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争标

    更新时间:2017-12-21 18:19:34本章字数:3269字

    “这话官家问过臣妾许多次了。”婴茀说,语调依然温和如故。

    赵构一怔,失笑道:“是,朕是问过你多次,也听过你无数次的解释,可不知为何总是记不住,如今又拿来问你。”

    婴茀轻叹道:“官家是太关心帝姬,始终觉得帝姬当初没能逃出来是莫大的遗憾,因此一再想起这个问题。”

    赵构无言,须臾举目望着远处的绛萼阁,说:“你觉不觉得她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三年多的时间,竟把她变成了另一个人。”

    婴茀默默凝视着他,暂时没回答他的问题。眼前的男人阴郁而消沉,经年沉积下来的数重悲剧的阴影侵入了他的四肢百骸中,再由他幽深的双眸映射而出,看得她止不住地觉得悲哀。

    若不是几年来与你朝夕相处,我必也不会认为你还是曾经的你。她想。立在临安的夜雨里,她忽然很怀念当年汴京的和暖阳光,以及浴着阳光出现在她生命里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吴婴茀生于汴京一个普通、甚至趋于贫寒的家庭里。婴茀这个名字也是后来才取的,她那没什么学问的父母本来给她取的名字叫“彩云”。她父亲吴近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市民,做着份收入微薄的小工,偏还要养活子女成群的一大家子,所以一早就把婴茀的几个姐姐嫁的嫁、卖的卖,全都打发了出去。婴茀十二岁那年,吴近本来已跟一户人家谈好了价钱,要把婴茀卖掉,但后来听说皇宫派人出来选宫女,蹲下来琢磨盘算了半天,觉着把女儿送入宫也许是个放长线钓大鱼的好机会:虽说现在得到的钱不如卖给富裕人家的多,但若女儿入宫,兴许以后能得皇上宠幸那不就发了?退一步说,即使皇上看不上她,能钓到一位皇子也是好的,如果不行再退一步,哪天主子一高兴,把她赐给一位大官大将军做妾也是好的。

    于是吴近把婴茀叫出来,命她收拾干净些,便带着她去应选去了。

    婴茀天生姿容秀丽,当时虽未读过什么书,但性情好,温顺识礼,因此顺利入选。入宫之后又小心谨慎地做好一切安排给她的事,十分勤快又不多话,皇后阁中押班看出她乖巧,不久后便调她去服侍郑皇后。

    平日服侍皇后一人的就有数十名宫女。婴茀很快发现,闲暇之时这些年轻女孩最爱谈论的就是皇帝赵佶的那大大小小几十位皇子,因皇子们经常来向皇后请安的关系,她们见到他们的机会也比别处的宫女的多,私下聚在一起评价讨论他们的风姿气质便成了她们的一大乐趣。

    “肃王今日穿了件绛纱单袍,绾着银丝唐巾,一双绯罗靴上不着半点灰尘。来向皇后请安时是我替他通报的,当时他看着我微微一笑,还说了声‘谢谢姑娘’……”

    “肃王生得太过文弱,还是济王好。昨日刚拜了清海军节度使,穿着戎装进延福宫向官家谢恩,当真英姿飒爽,俨然是位英武的小将军……”

    “可他只是挂个虚职,又没真上阵打仗,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英武?而且济王好像不爱读书呢,上次跟景王一起见官家,官家要求他们当场填一阕词,济王想了半天也没写出来,而景王转眼便已填好三阕……”

    “呵呵,若说文才哪位大王能跟郓王比啊!景王会作几首诗词不过是有一般文人的小聪明吧了,人家郓王可是正经科举考出来的状元呢!可惜官家为了避嫌改点了别人,不过郓王也毫不介意,只一笑置之,完全视名利如浮云……”

    “你这小妮子,成天把郓王挂在嘴上,却也没见人家多看你一眼!”

    “哼,他不看我,难道又看你了么?”

    “我才不像你那么对人家抱有非分之想呢……再说再有才又能如何?将来接掌天下的还不是太子殿下!说起来众皇子中还数太子殿下最为稳重……”

    “嘿,还是姐姐厉害,知道现在多接近太子将来便可以做皇帝娘子了……”

    “哎呀呀,你们别争了!听说今天郓王又花了幅花鸟画,官家连声称赞,说画得比他画的还好呢……”

    “是么?在哪里呀?我们能去看么?”

    ……

    婴茀便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终日听着关于皇子们的琐事和以他们为中心的争执。被宫女们谈论最多的是郓王赵楷,婴茀未见到他之前便已借大家的描述勾勒出了他的大致形象:英俊非凡,才华出众,精通画艺,风度翩翩而开朗健谈。有一个名字大家提得就很少:康王赵构。婴茀记得当时女孩们对他的印象是这样:“倒是越长越帅气,可就是不爱说话,也不太爱搭理人,不知道他成天在想些什么。”

    宣和六年三月二十日,她终于见到了这两位传说中的皇子。

    这天,赵佶按惯例驾幸皇家水景园林金明池中的临水殿观龙舟争标,并赐宴百官。他带了许多嫔妃同去,婴茀也随郑皇后一同前往。

    薰风微来,晴澜始暖,临水殿正面对着波光潋滟的金明池,池中横列有四艘彩船,上有许多禁卫军不断演着百戏,如大旗、狮豹、掉刀、蛮牌、神鬼、杂剧等等。又有两艘画舫相伴在侧,中有乐伎调琴吹笙,乐声悠扬,透过纱幕荡漾在青天碧水间。

    看了一会儿船上彩楼上演的“水傀儡”戏后,又有两艘竖着秋千架的画船驶到了临水殿前。船刚一停定,乐声戛然而止,却见一翩翩公子笑吟吟地持着一玉笛自舱中揭帘而出。

    他着一身飘逸轻缓的素袍,广袖随着头上长长的发带迎风而舞,那风像是被他的突然出现搅乱了似的掠得急促而纷繁,却不曾影响到他启步的从容和唇际笑意的闲雅。

    他微笑着侧首朝临水殿中看来,立即引起珠帘后的女子一片或明或暗的惊呼:“啊,郓王……”

    婴茀看清他面容后也微有一惊:俊美如斯的男子即便在皇室中也是少见的。

    赵楷走到船边,向临水殿中的父皇深施一礼,然后又迈步走到船中部的秋千架侧,昂然而立,引笛至唇边,一阵清越的乐音转瞬响起。

    踏着乐声,又一少年自舱中走出。他要比赵楷小好几岁,看上去不过十六七,与言笑晏晏举止潇洒的赵楷全然不同,他的俊朗中仍带有一丝浅浅的青涩,但双唇紧抿,神情含着一抹超出他年龄的庄重与严肃,穿的也不是长袍,而是一身淡青窄袖劲装。

    面朝临水殿行礼后,他抬足跃上秋千,然后随着赵楷的笛声蹴着秋千,稳稳荡起。渐渐笛声越来越激越,而秋千上的少年也越蹴越高,来回飞荡于空中。乐声渐入高潮,两侧画舫上乐队也随之相和,眼见着那少年已蹴到身体与秋千的横架差不多平行了,景象渐趋惊险,更引得殿中珠帘后的美人宫女们纷纷忘了礼仪争相涌至门边,以手拨珠帘以观船上秋千。

    此时突见那少年猛然自最高处腾空而起,弃秋千而出,在空中翻跃了两个筋斗,最后掷身倒垂入水,浅浅激起一朵水花,很快化为涟漪荡漾开来,水面复又归于平静。

    宫人们齐声喝彩,赞叹之声不绝于耳。郑皇后也微笑着对赵佶说:“九哥什么时候学会了蹴水秋千?想是为此花了不少工夫吧,真是难为这孩子了。”

    赵佶颔首而笑,显得十分喜悦。

    婴茀在一旁听着,才明白原来这位少年就是宫女姐姐们说过的那位“不爱说话”的九大王——康王赵构。

    随后各色争标的龙舟相继驶出,湖上大小龙船、虎头船、鳅鱼船、飞鱼船接踵而至。划到临水殿前时分成两队停靠在两侧,小龙船东西相向列于殿前,虎头、飞鱼等船则布在其后,呈两阵之势。静待片刻后,有一人手持红旗走至水殿前的水棚上,婴茀定睛一看,发现竟又是刚才见到的康王赵构。

    他此时已换了身捻金线的锦袍,腰扎金带,映着阳光整个人都粲然生辉。还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只果断地一挥旗,那些龙船便各自鸣锣出阵,划桨旋转,一起排列为一圆阵。

    “此阵名为‘旋罗’。”有声音自侧边响起,婴茀回头一看,发现说话的是赵楷。他不知什么时候进到殿中,正在向皇帝皇后解说龙舟阵型。感觉到婴茀在看他,他便转首坦然相视,那目光温和而依旧含着笑意。婴茀不觉飞霞扑面,忙又再举目去看外面的龙舟。

    只见赵构又以红旗作势指挥,左右一挥,两边船队立即散开,聚于两边,顷刻间又各自组成了圆阵。

    “这叫‘海眼’。”赵楷继续说。

    赵构随即举旗于空中画了个叉,两船队又散开列队相互交插。

    赵楷朗然笑道:“此谓之‘交头’。”

    接着赵构再以旗相招,两队再次分列于临水殿东西两侧。有一小舟军校持一竿而出,竿上挂着锦彩银碗之灯,插在接近临水殿的水中以做标竿。赵构待他插好后再度举旗,决然挥下,两船队当即鸣鼓并进,争相快驶,向标竿冲去。先到达者得标后自是喜不自禁,带领着众人朝临水殿跪拜,山呼万岁。然后同样的仪式又在赵构指挥下重演,如此三番才结束了这日的争标活动。

    争标既罢,赵构迈步进入殿中觐见父皇。赵佶龙颜大悦,对他与赵楷厚加赏赐,赐予他们金帛、贡品无数,而给予赵构的略丰于赵楷。

    赵构下拜谢恩,之后起身归座。在他抬头的那一瞬,婴茀觉察到了他目中已然点亮的傲然神采,和唇角转瞬即逝的透露着自信讯息的淡淡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