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闹天宫

    更新时间:2018-02-22 13:50:39本章字数:2521字

    悟空化作百丈身长,金翅大鹏与牛魔王尽都化出真身,三人牛魔王在前开路,任那刀枪剑戟戳在身上,也不躲闪,倒崩坏了许多兵刃;悟空在后使出齐天棍法,一根金箍棒比通明殿前的大柱还粗上三分,这一番碾过去,打得天兵如丧家之犬;金翅大鹏身法施展开来,专挑那贼眉鼠眼要打太平拳的小人,他来往如电,防不胜防,不过盏茶时分,三人身周再无一人,全都远远站着观瞧。

    悟空大喝道:“叫那玉帝老儿出来答话!为何屡次三番犯我花果山地界!天有天规,地有地法,如何能你一人说了便算,今日不给我个说法,老孙兄弟三人,捣了你这巢穴!”

    众神仙见悟空于万军之中神色自若,皆心中叹服,这般角色,也算妖中翘楚了。李天王喝道:“泼猴大胆!少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他自然知道佛祖厉害,但佛祖此刻还未到场,喊起来未免有些色厉内荏,声音发颤。

    悟空嘿嘿一笑,道:“好!不出来,那便打到你出来!”抡起金箍棒便朝着通明殿屋顶砸去。天界殿堂虽然坚固异常,也承不住悟空这一棍,只见那辉辉砖迭鸳鸯瓦,顷刻化作片片残。悟空心气不消,又是几棍砸去,正中通明殿前的大柱,这大柱晃了几晃,便塌了下来,好端端一个通明殿的门楼落下,许多躲闪不及的神仙变得灰头土脸。

    牛魔王在后面哈哈大笑,道:“打得好,看我老牛!”他俯首狂奔过去,只听震天介响,通明殿另一根大柱也缓缓倒下,落在地上,震得整个大殿嗡嗡作响。

    玉皇大帝身在殿内,听外面打得激烈,惊慌失措叫道:“快请西天佛老!”四位菩萨去了许久不见动静,玉帝也顾不得礼数,此刻又差游弈灵官与翊圣真君再去相请。

    游奕灵官与翊圣真君自西天门出了天界,刚刚行出百里不足,便见四大菩萨与阿傩、伽叶二位尊者簇拥着一位相貌平常的布衣僧人,可不正是西天佛祖。这二人匆匆行了个礼,便道:“那妖猴带着一只大鹏、一只妖牛已打到了通明殿前,正在那里祸害房屋,玉帝叫我二人再来相请如来救驾!事在紧急,佛祖莫要见怪。”

    佛祖笑道:“我既前来,自然无事,劳烦二圣前头带路。”此刻如来却收了布衣,高升莲座,化出丈六真身,宝光缭绕,直射百里之外,朝着通明殿而来。

    这边悟空与牛魔王正打得痛快,金翅大鹏见西方有异彩呈现,心中大喜,他也不与悟空辞别,转瞬无影,不知去了何方。

    悟空早知金翅大鹏心意,见他心急火燎,心中暗叹道,那去请如来的必会道明有你在此,如来岂会没有防范,这大鹏虽算计超人,却太过急功近利,难成大事。

    众神仙见此光芒,个个面上露出喜色,呼道:“佛祖驾临,妖猴岂能猖狂长久!”

    悟空此时稍作停歇,心中忐忑不安,只等那如来到来,自己却要赌一把,此番会是如何结局,他心中实在不知,反正坐困花果山早晚也是这结果,便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那宝光越来越近,只见一位丈六金身的佛陀真身,端坐于莲台之上,身畔四大菩萨、两大尊者相护,更显威仪宝相。

    悟空早早呼喝牛魔王:“二哥!大对头来了,你速速走!”牛魔王憨笑道:“哪个不是大对头。”他化成白牛真身,神佛不惧,直直地朝着如来冲了过去。

    四大菩萨见这白牛竟有如此胆量,敢来冲撞佛祖,齐声喝斥,移身向前拦阻,那灵吉菩萨手中的降魔杵化出本相,竟是一杆飞龙宝杖,这宝杖化作八爪金龙,“倏”地一闪,便扑在牛魔王背上,八只利爪抓了进去,鲜血立时溅出。

    牛魔王凶性大发,仰天长哞,奔势更急,文殊普贤遣青狮白象上前横在当中,却被这大白牛左摇右摆顶出了战圈,飞出老远,观音菩萨眉头微蹙,手中净瓶内的杨柳枝早拿在手中,杨柳梢尖化作千丝万缕,将牛魔王笼住。

    这老牛果然厉害,四蹄奋出,竟从那柳枝中挣脱出来,两只尖角直指如来。

    伽叶尊者手中拈出轻飘飘一朵婆罗花,正落在牛魔王头顶,老牛着了这花儿,如同魔怔了一般,奔势立减,竟在原地孤零零画起圈来,只转了两圈,观音菩萨再施法术,那杨柳枝蔓生起来,将一头大白牛裹得严严实实,再也无法逃脱。

    至此,佛祖双目微闭,从始至终未曾睁开半分。

    牛魔王被那杨柳枝困住,瞬间现了原形,他卧在地上怒道:“菩萨,你为何捉我?”观音菩萨道:“你桀骜不驯,终究只得为妖,我代佛祖收你,教你入极乐世界,还你个正果如何?”牛魔王吼道:“什么极乐世界,你去哄骗那痴男信女去,老牛我是道家出身,与你佛家毫无干系!”

    菩萨也不答话,只施展法术,这杨柳丝如同入骨入髓一般,只片刻功夫,便将一个活蹦乱跳的牛魔王变得萎靡不振。观音菩萨微笑道:“莫要挣了,如今你法力全无,先入我净瓶来,回头给你寻个好去处。”说罢收了杨柳丝,净瓶祭出,便将牛魔王偌大个身躯吸了过去。

    悟空眼见牛魔王缓缓飞向玉净瓶,心中如被火焚,他使个法术移形换影过去,一把抓住牛魔王脚腕,喝骂道:“你这憨牛,教你走,你却自投死路来了。”牛魔王本以为此番必被观音收为奴仆,已然心灰意冷,见悟空捉住他脚腕,前飞之势却是一顿。

    他心中大喜,勉力自怀中掏出悟空赠予他那枚仙丹,纳入口中,果然老君九转金丹功效非凡,只一息光景,牛魔王便觉有了气力,虽远不如从前,却可抵御观音净瓶的收服之力。

    再过三息,牛魔王已有了逃脱之力,他此番死里逃生,哪敢再战,便与悟空道:“这伙人实在厉害,你我一齐逃了去吧!”

    悟空扯住牛魔王脚腕,使出平生气力向后一抛,喝道:“哥哥先走,我随后便至。”牛魔王此时无法再战,他自知悟空有那筋斗云本事,想来逃脱也不是难事,便一溜烟蹿了出去,不敢回头。

    观音未料到牛魔王竟有如此灵丹,眼见到手的俘虏没了,却将一腔怒气撒在了悟空身上,她心中虽怒,脸上却丝毫不见端倪,仍微笑道:“你便是那花果山之主,人称齐天大圣的吗?”

    悟空在前世心中对观音菩萨印象上佳,只认她真是那大慈大悲以众生为念的菩萨心肠。但他在大圣禅寺见了无支祁,知道那大圣国师王菩萨只以众生为造化论,好不吝惜人命,对菩萨二字的印象便减了几分。

    今日大战,又见观音长袖善舞,四处撺掇,方才又使阴柔法术擒了牛魔王,心中对她已起了怨念。

    便没好气道:“仙有仙界天庭,佛有西方世界,我妖类茹毛饮血、雨淋风吹,只占了一座山,便也是罪了?”

    菩萨见悟空强横,也不动怒,仍笑道:“哪个说你是罪,不过问问罢了,你这猴子,怨气倒大,方才阻我捉那老牛,你胆子可不小啊。”

    悟空的目标是如来,他只要借如来之口,证实一些东西,心思自然不在这观音身上,便道:“你擒我兄弟,我自然不答应。今日尔等以多围少,倒不怕堕了你们菩萨尊者的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