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狭路相逢难避,冤家聚头不愿。六

    更新时间:2018-06-08 15:32:48本章字数:4750字

    林民贵此时竟出现在苏州!!!就站在喊方建的高瘦男的身旁!

    林民贵怎么在这儿?!

    方建和高瘦男说话。我站在方建的身旁看着林民贵,忘了躲藏,忘了把手从方建的手里抽出来,忘了假装我和方建是兄妹。

    林民贵的手指间夹着一支快要燃尽了的烟,另一只手插在裤袋里,神情落寞。他手腕上的那条红色细手绳不见了。

    “回去了。”林民贵离群而去。

    “民贵!”高瘦男叫林民贵。可林民贵却并没有停下。

    高瘦男目送林民贵离开,转头对方建说:“明天的会你可不能再缺席了啊。”

    “开什么会啊!我修复的时候去不就行了嘛。”方建牵着我的手,玩世地说。

    高瘦男和方建言来语往,讨价还价。

    我看着林民贵离去的方向,就算来往的游人身影遮住了他的背影,我的目光依旧被他牵扯着无法收回。他和女同学B是男女朋友吧。那他现在不是应该留在济南陪她吗?他们吵架了?分手了?因为昨晚的事?

    午夜,失眠的我挂断了女同学B的电话,照她说的,到拙政园园墙外找寻林民贵的身影。

    拙政园外的河道静如墨玉,河道边的码头石阶在月光下灰白得如死去的珊瑚。石阶上星罗棋布地躺满烟头,烟头间的酒坛子或立或倒,醉倦萎靡。酒坛子旁边是林民贵独坐的身影,他的指间夹着一支烟。

    我坐在林民贵身后的十几级石阶之外,极力地压制气喘吁吁的声音,尽量安静,不想打扰林民贵。我的焦急也终于平息了。

    方建把我往他怀里抱,我不去。

    “地上凉!”方建。

    我看着林民贵的背影,不想打搅他的沉静,不得已只好坐进了方建的怀里。

    方建朝林民贵的背影不耐烦地喊到:“喂!回去睡觉啊!你他妈的都几岁了还玩儿忧郁!要么你现在就回济南去把妞儿弄到身边来,要么你现在就给我滚回酒店去睡觉,睡醒了明早滚去开会!少他妈给我在这装少年!”

    林民贵连句滚都不骂方建,把他无视个彻底。我和林民贵一样不理方建。

    方建又对我说:“回去吧。你也看见他了,没死,还活着。”

    我捂住方建的嘴巴。

    静了许久以后,林民贵冷笑一声:“你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为什么要跟他?”

    我不知道林民贵这是在问我,还是在问女同学B。

    “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孩儿怎么也会把名利看得那么重?”林民贵。

    方建甩开我捂着他嘴巴的手:“你这什么话!说你家的就说你家的,把我们家的带上干什么?”方建的声音炸耳朵。

    我重新捂住方建的嘴,眼睛看着林民贵的背影,生怕方建让林民贵难受了。

    “我喜欢她,我有一颗真心给她,还不够?”林民贵低声怨道。

    “真心得配上真金才能打动人!单一个你的真心有屁用!既不当饭当包,也不是钻石手链。更没法叫人高看她一眼。”方建的话真心惹人厌。

    林民贵的那一声笑笑得凄冷。他吐出来的浓烟在映着月光的河面上久不散开。

    “她早晚会明白只拥有富贵是一件多无聊的事。拥有真心才是真正的富贵。真心才是这世上最昂贵的东西。”我竭尽全力避免伤人地安慰林民贵,却仍显笨拙。

    林民贵回过头面对我。我看着他。背着月光的他,脸上的表情叫人看不清楚。

    “你确实和方建不是一路人。”林民贵。

    “你活过来了是吧!”方建起身要走。

    林民贵在荡着月光的河道前,扭着身子面朝着我:“是她让你来找我的?”

    “不是!”方建。

    “是!”我。

    我和方建同时回答。我瞪了方建一眼:“是。是她打电话让我来找你的。她说刚才你们聊电话时你突然掉线了,她再给你打却怎么也打不通了,她很担心你。”我没说她把他们分手的事告诉了我。

    林民贵点了点头,转过身,又面朝向河道:“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再坐会儿。”

    我想劝林民贵回去酒店,可却没有说出口。

    方建硬拉着我走到了台阶的尽头,我回身看向林民贵,却已经看不到他了,我只能看到一团烟从他坐下的那个地方飘出来,浓浓的。

    天上的月亮不顾人间别离苦地执意向圆。

    “你那个女同学真是害人不浅啊!”方建边走边叹道。

    我不说话,只是跟着方建往回走。

    “部队大院儿出身的人喜欢她她还嫌不够,她还想要什么?”方建。

    “那也就是说林老师没靠家里额外得过好处。”我看着脚下的路。

    方建笑道:“你倒清楚。”

    我看着脚下的路。

    “你对林民贵的事这么上心,不会是喜欢他吧?”方建。

    我看着脚下的路:“林老师对我来说,就如同‘样式雷’对你一样。”

    “哼,他配么?”方建。

    “配。”我。

    方建不再说话。

    一回到酒店房间方建就把我抵在了门上。

    “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疯?!” 我低头躲开方建的嘴唇,挡开方建不安分的手。

    方建甩开我的手又亲了过来。

    “这是酒店!”我喝斥道。

    方建不理我的喝斥和抵抗。

    “啊!!!”方建咬我。

    就在方建快要得逞的时候,我声嘶力竭地哭喊喝止他。我不想在酒店做那件事。我怕方建会像LV男和我老师那样变态。

    方建骤然停下,盯着我时像是要把我看透了一样。

    “你真是被我惯坏了,气性越来越大!”方建把虚脱无力,冷麻晕眩的我抱到床上。

    我在方建的怀里无力地挣扎。

    “不了。睡觉,就只是睡觉。”方建妥协了!!

    方建把我放到床上,看了我许久以后咬了咬腮帮子:“我再去洗个澡。你赶紧睡觉。明天和我开会去。”说完就下床了。

    方建这个澡洗得时间特别长,回到床上后背对着我一言不发地睡了!我把被子揪在怀里,警惕着。听他睡了我才睡。

    转天会议间歇。

    一个短发女人走进外走廊这儿抽烟。

    “你介意?”她见我看她便问我。

    我摇摇头。

    “来一根?”她。

    我又摇摇头。

    “你认识林民贵?”她。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她笑了:“你这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说不好。我知道谁是林民贵,可是我不知道那样是不是就算是认识了。”我。

    她吐出一口烟:“也对。到底是怎么样才算是认识呢?”她笑了笑。

    “你是他学生?”她。

    “谁的?林老师的?”我。

    “嗯。”她点点头。

    “不是。”我。

    “你不会是他那个读大学的女朋友吧?”她。

    “不是。”我摇摇头。

    “那他怎么对你那么好?我看他没少和你说话。”她。

    “我不太懂古建筑修复的事,林老师就给我讲讲。”我。

    “你另一边就是方建,还用得着林民贵?方建知道的只比林民贵多,不比林民贵少。”她看着我,不相信我的话。

    方建和修复古建筑有关我是今天才知道的。林民贵主动给我讲知识的事不好往外实说吧?那样好像显得我太嚣张了。

    “你是大学生?”她。

    我点点头。

    “是跟方建来的,还是跟林民贵来的?”她。

    “方建。”我隐隐觉得她更介意我和林民贵的关系。

    “方建的女朋友?”她。

    我沉默了。

    她吐出一口烟来,笑了笑:“这俩孙子,建筑喜欢古的,女人却喜欢嫩的。”

    “你……”林民贵来了。他看到了我就不说话了。今天的林民贵冰冷了许多,像没什么人的情感了似的。

    “林老师。”我。

    林民贵应了我一声,又看向了她。

    “我先进去了。”我。

    “去吧。”林民贵。

    “等等。你留下来做个见证。”她叫住了我。

    见证?我不明白。

    “林民贵,你看着我。我要和你结婚。”她的直接令我震惊,惊讶得我心脏像是被真空压缩了一样。

    林民贵看了我一眼:“你先走吧。”

    “你站下。”她喊住我。

    我为难死了。

    方建拿着奶茶也来到了外走廊,看见我们三个人定在原地,笑道:“干嘛呢?”

    我接过奶茶。她先说话了:“我求婚呢。你不是说他刚失恋了吗?”

    方建笑着说:“你也太效率了吧!他这会儿恐怕还伤着心呢。”

    “一个大老爷们儿,伤心一晚上够了吧!叫个小丫头弄得半死不活的像什么话?!她不就是嫌你没钱吗?我不嫌。我过得了苦日子。我跟你!”她一点儿也不温柔。

    “你?算了吧!你一部队大院儿长大的公主型人才哪过得了苦日子!他们家可是世代都不走关系的,你可想清楚了,那日子是真叫苦啊。”方建。

    “方建,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动用家里的关系了?”她。

    方建没说话,只笑着点点头。

    “你怎么那么爱扯老婆舌?”林民贵骂方建。

    “她问我你怎么了,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怎么叫扯老婆舌呢!”方建笑着反驳林民贵。

    林民贵正想说方建,方建却先开了口催他:“你痛快儿地,人家还等着呢。你娶是不娶?” 

    “不娶。”林民贵憨愤道。

    “你站住!”她一把抓住转身离开的林民贵。

    “干什么?!”林民贵不耐烦道。

    “你别给脸不要脸!我比那小丫头差哪儿?她嫌贫爱富我可没有。我愿意跟你一起只给老百姓盖房子!我这么好,又对你这么好,你居然不要我?!你脑子……告诉你我已经成了你们设计公司的董事长了。以后,你归我管。不论公事私事。”她态度强硬。

    我去!我完全被她震呆了。没见过她这样的女人!

    “哎,下巴,下巴掉地上了。”方建推了我一下,损了我一句。

    我闭上嘴巴没瞪方建,直直地看着林民贵。

    “你!那我辞职!”林民贵在她面前显得愈发的憨厚。

    “你辞啊!你去哪儿我买哪儿!我就是要当你的董事长!”她扬起了下巴!

    林民贵被她气得闷不作声。

    “我年龄虽然比那小丫头大,可比你小。钱也比你多。理想也不比你的理想低贱。你有什么好说不的?!”她。

    林民贵:“我不喜欢你!”

    “屁!你特么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拿我当女人看过?都没拿我当女人看过你特么有什么资格说你不喜欢我?!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女人了,你给我看仔细了再说你喜不喜欢我!”她。

    “你知道我不拿你当女人看你还跟我来这一出?!你少废话,放手!”林民贵。

    “不、放!我告诉你林民贵,就算是我死了,我的牌位上也得写着林门梁氏!”她。

    我去!什么年代的人?!

    林民贵无奈地瞪着她。

    “呃,我想上厕所。”我觉得有我和方建在,这事儿他们不容易谈成。

    “我还没看够呢。”方建玩世笑道。

    我拉着方建进到了楼里。我从心底里为林民贵感到幸福——有个人,这么爱他。

    休息时间一过,会议照常进行。林民贵没有异样,方建认真开会,不再取笑林民贵了。我不敢看那个向林民贵求婚的女人,只好一直低头写笔记。

    傍晚,会议结束了。方建等我从洗手间出来后带我去了会议室楼下的餐厅参加聚餐。

    “方建。”有人叫方建。

    “吴老!程老!”方建回应。他对这两个人很恭敬。

    我看着这二老,只会微笑行礼,不知道还该怎么样。

    “哎哟哟,这怎么这么大礼。”吴老先笑了。

    方建也笑了:“小孩儿,没见过您二位这样的大人,有点儿不会玩儿了。”

    我不好意思了。

    程老笑了:“跟在你方建身边的人,还会有不会玩儿的时候?”

    方建谦虚地笑了笑。

    “我和程老过来是来跟你说声谢谢的。”吴老。

    “您言重了。是我该谢谢您二位。”方建。

    这个餐会和在T城时方建带我去的晚宴不一样,这里朴素得很。大家谈论的东西也都和钱关系不大。来的人都是白天和方建、林民贵一起开古建筑修复会议的人。

    “别这么说。我和程老的窑,如果不是接了你的单,这次,真是悬了。”吴老。

    “国家不会坐视不理的。是我杞人忧天了。”方建。

    “要是没有你和民贵,我们的窑,恐怕是要让人给偷去了。”吴老面有愧色。

    “是啊。国家是没坐视不理,可是中间那些上令下达的人走程序的时间也太长了,唉,算了。好歹人家最后还是看在了民贵的面子上总算是把国家发来的补贴在危机爆发之前给到位了。民贵这么奔走我们是不惊讶的。可你小子,呵呵,从前是我错看你了。”程老也面带愧色。

    “您二位说得坦白,我也就不说客套话了。要不是您二位的烧砖手艺是国宝,这回,我真的大可以用现代化技术做出来的砖去做。但我也必须承认,效果,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个让我满意。现在好了,我们各得其所,您二位的窑厂保住了。我想要的效果也达到了。”方建微笑着说。

    “我听说了。你那个建筑全面地展示了中国古建筑营造的所有古技法。烧砖,刨木,大小梁协调,榫卯,格局设计,木料,雕画,从选料到技术可以说是无一不古啊!堪称是中国建筑古技法的博物馆啊!”吴老夸赞方建。

    方建微笑道:“过奖了,就是个陈列而已。”

    他们三个人又寒暄了几句,散了。

    方建的所为让我有些惊讶。

    “不好吃吧?这是个穷会,每次开会都选最便宜的酒店开,吃最便宜的工作餐。”方建坐在我旁边和我说话。

    “你小子行啊,我刚听说了你的英雄事迹。没想到啊,你居然是这样的方建。”随着爽快之中带着点儿调侃意味的话音来到我和方建跟前的是白天跟林民贵表白求婚的那个女人,姓梁吧好像。

    方建抬头时梁小姐已经坐下了,方建不太欢迎她似地回道:“你老盯着我干什么?我有人了,你没看见么?”

    “滚!你比林民贵差远了!”梁小姐。

    “那你就坐他边儿上去!”方建。

    “我问你!林民贵那事儿,是不是你整他?”梁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