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时候

    更新时间:2017-12-30 18:47:16本章字数:2208字

    李梦洁是自己宿舍里面惟一还单身的女孩,她的室友,有的都换了几个男朋友了。特别是李晓芳,她的每一个男朋友都是上了百度百科的人。李晓芳小时候家里很穷,姐妹四个,她是非常幸运才读了大学的人。对别人来说,读大学的理由有很多,可是在她眼里,只有一个,那就是快速的有钱,没钱的日子要从她读大学第一天结束才是最好呢。

    李晓芳从来不找那些青涩的大学生当男朋友,她周末的时候,去兼职做房地产销售,专门认识那些有钱人,这个计划进展很顺利,没几天,她就穿上了漂亮的高跟鞋和裙子,让班级里面那些女孩子都羡慕不已。看不灌她的学生,还在背后偷偷骂她是婊子。她听见了,也不管这些,只要有钱,随便别人说什么。

    李晓芳很美,特别是她的屁股,不平也不突,呈现出来的曲线相当圆滑,再加上一对修长的美腿,仅仅是背影,就多走了一半男人的目光呢。

    别的学生都在刻苦学习,准备报效国家的时候,她早就钻进了健身房里面,修炼自己的身材。等待着他的那些男朋友有空,在她身上驰骋一通。她的男朋友,干什么的都有,最主要的特征就是有钱,并且舍得在女人身上花钱。

    爱情,可有可无。就像是人的影子一样,不一定什么时候出现。李晓芳不在乎,来也不畏惧,爱情如同天空里的云,不一定什么时候就飘走了。可是男人给的钱,没那么容易飘走。对她这个没怎么见过大世面的农村女孩来说,花掉这笔钱,还得好好动脑子呢。

    她把自己打扮得好了以后,学院里的学生,有的还给她写过情书呢。她看完了以后,就撕了扔进了垃圾筒里面,没钱的人一概不搭理。

    学校所在的地方是一个风水宝地,青山绿水,三江交汇。周末的时候,梦洁跟自己的男朋友,两个人喜欢去三江源头的竹林玩耍。站在竹林里面远远望去,三江交汇处,江水清澈,碧波荡漾,缓缓流去,分三个方向。江上吹来的风格外的清凉。午后阳光慵懒地照在竹林里面,竹子在地上投下斑斑驳驳的影子。两个人就漫步其中。柏风捡起地上的一片竹叶儿,稍稍改动了一下就吹出一阵清脆的鸟鸣。他又捡起一根竹枝,看到上面有天然的几个洞孔,拿在手上轻轻一吹,一阵风吹来,整个竹林,竹影珊珊颤动。一阵悠扬的音乐,随口而出。柏风在前面走,突然他停下了脚步。他整理一下眼前竹子的枝丫,暖阳斜照竹影斑驳,在地上的影子,如同英文写下哦loveyou。洁的脚步渐渐的放缓,她正经的抬起头,看着眼前吹笛子的这个人。神态端详,悠然,仿佛置身于仙境。不禁被打动了,走上前去看了一些地下竟然发现了英文的我爱你!你是他轻轻走上前去,搂住柏风。要是一辈子都过这样的生活,该是多么好呀。

    这个地方,李晓芳也会来,她的男朋友有游艇,男人便带着她去江上兜风。三条江的味道不一样,水的颜色也不一样,江两岸的景色也都不一样。她不喜欢最清的那一条,喜欢浑浊的那一条,李晓芳是中原人士,她家乡的河水都是黄的,也是浑的,好像跟她一样。这个男人也喜欢写诗,喜欢给她写信,别人的信她都扔进了马桶里面,可是这个男人的信,她回得很认真,写得很动情,男人都想跟他结婚了。

    这一年,她也快毕业了。她说结婚的时候,要给彩礼,她不多要,在深圳买三套房。一套给她,一套给她父母,一套给她的姐妹。男人苦苦相求,可是她的彩礼一分不减。男人问她爱不爱自己,她说爱,但是爱你不一定要和你结婚,你的好会永远记在心里。

    这一晚上,男人不停地折腾她,她很配合也很享受,在不停的高潮之中,沉沉睡去,分手炮打完了,第二天,两个人也分了手。 

    柏风和梦洁,也到了毕业的时候。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两个人在专业水平上,也终于入门了。有一点这两个高材生是比不了李晓芳的,那就是她更加了解男人。很快她找到了一份好工作,上班不上班都可以,工资还照样拿。这次,她的男朋友是一个快要退休的香港老头。

    他们要毕业了。柏风随随便便去面试,随随便便找了一个工作。两个人都决定先去大城市生活。原因说来也简单,工作好找,吃喝玩乐多,主要是大家都这样。

    回到自己的宿舍里面舍友正在收拾东西。一个平时跟她交好的闺蜜却爬在桌子上,嘤嘤地哭,眼圈红红的。平日里都是喜笑颜开的,她的日子都是艳阳天,哪里会下过雨。留意到有人来了,她偷偷抹掉眼泪,宿舍里原来没有人。洁走过去轻轻拉住她的手,“怎么了,跟我说说吧,谁欺负你了?”洁关怀地问。

    小陈肚子里的苦水,积压了太久,今天终于开了闸门。“我每个月的实习工资都要寄回家。我弟弟都工作了,但是他不用寄钱回家。就是因为我是女孩就因为我生在一个农村的家庭,他们跟我说,家里欠了很多债,每次打电话来一点亲情都谈不上了,就是要钱要钱。我知道他们要钱干什么?现在不都流行买房子吗?他们要了钱也买房子。但是买了房子呢,不是给我的,是给我弟弟的,只给他们自己的。但是房贷需要我来还。你看看我过的日子,衣服舍不得卖件,舍不得下一次餐馆。今天打电话过来还说我没出息,挣不了钱没有用。难道我不挣钱就不是她的女儿了吗?那我这一辈子只为他们活着吗?就不能为我自己着想一点儿吗?他们有什么权利这样说他们有什么……我现在只能归因于他们封建落后的思想了。”小陈脸上带着一点绝望,突然停下来,不说话了。

    “凭什么这样呀?”洁觉得,心头一阵愤怒,这哪里是父母应该做的。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习俗吧。有的时候我也觉得委屈的是,一看我们周围的女孩子都是这个样子。都要赚点回家,而且他们父母年轻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寄钱回家。不管现在生活怎么样了,反正都要你把钱寄回家。”

    “这不是吃人吗!”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哭一场,好受一点了,但是还得寄钱回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