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委屈

    更新时间:2017-12-30 19:31:11本章字数:1968字

    她们各自回家,刚刚进来家门,父亲就开始责备她。今年春节你都没有回家干什么去啦?那个旅游就这么重要吗?连春节都不回家啦?所以还是回来好逢年过节的,能来家里看看吗?

    老头子,这不是回来了吗,就别多说了,年纪大了脾气还越来越坏了。

    母亲是大学的文学教授,看起来很有涵养。父亲是学习理工科的。两个人都在本地的大学教书,父亲已经帮她准备好了工作。他近乎命令的口吻说:“在学校的图书馆帮你找了一份工作,先熟悉一下环境,然后读一下本校的研究生吧。有男朋友了吗?”

    他终于开口问。

    “有了。”

    “家里是做什么的,什么时候带过来看一下。”

    “哦,是做小生意的吧。”

    父亲的脸上露出一点不愉快。“哦,那你带过来看下吧。”

    洁看到多了一个书架,对父亲说,“你又买书了呀?”

    “对,没书,我怎么能活得下去呢。过两年退休了,我就在家里写作,天天写。要比莫言写得还好。死之前要当个作家。”

    “妈,你的花该浇水了。”

    “别胡说,我浇过水了。阳台上开满了花。等你都安顿好了,我要自己买一片地,天天种花。”

    “你们生活挺好的,别天天想着我。”

    “胡说,你是我宝贝女儿,我能不想着你呀。以前你在外面,要独立自己,现在回家了,好好当你的小公主。”母亲说。

    “我知道啦,你们两个人想过什么样子的生活,就去过吧,不然一辈子也不能过上了。”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我们都是为了你,不然早就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那我想去画画,不想当老师。”

    “说什么?”

    “你爸爸为了你的工作求了不少人。”

    “那什么都没跟我说,就决定了,有没有问过我的想法。我长大了。”

    “我们以为你会同意。”

    什么我们,妈妈听了,我提醒过你,要跟孩子说下的。

    这个图书馆管理员,你们爱谁去谁去,我不去。

    母亲说,你怎么说话的,你爸爸也是为了你好。去上班哈,听话,画画回家可以画嘛。

    父亲不说一句话。他平时遇到事,如果是生气了,就不说话,这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转身坐在椅子上,母女二人立刻不说话了。脸上的表情略显惊恐,好像触怒了龙颜,唯恐大发雷霆,五马分尸一样。

    我们都听你的,对,爸我听你的。明天就去上班。

    夏柏风家里是卖饼的。这种饼的名字叫作五香饼。有芝麻,有花生,有葡萄干,有胡椒,还有面。这种饼吃起来非常香,而且价格也比较公道一般的上班族都喜欢拿他当早餐。山东人喜欢吃面。

    他的父母就在工厂门口卖早点。住的钱不多不少够他叫大学的费用。这个五花屏全是手工烙的。十分讲究这所以没有被机械化产品化是因为这个饼烙的工艺十分复杂,手眼协调。这个手艺只有他母亲一个人会,别人都玩不了。

    梦洁无奈的回到寝室,拿出微信给柏风发了一条消息,不开心,以后要去当图书管理员了。

    柏风说:“工作这么快就找到了,恭喜你。”

    洁说:“恭喜什么呀,我不想天天跟一堆书呆在一起,只有我父亲想,他都快把家里变成图书馆了。”

    柏风说:“你有个好爹,还不知足。”

    “拜托,我心情很差的。”

    “出来散散心吧。你打车来我这里。”

    柏风骑着自行车,在马路边等候,不多一会,洁来了,他骑自行车载着她,向田野走去。一路上,杨柳成荫,微风阵阵,河水流淌,鸦雀惊飞。洁看了这一路的田园风光,心情大好。他们来到一片玉米田,“这里是我家的”柏风指着这一片绿色的玉米田。田地的前面有一条河水,河边上长满了芦苇,水里的鱼游上来露出水花。在路边上,一片没有植被覆盖的土地,堆积了一小堆沙丘。洁忍不住带走过去,蹲下来,手捧一把沙土,任由细细的土在指尖流出,随着细小的风飘出。她捡起一片土坷垃,扔进河里,只听噗通一声,溅起了一团水花。洁呵呵笑起来,那笑声就像是风吹芦苇,雨润小河,真真切切自然而出。

    “真开心。”她站起来。

    “你这样就满足了呀。”

    “对呀,每天对着花花草草,我这一辈子就满足了。”

    “有那么容易呀,你们这些城市里面长大的孩子,不都是喜欢跑车,喜欢别墅的吗?”

    “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只是喜欢小树树,小木木,小花花,小草草。现在想明白了,这些才是让我真正快乐的东西,不是跑车和别墅。”

    “那我在这里给你盖一栋房子,一栋你最喜欢的木房子,房子前面有一片温室花园,一年四季开满鲜花。房子有卧室有厨房有画室还有一间书房,你就在画室里面画画,跳舞,听音乐,我在那间房子里面,写作看书思考人生。我们一辈子这么过好不好?”

    洁低下头,说:“好,这是我理想的生活。可现实总是残酷的,我们都会害怕很多东西,害怕没有钱,害怕生病,害怕没有朋友,我们害怕被这个社会抛弃。这个理想,我可以保留一辈子,生活也只能按照那些长辈的意志来规划,这个梦,我们可以一直做下去。”

    “不要怕,什么都不要怕。看看这里,我们就站在这房子的面前,只要泰山还屹立不倒,只要黄河的水还在流淌,只要趵突泉水年年喷涌,只要田地里面长出庄稼,我一定让你过上这样的生活。”

    洁眼睛看着这一片绿色的田地,她的眼睛里映射出河水的波浪。“柏风,我相信你,我也相信我自己。”

    柏风轻轻搂住了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