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恋

    更新时间:2017-12-14 20:45:42本章字数:3029字

    他在读大学的时候,自己的同学们还都很少结婚,有的也是那些没读完初中的,他并不在乎他们的婚姻,也不知道在那些学历很低的同学的婚礼中,有遇到什么问题,他不关心,因为不是他要的。

    他是有身份的,即便是身份低。李老师是他的大学老师,清华来的博士,在这所大学里教书。他被邀请参加老师的婚礼,婚礼跟他小时候见到的那些打打闹闹的场面都不一样,整个婚礼很安静,老师亲自做了一桌子食物给学生们。他们的婚礼,老师的家里。

    老师的家不是很大,但是有好几个书柜,里面塞满来衣服,大家席地而坐,双方的父母也在这里。因为开了窗子,不时有风吹进来。此时正是春天的结尾,天气暖和起来,在老师房子的楼下,有一棵绿色的柳树,几只小鸟落在上面,唧唧叫不停。

    一点都不吵闹,他心里想,这才叫结婚呀,这才叫婚礼呀。安安静静的,充满了仪式感,一点都不闹腾,让人心烦。

    小时候,他家在农村,姐姐结婚的时候,他参加完基本的活动礼节,就一个人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呆着,他不喜欢热闹,闹哄哄的,没什么意思,只让人感觉到心烦。

    大家都坐在自己的白色的坐垫上,老师自己主持自己的婚礼,也说不上主持了,她打开ppt,放映这些年两个人的生活中的照片,将那些甜蜜又会议了一遍,大家看着老师甜蜜的笑容,也都感受着那些美好与浪漫,托着自己的下巴,跟着笑起来。

    新郎是文学院的一个老师,北大毕业的,他说今天没准备什么特别的礼物送给新娘,写了一首诗,说这读完了。然后,他又读了几首以前写给新娘的诗。读着他好像把自己打动了,一会哭一会笑的,感觉很真。

    两个人也没说基督徒那一番誓言,在双方父母见证下,拉住对方的手,下面的学生纷纷送上自己的祝福,或是一束花,一个小礼物。然后大家吃饭,婚礼就结束了。可是,他仿佛还在婚礼之中呢。

    有文化真好。这样多真呀。他心里一时有很多话要说,但是到了了嗓子眼又停住了,最后,默默说了两个字,真好。

    这个人叫夏柏风,今年读大三,是南方某大学软件学院的学生。在同学们眼里,他是一个随便的人,卫生习惯很随便,穿衣打扮很随便,学业功课很随便,业余活动很随便。他不常洗脸刷牙,不常穿戴整齐,不常去听课,不常参加活动。大家却常常提醒他,去洗脸啦,要上课啦,要听讲座了,他才拔起埋在kindle里面的头,简单思量一下,又把头放进去。整个宿舍的人挑灯夜战的时候,他才傻乎乎地主动问一句,是不是要考试了。大家都把头埋在教科书里,没人理他,于是他自言自语,随便啦,及格就行。所以他的成绩总是稳定在及格就好的水平。除了上课之外,夏柏风基本呆在寝室里面,他kindle里面的书没钱来更新的时候,才会走出门去,到学校的图书馆找书看。

    今天,从图书馆回来,他就一刻不停地读诗。“谁说爱情是国外的人发明的,我觉得中国人对爱情的理解也很深刻,比如‘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个不就是在写爱情吗?‘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这写得多传神呀,你们谁谈过恋爱谁知道。”夏柏风回忆起那个浓眉大眼的女子,心里就像是冬天的土地遇到了春风,就像是干涸的沙漠遇见了雨水,就像是黑洞洞的夜晚出现了流星。想起她的眼睛,看着她飘起来的头发,回忆她水莲花一样的笑容,夏柏风觉得她美到自己的心窝子里去了。

    两个人的相遇因为一本书,书的名字是《身份的焦虑》,作者是英伦才子阿兰德波顿。图书馆唯一的一本正好被柏风借走,女孩很想看这本书于是就找到了夏柏风,约他在宿舍楼门口拿这本书看。柏风穿着拖鞋站在宿舍楼底下等那个女孩子来拿书,他没有梳头,没有洗脸,在别人嘴里叫邋遢,在他嘴里叫自然美,他就这样站着抄着口袋儿嘴里念叨着怎么还不来,像他毛毛躁躁的头发一样毛毛躁躁地等着她。夏柏风是山东人,这里的气候一年四季,四季如春。他喜欢山东的四季分明,也喜欢这里的四季如春,无论晴天是雨天还是阴天,他都可以穿拖鞋,这是他喜欢这里的原因之一。

    女孩在宿舍楼门口看到一个穿着拖鞋衣衫不整的男人胳膊间夹着一本书,猜应该是这个人了,便走上前去问:“你好,我叫李梦洁,请问你是不是叫夏柏风?”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男生睡着一样的眼睛突然有了精神,刚刚如僵尸一样的脸上也泛着笑容,洁以为会打扰别人,见到笑容安心多了。

    她接过书,柏风就着书主动跟聊起来,以为平时读书的人也不是很多。李梦洁也是山东人,远在他乡,两个人老乡见老乡,操起一口地道的山东方言聊了起来。越聊越热乎,越聊他的眼睛睁得越大,他看到眼前这个女孩子,眼睛就像是一汪泉水,略显丰腴的身体透着年青生命的活力与健康,白色的连衣裙随着身姿的舒展移动,温柔的飘忽,宛若一个天仙女子。简单几句话从嘴巴里面出来,满是优雅,气质怡人,明显是出自书香门第。他心头记起几行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觉得心头一热。聊起了奥修,聊起了阿兰德波顿,聊起了莫言、陈忠实、王安忆、迟子建,把中外名家的作品的悉数聊一个遍,不觉日暮西沉,晚霞挂满了西边的天空,爱情的火焰在柏风心里燃烧。他整个人也真是畅快极了!看来并不是说他的话不多,而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了。在平时的时候下完风不是一个喜欢讲话的人,他今天他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时候,一直讲到李梦洁宿舍楼下。在校园钟声的催促之中,两个人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回到宿舍,夏柏风才想起来,自己光顾着说了,对这个姑娘的信息了解太少了。她读什么系呢?家庭背景怎么样呢?喜欢什么吃什么东西呢?他都没有问清楚。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心中闪过的那种良好的感觉。或者说在这种感觉之下,他也不管不顾一切了。因为他觉得这就是他这辈子要找的那个人。在他的一生当中遇见了无数的女孩子,无数的眼睛,脸颊和发型。但是对于这个女孩子的眼睛,脸颊,还有头发,他无法抗拒,这一种怎样奇妙的感觉呢?既模糊又清楚,我们只能说相爱的时候,我们都不把对方当成是一个物品,反正不管怎么样,他要下定决心追求这个女孩子了。

    他不能再犹豫,于是拿起笔写了寥寥上万字的情书。他反复进行修改,每天都改三遍,吃完饭改到凌晨鸡叫,他穷尽脑子里面所有的文字,在情书里面加了几首诗歌,整整改了一星期,室友还以为他提前准备论文。周一的早晨,所有人都没起床,他起床洗脸刷牙洗头洗脚,把昨天买来的新衣服换上,喷上香水,冲着镜子练习微笑。折腾了一早上,终于站在洁楼下。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语言不流畅了,用结结巴巴的语言对李梦洁说。我喜欢你,然后将那一封满是爱意的情书塞在她手里,转身离开了。只留下李梦洁一个人在,被这突如其来的甜蜜包围的快要窒息了。

    李梦洁渴望收到这样的情书,她已经等了很久了,她期待这样长情的告白。她不喜欢送鲜花,不喜欢在地面上摆一圈蜡烛,然后找来同学和保安大叔,一起跟自己告白,这在她眼里庸俗极了。惺惺作态,这不是什么真挚的爱情。这封信她迟迟没有打开,她每次拿起来,手都要颤抖一下,心里的小鹿在乱撞。在夜深人静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打开了,瞬间被里面的文字吸引了。他的思想深邃,文字动人,李梦洁爱不释手,读完之后,热泪盈眶,她激动地提起笔,赞美了他的文采和勇气,在最后的时候说了一句我也喜欢你,喜欢你这样的人。

    别人都说读大学没什么用,大学生遍地都是,他心里的想法是似乎是这样,随随便便没有多想。当他收到李梦洁的回信时,心里则坚定了这是一种错误观念的想法。幸亏读了大学,不然连情书都写不好,心爱的女孩都追不到呀!在以后的日子里,在剩余不多的校园时光里,他们频频约会。他们在操场上唱歌儿,在湖边作诗,去江边散步,去海边点燃一团篝火,了解人生,探讨未来,慢慢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