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失迹之雪

    更新时间:2018-03-14 19:36:57本章字数:3032字

    《聆黯雪》

    第二十五章:失迹之雪

    “渊姐姐?”

    “嗯?”

    “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姐夫啊。”叶以弈话一出,渊枫绫差点噎住。

    “什么姐夫?”

    “当然是渊姐姐夫君了。”

    “也许他不小心死在了哪,故我至今未寻到他。”

    “死了?怎未听渊姐姐说过,江湖中也未传过渊姐姐的夫君是谁。”

    “我怎知他是死是活?兴许只是活着却未遇见罢了。”

    “喔,我还以为渊姐姐是寡妇呢。”叶以弈想了好一会才听明白渊枫绫说的。

    “吃你的饭。”

    “喔,不知该不该问,以弈想知晓渊姐姐多大了。”

    “明年廿。”

    “啊?”叶以弈惊讶得手中筷子都快掉了。

    “回答你了,以后莫再问了。”

    “好。”叶以弈偷瞄渊枫绫,见她一心吃饭,看起来十分平静,但眉头有些锁着,就想哄她开心开心,便找了句实话说。

    “渊姐姐看起来这么年轻,模样仍与我初见那日一般,我还以为只有十六十七呢。”

    “嘴这么甜,我可不会表扬你。”渊枫绫笑着。

    “嘿嘿。”

    “小二,唤西陵苔原上来。”两人吃完,渊枫绫扬声,自楼下上来一位微微发福的男人。

    “在下便是西陵苔原,姑娘有何见教?”此人彬彬有礼地询问着,目光和善。

    “牛羊肉膻味仍有些重,用滚烫热水多过一遍较好。”

    “嗯,在下稍后就去厨房找人试试,多谢姑娘提议。”

    “最近会有一批香料从西域过来,空闲时研究下卤制肉,如何处理更便于保存。”渊枫绫不看西陵苔原,拿起桌上热毛巾擦了擦手。

    “好,请姑娘替我谢过渊主子。”西陵苔原双手作揖,轻拜了渊枫绫一下。

    “嗯,多谢款待。”渊枫绫很满意地回了西陵苔原一礼,点了点头,与叶以弈离开了。

    “渊姐姐,你们是在说什么哑谜吗?”叶以弈抬头问着渊枫绫。

    “初到此店的客人,怎会直接叫掌柜上来?自然是这客人知晓这店。我曾与他商议过卤制肉的事,香料是早就定好的,不过提醒他一句。这么一圈意思不过是,我是聆风苑上面的人,这顿饭钱我就不付了。”渊枫绫展开枫桉折扇,悠然道来,听得叶以弈还有些迷。

    “你还是好好习剑罢,经商当真于你无缘,人情世故方面还得与你二师兄多学学,你三师兄在这方面,还不如我呢。”

    “哪有,我三师兄从来都是心知肚明,只不过不想与人计较罢了。”

    “喔?说与我听听?”渊枫绫知他的不计较,但想知他怎么个心知肚明。

    “具体的事我想不起来,诸多门派内部都会有争执,我大师兄怕惹麻烦,不想参与便统统避开,二师兄人脉宽广,所有的事皆和和气气解决,我三师兄嘛……”叶以弈想了一下,“若有弟子私下非议他,他定是要在门面上证明自己绝非是那样人的,虽然练习和指导的时候对我们很严格,但他带过的弟子进步都是比较快的。”

    “如此听来,我倒是觉得他挺计较。”这孩子完全说左了,渊枫绫好笑。

    “唉!不是这样的,等我晚些想起来再与渊姐姐说。”

    “慢慢想,先前说的妖气冲天之地,在哪?”

    “就在这郊城附近,渊姐姐要来?”

    “反正闲来无事,陪你看看罢。”

    “好!”叶以弈十分开心地应着。

    西门国郊城——崧垦

    渊枫绫与叶以弈停在一座废弃寺庙前。

    “好重的妖气。”

    “妖气?”渊枫绫望了一圈,却未感受到什么。

    “这里妖怪加起来要上千了,我得回去向师傅禀告。”

    “为何聚集了这么多妖怪?”

    “可能像人那样举行大会或者密谋些什么罢。”

    “如此?”渊枫绫有些好奇,妖怪平时是如何生活的。

    “渊姐姐,我们先走罢,在这待着怪不舒服的。”

    “好。”

    深夜,渊枫绫孤身一人到了寺庙前,找到地下室入口,走了进去。

    “来来来,买注有奖!”一只野猪精翘着腿,将一叠画像扔在桌上。

    “第一轮,白骨、黑熊、花猫!想买谁买谁了啊!买中有奖!十枚刀币起注!”

    “老猪,十枚贵了,我这只有三枚,想赌一把。”一只山羊精将三枚刀币扔到桌上。

    “走走走,捣什么乱!拿回去!”野猪精将刀币给山羊精扔了回去,直接赶人。

    隔着老远,渊枫绫闻到了一股野兽聚集的味道,十分腥臭,想知晓所谓刀币为何物,凑近看到白骨制的小刀放在那里,渊枫绫用潜行眼,比对了好一会,发现这是人骨。

    “放开我!”后方响起一位女子的哭喊声,渊枫绫回头,看到一只猫妖被一只豹子妖抓在手中,扔在一边的桌上。那猫妖的眼睛左蓝右绿,是十分罕见的异色双瞳,脸上有一道血红的爪印,还流着鲜血。

    “求求你,不要……”猫妖看起来怕极了,啜泣哀求着豹子妖,那只豹妖毫无怜香惜玉之情,扇了猫妖一巴掌,在原有的伤口上又加了一爪,撕开更深的四道口子,看起来痛极了,随即撕烂了猫妖的衣服,将它按在桌上。

    渊枫绫环顾着周围的妖怪,见它们均无阻止之意,反起哄叫嚣着,等着豹子妖对猫妖施暴。被压在桌上的那只猫妖,恐惧到了极点,裸露的身躯忍不住痉挛起来。

    “嘿嘿,小美人,让大爷我好好宠幸宠幸你。”豹子妖猥琐笑着,慢慢贴了上去。

    一旁的渊枫绫早已忍无可忍,挥袖将豹子妖直接挥到了墙上,摔得它头破血流。

    “哪来的小妞?道行挺高啊,成的人形是真不错。”周身的妖怪全部围了过来,地下室原本空气不好,这会闭塞极了,让渊枫绫有些难受。

    “变回去!”渊枫绫冲猫妖叫着,猫妖变回一只白色小猫,由渊枫绫一手捞起,施与神行术,离开了这里。妖怪哪比人类,一般人用轻功不一定跟得上神行术,但这些家伙都是妖怪,能紧紧跟在渊枫绫后面。渊枫绫停下,四段排风冲后面的妖怪挥去,再施与五段风卷残云,将那些妖怪吹得晕晕乎乎,不知所向,再用缩地之术直接出了西门国区域,来到旁边寽国,放下小猫,长长呼出一口气。

    “多谢恩公。”

    “无碍,一口气跑这么远,有点累,他们围在那里作甚?”

    “百年一度的鸠魔榜又开始了,他们在场外开赌场押注,赚些零花。”

    “场内在哪?”鸠魔榜是各路妖怪比拼,最后定位的一个排名榜,若能在鸠魔榜上留名,便能于妖界名垂千古。渊枫绫只在书上见过鸠魔榜,不想这东西竟真实存在着,有些惊叹。

    “赌场里面有个门,直通妖界。”

    “妖界?”渊枫绫惊声,难怪叶以弈说此处妖气冲天,整一个妖界大门在这里。

    “嗯,里面有许多大妖怪。”

    “那你为何又在那?”

    “…想混些吃的,后来遇到豹子妖,被带到了赌场。”

    “喔,你走罢。”渊枫绫对其他的也无兴趣,对着小猫挥了挥手,

    “我名月白,此次恩情,往后必还。”

    “你这点修为,还不如一个修玄术的人厉害,若还得到,再说罢。”

    “妖凶残起来,哪会不如人?我有好几日未进食,故打不过那豹子妖。人又怎样?此刻,我爆出半妖人形,一只爪子便可要了你性命。”小猫伸出爪子,亮出银勾勾的指甲。

    “你于我无戒心,好比我现在在对你示弱一样。”

    “无戒心?”渊枫绫突然想到落衍那句无戒心,有些不爽,伸手将小猫的脸按到了地上。

    喵呜嗷——小猫哀嚎了起来,用爪子去抓渊枫绫按头的手,却碰不到。渊枫绫也只是将猫头压在土里,并未用更大的力气,按了一会便松开了,一被放开,小猫受惊着跑到一边,躲在草丛中,望着渊枫绫。

    “这有些多的食粮,可要吃些?”渊枫绫向小猫伸出了手。

    “先吃掉这顿,再想办法吃下顿罢。”

    喵——月白跑来,将渊枫绫放在地上的酥饼啃了个干净,抬头却不见了渊枫绫的人。

    渊枫绫着着白色男子衣裳,回到了先前的妖庙,施与十段神行术,穿过赌场与妖怪群,直接进了妖界。

    在这同一时刻,崧垦某一破庙中,落衍突然醒来,心中十分不安,掏出一支绿檀木钗,捏于手中,又睡了下去。

    七日后,千门之人处理完四害,等着回报门主,却迟迟未等到人。又过七日,业星河施展搜寻之术,未找到渊枫绫身影,派尽千门之人外出寻她,仍无消息。无奈之下,千门于各国各城发布了渊枫绫的寻人启事,恳请渊门主回千门处理事务。

    告示放置了一月,仍未改变什么,业星河恐慌起来,继续将渊枫绫的星石请出耀星阁,发动搜寻之术寻找,依旧毫无所果。又过一月,渊枫绫是死是活,无人知晓,唯一知晓的,只有千门门主渊枫绫失踪的消息,传遍了各国各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