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事

    更新时间:2017-12-30 19:33:20本章字数:1960字

    柏风对洁说先在图书馆工作一段时间,房子还没建好,等过几个月再说。柏风的买来一栋可以组装的木房子,在自己家的土地上进行改装,父亲和母亲有空闲的时候也会过来帮忙,他这样敲敲打打了几个月,房子有了模样。父亲年轻时候学过木匠,空闲时候,帮着打造一些家具。他在木房子顶上铺上了太阳能电池板,家具也很快齐全了,他们买了一些木质的勺子,碗筷,一切安排妥当。一栋黄色的四间房子的木屋在秋收结束之后站立在大平原空空的田野上面。

    农村的收割进行的比往常顺利多了,今年来使用大型机械,机器张着嘴巴,将整个平原的玉米一口口吞下,几万亩土地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不到一天的功夫,都成了光秃秃的一片。在经历了一个夏季和秋季的绿色的繁华之后,终于在秋季的末端看到了土地的颜色,土地还是黄的,来年还能长出庄稼来。

    洁在图书馆上班,工作很无聊,每天就是统计和整理各种图书,不过空了她可以看看书,其实只能翻翻,走马观花,破碎的时间片段,不足以反射整本书的光芒。回到家里她翻翻父亲的书架,帮着母亲料理这些花草,顺便问母亲要一盆自己喜欢的花草。柏风的温室快建好了,打电话问洁喜欢什么花,要准备买种子了,她把母亲的花一一拍下来,并且给母亲要了一份花草的名单,按照这些来买吧。

    不久之后,在木房子前面,一座小小的温室花园就建立好了,里面的花刚刚发芽,透出生命的新绿,在寂寞的秋日平原上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柏风邀请洁来房子这里,他们登上木梯。柏风站在洁的旁边,两个人放眼四野,空荡荡的一大片,整个原野上面只有凋零的落叶,一两只麻雀飞过,才能打破这如灰一般的沉寂。

    柏风说:“这种寂寥的感觉在南方体会不到的,你看这一大片,在四季有不同的颜色,春天的时候,河水是黄色的黄河水,眼前这一片都是绿油油的稻田,夏天的时候,身后的河水经过沉淀,变得青绿青绿的。而眼前的一大片麦田,已经熟透了,麦穗饱满而金光,大地成了金色。秋天到来,绿色再一次蔓延,到了收获的时候,整个平原已经成了带有一点凋零气息的黄色。冬季来临,河水借兵,万物沉寂,大雪过后,蓝天之下都是白茫茫一片。”

    “好美……”洁不禁感叹道。

    “是呀,而且四季有四季的味道,春天的时候是春芽的香气,夏天有麦子的香气,秋天有收获的香气,冬天是冰雪的香气。”

    洁兴奋的踩着脚下的木板,“真的好棒!”

    眼前的小花园,就是这大平原上的明珠,四季都盛开,总是花团锦簇,像是大平原上的一朵绣花,永远不会失去单调。

    “这里以后是我们的家吧,我要披着四季的盛装生活,闻着四季的香气生活,真的好棒!”她紧紧地搂住柏风的脖子。

    可是想起在图书馆那些苟且的日子,洁心里就十分不畅快。她对柏风抱怨道:“最近在图书馆天天对着电脑,脖子好酸。真不想在那里了,真希望早点结婚。这样我自己的事情就自己做主了”。

    她转过身去,看着柏风,“不然,我们结婚吧。”

    洁对父亲说自己要要结婚了,父亲楞了楞,手里的杯子突然拿不稳了,脚底下的地板突然不平坦了,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在努力着挣脱他一样,而这些都是他积攒多年的宝物。

    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他在大学的课堂上滔滔不绝。他坐在了椅子上,一句话也没有说,脸色发白,好像心中的气堆积成了一团云彩,要从嘴里喷出来。他低下头,有气有力地嘟囔着:“好呀,好呀,终于结婚了。”语气比棉花糖还软。

    泽说自己一定会幸福的,如果两位没什么意见,我就搬过去住了。

    父亲摇了摇头,女大不中留,对方既然是农村的,我们应该按照农村的习俗来,不然人家会觉得你是白捡的一样,你在那边过不好,彩礼我们不多要。

    父亲说着说着心情变得不好,他批评洁不上进,要考研究生,以后读博士,在大学里面当教授,像农村妇女一样,早早的结婚生孩子,真是没有出息。我白白养活你了。

    当教授这种人生,看起来特别光辉,但是这不是洁想要的人生,是父亲对她的期望。是父亲嘴巴里面都是为了洁好的最终体现。

    “为了我好,就应该尊重我自己的人生选择。”

    “你这个丫头懂什么?你知道自己的理想生活是什么吗?”

    “以前不知道,现在我直到了,并且就在眼前,我要住在木房子里,门前有一个花园,我不要高楼不要别墅,要每天听着音乐画画,空闲时候读书看平原上的风景。”

    “田园生活,我们想了一辈子,你病了怎么办,以后孩子要不要读书,生活上有多不便利你直到吗?你应该住在城市。”

    “我不要。你们就是怕天怕地,一辈子也没有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

    “你了解他们家吗,他有一个姐姐你知道吗,知道是怎么死的吗,农村观念落后,非要生男孩,流产了几次,最后一次流产大出血死的。你从小在我们家长大,能接受他们吗?他们能接受你吗,你怎么融入这样的家庭里面。”

    母亲走过来,责备父亲说:“你跟孩子讲这些干嘛!”

    洁愣住了,被一种死亡的恐惧压住了,更为可怕的是,在那种落后观念下生活,是有可能生不如死的。

    要我同意也可以,他们家出50万彩礼。你去跟你那个男朋友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