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连绵之雪

    更新时间:2018-01-07 19:21:50本章字数:3446字

    《聆黯雪》

    第十七章:连绵之雪

    “这人,轻功如此好?”渊枫绫感慨着,落衍落地时,当真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公子,你不知晓吗?”

    “知晓什么?”

    “我也是偶然听说的,这一代由生派弟子中,三弟子落衍的剑法、内力与轻功,丝毫不亚于大弟子常白风,而二弟子许墨,之前还被四弟子盛天元打败过。”

    “他,有这么厉害?”渊枫绫一脸不信,再望到台上的时候,落衍已用绳索将剑与剑鞘绑在一起,单手提在腹前,另一手背在身后。

    “第二十五场,两位,请!”

    “得罪了。”僧人一手扶着铁棍,另一手侧掌举在胸前,对着落衍点了下头。

    “比武乃常事,不影响两派之谊。”落衍刚说完,那僧人便提着铁棍就往落衍面门上挥去,落衍侧身躲过,铁棍跟了过来,落衍伸手,用剑将铁棍挑了出去,压下,一脚踩在了地上,铁混陷入了擂台之中,僧人使劲,却未拔出。

    僧人见铁棍拔不出来,便一跃,双脚踏在棍上,另一端的落衍被翘了起来,落衍往后一跃,轻声落地。僧人拿起铁棍,对着落衍就是一顿猛抽、伸滚,速度极快,落衍未动手,依旧提剑背手,一一避过。看落衍如此闲适应对,僧人有点急了,将铁棍挥得更加用力,相对着,弱化了收回来的力道,落衍借着僧人一个发力疏忽,剑鞘加力将铁棍挑出了场外。

    嘭——铁棍摔落在擂台旁的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是洒家学艺不精,承让了。”僧人停下了攻击,对着落衍双手抱拳,自行跳下了擂台。

    “承让。”落衍回了僧人一礼,快步走下擂台。

    “胜者由生派三弟子落衍。”

    这人先前是故意被砸衣服,故意被自己打的?渊枫绫在台下看得郁闷了起来,身手那么好,怎会被自己动手成功的?皱着眉头向落衍走去。落衍本要向着许墨走去,看着渊枫绫走来,眼神有些飘忽,在要擦肩而过的时候,渊枫绫伸脚绊了落衍,落衍踉跄一下,即刻恢复成平时走路的模样,像无事人那般去了许墨那里。许墨微微笑着,对走来的落衍伸脚,落衍毫不留情地踩了下去,走过站在一旁。

    “师弟你,下脚怎如此重。”许墨抬脚弹了弹脚背上的灰尘,抱怨着。

    落衍未理睬许墨,静静站着,寻找渊枫绫的身影,只见她气鼓鼓地靠在一旁的树上。不知她在气什么,望着渊枫绫生气的模样,落衍微微皱眉,想不出自己哪里得罪了她。

    四十余场对决全部结束,明日巳时,剩下三十几位继续比试。

    除去由生派,其余大多是渊枫绫都未听过名字的小帮派,深觉此次前来十分不值,也未看到比较出彩的比试,不如回客栈多询问商铺经营情况。杨家财富再多,不过乡野之地的一介富绅,参加比武招亲的人并不多,若不是为了宝物,渊枫绫真觉得出席杨煦场子是掉了渊聆风身价,即便赢了那宝物,仍觉浪费太多时日在这。在这待着,还不如带着昭雪,多看看这窟溪美景,也比看这些彪形大汉的互殴好,想着便又皱起了眉头。

    “渊兄。”落衍抱双拳对着渊枫绫行了一礼。

    “何事?”绊了落衍,竟差点让他摔了,渊枫绫未觉故意绊他不好,也没想过道歉,反觉心中十分不爽,连个正脸都没给。

    “可否借一步说话?”落衍很有礼貌地询问着,仿佛睁眼看不见渊枫绫不待见他的模样。

    “若请我移步海客居,可以考虑下。”海客居实为渊枫绫在湘云国的产业,专门对位高权重、家财万贯之人开放,其中佳肴茶点价格极高,但尝过后便觉对得起这定价了。

    “好。”本是坑他的,可落衍毫不犹豫地答应,反让渊枫绫心中更难受了。

    “那便走罢。”

    湘云国都城——襄垣

    渊枫绫、昭雪与落衍正站在海客居门外,若不是渊枫绫穿的这身白衫料子上好,昭雪的衣着自不用说,门口的小二怕是要将后面穿着粗布武服的落衍拦在外面。

    “昭雪,你先去房里歇着罢,点些菜,我与这位说些事。”

    “是,公子。”

    “小二,带我们去包房。”

    “好嘞,请先付押金。”话音刚落,落衍将一锭金子放到了小二手中。

    “谢谢客官。”小二本想着问渊枫绫要钱,没想她身后这位一出手便是一锭金子。

    “哼。”渊枫绫冷哼一声,径自去了海客居最顶楼。

    “嗨,客官,顶楼包房花费需至少百两黄金,押金需五十两。”话音刚落,落衍又加了两锭,压在了先前那锭上面。

    “前十招牌各来一份,上壶红蛇药酒。”渊枫绫也不客气,坐下便开口点了菜。

    “好嘞,客官。”小二下去了,顶楼包房内只剩了落衍与渊枫绫二人。

    “说罢。”

    “落衍想与渊兄做个交易。”

    “说。”渊枫绫低眸,在桌下看着传音筒的信息。

    “吾等奉师命,前来窟溪寻找一物,名为愚钟,但不知其为何形态,渊兄是否知晓?”

    渊枫绫正准备喝茶的杯子停在了嘴边,直眼向落衍望去,这一问,渊枫绫还真不知晓愚钟是什么东西。

    “为何要找?”

    “相传愚钟能辅助妖道加快修炼,诸多妖怪窥视此物,想在未酿成大祸前,先带回由生派封印起来。”

    “这样。”渊枫绫捏紧了茶杯,未喝茶,将茶杯放了回去。

    “可还有其他说明?”渊枫绫又举起了茶杯。

    “落衍只知此物乃天降星陨制成,其他就不知晓了。”

    “好,容我想想。”渊枫绫虽然这么说着,实际也想不出什么,双手握着茶杯发呆。

    “二位客官,菜来了。”小二带着一群侍女上来了,将菜一道道摆在桌上,揭开铜盖后,菜香四溢,另将一具和凤凰极似的酒壶放置在一边,还有两个凤勾盏。

    “方才说的交易又是何意?”等小二与侍女走了,渊枫绫倒了两杯药酒,递给落衍一杯。

    “愚钟线索极少,若渊兄知晓信息,可告知落衍,也好方便查找,至于交易,是有关比武招亲之事。”落衍双手很有礼貌地接过了渊枫绫单手端来的杯盏。

    “嗯。”渊枫绫端起药酒,往嘴边送去,闻到一股怪异的味道,见落衍将要喝下,急急将手中凤勾盏扔了过去,砸在落衍手上,热酒泼了落衍一身。

    “小二,叫你们掌柜的上来!”渊枫绫怒声。

    “这位客官,发生什么事了?”刚刚下去的小二上来了。

    “我没叫你,叫海客居的掌柜上来!”

    “这位客官,我们掌柜这会正陪着官人饮酒呢,怕是不方便,有事可与我先说说?”

    “我再说一遍,叫方安天华上来!莫叫我重复!”

    “我们掌柜真…”小二余下的话还未说出,被渊枫绫一个挥袖吹飞了出去,沿着楼梯滚下,摔到了大厅里。

    “发生了何事?”一位黄衣女子上来,看到渊枫绫,急急下楼,拉了一位黑衫男人上来。

    黑衫男人刚到楼上,便被渊枫绫扔来的凤形酒壶砸中了头,酒壶碎开,药酒混着鲜血流下。黑衫男人看到渊枫绫,神色大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着响头,将头埋在地上。

    “方安天华,你好大的胆子!”

    “不知渊主子关顾鄙店,有失远迎,还请主子莫要怪罪。”

    “谁需你接了?若我不来光顾,便发现不了了!这么大店给你,就为了骗客人?”渊枫绫发火了,对面的落衍看着她,平静地将手中酒盏放回桌上。

    “天华不知主子说的什么。”

    “还不承认?你将红蛇药酒配方背一遍!”

    方安天华不作声,依旧头埋在地上,不敢起来。

    “你敢不敢背?”渊枫绫夺过落衍桌前凤勾盏,就朝方安天华头上砸去。

    “是天华!天华命人多加了一味药!还请主子怪罪!”

    “怪罪?我有教你不请客入座,先伸手要钱?”渊枫绫冷笑,一个伸手,楼下摔得还未清醒的小二便又摔在了方安天华面前,渊枫绫一个提手,小二怀中的金银元宝撒了一地,渊枫绫扫了一眼,看到其中有三锭底部写着洛城的金元宝,一个扫手,挥到落衍面前,稳稳落在了桌上。

    “徐玥!”

    “在!”黄衣女子双手抱拳,曲腰应着。

    “将方安天华与这位伙计驱除出去,莫让我再在这酒中闻到鸦花之味!”

    “是!”黄衣女子一手提着方安天华,一手抓着小二,拖下楼梯,扔到了海客居大门之外,转身去了厨房。

    “诸位,吾乃海客居的主子渊聆风,方才处理丧犬过激,让大家不喜了。今晚,吃好的,正在吃的,进来还未吃的,无论点了何物,统统免单!往后还请大家多照顾海客居的生意,我渊聆风,在此谢过大家!”渊枫绫用传音术说着,声音遍布整个海客居食客区。

    “呼,气死人了。”渊枫绫做完一切,气呼呼地坐回位置,转头发现落衍又盯着自己看。

    “喂,你这人!”想到那杯酒,渊枫绫心中怒火更甚。

    “落衍不知哪里得罪了渊兄,还请指点一二。”

    渊枫绫指着落衍被酒浸湿的衣服,有些气得说不出话来,徒手指着,指了好几遍。

    “落衍也觉湿身有些不雅,今日饭局就此作罢,明日再说便好。”

    “你故意的罢!”渊枫绫终于说了出来。

    “不知渊兄所指何事?”落衍抬眸,清澈的双眼看得渊枫绫更加生气。

    “今日在擂台之上,我见你身手如此之好,怎会躲不掉这酒盏?”渊枫绫这么问,落衍仍未反应过来,突然回想起酒盏和之前她绊自己的事,恍然大悟。

    “呵。”落衍坦然一笑。

    “你笑什么?”那时,渊枫绫只觉这人脑子坏透了。

    “落衍也不知,也许,只是对姑娘毫无戒心罢。”落衍依旧笑着,“这三锭金子就放这,这顿饭自然还是我请,能与鼎鼎大名渊聆风独处一桌,一掷千金也值。”

    “渊兄,明日见。”落衍起身,很有礼貌地做了道别之礼,离去了。

    渊枫绫咬着嘴唇,望着落衍离去的背影,看着满桌未动过的饭菜,心中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