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负重之雪

    更新时间:2018-01-11 17:15:52本章字数:3055字

    《聆黯雪》

    第二十三章:负重之雪

    “渊姐姐!”叶以弈追不上渊枫绫的神行术,只能在原地叫着。

    落衍依旧睁大着眼睛,那只抓过渊枫绫的手止不住颤抖,缓缓抚上脸上通红的部分,只觉火辣辣地疼。

    “我渊枫绫此生不嫁。”悲伤琴曲之后,是这句。

    “爱人?不过奢望罢了。”今日是这句。

    想到那满臂伤痕,肩膀之后可能还有,落衍哽咽起来。

    要怎样?才能伤成如此模样,她身上,还有多少这样的伤疤?

    那日在窟溪,听她唱歌,犹记词曲,到底悲伤到何种程度,才能唱出这样的歌?满腹伤绝,肝肠寸断,莫说唱者,就连听者皆被这曲带入伤情,感同身受。

    听闻渊枫绫八岁时,随渊知世尸首去了瑁州城,不过荒岛,怎能住人?她还那么小,一人住那种地方,一个病痛便能随时要了她的性命,能活到现在,也是吃了不少苦头。

    在通水洞,于腥臭恶心环境下寻找金刀袖,只因是她娘亲遗物。她大可杀人越货夺走,却徒手跟自己抢,叫人帮忙保密玄术,只为倾尽全力灭火。在秂玉湾,以为那些妖怪要伤她,急急挥剑,她却挡在那些妖怪前面,破去剑气。

    置地箜篌一别,以为再见不到她,不想在杨家相遇,见她那样照顾昭雪,心中触动着,也知自己喜欢她更深了些。怕她比试时遭男子龌蹉之手,跟着报名,借口与她交易,邀至海客居,请她吃饭本是自愿,可她路上总一副罪孽深重的模样,似是觉得坑了自己。知她脾气大,没想竟能大成那样,看她凶方安天华,落衍坐那心惊了许久,相比之下,觉她对自己是够好了。发完脾气还能理智着免单慰客,将六十两黄金还来,落衍是很欣赏她的,愚钟不过是随口提出,她还不眠不休帮自己找到,可自己呢?明想帮她,却施掌伤了她。

    方才那样非礼她,还见了她最不愿给人看到的,她只给了自己一巴掌便哭着走了。

    不知那些伤痕如何来的,对于一女子,怕如同死刑罢。

    她是那样坚强,又那样善良,对身边之人如此之好,落衍知她有多好,也知追她多难,可仍想尝试,哪怕是场苦恋,也想牵着她手,将她迎进落家大门。

    “呵,教我如何,放下痴妄?”落衍苦笑。

    落衍将万老前辈的尸体带出潭中潭,来到入口处,交予罗晋前辈。

    “老伴?”望着万云商死寂的模样,罗晋落泪,让落衍想起了渊枫绫噙满泪水,气愤又绝望的模样,扫视全场,都未见到那熟悉的一抹红衣。

    “罗前辈,请节哀。”落衍将万老前辈的尸体缓缓放到地上,与叶以弈去了由生派那边。

    “慢着,是你先找到我老伴尸体的?”

    “落衍到时,只有万老前辈一人。”落衍迟疑了一会,应着。

    “这通灵宝扇,拿去。”罗晋将一把金褐色的折扇扔来,落衍伸手接住了。

    噌——落衍身后的两把剑被人抽出。

    “你们在作甚?”叶以弈不快地叫了起来。

    “由生派用剑,万老前辈背后那伤口莫不是被剑刺的?”

    “落衍前日洗过剑,近日还未用剑伤过人,斩过妖,请查罢。”有人拔落衍背后的剑,落衍怎会不知晓?故意让那些人拔出,也好洗去嫌疑。

    “哼。”两把剑剑锋干净,一点不像染过血的模样,便被插了回去。

    “那你这脸上红印又如何解释?”落衍没想会有人这样问,低了下头。

    “呃,我在潭中潭乱跑,遇了妖怪,三师兄为了救我,不小心蹭到的。”叶以弈拉着落衍衣角,对众人说着。落衍低眼,望着叶以弈,摸了下他的脑袋,叶以弈从未在落衍这里受过如此待遇,大致是觉得受不起,小跑到了常白风那里。

    “进去的人可都有出来?”罗晋问。

    “这不知晓啊,潭中潭如此大,妖物猛兽又如此之多,一不小心真会葬身其中。”

    “那老身点个名!”罗晋展开方才的记名薄。

    “荣山派张宇恒!”

    “在!”

    “龙城帮刘广!”

    “在!”

    ………………

    “颦微阁渊枫绫!”罗晋喊道,无人应答。

    “渊枫绫!可在?”依旧无人应答。

    “渊阁主不在么?”三遍了,无应答之声。

    “由生派落衍,当初报名之时,你说跟着渊阁主,为何你出来了,她人却不在?”罗晋用饱含内力的声音质问着落衍,也让在场之人听了个清楚。

    “千门有玄术,可缩地成厘,可神行百里,落衍御剑术未跟上渊阁主,实在惭愧。”

    “由生派叶以弈?”渊阁主说带着这少年,为何又将他扔下了?应是知晓些什么罢。话音刚落,一个盒子飞到罗晋面前,被罗晋接住了。

    “这是,老伴放秘籍的盒子!”罗晋将盒子打开,秘籍还在。

    “抱歉,未追到杀害万老前辈之人,只寻回了这盒子。”一袭红衣的渊枫绫落在众人面前,貌美之颜让人皆觉惊艳无比。落衍抬眸,见她双眼红着,便知晓她方才是到哪里哭过了。

    “口说无凭,万老前辈的死,你也有嫌疑!”那些未寻到秘籍的人,心中早已有些不快,拿不到秘籍,自然也不想让其他人好过。

    “说我有嫌疑,那可真是空口无凭!你且说说,我为何要杀人?为何又要将秘籍还来?”

    “当然是杀了人愧疚于心!万一还来的秘籍是假的呢?”

    “罗前辈,请查!”

    “真货,都是我老伴字迹,罗晋在这谢过渊阁主。”

    “你们两人是哪个帮派的?喔。”渊枫绫看到了找事两人衣领上的标志,“门派挺小,信口胡说的本事倒不小。”听到渊枫绫这句,在场有些人笑出声来。

    “还有,我不用剑。”渊枫绫掏出枫桉折扇,展开,又迅速合上,挑事两人头上的金属制发箍被碎去,发丝散了一肩。

    “金属可碎,别说身家性命了。”渊枫绫冷笑着,用折扇敲敲自己肩膀,收了起来。而方才挑事那两人,听到头顶碎裂的声音,都吓得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渊阁主,给。”罗晋将盒子递予渊枫绫。

    “罗前辈,这是作甚?”渊枫绫未接过去。

    “第一位寻到我老伴者,获秘籍,老身方才暗地里将名薄对完,所有人皆出,故那杀害我老伴之人,并不在上面,第一位找到的人,是渊阁主。”

    “我…对不住。”

    “寻回秘籍,应由老身感谢渊阁主才对,无需道歉。”

    “那枫绫多谢罗前辈好意。”渊枫绫双手接下了那个盒子,想自己未与罗晋说实话,供出凶手是月烛妍,觉这木盒十分沉重。

    “渊阁主。”落衍走上前来,将通灵宝扇递予渊枫绫,渊枫绫伸手拿下了。

    “多谢落公子。”看他红着的侧脸,渊枫绫拿着通灵宝扇的手紧了些。

    “今日散了罢,多谢各门派前来捧场,罗晋恭送大家!”

    周围的人已经散了,渊枫绫还在那看落衍,晕过泪水的梨眼格外动人,落衍也看着她,眼神清澈,能从其中看出她的倒影。

    “你……”渊枫绫怔仲了一下。

    “姑娘有事?”见她看自己,落衍淡淡笑了一下。

    那巴掌一点不轻,他脸到现在还红着,那样打了他,还能这样与自己笑,渊枫绫只觉是撞了鬼了,正要走,突然想到了什么,冲罗晋喊道。

    “罗前辈,枫绫无能!万老前辈说他奈何桥前等你!”

    “云郎!”罗晋老泪纵横,悲恸一声,紧紧抱住万云商尸体,随后拔剑抹了脖子,鲜血四溅。

    “莫等得太辛苦,晋儿这就来陪你。”罗晋倒在万云商身上,不动了。

    血,看到如此场面,渊枫绫手脚冰冷,浑身颤抖,止不住瘫软起来,往地上滑落,落衍伸手接住了她,扶到怀里靠着。

    “我…不想的。”不想道出万老前辈遗言,罗前辈竟会自杀。

    “是罗前辈重情,想与万老前辈生死相随,这与你无关。”

    “可我……”渊枫绫抬头,双眼红着望落衍。

    “莫要自责,若说责任,也轮不到你。”

    “你……”为何狠狠扇了他一巴掌,他还能像无事人般平静与自己说着,渊枫绫不懂了。

    “方才那巴掌,扇醒了落衍,是落衍让姑娘露臂,损害名节,为保姑娘清誉,姑娘不嫌弃的话,落衍愿予姑娘所有能给的最好,不在乎其他的,也不在乎虚表之物。”落衍抱着渊枫绫,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他为何要这样说?是因为看到手臂,故想对自己负责?无论是谁,看到这样满是鞭痕的手臂,宁可当没看到,也不会像这样求娶的,还说得这样好听,当真是可笑。听他这话,渊枫绫丝毫不觉他真心,而是别有用心,另有所图,看他如此诚恳的模样,还大胆着抱自己,满腔怒火油然而生。

    “谁需你猫哭耗子?谁需你慈悲施舍?当真觉我一无是处、百无一是吗?我渊枫绫要嫁,纵然嫁猫嫁狗,颠沛落妓,也轮不到你!”渊枫绫狠狠推开落衍,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