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关于我

    更新时间:2017-12-22 11:50:11本章字数:902字

    大猴子是一个坚强的姑娘,而且非常善良,一直深受着麻豆,不幸的是,麻豆八个月时,癌症找上了她,那一年,大猴子32岁。

    发现时已是晚期,而且进展很快,我们仅仅坚持了一年两个月零二十一天。

    当不幸突然降临到我们身上的初期,每个人表现出大义凛然、至爱无上,我们充满热情地积极希望着; 当这种不幸持续进行,我内心积极的希望却被消极的接受取代,心中居然产生了邪念与私欲,如果深藏在内心,会不会变成谋杀的工具?

    久病床前无孝子,当真如此?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作为最亲近的家属,我为自己营造了一个幻想世界,在这个幻想世界中表现得异常精神分裂,在大猴子面前,我是一个拯救者,积极的付出热情与希望;在生命面前,我却是一个被动的接受者,在黑暗的深渊被驱逐、被挣扎、被灭亡。

    我无法解脱,或许,“谋财害命”的帽子扣在我的头上是最恰当的,即使不是直接的,眼挣挣看着最爱的人离开人间,内心的想法非常复杂,有时违背道德,而这种想法不受思维控制,这是不是典型的精神分裂?

    我感觉,我的心理出现了扭曲。

    大猴子离开之后,我又为自己营造了另一个空间,自我封闭,本想以这种方式与世隔绝,但这个世界是社会性的,经常有人问我:

    孩子的妈妈呢?她不经常陪孩子?她是做什么工作的?

    尽管他们不知道在这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我真的不喜欢别人问起大猴子的事。尽管无法回避。

    当我重新找工作,我鼓起很大的勇气,做过理财,干过保险、开过出租车、经营过小生意,也返回过原来的工作岗位,但总是提不起热情,干不了多久便辞职了,我开始害怕与人打交道,真想一份与机器打交道的工作。

    或许,我真病了。

    短短六年间,大起大落,我经历了人世间最幸福的时光,也度过了人生当中最黑暗的时刻。2011年我们相识,2013年结婚,2014年我们有了孩子,2015年查出癌症晚期,2016年大猴子离开了我们。

    经过几年的打拼,好不容易过上稳定还算幸福的生活,正要开始学会生活、慢慢生活、享受生活,不再那么拼命地工作,却遭受如此沉痛的打击,将我推向崩溃的边缘…

    但我不能崩溃,我还是一个爸爸,我还有父母需要养活。

    嘿,老曹,你该加油。

    记录下这个故事,也算完成自我救赎,缅怀大猴子短暂的一生,然后,重新开始,从头再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