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习俗

    更新时间:2017-12-30 20:05:34本章字数:2058字

    李梦洁的父母是大学教授,李教授一打听对方在家庭是一个卖饼的,心里多少有点儿不是滋味。自己好端端培养的一个女儿怎么能嫁给那种家庭呢,但是他没有这么说。毕竟自己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吗?是不能有这种歧视的。在爱情面前,人人平等。所以他提出一个要求,男方要出彩礼。他要的也不多,就50万。

    梦见下班以后找到了白峰。告诉说父亲要50万才同意两个人结婚,柏风听了,这个数目超过了他心里的预期,他有点着急了,感到一阵压力绝望无助,还有一种痛苦。下午的太阳不那么烈了,可空气还是热的,他感觉到自己喘不过气来,情急之中,他说,“我们现在没什么路可以走了,第一个是私奔第一个是,第二个是怀孕。”

    说完之后洁脸色都变青了。“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我才多年轻呀我学历这么高,我不想这么早生孩子,我还想干点事业呢?私奔到月球吗,你要去你去吧,真是的,有什么好怕的,平日里读的书都到哪里去了?还有彩礼不是我要的。是我的父亲要的。你娶得是我不是我的父亲。这钱你爱给就给不给就不给我是会嫁给你的。但是有条件,不能跟父母生活在一起,我们的观念跟他们不一样,在一起要天天吵架。”

    柏风站在一边,像一个偷了东西的孩子,站在一边羞愧难当。结婚什么时候成了他们的事情了,到底是自己要结婚,又不是父母结婚。他又羞愧,又气恼,这是什么世道呀,蹲在一边,一言不发。洁走过去,安慰他说:“你别着急了,什么事情都要慢慢来。”柏风说他自己想静一静。“那你一个人呆一会吧,我回家了。”洁回了家。

    柏风晚上回来之后把这些事情给他父母说了。父母一辈子老实本分的。他们说不能让人家为难,难不成你为了这点儿钱还有人家父女关系都做不成呀。这钱咱给没问题的。这是我们的习俗,邻里都这样,我们这样也没什么关系的。

    对柏风的父母来说,儿子们能早点结婚,是他们的一大心事。所以说50万块钱,虽然有点多,但是他还是愿意给。他们商量着找亲戚朋友借点儿,然后自己再存点儿,帮儿子娶这样一个媳妇儿。在他看来,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说的。但是夏柏风接受不了。他说他生活在这个国家生活在这个时代,如何不能再花钱买一个媳妇儿,除非他生活在封建社会,除非他生活在百年以前。他上宁可私奔也不会出这个钱的。

    柏风说自己是读过书的人,不要这样的习俗。

    说起来,农村这几年的彩礼是特别多。他的父母年轻的时候,结婚拿一袋子粮食,表示一下基本的礼节就可以了。如果不愿意拿粮食,只要是两个人愿意,走一下礼节,父母都不怎么反对,不像今天这个样子,彩礼要那么多。

    家里经济好的还能承受一下,要是经济不好呀,两个人结了婚以后,欠下的债,要花几年的功夫,才能还完呢。可现在不花钱觉得自己没面子,到头来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北方重男轻女,女孩子特别少,现在流传着不少传言,说是有人要光棍。这下家长们可着急了,娶不上媳妇,没有后代,那可是一件丢人的事情。接受过教育的人可不这么认为呢,不结婚又怎么样,没有孩子又怎么样,他们才不管。可是,留在农村的,文化程度比较低的人可不这么想呢,女方的彩礼要得天价一样高,自己想尽办法都要给孩子娶一个媳妇呢。

    洁对父亲说,他想跟你聊聊,约你在餐厅见面。父亲说,我去见见他。

    第二天的时候,他找到了洁的父亲。在一个小酒馆里,两个男人进行了一场对话。

    洁的父亲上来就开始指责柏风。“彩礼你为什么不给。别人都这样,所以这个是习俗。习俗,你一个人是无法改变的。当然,我也是无法改变的,对于习俗,我们只有遵从。或者说,对于习俗,我们更多的是一种保护吧。想想现在多少人过春节不回家?到处旅游,连祖宗都不敬重了。现在的中国人还有几个能玩多了,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有几个人还能写首诗做首词。我传统的文化都被丢弃了。难道连这一点最后的传统的婚嫁的习俗,我们不应该保留一下吗?年轻人如果你觉得我的过分,你可以不娶我的女儿。但是请你回去问一问你的父母,我的要求是不是过分。”

    “叔叔,并不是所有的习俗,我们都遵从。原来的时候女人有过缠足的习俗,这个习俗就都陋习。早在民国时间以民国时期已经废除了。之所以要彩礼是重男轻女的这种社会现象的延伸。认为女人可以像货物一样被随便的出卖,不具备人的价值。你作为一个教授,你难道不能理解吗?这样的陋习,为什么还要保留呢?你说的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我相信有中国人还在继续学习。甚至现在发展起来的音乐舞蹈艺术更多的年轻人在学习。要说明他们在继承再发扬。而对于那些陋习,我觉得我们应该抛弃我,不会花钱去买一个媳妇儿的。说到底,还是对于洁是不尊重的,不管我家能不能出得起这个钱,但是。我的意思是我不会花钱去取买一个媳妇儿。”

    “年轻人,你知道的如果是不好的东西,不会存活到现在。只有好的东西才会被流传,被人民群众所选择。彩礼为什么是一个不好的习惯呢?年轻人,你是沉浸在爱情当中的人。而我是经历过爱情的人。爱情长久保鲜,是非常困难的。不要一辈子都能爱情来说事。如果你不喜欢铺张浪费,那这个彩礼钱我们不用来办酒宴。这是一种很简单的承诺,是两个家庭之间的承诺。还有你回去问一问你的父母到底要不要给。”

    说完,教授起身离开了小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