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遍鳞之雪

    更新时间:2018-01-11 17:16:15本章字数:3612字

    《聆黯雪》

    第二十二章:遍鳞之雪

    水中潭,天如镜,天潭之中潭中潭,而万老前辈就在前方最内部的潭中。

    “各派人都到了罢!”这次站出主持的人,乃是与万云商内人罗晋,两位老人无所出,万老前辈有一身武功绝学,却至今未寻到合适之人传承,无奈之下,将毕生绝学置于一本书上,由万老前辈带着去了内潭,等人破去各个潭中阵法,第一位找到万老前辈之人,方可获得秘籍。

    “除了秘籍,若能第一位寻到老爷子,老身这把通灵宝扇也一并给他。”

    通灵宝扇?这东西还在世上?渊枫绫觉这宝物是惊喜,便想参加。得通灵宝扇者,凡世间有生命之物,皆可交流,通灵宝扇并非凡物,乃是上神器物之一。

    “参加的门派,请到老身这来登记,阵法凶险,若不小心葬身其中,也好知晓谁死在了里面。”

    门派?渊枫绫有些踌躇,外界还无人知晓自己已是千门门主,但也不能以千门之名示人。一是千门早已臭名昭著,报名只觉贬低了自己,二是千门不闻世事,从不参与这类门派之争,用千门之名抢宝,只会让千门骂声更惨。

    “公子。”昭雪看着渊枫绫安静的模样,微微皱起了眉头。

    “美人,为何要皱眉,还是舒展了好看。”渊枫绫不知,为何看到昭雪皱眉却想起了月烛妍,恍惚之间,只觉此时,应是她与昭雪站在自己身后。

    “不过,颦微也是种风景呢。”

    “颦微阁阁主,渊枫绫。”

    “渊枫绫?”

    “是那日千门想请进门派的渊枫绫?沉寂许久,原来是自立门派了。”

    “不过这颦微阁,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知驻址在哪。”

    “若诸位有闲情逸致,可到青铜山来,但我这门派为女子门派,不收男性。”

    “青铜山?”青铜山在千门与由生派之间,到处是光滑苔藓与悬崖峭壁,从未有人能攀登上去,凡攀爬之人皆有去无回,是出了名的鬼山。

    “渊姐姐厉害!能住在别人都爬不上的地方。”

    渊枫绫随意胡说的地方,叶以弈竟然相信了,还当众说她厉害,弄得渊枫绫有些尴尬。

    “由生派室内弟子叶以弈!”叶以弈也报了名。

    “你来作甚?”渊枫绫用手戳了下叶以弈额头。

    “我…渊姐姐你这么厉害,带我进去逛逛可好?”

    “我?要逛也是跟着由生派之人比较合适罢。”渊枫绫搞不懂这个有些懵懂的少年。

    “呜,由生派此次前来,只是凑个热闹,若参夺万老前辈的秘籍,会被人笑话的。二师兄不在,凭大师兄和三师兄的性子,是不会带我进去的,四师兄不认路,故只能跟着渊姐姐了。听闻潭中潭风景优美,好不容易找机会出来,自然是要看看了。”

    “那可等结束之后再看啊,你现在报什么名?”渊枫绫与叶以弈轻声争论着,看叶以弈苦着脸,渊枫绫差点以为是自己欺负了他。

    “喔。”

    “……随我来罢,说好看风景,其余时候可不许乱跑。”想他名都报了,渊枫绫无奈极了,干脆带着他罢。

    “好,最喜欢渊姐姐了!”

    “由生派三弟子落衍。”听到声音,渊枫绫冷了脸。

    “三师兄,你是想要别人家武功秘籍?”

    “非也,由生派之人自然是由我带着,跟着其他门派,成何体统?”

    “若我这义弟只想跟我呢?”渊枫绫问他。

    “那落衍便也跟着姑娘。”落衍低眸说着。

    “我不用你跟,你看着他便好。”渊枫绫道,落衍轻点了下头,去了常白风那边。

    待报名结束,所有参与的门派之人皆在最外潭入口,唯落衍在一旁与常白风说事。

    “以弈,你三师兄是双剑流吗?为何背着两把剑,我看你大师兄和四师兄都只有腰间那把。”

    “啊?不是的,由生派弟子出师便可获一剑,而其他的,都是争取来的。”

    “如何争取?”

    “九月时,由生派要与其他修剑门派一同召开试剑大会,每派只能参加一人,于是师傅让师兄们切磋剑艺,胜者获傅师叔那把流云剑参会,三师兄便是胜者。”

    “这样?”

    “对啊,我三师兄可厉害了!”

    “和我比呢?”

    “还是渊姐姐厉害!”

    “扑哧,我说你啊,这次又是如何从由生派跑出来的?”

    “我与师傅约定,若能在三月内习得御剑术,但凡江湖中一些大会,都能观摩参加。”

    “那你是学成了?”

    “还差一些,驭剑没问题,就是踩上去有些不稳。”

    “那这次也是偷跑出来的?”

    “不不不,我刚成为室内弟子,有出入门派的自由,这次是向师傅报备过的。”

    “挺厉害呀,我怎不知你这小子有这么好的剑术造诣。”渊枫绫双手捏着叶以弈的脸。

    “嘿嘿,是渊姐姐送的好,由生派可比千……”渊枫绫捂住了叶以弈的嘴。

    啪啪,渊枫绫松手,轻拍了两下叶以弈的脸。

    “那位姐姐不来吗?”叶以弈问的是昭雪。

    “不来,我还交代了她一些事务。”

    “三师兄!”

    “嗯。”落衍过来,站在一边,与渊枫绫和叶以弈有段距离。

    “巳时已到!”

    “以弈,你只想看风景,对罢?”

    “嗯!”

    “诸位请!”话音刚落,渊枫绫将叶以弈一把推到落衍怀里,数道枫叶走过,没影了。

    哪里需要破什么阵法?这么小范围绕过去便好,渊枫绫避开所有施于阵法之地,直接到了潭中潭内部。开启潜行眼,找着万老前辈所在之处,刚好见一柄剑插入一位老人体内,直中要害,而杀害老人的,是一位女子。女子确认老者已死,便跑了,渊枫绫看出那是千门神行术,便用十段神行术追了上去。

    “站住!”渊枫绫落于女子面前,挡住了女子去路,这女子蒙着面,那双露出的眼睛十分熟悉。

    “烛妍,你为何要杀那位老人?”

    “若我今日不杀他,终有一日你会因他痛失爱人。”

    “说什么胡话?”

    “公子,再会。”月烛妍将缩地之术与神行术合用,林中挂起巨风,人消失了。

    月烛妍将千门玄术运用得如此熟练,让渊枫绫十分疑惑,想看看那位老人可还有救,施于神行术到了万老前辈处,用十段治愈之术抢救了一番。

    “万老爷子?”月烛妍狠绝一剑,直接斩断了万云商心脉,这会渊枫绫是强行用玄术连着,但无力回天。

    “…是…位姑娘啊……”

    “抱歉,我追不回杀你之人。”

    “无碍…那姑娘行如鬼魅……唉…终究…是老了……”万云商清楚自己伤势,指着身后的石山,“秘籍…给姑娘……请告知内人…奈何桥前等她……”万云商断了气。

    死了?渊枫绫呆呆望着万云商的尸首,杀了徐元袁与司马鎏卿,是他们罪有应得,可万云商并未做过什么,为何要杀他?

    “若我今日不杀他,终有一日你会因他痛失爱人。”月烛妍这话,到底是何意?渊枫绫不解,莫说爱人,一身疤痕,嫁人已难,又有何资格谈爱?渊枫绫摸着自己手臂,于万云商尸体面前,沉湎她言。

    “渊姐姐!”空中传来叶以弈的声音,与落衍一同降在渊枫绫面前。

    “万老前辈。”落衍扶起倒在一旁的万云商,一抚鼻息,探息那只手微微颤抖了下。

    “渊姐姐!”叶以弈又唤了一声。

    “嗯?”渊枫绫双眼迷离,不知看着哪里。

    “发生了何事?”落衍低头,凑近来问,不见渊枫绫眼中的焦点。

    “爱人?不过奢望罢了。”渊枫绫自言自语着。

    “渊姐姐,醒醒了!”叶以弈双手拍了拍渊枫绫脸颊,还捏了捏。

    “嗯?你们怎么在这?”过了一会,渊枫绫双眼才清明起来。

    “渊姐姐真坏,将我扔给三师兄,不知晓怎么了,潭中潭里的阵法全不攻自破了,是渊姐姐破了阵法吗?”

    “施术者死了,阵法自破。”渊枫绫看到万云商的尸体,脑中清醒了两分,施与于潜行眼,一个收手,自石山后飞出一个盒子,拿在手中。

    “发生了何事?”

    “不知,我到时,万老前辈已奄奄一息,用了十段治愈之术,勉强让其道出临终之言,其余的,我也无力回天。”

    “你,没受伤罢?”

    “嗯?”落衍这么问,让渊枫绫愣了一下。

    “渊姐姐,你没受伤罢,你这一身红衣,都看不出有没有受伤。来的时候,在阵法中看到许多猛兽与妖物,没伤到你罢?”

    “寻常猛兽妖物怎伤得到我?一展枫桉折扇便头落地了。”

    “就像司马鎏卿那样?哇,有些恐怖,我到现在想起来都害怕。”

    “司马国之事,是你?”听闻司马鎏卿与徐元袁皆头颅被斩而死,手法及其残忍,没想是渊枫绫所为。

    “嗯。”渊枫绫只简单应了一声。

    “我渊姐姐可厉害了,当年还假扮年国太子,游说诸国共同对抗司马国呢。”

    “都是你?”落衍有些激动。

    “嗯,还请落公子保密。”

    乐正国在东方,司马国再怎么打,也不会到东边来,自然不会有洛城什么事。听闻北方战役之事,落衍对那年国太子,可谓是敬佩无比,若有机会与其相见,定是要好好酌酒交流一番。国家被灭,还敢只身孤往其他国家,只为诉说司马国的罪状,鼓舞各国联合反击,如此有胆量之人,落衍是从心底里佩服的。

    “我到年国才知,年国太子早于司马国入侵后被杀,所以是你?”这样的人,竟在眼前,还是自己喜欢的女子,落衍激动着,抓住了渊枫绫的手。

    “嗯,是我。”

    “司马军队军心大乱,主城国主被杀,也是你?”落衍手中的力道越来越重。

    “不过找了传音筒,放了道夸张的消息出去,前线便无心而战。司马鎏卿自然是要杀的,我那次前去,主要是为了处理触犯门规的千门之人。”

    “我本是那千门罪人随处捡来的弟子,看到师傅被杀,我拿剑去刺渊姐姐,渊姐姐她没杀我,反替我更名,将我护送到由生派大门口,才离去。”叶以弈低头说着。

    “松手。”渊枫绫的手被落衍握得生疼,但挣脱不掉,只能用另一手持盒拍着。

    “抱歉,是落衍唐突姑娘了。”落衍的手一抖一抖着放开,望着渊枫绫发红的手腕,也看到了手腕后方的疤痕,重新抓起了她的手,将手臂提了起来。

    衣袖落下,露出一道道惊悚的长长鞭痕,几乎爬满了整条手臂,一直延伸到肩部。看着这些不计其数的疤痕,落衍睁大了眼睛,一个手抖,松开了渊枫绫的手。

    啪——渊枫绫眼中噙满了泪水,对着落衍狠狠一巴掌扇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