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逢阳之雪

    更新时间:2018-01-11 17:15:09本章字数:3463字

    《聆黯雪》

    第十八章:逢阳之雪

    “七号。”

    “三十四号。”

    “三十四号!”擂台上主持的人又叫了一声。

    “渊聆风渊公子可在?”

    “在。”一阵风过,渊枫绫落在了擂台之上,脚步有些虚,碎步几下才站稳。

    “第五十场,两位请!”

    呲——自擂台下方,伸出藤蔓,渊枫绫昨日睡眠不足,反应慢了些,脚面还未离开便被藤蔓绑住了双脚,拉回地面。墨绿色发丝,深绿色双瞳的男人跃起,由手中飞来网状藤蔓,直奔渊枫绫。渊枫绫抬手,一道火墙出现在了网前,将深绿色的藤蔓吞噬成灰,渊枫绫并起双指,划断了束缚双脚的藤蔓。

    “是何妖法?竟能将新鲜藤蔓烧成灰烬。”

    “莫要误会,不过简单五行之术,说到妖法,这藤蔓急成之法倒更像。”渊枫绫望着此人的发色与瞳色,知晓他是妖怪,且道行还挺高的。

    “那这招呢?”男人手中汇起厚厚一叠树叶,全朝着渊枫绫推了过去,渊枫绫心惊,掏出枫桉折扇,未展开,于袖中施术,一个原地旋身,飞来的如同刀刃般锋利的叶群统统插入渊枫绫周身擂台的地毯中,深入了一半叶身。

    “这位兄台,这是比武招亲,方才是要下杀手?”渊枫绫将枫桉折扇藏于袖中。

    “想再见识下那火,渊兄为何不用?”

    用?照这叶群飞速,怕是要破火将自己捅成马蜂窝。渊枫绫左右移眼看着,整个会场之内,还有些妖怪混在人群之中,不知它们为何在这,意欲何为。

    “啊——”渊枫绫打了个哈欠。

    真的很困,听闻落衍要找愚钟,渊枫绫昨日晚饭都未吃,回到客栈,开潜行眼,将整个湘云国搜了一遍,就在被叫上台前,才找到东西。这会,愚钟就在渊枫绫的室戒中,硕大一座编钟,静静地放在那里。一夜未眠,到此刻快至午时,渊枫绫只随便啃了个包子,浑身难受得要命,又累又饿又困,只想快点结束这场比试,回去睡觉。

    “我说,你们该不会以为,那珠子是能协助修炼之物,若真唤出其中力量,万年以下皆会魂飞魄散。”渊枫绫已经委婉地说得很清楚了。

    “莫吓唬我们,宝物等到手便知晓了。”男人手持一根长长的藤蔓,向渊枫绫挥来。渊枫绫袖中的枫桉折扇展开,迅速合上,藤蔓瞬间变成了碎渣,飘散了。

    “你们大可用性命一试。”渊枫绫轻笑着,收起枫桉折扇,由室戒中取出写着朱砂的白符。

    “等等!”男人看到那白符,心中大叫不好,而渊枫绫已神行术至,将白符贴到了男人额头,即刻向后退了数十步。

    “缚!”渊枫绫并起双指,自白符的朱砂中伸出赤色的锁链将男人绑了起来,越绑越紧,直到男人现出爬山虎原型,锁链化作红盒,将爬山虎封在了里面。

    “渊公子,这是在做什么?”擂台上主持的人不想一个比武变成这样,惊声问着。

    “收妖,聆风自小为了防身,习了些旁门左道之术,方才是问一个道士学的,缚妖盒,不想今日派上了用场。”

    “这吕公子,是妖怪?”

    “不错,还请公布比试结果。”

    “胜者渊聆风渊公子。”

    “昭雪,你在这里帮我看着,有事找我。”

    “公子,你又要去哪?”昭雪知晓渊枫绫昨日出去了,方才一直用传音筒催她,比试才未迟到错过,看她不与自己说,又要离开,十分担心。

    “回去睡一觉,啊——”渊枫绫又打了个哈欠,疲惫到神行术有些施展不出,渊枫绫只好步行回客栈。

    落衍看着她出场,犹豫着是否追上前去与她说明交易,看她这样疲惫,便驻足不打扰了。

    “你们来杨家作甚?”渊枫绫边走边轻声问着爬山虎精。

    “那珠子究竟是何物?”

    “你猜。”渊枫绫又打了个哈欠,突然身后有一人伸手去抢缚妖盒,渊枫绫干脆将盒子递了过去,那人的手触碰到缚妖盒后,留下一道道烧伤的痕迹。

    “将绿哥哥还我!”一位红衣女子再度伸手,由手臂周围袭出一群小蛇,直奔渊枫绫面门。渊枫绫一个神行术到女子身后,将缚妖盒压到红衣女子后脑勺上,念咒,将一条小蛇收到了关着爬山虎的缚妖盒中。小蛇在缚妖盒中拼命挣扎,在碰到盒边后,蛇身被烧得焦黑。

    “阿红,住手。”爬山虎将小蛇绑了起来,让小蛇停住不去触碰盒边。

    “你们倒是情义深重。”

    “你这缚妖盒如此霸道,怕不是简单的道术罢。”

    “不错,这可是千门玄术缚妖盒,可要好好感谢我,未一招让你们毙命,死至魂飞魄散。”渊枫绫边走边说着,盒中两只妖怪静了静。

    “那为何不杀我们?”小蛇唤道。

    “你们可做了值得我杀的祸事?”渊枫绫问,两只小妖未作声。

    “人有善者恶者,妖魔亦然,我问些问题,便放了你们,可好?”

    “好,只要是我们知晓,知无不言。”爬山虎应。

    “你们来这做什么?”

    “自是为了那珠子而来,除去我们,还有很多妖怪对这宝物虎视眈眈。”爬山虎应。

    “宝物?那珠子名字我一时想不起,但我知晓它曾是神的坐骑,化作器物,落于沙漠,变成其中一点绿洲。人类与妖物只可受其恩惠,断不可占为己有,否则,我说过的,若使用不当,万年以下修为的妖怪,皆能被它吞食化作己力。”

    “化夜?”小蛇惊声。

    “不错,就是它。”

    缚妖盒中两只妖怪十分震惊,那珠子是万妖的天敌化夜,化夜乃是一种上古神兽,饥饿时食用的便是万年以下修为的妖怪,且食量极大,此珠便是化夜的休眠状态。

    “你们可知,湘云国来了多少妖怪?”

    “知晓消息的妖怪不多,我们来的晚,到这的时候,不过才一百妖类左右。”小蛇吐着信子说着。

    “好,你们知晓愚钟之事吗?”

    “愚钟?妖族找了这东西几百年了,都未听闻有关它的消息。”小蛇应。

    “那妖怪是如何用它加快修炼速度的?”渊枫绫也是好奇,随便问问。

    “食人花可知?”爬山虎说。

    “嗯。”

    “那愚钟便为同样道理,那东西也吃妖,但与化夜不同,吃多了便也成了妖物。”

    “那与修炼有何关系?”

    “找到愚钟,服下其妖胆,便获得了它之前吃下妖物的修为。”

    “取出妖胆,愚钟也要灰飞烟灭了罢。”

    “非也,愚钟会继续食妖,重新生出妖胆。”爬山虎这么说,让渊枫绫觉得不可思议,天下竟然有这样的东西,难怪由生派的人要找。

    “多谢二位满足我这小小好奇之心。”渊枫绫将缚妖盒往旁边草丛一扔,缚妖盒裂开,两只小妖跑了出来,探头回来,却不知渊枫绫去了哪里。

    海客居内,渊枫绫饭都不想吃,只脱了外衣,踢了鞋子,蒙了被子便呼呼大睡起来。

    不知睡了多久,渊枫绫饿醒了,抬眼望月,已经寅时了。将近整整六个时辰,渊枫绫都不知晓自己怎么睡的,睡了如此久,精神倒是极好。想叫小二送点吃的上来,想到那日的方安天华与小二,全然没了胃口,也未唤昭雪,自行沐浴换了身衣服,便出去了。

    大街上,尽是收起的摊铺与禁闭的商户,白日狭窄喧嚣的街道,此时宽敞凄清。渊枫绫边走边想,想有把称手的武器,枫桉折扇太过显眼,还会被游行的千门之人认出,长剑大刀又不适合自己。渊枫绫摸出金刀袖,在手中把玩着,又收了回去,这金刀袖配备好,衣着会变得太显眼,想此摇了摇头,在大街上晃荡着,想了一会,上了旁边的山。

    此处无人,也无繁杂之声,一切静谧无比,安静得渊枫绫心里舒服极了。想着白日那两只小妖,脑中反复演练爬山虎妖的藤网、叶雨刃,以及小蛇的百蛇手,心里想着如何用玄术,将这两种妖法施展出,盘腿于一块干净的山石上坐着,默默念咒。不知过了多久,寂静的山中,突然多了挥剑的声音,破空之声犹如鹤唳,听得渊枫绫刺耳。剑声连连,让渊枫绫无法集中精力,烦躁之下,渊枫绫跃下山石,循声而去,看到有人在一块平地那练剑。渊枫绫坐在一旁,就看这褐衣之人举剑,待那人结束一套剑法后,转过来的是落衍的脸。

    “你不睡觉?这才卯时罢。”渊枫绫问落衍,落衍收起剑,望着渊枫绫,盯着她不说话。

    “昨日睡得早,早起练练剑。”过了好一会,落衍才回答渊枫绫,转身开始下一套剑法。

    渊枫绫也不说话,就坐在那里,看着落衍练剑,一招一式稳健快极,不知与十段的神行术比,哪个更快。为何要用神行术?渊枫绫想了想,用枫桉折扇的风刃比还差不多,但这样看着,还真不知哪个快,得试试才行。看了一会,渊枫绫也不懂剑术招式,便觉枯燥,自室戒中拿出传音筒,一封封信写了回去。

    “你是在这等我?”落衍练完剑,发现渊枫绫还坐在那里,不知捣鼓着什么,走了过来。

    “嗯。”渊枫绫将一个麻袋扔在了落衍面前的地上,里面传来象鼻蚌的哭声。

    “那日,在秂玉湾要找的妖怪,害了六位孩童性命。”

    “多谢。”落衍愣了一下,随即道谢。

    “若我帮你寻到愚钟,如何谢我?”先前欠过落衍人情,还在溯水楼狠狠坑了他一把,渊枫绫一直有些郁结,即便直接将愚钟交予落衍也无所谓的,但想想自己不辞辛劳,动用千门玄术帮他找到了东西,六十两黄金加进去也觉自己亏了。

    “名誉地位,渊兄不缺,金银财宝,亦不缺。落衍不知还有什么能给的,若渊兄能帮落衍找到愚钟,那便是大好事一件,但凡渊兄能想到的,落衍定尽全力完成,不遗余力。”

    “你不怕我叫你去干些坏事?”听他如此耿直说着,渊枫绫坏笑。

    “若有难言之隐,说与落衍,也可酌情处理。”看她笑,落衍跟着笑了起来。

    “还未到那种程度,是你说,什么都可以的?”

    “不错,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教我御剑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