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九章 立杀志

    更新时间:2018-02-22 13:54:52本章字数:1901字

    这山头不大,周围有六座相邻山峰,彼此距离不过二三里,对他们来说,称得上转瞬即至。悟空端坐下来,才想起方才忘了问那大汉,这死门还有多少日子开启。

    他见那大汉此时已被人击败,一脸沮丧立于半空,四处逡巡,寻找更弱的对手。

    忽然,这大汉看见适才向他询问的白衣书生,竟安然坐在一座山头上,对着他微笑。他心中大惊,如果他没记错,此处山头原主人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地仙,原来这白衣书生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他心中哀叹,自己若有这般本事该有多好,可恨那群贼子仍于那界逍遥,此仇不是何年才能得报。

    悟空见这大汉面上露出悲戚之色,心中一动,他是自那界过来的,应该知道许多内情,自己何不助他一臂之力,打听些事情,彼此各取所需。

    悟空于是飞身而上,来到这大汉身边。

    大汉见悟空过来,心中又是一惊,提醒道:“你好容易夺的山头,莫要轻易离开,否则被他人占了,岂不白费气力。”

    悟空笑笑道:“无妨,再夺回便是。”

    大汉道:“恨我有眼无珠,竟未看出前辈乃是高人。”

    悟空笑笑不答,他也不是自夸,在这里,也的确算得上是高人了。

    悟空问道:“不知这死门还有多少日子开启,兄台若知,还请不吝言词指点于我。”

    大汉叹了一口气道:“最多还有两日便开启了。”

    悟空“唔”了一声,又问道:“兄台只顾叹气,不知有何心事,我承蒙指点,总要有个报答才好。”

    大汉眼前一亮,急忙道:“前辈倒教我惭愧,些许小事何足挂齿,只是……只是……”

    悟空道:“既是豪杰,便无需忸怩,有话直说便是!”

    大汉道:“前辈若能助我过界,我章回任凭驱使!”说完又摇摇头,“唉,我这点儿微末本事,想必前辈定是看不上了。”

    悟空问道:“原来你叫章回,你对那界可熟悉?”

    章回听悟空此言,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道:“熟悉,熟悉,我在那界待了几十年,自然熟悉得很。”

    悟空道:“如此甚好,待过界后,你便与我一起,遇有不解之事,我便随时询问,可好。”

    章回大喜,便要跪下称谢,悟空一把扶住:“不必如此,彼此相求,两不相欠罢了。你看看下方,喜欢哪座山头?”

    章回听到这话,险些从云上坠下去,这白衣书生是何方神圣,这话说得也忒大了吧。

    悟空又道:“见你犹疑不定,我便替你选了吧。”

    他回到自己那山头,对离自己最近的山头上那人喝道:“老兄,我有个朋友要过界,可否通融一下,给我让一让。”

    那山头上端坐,是一道人,悟空方才杀人,他看得清清楚楚。听悟空此言,他脸上阴晴之色不定,内心自忖能否敌过悟空神出鬼没的身法,犹豫好一阵之后,终于做出决断,恨恨离去,让出这山头。

    悟空冲章回招了招手,章回喜出望外,自己梦寐以求数载的愿望终于实现,他落了下来,还未站稳。旁边有一山头上的黑袍人叱道:“如此修为,也敢坐在此处,只怕你朝不保夕!”

    悟空见此处人一个胜似一个霸道,自己若不拿出些厉害手段,还将有人挑衅。他跃至那黑袍人对面,凌空一指,淡淡道:“呱噪,滚出去!”

    这黑袍人浑不在意,桀桀怪笑道:“老祖在此坐了许久,也无人敢来,早就手痒了。”悟空笑道:“想是你生得丑陋,旁人却怕污了手。”

    黑袍人眉毛一立:“好胆魄啊,便教你尝遍百毒而亡,如何?”

    悟空一听说百毒,原来这人是使毒的行家,他立时生起了警惕之心。西游记中有毒之物不多,印象最深的还是女儿国的蝎子精,本事平常,却也教悟空吃得好苦头。

    黑袍人坐姿不变,身躯自岩上飘起,两手食指轻弹,便是两股白烟激射而出,这白烟极细,凝而不散,在空中如两根尖针一般。悟空谨慎起见,不敢硬接,闪了过去。

    黑袍人却不再施毒,抖出一柄灵蛇鞭攻了上去,悟空挥棒接下。

    这两杆兵刃一个极硬,一个极软,相交时却也有金石之声。打了几招,悟空觉得这黑袍人也只平常,比起毕月乌、胃土雉也差了许多,于是再不啰唆,齐天棍法施出,只见漫天棍影,无从寻迹。

    黑袍人哪见过这等级数的招式,只三两式下来,便退了几里远,口中急道:“道友住手,误会,误会!”

    悟空也不追杀,道:“饶你一命,莫再让我见到!”黑袍人连连点头,匆忙远遁去了。

    悟空回到山头,见章回对他连连眨眼,悟空知道他有话要说,便过去询问,章回道:“方才那人,在杀界也小有名气,人称黑袍老祖,据说已有天仙修为了。”

    悟空道:“我瞧他却也稀松平常。”

    章回道:“他或许平常,我也看不出来,总是比我厉害许多。可黑袍老祖在杀界有几个帮手,却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悟空也不在意,道:“无妨,不来找我算他造化。”悟空虽未进那杀界,此时已初明端倪,那地界必是与老君这一界相反,正是强者为尊的规则。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低调?悟空在此界得了甜头,便揣摩起了造界之主的心意,他既然要杀,那便杀出个名堂来,或许造化便蕴含在这杀戮之中。

    章回见悟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心中敬仰之情倍生,心中暗自庆幸,自己好大福分,竟傍上了一棵可供乘凉的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