二。”悟空一看,排在第二的也是一根棍子,与金箍棒形状大致相同,但棍身黝黑,棍首稍弯出一截。悟空在花果山无事时已与那些书生学了些古文,见图画下面写着五个字——“如意天机棍”。

    二人看了半天,也未看出任何玄虚,悟空道:“大哥若喜欢把玩,这《器典》便与你留下。”杨戬一喜:“当真?”

    悟空道:“这还有假。”

    “那我便却之不恭了。”杨戬道。这《器典》虽有趣,却只看看便罢,实则无甚大用处,杨戬此举,却是怕悟空收了他《玄空法秘诀》,心中有相欠的感觉。

    悟空大致也明白杨戬用意,心中委实有些过意不去,杨戬言行举止,处处君子风范,自己和他相比,其实已落了下乘。唉,世事维艰,自己在西游世界与杨戬大为不同,看似风光的表面其实处处危机,哪比得上杨戬安稳自在。

    只待日后我有发达之日,定不会忘了这杨戬,悟空暗暗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