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欺心国

    更新时间:2018-02-22 13:55:01本章字数:1906字

    悟空这一场长梦,不知睡了多久,只依稀记得自己刚在天庭通明殿前与如来赌斗,出了那掌心之界后,被如来抛了出来,接着脑后受了一下重击,便再无知觉。

    “好卑鄙的佛祖!”悟空仍以为是如来做了手脚,在心中痛骂了一句,便睁开眼站起身来。

    好山,好水,好一处逍遥胜境。

    咦?此处……如此陌生,好一种奇怪的感觉。

    须知在那西游界中,处处有灵气存在,纵有些贫瘠之地灵气稀薄,但也不至一丝也无。此刻悟空所在这地,竟一丝灵气也寻不见。

    悟空见自己此刻正站在一座高山之顶,山脚溪水潺潺,崖壁上布满青苔,又生出许多奇花异草,将这座小山点缀得格外缤纷。

    悟空放目远眺,见距此不远处便有一处小镇,便施展身法飞了过去,他法力刚刚一动,便觉得有些不对头。

    原来,此地没有灵气,这一身法力只是流逝,却无补充,这般挥霍,乃是坐吃山空。想到这里,悟空不经意间查探体内造化,这一内视不打紧,却是大吃一惊。

    自己体内原本分了许多造化,《道德经》的一团、《逍遥游》的一团,平日里修炼得来的又是一团……而此刻,这些造化尽都混在了一起,变成一团凝实的淡紫色光团,且精纯无比,都如先前那《道德经》《逍遥游》类的造化一样。

    是谁将自己投入此界,又改了自己的造化本源?这人是友是敌?造化之变是福是祸?

    带着这些疑问,悟空不敢再飞,唯恐遇险时造化用罄,他匆匆落到地上,仍顺着原来方向向那座村镇走过去。

    他自学艺以来,几时有过在地上行走的经历,沿着山间野路,鼻间嗅着青草花香,眼中望着青天碧水,别有一番惬意。

    这里究竟是何处,自己怎会从天庭来到这里?乍看时,与那西游世界颇为相似,只是,除了灵气稀薄之外,还有不对劲的地方,到底是哪里呢?

    悟空又走了一会儿,猛然发觉,这不对的地方便是:这里的一切都太真实、太完美了。这天,蓝得无法想象,这里的每一株青草都翠绿挺拔,连一丝微黄也看不见,这地上的土壤,平整得如同前世的玻璃。完美得过了头,便是虚假。

    难道,自己又被那如来擒住,丢入了另一个造出的世界?看这情形,有很大可能。

    悟空又发现,这世界的天空,居然没有太阳!没有太阳,光从何处来呢?这头上青天,便如同一个巨大的灯罩,将这世界罩在里面,光,从天上来。

    罢了罢了,既然有村镇,应该有人存在,自己先去问问,再寻找这世界的玄虚吧。此时,悟空已经开始怀疑,此地并非如来所造。

    他没有丝毫证据,只是觉得,此地与须菩提祖师的灵台方寸山颇为相似,单论造界的本事,显然高出如来一筹。

    行了半日,悟空终于到了村镇边缘。

    远远望去,此处与寻常国度无异,他耳力超群,已能听得见居民交谈,与西游世界中言语亦无不同。既是言语相通,那便好办多了,悟空走过去,寻见一个路旁摆些杂货的小贩,先作了一揖,彬彬有礼道:“这位大哥,叨扰了,敢问此处是何地界?”

    这小贩头也不抬,嘴里道:“姑妄一言,姑妄一听,说也无用,何必再问?”

    这是什么话,悟空见这小贩无心与自己搭话,却冒出许多奇怪言语,便又寻了一人,这人头发花白,布衣芒鞋,肩上挑着一个担子。悟空上前施礼道:“敢问老丈,这里是何地界?”这老头看看悟空,眼睛一亮,道:“这位小哥生得好相貌,玉树临风英姿飒爽,不知可曾婚配?”

    悟空满脸黑线,自己化作猴儿以来,身高不足四尺,瘦骨嶙峋,哪里能看出好看来,他急忙拱手道:“老丈取笑了,在下只是一只猴儿,哪里又玉树临风——”

    周围有几人听得悟空与这老头对话,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人道:“这猴子有趣,居然当真了。”又有一人道:“哈哈,他似是个外来的,这欺心国的话,哪有一句可信的?”

    悟空自然听得真切,原来此处叫作欺心国,原来这老头并非故意消遣自己,却是历来说话便如此。

    悟空又对这老者道:“老丈,不知此处是何洲何府,地界方圆几何?”这老头道:“天洲地府,无边无界,我活了三百多岁,也未寻着边呢!”

    悟空听这老头满口胡言,苦笑一声,便向镇内走去。

    镇子不大,一眼便望到了头,两旁皆是土屋,过往行人面黄肌瘦,想来生活贫苦,只艰难维生。

    又行了几步,见一孩童手里拿着一个热馍,站在墙角吃得津津有味,孩童旁若无人,一颗心思全扑在那热馍上,悟空见了这情状,一种久违的幸福感油然而生,不自觉站在一旁观看起来。

    便在这时,自窄巷中突然窜出一条恶狗,这狗也生得奇瘦无比,一双眼睛闪着幽幽绿光,显然是饿极,径直朝着那孩童手中的馍扑了过去。

    那孩童尚不自知,悟空见情势危急,自指尖发一道真力,正中那恶狗肚腹,这恶狗“嗷”一声惨叫,扑在黄土墙上,竟立时倒毙。

    悟空担心那孩童受惊,走过去道:“回屋去吃吧。”

    那孩童见悟空模样虽奇怪,但眼中满是良善安抚,便点了点头向屋里挪步。

    此时,一个水桶身材的妇人自窄巷中走出,见那恶狗倒地死了,又见近处只有悟空和那孩童,便大嚷起来:“来人哪,我的宝儿,我的宝儿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