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万彩礼

    更新时间:2017-12-30 20:07:50本章字数:2223字

    秋天的城市,因为水泥的堆砌,显得更加寒冷而彻骨。他默默望着两个人的背景,希望有人能够回头,洁的父亲停下了脚步,“我会跟你辩论的,你会明白的。”然后转身离去。洁没有回头看一眼,猜估计是绝望了。

    可是,或许一转身,就是理想。

    回去的路上,天上的云彩好像又加了砝码,更沉了。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柏风坐上去,看到里面还有一个人,想是一起拼车的。柏风的心情糟透了,他眼睛看着车窗外,或许自己就像行道树一样,没法按照自己的意志来生活了。忽然旁边的中年大叔说话了:“小伙子,心情不好呀?”

    “不好,我给我未来的岳父下战书了。”

    “为什么呢?”

    “非要彩礼,还要100万,我拿不出,就不同意和他女儿结婚。”

    “那你怎么办?”

    “我要跟他辩论,赢了,就不用给了。他同意了。”

    司机师傅说话了:“这年头彩礼太多了,现在的年轻人都给不起,一般是父母出,花钱买个痛快。”

    “这位师傅,我看你有点面熟,你是不是上过电视?”司机问坐在背后的大叔。

    “师傅,你真是好眼力,我是那个在新闻联播上的人。小伙子,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你的辩论我支持,别忘记叫我参加。”

    司机师傅感到惊异,“好家伙,原来是市长!我说怎么这么眼熟。你们这些大人物,不是应该有专车的吗?”

    “哈哈,你这比专车还舒服呀。我出来看看,一个人的调研。”

    “微服私访呀,哈哈,小伙子,你是到前面下车吧?”

    “我的事,就不麻烦市长了。”

    “这可不是你的事,是不少老百姓的事。”

    “那,谢谢市长了。”

    柏风下了车。

    “彩礼越多呢,说明女人金贵,你看人家古时候那个富家子弟成上亿的送彩礼,黄金铺地,绫罗绸缎,什么都有。说实话,这是一种尊贵的象征。”妈妈还用她的道理来说服风。

    妈,洁不需要。而且这点儿钱也不能代表人家的价值。人这辈子价值,谁能说得清楚呢。人家是独立的女人,它的价值只有他自己说了算。不是,这100万块钱说了算的。风辩驳道。

    他回家之后,下了雨,木房子在阴雨天里显得更加潮湿,他一个人在秋雨之中,屋子里通上了电,床上有一个电热毯,有一丝温度,让他不至于太过寒冷。栖身于这间房子里面,他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说服不了这个世界上一个如同他一样渺小的人物。孤零零的原野上面,孤零零的老树也落叶飘零,哎,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跟他在一起了。

    白峰的母亲听说要100万,数落起他来,你看你,50万块钱你不给,现在人家要100万,我们想给也给不起了。

    泽对白峰说,50万块多吗,你怎么不愿意给,现在他要100万,你怎么给?要不你去道歉吧。

    不去。

    你不去,我去。

    母亲悄悄地找到了洁的父亲,她拿了一包饼分给大家,这种叫作五香饼。吃起来特别香。她说,五香饼的制作十分有讲究。五种香料的混合十分讲究。如果其中一种添加的量不对,就不会有五香的香气。这就跟我们的生活一样,如果说钱要的多了,那么感情的成分就少了。物质上多啦,爱的成分就少啦。

    是的,我们两个盼着我们两个好,就不要在经济上给他们压力。就想着五香饼一样。

    父亲有了一口五香饼,生活就像五香饼,要想有滋有味儿,什么都要掺和好,既然你来了,我就要50万。

    他的一个大学室友在这家网络电台公司工作,随着传统媒体的没落,新兴电台开始发展,并且拥有越来越多的生存空间。他找到了在城市里逍遥快活的赵西窗,西窗一边责备一边挖苦。“你当初来大城市,哪有这么多事,在大城市结婚,谁能管你,想跟谁就跟谁,跟狗跟猫,别人见了也不觉得奇怪。”

    “别提了,帮我一个忙。”

    “没说的。”

    李梦洁洗了澡,穿上粉红色的睡衣,躺在床上,这几天,她心神不宁。她一会想起风的话,像鱼儿那样游走吧,你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一会又听到父亲说,别听他的,他是一个不靠谱的男人,不会照顾好你的。两种声音,让她心里没了主意,少了坚定。

    手机弹出一个提醒,室友小陈写给她一封信。

    洁,你最近好吗,我过得不好,说实话。看到这里,洁的眼泪一下子流出来了,自己像一块肉饼被夹在两种价值观念的中间。小陈说,我决定不给家里寄钱了,他们说我不孝也好,忘本也好,甚至是骂我难听的话也好,我不会改变自己的主意了。无法把握自己的生活,就无法把握自己的生命,关键时候的妥协,会让自己放弃自己,我要坚持一下。我听说一个农民工喜欢跳舞,别人都反对他,他坚持了,后来,人们都赞同他的做法。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理解我了。

    洁感到内心一颤,关键时候,谁在坚持,就有自己想要的生活。

    柏风在家里出不去门,母亲把大门锁上了。不让他出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时钟的指针在飞速的移动,他一个人在家里怎么都出不去。你把门打开,门在外面锁上了,你去干什么,我虽然没见过辩论,但是知道,那根吵架差不多,你跟你未来的丈人吵架,能有什么好,今天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妈,你们真是,哎,什么都不懂。”

    “你读书也不能耽误我抱孙子。这钱你不给我给,哪有不给一分彩礼就娶人家媳妇的,人家女儿养这么大,容易吗,人家父母能白给你。县长的女儿结婚也要彩礼,别说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了。家家户户都给,我们想不花钱娶媳妇,邻里街坊怎么说,这婚要是结不成,还不笑话死我们家抠门呀。我看你就是书呆子,读书多了。”

    “那你给吧,你跟人家在一起过日子,不是我,你去跟泽结婚?”

    “这孩子怎么说话的,真是读书读傻了。”

    “我才不傻呢,封建落后,我结婚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呢,什么都不懂的是你们?”

    “对,我们是什么都不懂,我们只盼着你成婚成家,过上好日子,这些年我们苦也苦了,累也累了,这些都没什么,我两个孩子,现在剩下了一个,这一个要还不能好好的,我是有多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