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寻花

    更新时间:2017-12-26 16:59:44本章字数:1927字

    相继坐下。宗隽先问:“大宋皇帝陛下是何时看出本王身份的?”

    赵构没忽略“大宋皇帝陛下”这一称呼,也能觉出宗隽隐约强调的语气,而之前,他与那两名正式的金使一样,只称他为“江南主”。

    于是微有一笑,道:“张侍郎为阁下拾酒杯之时,其后阁下所说的话证实了朕的猜想。能得张侍郎如此恭敬相待的必是身份远高于他的达官显贵,而纵观大金朝廷,除了阁下,又有哪位青年权贵能这般精通汉语?”

    宗隽赞道:“好眼力。皇帝陛下对本朝情况果然了如指掌。”

    托起侍女奉上的茶,几缕融有强烈热度的雾烟袅袅升起,赵构透过轻雾淡看杯中碧色,对宗隽道:“承让。若阁下真有意掩饰身份,也不会让朕这么快看出。”

    宗隽展眉一笑:“若陛下未能看出,那我此番南下也就失去了意义。但我明白我必会不虚此行。”

    “阁下微服随行,是奉大金皇帝之命么?”赵构问,“大金皇帝对两位使臣犹不放心,故让阁下同行督导?”

    “事实是,”宗隽轻描淡写地说,“我对他们不放心,而大金皇帝随后也自己感到有必要派我同行督导。”

    “如此说来,张通古接受改议内容亦是出自阁下授意?”

    “都是些不损大局的小事,我让他们不必斤斤计较。”顿了顿,宗隽又说,“就像对你的称呼,何必拘泥于‘江南主’与‘大宋皇帝陛下’之分?承不承认,你都是南朝皇帝。”

    赵构呈出一丝淡定微笑:“陈王阁下果然豁达明智。想来你南下目的也不仅限于督导金使,可有需朕略尽绵薄之处么?”

    宗隽亦漫不经心地浅笑:“于私,是另有两个小小目的。一是寻花,一是访人。”

    “哦?”赵构略一扬眉,“寻花?”

    “是。”宗隽举目朝窗外望去,淡视月下花影,道,“腊梅。”

    赵构遂问他:“阁下欲寻何种腊梅?”

    “此事说来话长。”宗隽一笑,“我任东京留守时,有一属下名为乌里台,看中了其部将苏卓府里园中,自南朝移来的十二株玉蕊檀心腊梅,便半要半抢地弄到了自己手中。苏卓敢怒不敢言,暂时忍下了这口气,一时也未与乌里台有何冲突。岂料不久后乌里台患急病身亡,临终前把大半家产和那些腊梅都分给了正室所生的幼子查哈,而长子穆伊所得极其有限。那时穆伊见抢来的腊梅无人懂得培植,已日渐枯萎,便劝查哈把花还给苏卓,说:‘你既养不活这花,何不将花还给苏卓,他得了花必会因此感激你,日后再养好了,兴许还会主动剪枝赠给你插瓶,如此一来有花同赏,你们各自都有好处,何乐而不为?’”

    赵构听得颇为专注,此刻颔首道:“这穆伊极有见识,却不知他弟弟会否听他建议。”

    宗隽摇摇头,继续说:“查哈不同意,坚持说腊梅是父亲传给他的,就是他的财产,不会还给苏卓,穆伊也不得过问。语气冷硬,穆伊便与他争执几句,随后搬出府中,独居于城外,平时两兄弟亦不再往来。某日查哈出城打猎,偶经穆伊所居小屋,见那居室异常简陋,便扬声取笑,穆伊听见顿时大怒,遂拔刀相向,两人打了起来。而这时,苏卓正巧带着一批随从路过此地……”

    赵构了然微笑:“想必苏卓亦听说过穆伊建议还花的话,所以此时必会出手助穆伊。”

    “不错。”宗隽含笑道,“苏卓本就颇有功夫,何况又有侍从随行,当即出手将查哈拿下,并在穆伊默许下,一刀结果了查哈。”

    “就这样杀了他?”赵构问,“查哈的家人会服么?”

    宗隽道:“当然不服。他们告到了我那里。”

    赵构笑问:“那留守大人是怎么判决的呢?”

    “我喜欢聪明的人。”宗隽忽地大笑,道,“比起浮躁轻狂的查哈,我更欣赏有头脑的穆伊。再说,苏卓懂得帮助对他友善的穆伊,此举亦得我心。所以我说是查哈挑衅在先,苏卓是助穆伊自卫,两人都无错,并让穆伊接管了查哈的财产。”

    赵构拍案喝彩:“此案阁下处理得甚妙,佩服佩服!此后那腊梅穆伊必还给了苏卓吧?”

    宗隽点头,说:“那是自然。不过很可惜,腊梅那时已全然枯萎,救不活了。辽阳府中也再无同样的品种,因此穆伊托我日后帮他在南朝寻几株一样的腊梅还给苏卓,我答应了他。”

    “这容易。”赵构引袖一指园内腊梅,“玉蕊檀心朕这园子里多的是,阁下尽可随意挑选。”

    宗隽浅笑道谢。赵构摆手道:“区区几株腊梅何足挂齿。倒是阁下说服大金皇帝将河南地还与大宋之恩,朕一时无以为报,”此刻凝视宗隽的目光忽然有奇异的专注,“若日后有苏卓相助穆伊那样的机会……”

    宗隽亦留意看他,悠悠道:“若事如人愿,陛下可得的,又岂止河南地而已。”

    赵构欣然起身,负手踱至宗隽面前,微笑道:“难得你我一见如故,谈得如此投机,不如就此为两国结下友好盟约,立书为誓,若大事得成,必永世修好,互敬互助?”

    宗隽也站起,神色和悦,却未答应:“我如今并非一国之君,不便为国立约。”

    赵构道:“迟早的事,其实并无区别。”

    “未必一定要立书为证,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宗隽淡淡一笑,举起右掌,道,“我们击掌盟誓如何?”

    凝眸沉吟,却也不过短短一瞬,赵构颔首道了声“好”,抬手与他相击,“啪”的一声极为响亮,随即两人相视展颜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