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逢惊变

    更新时间:2018-02-22 13:51:14本章字数:2544字

    胡玉站在厅门前,不知如何是好,美妇站起身拉着她过来坐下,道:“孩子,这个是我夫君,人称他万年狐王的,你既然叫我姐姐,便叫他姐夫吧。”

    胡玉羞得满脸通红,手足无措。

    这男子道:“好俊俏的小丫头。”他虽称赞,但语中绝无半点儿亵玩之意,就像是一个长辈称赞晚辈那般自然。

    这美妇道:“你若喜爱,咱们收她做个姑娘如何?”

    男子大喜,道:“我正求之不得,只是不知这丫头愿不愿意。”

    胡玉见这美妇直截了当,自己哪有半点儿准备,一时间愕住当场。美妇幽幽道:“孩子,我俩虽有些本事,却因为功法缘故,这辈子也没有子嗣在世,若能有一儿半女,便是了了我们平生夙愿了。”

    男子接着道:“你莫当我们胡说,其实乃是真心真意的。”

    胡玉见这对夫妇与自己是同类,又都亲切无比,心里早就认了。于是袅袅婷婷拜倒,呼道:“父亲母亲,请受玉儿一拜。”

    美妇急忙将她扶起,喜得眼中都泛出了泪光,叫道:“郎君,郎君,天降的喜事啊!”男子也颇为激动,道:“青丘,我平生再无憾事了。”

    男子又对胡玉道:“玉儿,你既做了我姑娘,什么天庭地府,都随你遨游,无人敢阻你!”美妇嗔道:“莫听你爹爹胡说,西面还是少去。”

    男子笑道:“对对,除了西面,都无顾忌。”

    胡玉自此便在此处住下,听那叫青丘的美妇说,此处叫作青林山,这名字是她自己起的。她夫君便叫作青林,她以夫君之名做山名,自然是将夫君在心中的地位抬高到了极致。

    胡玉在这里住得甚是自在,青林青丘极为宠爱她,她只要稍有心思,便是天上的星星也要与她摘下来,胡玉也能看得出,青林和青丘对她的确是真心喜爱,没有半点儿虚情假意。

    若能在此终老一生,也算是件幸事了,胡玉常常如此想。但是,她每当想起往事时,心中便有一丝阴影飘过。

    终于,胡玉最不愿见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一日,大雨滂沱,青林每日清晨必在山顶打坐,风雨不误,胡玉偶尔会在院中远远眺望,远处山尖上的那个身影,朝阳辉映下,是极美的景致。

    雨越下越大,仿佛天漏了一个大窟窿一般,胡玉透过蒙蒙雨雾,看着青林在山顶几不可见的影子,青林和青丘的道行,胡玉是无法估量的,在她看来,这二人已经到了心想事成的境界,天地间仿佛没有他们办不到的事。胡玉心道:爹爹已经这么厉害了,修炼得还这么辛苦。

    便在这时,只见一道七彩虹光自西面闪了出来,瞬间将青林裹住!

    胡玉掩口而呼,她隐隐觉得,这道七彩虹光绝对没有善意。青丘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胡玉的身后,眼中愤恨似乎要生出火焰来。

    胡玉见青丘一动不动,摇着青丘的胳膊道:“娘,你快去救爹爹!”

    青丘摇了摇头:“没用的!”

    她深深地凝望了青林一眼,便拉起胡玉,直接遁入了地底,再不回头。

    胡玉一路嘶喊,青丘只紧咬着嘴唇不答,这一番拼了命的逃遁,也不知走出了多远。

    终于停了下来,青丘带胡玉出了地面,藏身在一处密林当中。胡玉看了青丘一眼,吓得惊呼出声。这哪里还是那个雍容华贵的绝美妇人,说她此刻是地狱中出来的恶鬼也不为过。

    只见青丘目眦已裂,两个眼角流淌下鲜红的血,在腮旁凝成两道刀刻般的诡异曲线。而青丘满口贝齿此时已尽数咬碎,下唇也已咬掉,满口鲜血,可见她刚才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胡玉惊叫道:“娘,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青丘摇了摇头,如同呆了一般不答。

    胡玉突然惊叫起来:“定是因为我,我是灾星,我就不该在这个世上!”她伸出手来便要自戕,青丘一把抓住胡玉,咬牙切齿道:“孩子,这与你无关!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我没想到来得这么早。”

    胡玉痛苦吼道:“我要为爹爹报仇!”

    青丘道:“千万莫有此念,莫有此念……”说完这句话,她头一歪,便晕死了过去。胡玉惊呼道:“娘!”她仔细查看青丘,发现尚有气息,心中才安下心来,只是此时不知奔到了何处,家中虽有灵药,却也不敢回去拿。

    胡玉翻了翻青丘怀中,果然有几枚灵丹,便喂青丘服下了。

    青丘悠悠醒转,道:“孩子,这不是你的命,而是我的命!千万莫要内疚!”

    胡玉隐隐觉得,自己那点儿不幸在青丘心中,实在是微不足道,她强忍着悲痛道:“娘,我要好好伺候你。”

    青丘点了点头,道:“无论是人是妖,只要有一丝可能,总是要活下去,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胡玉问道:“难道说,爹爹没死?”

    青丘点点头,道:“不会死的,他们只是……”她顿了一下又道,“这话与你说了无益,该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便知道了。”

    胡玉咬咬牙,似乎一下子变得坚强起来,她自从见了青林青丘,始终像是一个被护着的幼崽,今天她才发现,原来青丘心中隐藏了更多不可触碰的柔弱地带……

    无支祁、王禺、通风三人归拢满山妖魔,分作大小队列共四万余人,由四元帅及许多妖王引领,往灌江口奔赴而来。

    初时这一山妖魔心中尚且不解,但悟空治山严厉,打了个好底子,加上妖魔性拙,却也没有几个敢随便问的。这一路上井然有序,浩浩荡荡,也无一个敢胡乱祸害凡人村庄。

    通风教无支祁看好大队,自己与王禺先往灌江口赶来。虽然悟空说得轻巧,但这许多人,势必要先与二郎神打个招呼,既是礼数,也以防万一。

    到了灌江口,守山的妖怪不认得二人,通风知道事情紧迫,便径直闯了进去。妖怪在后面急喊:“有人闯山了!”

    二郎神闻报便提着三尖两刃神锋出来查看,见通风与王禺神色焦急向大殿飞来,他知道定有要是,便叫草头神管辖群妖,叫众人安定下来。

    二郎神独自迎上去道:“二位大王,来此有何事?”

    通风拱手道:“显圣真君,今日来此,乃是悟空要托孤于你。”

    “托孤!”二郎神大惊失色,忙问道,“悟空怎么了?”

    通风见二郎神关切之意难掩,心中暗赞悟空识人之能,便将悟空所想一切说了个清清楚楚。二郎神听完,骂了一句:“这个糊涂的猴子!”

    他骂完才觉不妥,通风王禺都是猴属,这岂不连他两个也骂了进去。哪知王禺道:“骂得对!”二郎神问道:“你们也被他弄糊涂了?”

    通风笑道:“我虽不明悟空为何执意如此,但他行事素来无常形,只信他一次罢了。”

    二郎神见通风轻描淡写揭过,忍不住挑出拇指赞道:“悟空有你这样的兄弟,值了。”王禺那旁着急,见不得客套之语,直接问道:“方才那事,可否?”

    二郎神一拍脑袋,连忙告罪道:“岂有不可之理,我念着悟空,故此失神,勿怪勿怪!”通风道:“我这兄弟语直,真君莫要在意。”

    二郎神道:“我可有那般小气?”三人哈哈大笑。

    二郎神手指南面一座雄风峰脉,道:“此山名曰横刀岭,因其形若刀锋,有柄有刃,极为险峻,故此得名。此山易守难攻,稍后我便令横刀岭中所有妖类尽数撤出,划归花果山旧部,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