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占卜

    更新时间:2017-12-21 18:32:20本章字数:1688字

    写吧,赵楷也没放开婴茀,将她轻轻转过来面对着自己,淡淡道:“你输了。”衔着他温柔中暗藏三分邪气的浅笑,那目光就悠悠地飘落在她柔嫩的红唇上。

    婴茀被他瞧得心慌意乱,一时不管不顾,拼命挣脱开来,逃到一角落中站定,圆睁双目戒备地盯着他。

    赵楷摇头笑道:“不是这么没风度吧?愿赌服输,姑娘怎么还想赖账呢?”

    “明明是大王……”婴茀脱口而出反驳,却又不好说下去。

    “我怎么了?”赵楷又摆出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我只说你肯定会写楷字,至于怎么写出的就不管了,反正这字出自姑娘之手,白纸黑字,赖是赖不掉的。”

    婴茀知道要争辩绝对不是他对手,双睫一低,便泛上浅浅一层泪光。

    赵楷微笑着重又施施然坐回椅中,仰靠在椅背上,身体舒展,貌甚闲适:“婴茀,难道你怕被我亲过后便嫁不出去了?”

    婴茀螓首深垂,低声道:“大王放过我吧,我如此不解风情,不是个合适的玩伴。”

    赵楷斜着头凝视她许久,终于开口道:“好吧,唐突佳人不是楷之作风。不过这个吻我是一定要的,暂且记在账上,等到合适的时候自会向你索回。”

    婴茀深恐他再来逼迫,如今见他如此说才略松了口气,稍稍放下心来,轻声道:“多谢大王。”

    赵楷便又笑了,问她说:“记不记得上次我跟你说过,你将来嫁的夫君身份肯定会比瑗瑗的驸马高贵?”

    婴茀点点头。

    赵楷再问:“想不想知道你嫁的会是谁?”

    婴茀惊讶地问:“这现在哪能得知?”

    赵楷道:“我会占卜算命呢,周易八卦麻衣相术无所不会。来,让我给你看看手相便知。”说着便向她伸出了手。

    婴茀犹豫着一时仍不敢过去,赵楷一笑,道:“还怕我欺负你?姑娘竟把楷视作市井登徒子,当真忒也小瞧楷了。”

    婴茀仔细观察他表情,觉得要比刚才正经些,似乎不像是要借机占她便宜,而他一直伸着手等她过去,若自己一味不从倒显得十分无礼了。于是终于走过去,伸出右手让他看。

    赵楷轻轻托起她的手,低目细细看她手心的纹路,片刻后又逐一抚着她的手指查看每一指头上的指纹。婴茀见他的动作又有暧昧的趋势,便想缩回手,却被他拉住,抬头神情严肃地道:“别动,还没看完呢。”

    婴茀哭笑不得,只好当作他真是在认真看相,唯求他尽快看完。

    看罢手指他又翻过婴茀的手细看手背,过一会儿忽然引到自己唇边作势欲吻,婴茀惊叫一声猛地抽出手藏于身后再不让他碰。

    赵楷忍不住大笑开来,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是想以唇一探你手背上的细微纹路,这也是看手相的一种方法。”

    “请大王不要再拿奴婢寻开心了。”婴茀不禁地黛眉浅颦,轻嗔薄怒。

    赵楷听她又自称奴婢,知道她确有些动气,便不再调笑,温和地对她说:“好了,结果我已看出,当真贵不可言呢。”

    婴茀冷道:“果真是大王看出的么?许是随意编派些好话来哄奴婢的吧?”

    “呵呵,婴茀道我是那不入流的道士么?”赵楷笑道,“我把结果讲给你听,信不信姑娘自便:你有飞凤凌云之像,将来必可入侍君王,若再懂得把握机遇,最后母仪天下也不是不可能的。”

    婴茀一惊,道:“大王休要开这等玩笑,我做梦也不曾想过这种高攀之事!我出身寒微,能嫁得一个普通士人便已是天大的造化了,岂敢有如此非分之想!”

    赵楷微微一笑,道:“婴茀,你看上去似乎确实没因此感到高兴。你是不愿意嫁给我父皇还是我大哥呢?”

    婴茀说出那话也属下意识的反应,全没想过是何原因,促使她如此激烈地否决他为她测出的命运。经他这么一问先是一愣,随后才答说:“是我身份低微,不配侍奉君王。”

    赵楷摇头道:“这不是理由。现在的皇后,以及我的母亲,当初跟你一样,都不过是普通的宫女。”然后极自然地拉起她的手,轻轻握着,婴茀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身体因此微微一颤,却不像先前那么惊慌,也没再挣脱。

    只听赵楷温柔地对她说:“我怎么会把你让给他们呢?就算是占卜游戏也不可以。有一天你会嫁给皇帝,但,必不会是我父皇或我大哥。”

    “那……会是谁呢?”婴茀困惑地问。

    “嗯,那会是谁呢?”赵楷身体向后一倾,再度朗然而笑,“婴茀,你说会是谁呢?”

    婴茀看着他自信而傲然的笑颜,渐渐琢磨到他隐含的深意,不知为何竟有些不安。幸而此时听见柔福的笑声远远响起,她便转头朝窗外望去,对赵楷道:“大王,帝姬过来了。”

    赵楷颔首,顺手扯下桌上写着“楷”字的纸,撕了几下又揉成一团,掷进了一旁的纸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