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观世音

    更新时间:2017-12-21 18:58:23本章字数:3364字

    二人喝到东天蒙蒙发亮,悟空才起身告辞,杨戬久久望着悟空消失于天边的云影,吟道:“仙庭难见真君子,谁言妖魔不丈夫?这世道……怪了……”

    悟空此时心急如焚,怀揣着《玄空法秘诀》,恨不得立马找个僻静处修炼,可心中实在牵挂花果山战事,唯恐天庭使出什么花招,自己不坐镇怎能放心?

    他一个筋斗云翻到花果山,此时正是寅时,狮虎洞中咆哮声不断,虎类皆起来寻食。悟空直入水帘洞中,唤起四元帅,教他们无事切莫打扰,小事只找通风去办,大事便找九灵元圣,除非来了强敌,才准叫自己。

    四元帅知道悟空又要闭关,立即应了。

    寻了一处僻静屋子,悟空施个禁术封住了门,便打开了这本书。《玄空法秘诀》是本小书,内容甚少,共分三卷,每卷千百字左右。

    悟空大致通览一遍,一颗忐忑心终于放下。此书虽为九天玄女所创,却是为普通神仙准备的,对悟空这等太乙金仙来说,修成此术基本无太大难度。

    第一卷,滤尘。修成天眼通,其实还是与心性有关,人心生于乱世中,免不得胡思乱想,生出许多无用甚至有害的杂念。这第一卷“滤尘”所讲,便是教人将心力运在眼目上,将那些不想视的、不愿看的摒弃,专心致志,心无旁骛,一尘不染,光明自现。

    第二卷,入境。滤尘仅是入门,炼成这等心境之后,还需再静坐调气,入忘我之境,何日练到一颗心似微尘入湖底,那便成了。此时世界宛如澄清的湖面,湖面平如心镜,千里之内,你想见之物,皆倒映在这心镜上,这便是炼成了遥视的本事。

    第三卷,存真。这一卷讲得乃是去伪存真,辨世间万物真假的手段。世上之物无论生死,皆分阴阳五行。寻常人只能目辨雌雄,这阴阳五行之气却要靠微视的手段来甄别。阴阳之气互补互融,生生不息,五行相生相克,主世间万物生长、承纳、滋润、升腾,若被法术强行改换,必有蛛丝马迹留下。存真这卷最难,讲的是熟稔世间万物之理,清楚万物习性,才能明了何谓真,何为假。

    这一卷涵盖内容广博无比,偏偏又一个例子也无,只教平日里摸索。

    悟空细细读完,那前两卷对他来说再容易不过,修到太乙金仙境界,滤尘、入境皆易如反掌,只演练几次便熟稔了。唯有这第三卷,阴阳五行之气倒也略懂一二,可这万物之理,却从何处摸索?

    这去伪存真的道理易懂,比如天上一只乌鸦飞过,你若对乌鸦这禽类极熟,发现这乌鸦竟扇动尾巴飞行,自然知道有异常。

    可对悟空来说,来这世界才多少日子,莫说世间万物,便是花果山内的妖类,现在只怕还认不全,唉,唯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悟空也不出洞,花了半月时间,将那前两卷修炼得纯熟无比。

    这一日,耳中听到通风在外召唤,心知是出了大事,急忙奔出水帘洞,果然,天上密密匝匝布满天庭兵将,为首的不是李靖,却是一个容貌威严、满脸正气的道人。

    悟空心中一凛,不会把三清惹出来了吧,若是如此,花果山休矣!

    其余七大圣皆站在洞口等候悟空,见他出来,脸上愁容稍减,唯那九灵元圣似是得了大病,头都不抬,只在石椅上垂首坐着。

    悟空虽有关切之意,但此时自然是大局为先,牛魔王迎过来与悟空低声说了几句,这一番话惊得悟空手足无措,来的虽不是三清,却也称得上是天界割据一方的人物了。

    原来,为首那道人竟是北极紫微大帝,紫微大帝为万星之主,掌管天上星宿。听起来厉害,实则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天上星辰数不胜数,凡有名称的星辰,皆有星宿战将相呼应,这些星宿战将若立了功勋,便会被提拔为天将、元帅,分散在天庭中担任要职。所以,紫微大帝在天庭中称得上是桃李满天下,他若跺一跺脚,大罗天也要颤三颤。

    他左边站着那位也不是寻常人物,乃是西方勾陈大帝,掌管天下万雷,又做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的便是。

    右边那位一见便知,生个大大的秃头、骑着一头白鹿,自然是南极仙翁,又称寿星佬的。

    与这三位相隔不远,站着三位身着缁衣的僧人,这三人皆头戴宝顶,颈围璎珞,显然是自西方世界而来。其中一人胯下骑着青狮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另一人骑着白象长鼻乱卷昂昂怪叫,第三人没有坐骑,手中拿着一根降魔杵,宝光映出,一见便知不是俗物。

    这三人不用牛魔王介绍悟空也认识,骑青狮的是文殊菩萨,骑白象的是普贤菩萨,而另一人,十有八九便是灵吉菩萨。

    悟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阵容,实在太过于瘆人,看来花果山今日危矣!

    八大圣中,此刻唯有金翅大鹏一直冷笑,浑不在意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到了此刻,还要讲和不成?”

    悟空听了这话,仰天长笑,喝道:“三哥说得好,打了小鬼,阎王自然出来,又不是今日才料到的。”其余人等见悟空斗志不堕,反而遇强则强,不由得精神一振。

    这时,天兵阵中出来一人,此人身着金甲,赤面长髯,披着一领红袍,双目怒视,熠熠放光。他左手拿着一扇风火轮,比哪吒脚下踩着的还大了一圈,右手举着一柄金鞭,极其威武勇猛。飞至花果山上空,嚣张喝道:“妖魔匪类,哪个敢来与我一战!”

    牛魔王道:“此人是道教护法神将,主管天上地下纠察,乃是玉帝的心腹大将,而今却为佑圣真君佐使,名叫王善王灵官的,他素来耿直刚猛,本领非同小可。”

    悟空听了,恍然大悟,原来他便是凌霄宝殿前与悟空大战数十回合的王灵官,怪不得那时唯有他卖命,竟是玉帝心腹。似这等甘心为天庭卖命的打手,绝对不能放过,谁管他正直还是邪恶。

    悟空道:“这人嚣张至极,哪位哥哥去将他拿下,长我花果山威风!”

    覆海蛟皱眉道:“非是我惧怕,只陆上打斗实无把握,唯恐堕了士气。”这时,王禺站了出来,道:“我。”

    悟空见是王禺,心中大定。王禺行事向来低调,但从不做无把握之事,他一身本领诡异至极,无踪可循,且看他如何拿住王灵官。

    王禺轻飘飘落在王灵官面前,道:“看你一副人形,如何不说人语?”王灵官见出来瘦骨伶仃一只小猴,张口便骂了自己一句,强忍住怒气道:“你胡说些什么!”

    王禺道:“你我皆为匪类,不过你等在天上,我们在地上,今日一战,究其本意,乃是同室操戈,何不偃旗息鼓,共谋天下,如何?”

    王灵官气得哇哇大叫,二话不说,上来便打,王禺使斩妖剑架住,二人气力倒是相当。王灵官鞭法专行正道,大开大合,无一虚招,王禺这斩妖剑却使出了花,除了第一式之外,再不与王灵官兵刃相交,躲闪之余,每每自最诡异的角度刺出一剑,便逼得王灵官手忙脚乱,回鞭自救。

    牛魔王在下面看得清楚,皱眉道:“王灵官左手那风火轮怎么始终不动,难道是忘了不成?”悟空嘿嘿笑道:“岂有此理,若没猜错,那便是他的杀招。”牛魔王道:“哦?看不出这王灵官也有些心机。王禺兄弟可要小心了。”

    果然,二人战了几十个回合,王灵官见占不得丝毫便宜,右手钢鞭使一招横扫千军,王禺急向后退,王灵官左手风火轮不知何时早早抛出,正落在王禺的退路上,堪堪要将王禺套在里面。下方有些修为高些的妖魔看得清楚,齐声惊呼起来。

    王禺却神色自如,他口中默念一个法诀,自他怀中也飞出一个闪亮圈子,这圈子迎风便长,那风火轮见了这圈子,如同乳燕投林一般,直接便被收了。

    王禺收起斩神圈,笑道:“你这圈子是儿子,见了亲娘便要投奔。”王灵官见失了法宝,虽大为恼火,却也知奈何不得王禺,不敢再战,便羞惭回了本阵。

    紫微大帝见王灵官落败,心中并不在意,只宽言抚慰几句,便与勾陈大帝和南极仙翁商量起来。

    牛魔王在底下道:“那南极老头修为虽高,却不会打架,这次想必是来占便宜捞好处的,不必在意。”

    悟空道:“不在意他也可,那两个大帝与三个菩萨,着实难对付了。”牛魔王笑道:“那两个大帝若出手,难逃以大欺小之名,不知他下一个派谁上阵?”

    这时,只见远处天空瑞霭祥光忽现,自那九霄华汉里,现出一位白衣大士,这大士,头戴一顶金叶纽,身穿织金边登彩云的一件锦绣素白绒裙,左手托着一个施恩济世的宝瓶,瓶内插着一枝洒青霄,撒大恶,扫开残雾垂杨柳。面前一只黄毛红嘴白鹦哥领行,身后站一个少年行者,手执铁棍,精神抖擞一表人才。二人踏着莲花祥云,不急不缓飞来。

    这白衣大士不是旁人,正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观世音菩萨到此,喜得许多天兵一阵欢呼,便连地上花果山小妖,亦有些朝天礼拜,所谓名声远播,也不过如此了。

    观音菩萨自然先到紫微大帝前见礼,而后再与三位菩萨互敬,最后带着行者木吒,来到李天王面前。木吒见了李天王自然下拜,李天王与菩萨见礼,菩萨不拘此节,便隐约问起战报,李天王将前事道明:六星宿围剿,被杀于无形;十万天兵围剿,亦大败而归;请灌江口二郎神相助,亦未能取胜,此番算起来,已是第四次围剿了。

    观音菩萨听到显圣真君亦败给妖猴,皱眉思忖,却一言不发,将木吒留在此处与哪吒叙旧,独自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