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预告篇:颦微之雪

    更新时间:2017-12-17 20:49:37本章字数:2696字

    请君行,莫往不归路

    乘嫁临,面睹无相期

    心愿高,只难片离路

    风声倒,许言赠逍遥

    途归无,车载别无音

    “声如其人,美人,你的歌真好听。”

    “小女子惶恐,只怕嘈杂歌声不入公子之耳。”

    “哪里的事,我可是欢喜得很,这歌甚有意思,能否赐教一二?”

    “说不上赐教,公子若喜欢,我道来便是。”

    “昭雪,上茶!”

    遥远的北国里,住着关系极好的兄妹,哥哥英俊潇洒,妹妹落落可人,若无血缘关系,在别人眼里,只觉羡人一对。

    北国和附近国家关系不好,频频打仗,终有一日,周边小国联合攻打北国,北国失防,君臣被俘虏,国民沦为奴隶。运气好的是,这对兄妹逃了出来,去了更远的周边国家。亲朋好友的死伤苦难让二人对这些小国恨之入骨,哥哥谋划着报复这些国家,往祢国做谋士,主张合并疆土,要打下北方。

    祢国的孤单势力比不上诸多国家的围持,拓疆让周边国家恐慌,后来,祢国重蹈北国覆辙。哥哥满心复仇,去了更大的国家,献计时,时常针对北方的小国们,让国君很为难。尽管其他的出谋划策都非常好,唯独北方事宜异常激进,几个主张和平的国君都没有留下哥哥。不过,闫国国君很欣赏哥哥,主动邀请他来,询问了很多治国之事,哥哥的很多意见都受到了借鉴和采纳。随后,国君尊其为闫国国师之一,很多大事都会与哥哥商讨,只是一牵扯到北方之事便避而不谈。

    一日,闫国国君问妹妹,是否愿意嫁给自己的儿子,妹妹拒绝了。妹妹说丈国正在吞并势力内小国,担心此国将成为其他大国的威胁,自请和亲,希望能凭一己之力减少因侵略造成的伤亡,也算是好事一件。闫国国主大悦,将妹妹封为睿安公主,以最高的礼遇嫁往丈国。

    妹妹临行前,对着哥哥唱出了这首歌,希望哥哥莫再沉浸过往,要放下仇恨。这一往丈国,不知何时还能相见,也不知是否还有见面的机会。此刻,只希望哥哥不再拘泥于复仇,凡事莫局限可能性,为国君出策需要更加深思熟虑,切莫受心中所恨影响,切记顾全大局。战争也许无法避免,但还有很多减少战争伤亡的方法,这都是往后的日子里可以探究和发觉的,勿活在过去的世界里,而丧失尝试不同结果的机会,别被以往禁锢。

    说完了很多话,还有很多话想说,忍痛离别,还想再回头看哥哥一眼,却已看不到哥哥了,也再也看不到回去的路了。

    “这便是这首歌的由来。”

    “美人,你讲的故事不错,可我倒觉得这个故事,应是……负心汉的版本。”

    “此话怎讲?”

    “一个男的只顾自己野心,为达成目标不择手段,尽管这样,也有爱着他的人。痴心的女子为他甘愿牺牲嫁往远方,实现自己作为棋子的价值。这首歌便是女子在出嫁路上唱的,诀别时,心心念想着男子,却再也无法相见。”

    “呵,公子说是,那便是罢,当真是一个有趣的曲解。”

    “是在下曲解了。”

    “非也,此歌乃家母所作,小女子只道出一知半解,但觉公子更有理。”

    “可有机会请教令堂?”

    “可怜家母已殁。”

    “你叫什么名字?”

    “月妍,明月高悬,女子妍。”

    “唔…今日天阴,月暗云乌,歌声摇曳,探入我心。声如其人,宛若焰烛,却耀胜明月,分明是夜中月烛,奇妍无比。”

    “呵呵,公子真会开玩笑。”

    “美人当得起此称号。”

    “呵呵,有幸得月烛一称号,小女子在此多谢公子了。”

    夜连夜,未闻歌如此悲叹,奢望过千里

    忆往颜,何曾觉心中伤感,无限贯穿来

    “司马国太强了。”

    “可还有愿意合作的国家?”

    “没了,诸国听闻司马国的连胜战绩,还未开战就缴械投降,更不用说去打了。”

    “甘愿为奴隶?司马国再大也养不了那么多人,更可况他们自己都吃不饱,那么多土地,就那地广人稀的破国家,能够治理?兰国的下场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别无他法,你作为轩辕氏的一员,应当为轩辕国牺牲。”

    “可这样的牺牲换得了什么?父亲你心里清楚,何苦为难女儿呢?”这是轩辕枫绫进宫以来第一次唤轩辕晟武父亲,第一次自称女儿,深觉这样的称呼讽刺,也不知渊知世当初为何放着千门门主不做,要嫁这样的人,当真是瞎了眼。此刻,轩辕枫绫心中阴霾,眼神冰寒,有那么一瞬,想杀了这虚伪的老狐狸泄愤。

    “长帆身为男儿,又是我唯一的儿子,还得靠他担起轩辕国的江山。燕儿仪态大方、冰雪聪明,又生的美,必将成为一代骄人。你呢?成天女扮男装往外跑,青楼歌坊哪里没去过?我怎会生了你这样的女儿!”

    “老家伙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一介女子去青楼作甚?顶多去歌坊赋诗作词,论这方面,轩辕国有几人比得上我?”

    “好一个赋诗作词,有什么用?还不如和亲来的实在。”

    “口口声声说轩辕燕儿比我好,你怎不叫她去和亲!”

    “由不得你,来人!”

    一群兵卒冲进来,包围了轩辕枫绫,只见她口念雒文,枫叶散去,人似是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正经东西不学!尽习旁门左道!反了反了!这逆女!反了!“轩辕国君气得发抖,”把那孽女给我抓回来!”

    轩皇行宫外。

    “公主,你怎么出来的?”

    “行李都收拾了吗?”

    “嗯,公主你这扳指好厉害,能容下那么多东西。”

    “我娘遗物留的好。”轩辕枫绫轻描淡写说着。

    “若知妃未死,公主也不用这样受气了。”昭雪在一旁打抱不平着。

    “也罢,昭雪,你对轩辕国还有留恋吗?”

    “公主哪里的话,昭雪这条命是公主捡回来的,公主去哪,昭雪都誓死相随。”

    “死…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还是活着的好。”

    “公主,你打算去哪呢?”

    “先和美人道个别罢,今日离开,再难和挚友相会了。”

    “可我们怎么出去啊?国君已经派人将出路都围了。”

    “教你的地遁术熟了吗?”

    “嗯!”

    “那就走罢。”

    “遵命,公主!”

    好佳人,君迎伴复乐

    弹指间,骄人汇散遥

    日已暮,晴岚失于艳

    “公子今日前来,可是来道别的?”

    “美人何出此言?”

    “满脸疲惫,风尘仆仆,又撞日而来。”

    “本公子倒是想择日。”着男装的轩辕枫绫笑得含蓄委婉,像个腼腆的大男孩,让昭雪和月烛妍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

    “那此日一别,还请公主保重身体。”月烛妍对着轩辕枫绫行了大礼。

    “你知我身份?”

    “可还记得烛妍随口问过公子生辰?算出公子乃天凰之命,凤公凰母,那公子便为女儿身了。乱世之中的天凰之命,愿您带领众生走向安平,这便是烛妍窥探天机所看到的。”

    “美人还会算命?真让本公子大吃一惊。”

    “上不得台面,加上国君今日搜捕,公主此刻到来,烛妍猜想公子便是公主,不想料中了。”

    “你在这屈身为歌姬,实在是浪费,可愿与我一道?”

    “烛妍答应,但不是现在,终有一日,我会寻到公子的。”

    “一言为定。”轩辕枫绫随手拿出平日用的枫桉折扇,递给了月烛妍。

    “烛妍受不起此大礼。”

    “方才还聪慧得很,现在笨了?”轩辕枫绫拿起月烛妍的手,将折扇塞了进去。

    “我…”

    “吾友还会来寻我的,对吗?”

    “公子所言极是。”月烛妍想了一下,取下了挂在额头前的圆月头饰,交给了轩辕枫绫。

    “烛妍,再会了。”

    “公子,再会了。”

    “美人,为何要皱眉,还是舒展了好看。”

    “公子莫要笑话我了。”

    “不过,颦微也是一种风景呢。”

    莫往处,君已入看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