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雪舞

    更新时间:2017-12-26 16:59:40本章字数:1679字

    柔福乍见此玉佩时的表情是赵构有意探知的事,可她依然倔强地将他拒之门外,使他不得已地命她的侍女将玉佩转交给她,同时亦失去了获得答案的机会。

    这次等待仿佛变得格外悠长。夜空有雪飘下,细白的雪花舞得轻盈优雅,落在他的脸上却瑟瑟地化为一粒粒纤细的水珠,悄无痕迹地迅速,不过是一次瞬目所需的时间。如此反复,不觉已夜深,纶巾半湿,素衣微凉。他坚持站在她宫室外,看她何时将门打开。

    终于阁门轻启,她踏着一泊倾流而出的光亮缓步走来,手里握着那块玉佩,在赵构面前伸手,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还给他。”

    赵构接回玉佩,转目对她身后的侍女说:“把长公主的披风拿出来。”

    “不必。”柔福转身,恹恹地说,“我要回去睡了。”

    他当即捉住了她的右腕,拉她面对自己:“跟我去见他一面。”

    她蹙眉挣扎:“我不去!他与你有什么交易?你难道会信他所说的话么?”

    他以臂箍紧她:“该信什么不信什么我自然知道。但若这次你不去,日后必会后悔。”

    她吃惊地停下来,睁目紧盯他,两人对视良久,她才放弃,垂目低声道:“好,我跟你去,但要他离我远点。”

    他点点头,命一旁的内侍先去在梅园中的雪径亭掌灯备座,然后自匆忙跑来的侍女手中接过披风,亲自给她披上,并温柔地拉风帽让她戴好,再与她同往。

    来到雪径亭中,她侧身坐下,不直面数丈外的怡真阁,目光无目的地落在亭外的腊梅枝头。

    宫中依制为徽宗服丧三年,她一身白衣素裙,披风也是纯白的,滚了一圈雪貂皮裘的风帽下露出的小脸白皙纯净,周围悬挂的宫灯外罩与腊梅的颜色也同样应景,微积的雪淡化了其余斑驳的色彩,洁净的素白与她的冷漠静静地与夜色对峙。

    赵构负手立于她身边,举目朝怡真阁望去,见那里的完颜宗隽已得知消息,从容迈步走出阁,却被几名内侍礼貌地挡在离亭约四丈以外,他亦不争,便停在那里,追逐柔福身影的眼神无奈而感慨,如一声幽深低徊的叹息。

    宗隽一瞬不瞬地凝视亭中的女子,赵构知道他在期待她的回顾,而她保持着起初的姿态,连眉目都不曾牵动过,像是已被夜间的冰雪凝固。

    “恨他,就看他一眼,记住他最后的模样。”赵构看着宗隽,云淡风轻地对柔福说。

    柔福像是不太懂这话,略怔了怔,困惑地侧首看了看赵构,沉吟片刻后终于站起,轻轻转身,望向远处的宗隽。

    行动转侧间风帽徐徐滑落,垂于她的肩上,绒绒的貂毛如一圈白雪。她的头发松挽成髻,显露出的玉颈优雅,线条美好。此刻她微抿薄唇,眉色淡远,秋水空濛。

    与她目光相触,宗隽笑意浅呈,略一侧首,仍目不转睛地看她,同时朝她微微欠身。

    与他默默相视片刻,她忽然闪烁的双眸瞬间潮湿,仓促地背转身,朝着宗隽与赵构都无法看见的方向,然后引袖,似在拭脸上的某种痕迹。

    赵构狠狠地捏手中玉佩,玉佩在手中冰凉。

    “送福国长公主回去。”他冷冷命令内侍宫女,柔福闻声亦低首转身,朝他一福,再在内侍的引导下启步走出。

    但走了几步,她又停下,回眸轻声问:“九哥,你适才对我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温和地看她,道:“瑗瑗,我答应你。”

    她不解,挑眉以问。

    他微笑:“我是答应了你曾向我提出的某个要求。”

    她悚然惊觉,看他的目中闪着奇异的光,唇动了动似欲说什么,可终于还是未说出口,默然俏立须臾,然后素色一旋,洁白的身影如云飘去。

    回到阁中,赵构径直坐下,看着宗隽,暂未说话。

    “她几乎还是以前那样。”宗隽笑笑,道,“帮我照顾好她。”

    这说法在赵构听来显得突兀而令人不快,冷道:“帮你?”

    宗隽颔首:“是。因为我以后会正式迎娶她。”

    赵构讶异之下倒看着他微微笑了。

    “你不觉得,和亲是让两国修好的一个有效方法么?”宗隽淡然问。

    赵构道:“可是她已经嫁人了。”

    宗隽嗤笑:“你与她,都没把那驸马当回事吧?”

    赵构一时没反驳,但转言道:“朕不会把妹妹嫁给她恨的人。”

    “恨?”宗隽道,“她的爱与恨向来不纯粹。”

    赵构冷静淡视宗隽眸中异乎寻常的幽亮光焰,问他:“可以解释一下她对你怀有何种不纯粹的恨么?”

    宗隽走至窗前,近处有梅舒枝傲立,枝上承接了脉脉细雪,而花蕾花瓣不着丝毫尘泥,莹洁依然,清香如故,回想刚才那女子惊鸿回眸,冰雪风骨,宛如寒梅,不觉有些怅然:“那时她想要的,是我无法给她的东西。抗拒是她最惯用的姿态,那样倔强,终至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