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初吻

    更新时间:2017-12-21 18:14:15本章字数:3675字

    此后几天,赵构频频入艮岳,有时是去与赵桓商讨国事,有时是探望游幸其间的父皇与母亲,但每次见他们之后并不像往常那样马上回王府,而是下意识地策马或漫步于凤池畔,有意无意地长久徘徊于樱花林下。

    只是樱花依旧,人面难觅。如此反复数日,他察觉到心底的期待,却有些厌恶自己的异样情绪,他一向认为自己跟父皇和大多数兄弟不同,不是个喜爱寻花问柳、轻易动情的人,何况,那只是个稚嫩的小小女孩。

    无奈一天、两天、三天……再未见到她,他已无法控制浮上心头的那一点点惆怅。

    第六日中午,他又如往日那样朝凤池走去,只做赏赏花、吹吹风的打算,所以当他意外地捕捉到她的身影时,不由地从眸光到心境都明亮了起来。

    这次只她一人,独自坐在樱花深处的秋千架上,穿着粉红的春衫,轻微荡着秋千,幅度很小,像坐摇椅一般,微垂着头,有点百无聊赖的样子,缓缓伸足一点一点踢着地上的青草。那樱花片片飘落在她身上头上,她也不以手去拂,渐渐积得多了,和她衣裙的颜色相融,远远望去仿佛她整个人都是由樱花砌成似的。

    他轻快地走过去,悄悄绕到她身后,然后忽然伸手推了一下她的秋千。秋千晃动的幅度增大,令她大吃一惊,忙双手握紧秋千索,惶然转头来看。

    看见是他,她便惊喜而安心地笑了:“九大王!”

    她不像普通宫女那样,见到他的第一反应是行礼请安,而是烂漫地笑着继续稳坐在秋千上,丝毫没有下来的意思。照理说应属失礼行为,但这种情态却令赵构觉得很愉快。

    赵构继续一把把地推着她荡秋千,微笑着问她:“你叫什么?”

    她笑答:“瑗瑗。就是指玉璧的那个‘瑗’。”

    “很好的名字。你服侍哪位娘子?”

    “嗯……我住在太上皇后阁里。”

    “哦?那你为什么从龙德宫跑到这里来玩?不怕被太上皇后发现么?”

    “怕呀!”她洒落一串悦耳的笑声:“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听她答得如此天真坦率,赵构不禁大笑起来,加大了推秋千的力度,使她越荡越高。

    她却有点害怕,小脸煞白地紧紧抓住秋千索,叫道:“哎!太高了,如果掉下来我会摔伤的!”

    赵构笑道:“无妨,掉下来我会接住。有我在这里你怎么会受伤呢?”

    她便释然一笑,仰首迎风,衣带飘飘若仙。

    瑗瑗荡着秋千,与赵构慢慢聊着天,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望见远处有人走近,就有些惊慌地对赵构说:“那边有人走过来了,你看看像是谁。”

    赵构一看,故作大惊状:“不好,是太上皇后!”

    “哎呀哎呀,快放我下来!我们快逃吧!”瑗瑗大急,连声催他拉稳秋千让她下来。

    赵构忍不住哈哈大笑。其实他并不确定来人是太上皇后,不过是想恶作剧地吓唬吓唬她吧了。但见她如此惊慌,便一手拉住秋千架,一手揽住她的腰,把她抱了下来。

    她一着地便东张西望想找躲藏的地方,最后指着一块很大的太湖石说:“我们躲那后面吧。”也不等他回答就牵着裙子,摇摇摆摆地碎步跑了过去。

    赵构看着她的身影,唇上的笑意蔓延到心底。她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这深宫里的女子,文静柔顺的他见得多了,像瑗瑗这般活泼纯真的倒是很少见。赵构一面想着一面缓步走去跟她一起躲在太湖石后。

    他们默默站了一会儿后,瑗瑗轻声对他说:“你探头看看她走了没。”

    赵构看了看,说:“还没走过来。”

    瑗瑗发愁道:“唉,希望她别过来了,往别的方向走吧。我发现我很不善于跟人捉迷藏哎,每次躲着总会被找到……”

    赵构勉强止住笑意,故意正色问道:“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瑗瑗摇头道:“不知道。”

    赵构说:“因为你捉迷藏很没技巧,哪有躲着时还这么多话的?你一出声人家当然会发现了。”

    瑗瑗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可是两个人躲在一起要不说话很难呢。”

    “我有办法可以不让你说话。”赵构凝视她,目光温柔却带有一丝暧昧的笑意。

    “那是什么……”她话没说完,樱唇已被他吻住。

    她一惊之下身体微微一颤,他立即以手搂住,暂时停了停,观察她的表情。

    她似乎并不厌恶他的举动,先是有点迷惘,然后眨了眨眼睛,低头想了想,再盯着他的唇略带研究意味地看着。这般模样与其说是害羞不如说是好奇。

    于是他放心地重又吻了下去。她的口舌带有少女自然的甜甜清香,吹气如兰。在他的刻意挑拨下渐渐犹豫着笨拙地回应着他。刚开始她悄悄睁着眼看他的表情,发现他一直闭着眼睛,琢磨着大概这种时候都是要闭眼的,便也合上了眼睑。

    过了许久他才放开她,抬头调整呼吸的频率。然后低头看看她,又轻轻地拥她入怀。

    她默默地依偎在他胸前,静止片刻忽然问道:“太上皇后走了么?”

    赵构又几乎大笑出声,说:“你既然如此怕她,我带你去个她找不到的地方可好?”

    “好呀!”她笑道,但转瞬间双眸又黯淡下来,说:“但我晚上还是要回去的。”

    赵构点点头,说:“一会儿我送你回去。”心想,即便你是太上皇后的宫女我也要设法把你要了过来。也不再多话,牵着她的手穿小路而行。

    她也不问他要带她去何处,只一味无心无思地跟着他走。

    他们穿行于树影婆娑的林间,踏着松软的松针分花拂柳而行。阳光斑斓地洒在他们身上,赵构不时侧首看她,只觉光影中的她生动而轻灵,同时却有点莫可名状的缥缈意味,像是害怕她突然幻化成光成影,赵构更紧地握着她的手,她感觉到了,转头看他,巧笑倩兮。

    通过山路绕过流碧馆、巢凤阁、挥云厅,再越过漱玉轩、清斯阁,他们来到了万竹苍翠掩映下的一处院落,那是赵构在华阳宫中的小憩之所——萧闲馆。

    萧闲馆只是供他白天在宫中休息所用,晚上是不能住在这里的,因此没安置什么宫女在内服侍,只有两个内侍守门。现在是午间,那两人正躲在门檐阴影下打瞌睡。

    正准备牵她进去,却注意到她移步间有叮当声频频响起,其实刚才已经听见,可现在在这异常安静的环境里显得尤其刺耳。他低头去看,瑗瑗知道他的意图,便轻轻抬起一只足让他看她穿的鞋。

    那精美的三寸绣鞋后跟上居然缝着几个小巧的银铃。

    和她人一样可爱的鞋。赵构一笑,伸臂一下把她拦腰抱起——虽说她只是个小宫女,但被人看见他在宫中带她入室总是不好的,他不想任她叮叮当当地走着惊醒那两个内侍,故此决定抱她进去。

    她表现得很柔顺,并没有任何不悦和反抗的意思。进入馆中,他把她放在了书房里的贵妃榻上。

    她似乎根本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依然好奇地睁大眼睛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见她如此纯真无辜的模样,赵构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很卑鄙,像是刻意诱骗她似的。不过又想,这有什么所谓呢,他很喜欢她,他从没如此渴望得到过一个女子如今日这般强烈,她是宫女,自己完全可以去跟太上皇后要求,纳她为侧妃的。

    他俯身又开始吻她。这对她而言大概是个新发现的游戏,所以她带着练习式的兴趣不反对这样的接触。然后,他悄然解开了她的衣带,拉开她的衣领,自她脖子上一路吻下去。

    有点惊讶地发现,她有一粒艳红的胭脂痣,现于雪肤之上,像一颗落在白玉上的红宝石。

    他很喜欢这点突然出现的装饰物,低头去吻,动作很轻柔,她却似忽然感到痒痒,“扑哧”地轻笑出声,挣扎着起来,然后,他听见她说:“不要,九哥,我是柔福!”

    他惊愕得无以复加,怔怔盯了她半晌才问:“你说什么?”

    于是,她清楚地答道:“九哥,我是柔福,你的二十妹。”

    他被激起的欲望完全湮灭,一下坍坐在地上,脸唰地红了,又羞又恼。

    而她居然还不知轻重地笑着,好似根本不知道她险些诱惑他做下那么可怕的有悖伦常的事。他看着她的笑颜,好不容易才按捺下把她捉起来打一顿屁股的冲动,几乎是恶狠狠地问道:“我问你叫什么时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很认真地回答说:“你是问我叫什么,又不是问我是哪位帝姬。”

    他有点啼笑皆非,道:“前几天看见你穿的是宫女的衣服,我怎么会知道你是帝姬?”

    她又格格地笑了,说:“穿成那样容易蒙混着跑出来玩呀,要是穿平常我自己的衣服,就算跑出来了也会很容易被人发现抓回去。”

    他摇头道:“这两次你都完全可以告诉我你的身份,但你称呼我为大王,分明是故意想隐瞒。为什么?”

    “这是因为,我想知道如果我不是九哥的妹妹,九哥会怎样待我。”她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微笑道:“九哥你知不知道,自从你扬眉吐气地傲视敌酋平安归来后,宫中的女孩都很喜欢你呢。喜儿和婴茀都不喜欢我那状元哥哥了,成天在我面前说你怎么怎么好……”

    她说的状元哥哥是指她的同母哥哥,赵佶第三子郓王楷,能诗擅画,文才在赵佶所有皇子中最为出众,还曾在政和八年的科举考试中考中过状元,后来赵佶觉得应该避嫌,才命人另取他人为头名。因相貌英俊又有翩翩风度,他一向是宫女们恋慕的对象。

    赵构没好气地再问:“喜儿和婴茀又是谁?”

    柔福说:“是服侍我的宫女啊……婴茀你见过的,就是上次跟我踢毽子的那个姑娘。”

    “好了,我送你回去吧。”他郁闷之极,也不想听她继续说她的宫女们的事,见她理好了衣服便想立即送走她。

    出了门,本想像进来时那样抱她,可最后还是硬生生地缩回了手,转而低头两下扯掉了她鞋上的铃铛,然后牵着她的衣袖领她出去。她蹙蹙眉,有些不满他这略显粗暴的行为,但见他脸色发青,极为难看,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偷偷吐了吐舌头。

    送她至龙德宫寝殿后门前,她依然笑笑地向他道别:“九哥再见。”

    他只“唔”了一声,也不多说什么。

    她便朝门内走去,他忽然想起一事,马上叫住了她。

    见她回头,他却又踌躇了,犹豫良久才走到她身边轻声说:“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别人。”

    她点头道:“当然,我知道这是秘密。”

    见她蹦蹦跳跳地消失在宫门内,赵构心底五味杂陈,无奈叹息,掉头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