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鸟兽散

    更新时间:2017-12-21 19:00:06本章字数:6433字

    观音菩萨来至文殊、普贤、灵吉三人身边,却说起了闲话,多是些海外轶事、珍禽妙兽之类,一句不入正题。文殊普贤自然知她用意,便叫青狮与白象去周围逡巡。

    见两头畜生走得远远,观音菩萨笑道:“闭关几年,没料到地上出了这些强妖。”文殊菩萨道:“此番老君可出了个好难题。”普贤点了点头:“方才那猴子的怪圈,便连我也未看出成色。”灵吉菩萨道:“八个太乙金仙,偌大手笔,恐怕非佛祖亲临难以制胜。”

    四人对视一眼,均露出笑意。观音菩萨又道:“我等既然来此,怎好不出一分力,与老君面上也说不过去。”

    文殊菩萨笑道:“此番天庭损兵折将,又堕了威名,倒真让人意料不到。”普贤菩萨微微摇头,道:“大悲无泪。”灵吉菩萨接道:“大笑无声?”观音道了句:“大悟无言。”

    文殊菩萨看看三人,皆是一副莫测高深的笑容,便道:“大败若胜!”这几人彼此相熟,打起机锋来默契得很,一时间想到了一处。

    观音菩萨道:“待会儿我知会紫微大帝,好歹冲杀一阵做个态势,胜负自有天定了。”文殊菩萨道:“如此甚好,似你我这等方外之人,却不好出手。”观音菩萨点点头:“居于俗世,不动亦伤,还谈何出手。”普贤道:“便教青狮白象随军掩杀罢了,我等只管掠阵。”

    悟空见四大菩萨在天上聚在一起交谈,心中大忧,但转念一想,《西游记》中,极少见菩萨出手伤人,只摆弄些法术法宝,或许这次亦不例外。

    稍停,见观世音菩萨又来到三位大帝面前,她与紫微大帝商议几句,紫微大帝点了点头,便见天上云层卷动,无数旌旗扬起,向花果山上方齐聚而来。

    悟空知道天兵将要大举进攻,急命四大元帅、七十二洞妖王做迎战准备,果然,天兵分为八路袭来。

    第一路由托塔天王、哪吒三太子统率,第二路由四大天师统率,第三路由四大天王统率,第四路由九曜星君统率,第五路由北斗七元引领,第六路由四方神将、四渎龙神率领,第七路由王灵官率五方揭谛、六丁六甲引领,第八路却由行者木吒带着青狮、白象先行。

    这八路大军以势压人,也不讲什么排兵布阵,只自天上地下漫山遍野杀了过来。花果山群妖分聚在各个山顶,背里朝外。

    天兵人马未至,法术先行,什么五雷术、烈火符、土崩咒,一股脑朝妖群袭来。这一次天兵显然准备充足,一时间将花果山妖群打了个措手不及。

    悟空见己方阵脚将乱,叫八大圣各抵住一支天兵,他独自迎上的,却是木吒与青狮白象这一伙。

    木吒早知哪吒败在悟空手下,此番他艺业有成,便要为兄弟报仇,铁棒迎上,便与悟空战在一处。木吒原本便不是悟空对手,此时悟空见花果山战情吃紧,更是手下不留情,只十数个回合,木吒便抵挡不住,节节败退。

    青狮白象忙挥兵刃上前相助,悟空使个分身术,一化三,三化九,三个悟空围住一人,仍大占上风。

    那边厢,金翅大鹏将四大天师打得落花流水,北斗七元被覆海蛟杀得落荒而逃,通风战退了四方神将、四渎龙神;无支祁战退了四大天王;王灵官见了王禺,只虚应几招,便带着五方揭谛、六丁六甲退回本阵。牛魔王与哪吒三太子倒是打得有声有色,不过见牛魔王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显然未尽全力,唯有那狮虎洞中的黄狮雪狮,对上九曜星君却落了下风,九灵元圣无精打采,十成功夫使不出一成。这时,只听阵中一声惨叫,却是黄狮精的一个小儿被火德星君烈火困住,烧得皮开肉绽。

    黄狮精大叫:“痴儿!”想要奔过去相救,却被太阳太阴二位星君拦住。木德星君在深林中如鱼得水,法术施展开,遍地青藤缠绕,将一群狮虎围在当中,只待火德星君过来放火。雪狮被土德星君手中巨斧斫得遍体鳞伤,仍浴血奋战。

    黄狮精几次突围未果,怒吼一声:“祖圣救我!”

    九灵元圣似刚从梦中惊醒,抬头抖抖鬃毛,见自己一洞儿孙伤的伤、逃的逃,九曜星君大展雄风,下手凶狠异常。

    九灵元圣一声怒号,化出九灵真身,如同小山一般,立在战场中间。他左首头颅伏低,只轻合锐齿,便叼住火德星君,再一甩脑袋,把这个威名赫赫的火德星君只抛到了九霄之上。火德星君在半空中稳住身形,心中惊骇无法形容,再不敢下去了。

    九灵元圣故技重施,又将木德星君、太阳星君丢了出去,剩下的六个星君见这九头狮子如此厉害,急忙转身逃窜。九灵元圣也不追杀,只将自己那重孙救出便罢。

    黄狮精将自己那痴儿救起,先是一通好骂,若不是老祖宗出手,只怕这条小命便没了。

    九灵元圣这一出手,可惊坏了天上掠阵的四大菩萨,观音笑吟吟模样不改,夸赞道:“好一个九头狮猊!”普贤菩萨眼中艳羡,心中却想,这狮猊王炼出九首,显然九灵玄功大成,虽是宝贝,却再难捉到了。

    灵吉菩萨喃喃道:“辟九灵兮求索,归元圣兮逍遥,这等绝品妖兽,竟混迹于此了。”

    文殊菩萨一言不发,嘴唇紧抿,看了这九灵元圣,再看自己那头青狮,简直是天下最俗不堪言难以入目的妖类。

    此刻,悟空也已将木吒及青狮白象击退,首领既败,天军士气大折,竟呈败退之象。

    西方勾陈大帝眼见九灵元圣大显神威,当下按捺不住,喝道:“好个狮猊王,也忒猖狂!”于是取出雌雄双鞭便要出手,紫微大帝忙阻住他道:“勾陈大帝,杀鸡焉用牛刀?”

    勾陈能任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因他刚正不阿,处事公允,铁面无私。但紫微大帝拦住他,他却只得给几分面子,便放下武器道:“我若不去,恐怕无人能制他。”

    紫微大帝道:“这狮猊王虽为妖类,却也懂得深浅分寸,你见他只为救自己儿孙,未伤一个天将,着实难得。”

    勾陈大帝自然也看得清楚,便道:“这倒是实情,不过不斗败此妖,我天兵士气低落,已近一触即溃的境地,如何再战?”

    南极仙翁过来笑道:“勾陈大帝心系道教,不遗余力,真是可敬,可佩。只是今日,却不宜出手。”

    勾陈大帝问道:“长生大帝何出此言?”

    南极仙翁道:“且不说妖焰嚣张,一个不慎,唯恐坏了万年威名;单看那四个菩萨袖手旁观,我等又为何首当其冲?”

    勾陈大帝驳道:“此事乃是我天庭之事,四位菩萨乃是客人,如何能攀得?”

    南极仙翁嘿嘿一笑,道:“勾陈老弟,我话仅至此,你且思量一番为好。”

    勾陈虽耿直,却不愚钝,他想了想,模模糊糊便有些明白南极仙翁语中之意。紫微大帝自然清楚得很,天庭前三次围剿花果山,说实话只第一次是不知深浅,到了第二次三次,天庭虽号称派了十万天兵,却无精锐上阵。那些神仙也只出手辄止,哪有几个拼命去打的。

    明知必败之局,却仍要勉力相撑,玉皇大帝这番心思瞒得过别人,又怎瞒得了太上老君与紫微大帝这等人物。

    这第四次围剿,其实无非做个样子叫菩萨看看,天庭是真的败了,并非作伪,如此方可请出西方佛祖助阵。而四大菩萨也是个个顶尖聪明,自然不会死心塌地为天庭效力,只要来了,便是功劳。即便败了,也是丢了你天庭的脸,与我等助阵又有多大干系?

    只见下方战况骤变,适才一番攻坚此刻竟变成了花果山妖怪追杀天兵,紫微大帝看得心烦,便闭目站在云上养起神来,再睁眼时,战场已是一片狼藉,地上再无一个天兵,均丢盔卸甲狼狈回了本阵。

    紫微大帝见天兵个个垂头丧气,似乎怎么也想不通,为何如此浩大的阵容与声势,仍败给这群妖人。紫微大帝叹了一口气,道:“此番围剿失利,还是回禀玉皇上帝吧。”他一声令下,天兵井然有序,分批返回天庭。

    地上花果山妖兵阵阵欢呼,小妖们不懂事,以为本山大王便是天下无敌了,自己命好,能有这样大的靠山,必定能多活几年无虞。

    金翅大鹏见天庭兵将退去,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便大声嚷道:“兄弟们,天庭屡战屡败,此际必定已无兵可派,我等何不乘胜追击,杀上天庭去,也到那金殿上坐几年!”

    覆海蛟第一个响应:“说得好,此际士气正旺,正是好时机!”

    牛魔王只嘿嘿笑,却不吭声,九灵元圣行事沉稳,眼中露出忧色,却将目光投向了悟空。无支祁、通风、王禺三人也看着悟空,那眼神中坚定的神色表露无遗,便是刀山火海,也陪你一遭闯了。

    悟空此刻却没空去戳穿金翅大鹏的小伎俩,他头脑中思绪在飞快地旋转,权衡杀上天庭的利弊。

    如金翅大鹏若说,去玉帝的位子上坐上一坐,听起来诱人,但只是痴人说梦。八大圣中,没有人比悟空再清楚天庭的实力之雄厚了,曾经的大闹天宫,其实只是旁人编出的一场闹剧而已,悟空恰逢其时,一不小心成了主角,一场如同小丑般的表演,说不准有多少人抚掌大笑呢。风光过后,还不是被一个金箍套住,最终死心塌地成了佛门弟子,这样的结局,我自然不愿!

    八大圣看似个个本事通天,其实一个人闹天宫与八个人闹天宫无甚不同,悟空一个人能打到凌霄宝殿前,八大圣去了也是一样。悟空看似势单力孤被人擒住,其实天庭若动起真来,捉八个大圣和捉一个大圣没什么分别。

    八大圣杀上天庭,后果只有两种可能:被擒,逃走。总之没有好果子吃。而能逃走的人,金翅大鹏自然是第一个,他若想走,能拦得住的人实在不多。我老孙算是第二个吧,九灵元圣本事太大,至今未见他下过狠手,也算一个。其余那几个,通风、王禺或可能逃,而无支祁、牛魔王、覆海蛟三人本事虽不小,一战到兴头时便收不住手,十有八九得被捉住。

    被擒之后呢,若按《西游记》发展,我老孙自然被压在五行山下,等那唐僧来救,又还原到了取经的狗血剧情。其他人若是被捉,恐怕也不致死,被人收为坐骑宠物的可能性极大。

    若不杀上天庭,只在此处坚守,其实并非长久之计,天庭不可能这么一直败下去。换句话说,天庭的败其实只是为了一胜,而胜的这一次,对花果山来说便是灭顶之灾。天庭败了四次,仍丝毫元气未损,花果山若败一次,只怕便会被踏为齑粉,二者怎能同日而语?

    悟空看着漫山遍野的尸体,当下一狠心,喝道:“杀上天庭!”

    众人精神一振,却表情不一,有人惊愕、有人狂喜、有人莫测高深,但无一人有怯战之意。悟空却不再说话,只在众人注视下踱起步来,慢慢环顾花果山的一花一木。他知道,此次出战能不能再回来却未可知了,花果山是他出生之地,也是他在这个西游世界中唯一的家,怎能或忘。

    悟空缓缓道:“此次主动出击,比坐守家中凶险百倍不止,天庭虽败,但多年经营,自有许多杀手锏未曾使出。故此,必先将一切安排妥当,方可上天。”

    “我有三条计策,七位哥哥若同意,咱们便立即行事,若有一条不允,此事就此作罢,休得再提!”悟空措辞严厉,实因此事非同小可。

    “我等上天,花果山无人坐镇,为保我花果山基业人丁,暂将精锐迁往他处,待我等回来,再重聚于此,此为一。”

    “第二,杀向天庭,八人太多,难以照应,哪怕有一人遭擒,我等便会投鼠忌器,故此,我思虑再三,有三人杀上天庭便足矣!”

    覆海蛟一听只要三人上天,便叫道:“自然算我一个!”

    悟空淡淡一笑,道:“四哥,你当天庭真是软柿子好捏?依我之见,你当率水族仍回北海隐匿,平日笼络河渎蛟族,壮大势力,以备来日,方为上策。”

    覆海蛟眉毛一立,便要发火,悟空喝道:“莫莽撞,伤你一人性命是小,断了你蛟族血脉,你便是千古罪人!”覆海蛟一听悟空这么说,顿时哑火,只站在一旁愤愤不平。

    悟空又道:“大哥,你带一洞狮虎仍回玉华洲暂避,勤加教习,那黄狮抟象、白泽雪狮悟性颇高,他日必成大器。”九灵元圣一听自己不必上天,目光中闪过一丝惊喜,然后便黯淡下来,道:“我虽痴长些年岁,这行军谋划的大事却一窍不通,只是,如此……教我何日能报你救命之恩?”言语间竟饱含愧疚之情。

    悟空道:“大哥,此时莫说这短了气节的话,你我必有相见之日!”九灵元圣叹了一口气,重重顿首:“好,我信你!”

    “无支祁、王禺、通风三位哥哥,你三人调度四大元帅及各洞妖王,除了狮虎洞之外,将所有人速速迁至东胜神洲灌江口,只寻那叫杨戬的,便说是我叫你们如此。那里有一处连绵山脉,足以容纳这些人。行事之前,问好满山妖精,要跟随的便跟随,要自行离去的也不阻拦。只是不容一人留在花果山,留在此处,必死无疑!”悟空斩钉截铁道。

    无支祁本以为自己也在上天的三人之列,一听悟空如此安排,顿时失望许多。通风拍拍他肩头抚慰,教他不必言语,只听悟空的便是,王禺却露出了担忧之色,显然牵挂悟空安危。悟空对他三人情感自然特殊,又道:“安置好这些妖精,便火速离开灌江口,寻一个绝对安全所在,等我回来!去吧!”这三人丝毫不迟疑,转身便去分头行事。

    满山妖精此刻正庆功的庆功、收拾战场寻那稀奇物事的也不少,一听要即刻迁走,一个个满脸茫然不知所措。这当口哪有工夫解释,只按各洞各府划分,要跟着走的便走,不走的被落下也无人理。一时间漫山呼喊叫骂声不绝,这一个洞天福地此刻一片狼藉,竟是一片大祸临头的凄凉景象。

    此时九灵元圣与覆海蛟也各自行事去了,悟空眼见此景,心头一酸,仍笑对牛魔王与金翅大鹏,道:“二哥,三哥,如此安排,可会嫌我不公?”

    金翅大鹏没料到悟空会遣走五人,只留他三个,心中颇有些失望,暗自琢磨,凭我三人不知能不能引那魔头出来。嘴上却恭维道:“悟空向来算无遗策,此举必有深意,我等照办便是。”牛魔王呵呵笑道:“杀入天庭于我而言,直如回家一般,又有何惧?”

    悟空道:“好!我这还有第三条计策,却要说与二位哥哥听的。”

    “此番杀入天庭,其实成不得大事,此事二位哥哥想必再清楚不过。但固守此山,却无异于坐而待毙,此际变招已不容耽搁。我唯愿此举给天庭些许威慑,然后再来讲和,那便心满意足了。”

    金翅大鹏道:“你那第三条计策……”

    悟空道:“今日大战,已有西方菩萨助阵,我等若杀向天庭,恐怕天庭必会请出更厉害的帮手。到了那时,我三人其实是以三人之力,对抗整个天下,必败无疑!”

    牛魔王急道:“左也是败,右也是败,倒是想出一个能成的来啊!”

    悟空道:“这便来了,此计叫作围魏救赵,三哥只待天庭的厉害帮手现身,便以那无人可匹敌的穿云术,直捣这帮手的老巢,教他后院失火,教他帮人打架也不得安宁,如何?”

    金翅大鹏暗暗吃惊,这猴子将我心里所想全都说了出来,果然厉害。他便道:“悟空果然神机妙算,这计策妙极、妙极啊!”

    牛魔王道:“便是这计策?听起来也无甚稀奇。只杀便是,管那么多。”

    悟空见牛魔王又动了狂性,心中一动,自怀里掏出两枚金丹,正是须菩提祖师赠与他的,起初有三枚,当年送了无支祁一枚,还剩最后两粒。悟空将这两粒仙丹分给二人,道:“这两枚丹丸,是我偶然得来,二位哥哥一人一粒,待战到力竭时,服下可见奇效。”

    牛魔王接过这仙丹,仔细观瞧,心中一惊,便又递还给悟空:“这仙丹极为珍贵,悟空还是留待后用!”金翅大鹏虽性情桀骜,此际也生出了感激之情,也坚决不收。

    悟空笑笑道:“此战若胜,便胜了,怕是千百年不会再有人扰,若是败了,便是万劫不复。我能与众位哥哥相识,已是天赐的缘分,哥哥若因我而伤,我心中如何过意得去?二位哥哥自相识以来,为花果山排忧解难,从无怨言,我这做弟弟的却太穷,只有这点儿值钱的家当,二位哥哥若是瞧不上,我便丢入东海,如何?”

    牛魔王见悟空心意坚决如铁石,叹了一口气,道:“悟空啊悟空,真叫我这做哥哥的无颜了。”金翅大鹏将仙丹仔细收入怀中,对悟空道:“贤弟,事成之后,我百倍相报与你!”悟空自然知道金翅大鹏觊觎西天世界,他说的事成与悟空所想绝然不同,但悟空明知金翅大鹏此番不可能成功,却也不能告诉他。

    金翅大鹏巧用局势,想使个借刀杀人,自己好渔翁得利,悟空又何尝不将大鹏放入自己的棋盘呢?此时,山中众妖怪大都收拾停当,分批飞出花果山地界,悟空与无支祁三人隔空相望,却不再说话,只挥了挥手,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悟空三人只等大家全部撤出后再出发,此时自远处袅袅婷婷飞过来一位女子。这女子容貌艳丽,千娇百媚,却是当年救下的那只小狐狸胡玉。

    胡玉过来朝着悟空与牛魔王一拜,牛魔王急忙将她扶起,问道:“胡……胡姑娘,你这是作甚?”

    胡玉道:“小狐当年被二位前辈搭救,至今无以为报,今日见花果山散了,心中苦楚无人能听,只来与二位前辈道个别,山高水长,他日相见,愿为奴仆侍奉左右。此来唯表心意,并无他事。”

    悟空问道:“胡姑娘难道不去灌江口?”

    胡玉道:“我此刻心中烦闷,只想四下走走,暂不去了。”

    牛魔王道:“呀,那可要小心些了。”

    “多谢前辈关心,那我……这便走了。”胡玉说完便转身飞去,却将牛魔王的眼神扯出好远。

    悟空疑道:“这姑娘的修为进境好快,当日见时,不过神仙二品的修为,此刻竟已近地仙了。”牛魔王道:“想是在花果山这宝地,进展神速也不稀奇,唔……是有些太快了。”

    又等了一刻钟,花果山已变得空空荡荡,最后离去的覆海蛟与九灵元圣也只与悟空三人遥相呼应,便各自天海一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