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7-12-13 17:50:14本章字数:1071字

    宋建炎四年八月戊寅,高宗赵构下旨,以长公主之仪仗在临安迎在三年前的“靖康之变”中随徽宗赵佶、钦宗赵桓及数千宗室子女、后宫嫔妃一起被俘北上的柔福帝姬回行。

    朝散郎、知蕲州甄采亲自护送这位自金国逃归的帝姬入宫。当侍卫内臣层层地把柔福帝姬车舆已至皇城正门丽正门的消息,传到坐于正殿中等候的赵构耳中时,他几乎是一跃而起,大步流星地走到殿外,朝柔福将来的方向望去。

    丽正门外,两名宫女走至柔福所乘的云凤肩舆前,先一福行礼,再自两侧牵开绯罗门帘,又有两名宫女上前请安,并请端坐在软屏夹幔中,朱漆藤椅红罗裀褥之上的帝姬下舆入殿。

    肩舆中的女子轻轻款款地起身,在宫女的搀扶下移步下来,弯腰低首间头上的九株首饰花所垂珠翠与两镶金博鬓及身上所系白玉双佩碰撞有声、丁当作响。下舆时她小心翼翼地略略拉起珠珞缝金带的朱锦罗裙,露出一点凤纹绣鞋,以足点地拾级而下。

    扶她的宫女相视一眼,心下都微觉诧异:这位帝姬的双足不像皇女们缠过的纤足,尺寸似乎要大许多,在她精致的装扮和高贵的气度映衬下显得并不和谐。

    柔福甫下舆便有两位美人迎了过来,双双含笑欠身问安。

    她们是赵构的嫔妃,婕妤张氏和才人吴氏,遵赵构旨守候在丽正门内以迎帝姬。

    柔福还礼,再缓缓打量她们,从她们的服饰上猜出了她们的身份。在把目光移至吴才人脸上时,她忽然浅浅地笑了。

    “婴茀,”她对吴才人说,“你成我的皇嫂了。”才人吴婴茀面色微微一红,道:“我只是服侍官家的才人吧了,官家一直虚后位以待邢娘娘。”

    柔福点点头,不再说话,然后在一位尚仪和两名嫔妃伴随下向皇帝赵构所处的文德殿走去。

    赵构立于文德殿外,看着他妹妹柔福渐行渐近。这日天阴,不见阳光,迎面吹来的风已满含萧瑟秋意,她轻柔地行走在殿前正道上,衣袂轻扬,朱锦罗裙的身影忽然显得有点凄艳而奇异,宛如一朵自水中慢慢浮升上来绽放着的血色芙蓉。

    她终于走至他面前。看清她面容后赵构暗暗长舒了口气——那五官与他记忆中的相符,她是他的妹妹柔福帝姬。

    柔福郑重下拜,向皇帝哥哥行大礼。赵构马上双手相扶,道:“妹妹免礼。”

    她也并不受宠若惊,只淡淡道:“谢官家。”

    她的口吻和神情与赵构预计的全然相异。赵构略一蹙眉,又温言唤她小字,对她说:“瑗瑗,你可以像以前那样称呼朕的。”

    柔福抬头看他,片刻后轻吐出两字:“九哥。”她的语调中没有他期待的温度。他有些失望。再细看她,发现她的眼角眉梢衔着一种应与她十九岁韶华全无干系的淡漠与幽凉。她的身形消瘦,皮肤嚣张地苍白着,并且拒绝精心着上去的胭脂的侵染,使那层艳粉看上去像浮在纯白瓷器上的红色浮尘。

    但是,在挥之不去的阴霾下,她的美丽仍与她的憔悴一样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