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老君送子(上)

    更新时间:2017-12-21 15:07:17本章字数:4125字

    一、乃往古世的一天,光严妙药国,王宫朝堂。

    国王净德与诸位王公大臣在朝议事。国王高居上位,群臣分站两边。各个都是峨冠博带。

    国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寡人已经年逾半百仍无子嗣,如何是好?诸位爱卿,有何良策?

    大臣们互相议论。

    冬生:这——,这如何是好?

    古原:我听说北方地区人们都去老爷庙和娘娘庙求子。

    冬生:灵验吗?

    古原:有人说灵验,有人说不灵。

    长松:湖泽各地,元宵游灯求子。

    那延罗:游灯求子?

    长松:湖泽有谚语说,有游灯,家里生千丁;无游灯,家里要绝种。

    那延罗:这没道理啊!

    箭远:应该向神灵求子。

    高山:向哪个神灵求子呢?

    箭远:金华夫人,子孙娘娘,张仙都是管生孩子的神仙。

    高山:他们是谁封的神仙?

    箭远:不知道。

    秋安:向仙翁求子吧?

    长乐:哪个仙翁?

    秋安:就是莲花山仙翁啊。

    长乐:仙翁到底是灵验还是不灵验呢?

    秋安:说不准啊。

    众大臣议论一阵子,想不出好法子,渐渐都住了口。

    大祭司广善:启奏大王,臣听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大王可以祈祷上帝赐子。

    国王:大祭司,寡人该如何祈祷?

    广善:一个月后,我国就要举行一年一度的祭天大典,大王何不趁这个机会祈求上帝赐子?

    国王:哦?大祭司所言,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王公大臣们互相看看,点头。

    王公大臣:臣等以为可行。

    国王:好,大祭司,就依爱卿所奏,请大祭司准备一切祭品。

    广善:遵命。

    二、一个月后,天坛,下午,祭天大典。

    天坛——为祭天而专门修建的圆形高台,周围绿树围绕。天坛上,祭祀用的香案、供桌、祭品都已经摆好,祭品多是牛羊肉,都盛在器皿里。天坛下,登坛入口的旁边已经燃起了一堆篝火。

    国王、王公贵族、大臣们组成祭祀队伍,他们都身着华贵的服装。一个个峨冠博带,广袖长袍,神情恭敬,有次序、有等级地排列在祭坛前。

    百姓们远远地围观,没有资格参加祭祀。

    广善和两名侍从站在天坛旁边,面向国王等众人,担当祭祀大典的主持人。

    广善高呼:时辰已到,祭天大典开始,天子上香!

    国王走上前。

    一名侍者双手拿着一束香,交给广善,广善到篝火上点燃,交给国王。

    国王双手接过香,一步一步登上天坛,走到供桌前,将香插到香案里。国王走下祭坛,走到祭祀队伍的前列,转身面向祭坛站好。

    三、天空中,太上老君踏五色祥云飞行,站住,俯视下方,叹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似这般祈祷,腥气冲天,焉能如愿?

    太上老君摇了摇头,继续飞行。

    四、天坛。

    广善高呼:跪——!

    国王与众人一起跪下。

    广善高呼:一叩首!

    祭祀队伍一起磕头。

    广善:二叩首!

    祭祀队伍一起磕头。

    广善:三叩首!

    祭祀队伍一起磕头。

    广善:起!

    祭祀队伍站起来。

    广善:跪——!

    祭祀队伍一起跪下。

    广善:一叩首!

    ……

    如此,行完三跪九叩大礼。还未起身。

    广善:天子宣读祭文!

    另外一名侍者从袖筒里取出一块帛书,递给广善。广善将帛书展开,递给国王。

    国王开始宣读祭文:

    天子净德启奏皇天上帝

    感激涕零,天恩浩荡,国泰民安,五谷丰登!

    孤敬上帝,顺从天意,殷勤治国,爱民如子!

    孤已垂暮,忧无子嗣,敢祈上帝,赐子后继!

    孤献祭品,不成敬意,皇天上帝,伏惟尚飨!

    广善:礼成!

    祭祀队伍站起来。走到祭坛两边,坐到早已经准备好的椅子上。

    广善:祭祀乐舞,表演开始!第一场:《崇拜上帝》

    广善宣布后,走到国王身边,在国王身边有一把空椅子,是今日祭祀大典的第一把交椅,那是专为大祭司准备的,大祭司坐下。

    第一场,舞者都是男人。八排,每排八个人,都戴着面具,手执仪仗,他们走到场地中央。

    场地外男人鼓乐手,敲起大鼓,打响青铜罗,吹起乐器。

    场中舞者们踩着鼓点开始跳舞。

    场地外鼓乐变奏,声震四方。

    场地内手舞足蹈,闪转腾跃,穿梭交织,演变各种造型。

    这一场乐舞气势慑人,观者无不屏气凝视。这场乐舞表达了对上帝神秘莫测的敬畏和崇拜。

    第一场表演完,表演者列队退下。

    广善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场地中央,说:乐舞表演,第二场:《感恩上帝》

    广善说完,走回座位。

    第二场,舞者都是女子。伴奏也都是女人。她们发髻高耸,珠花点缀。长袍裹身,丝带轻挂。场地外乐班入座。

    但听乐声悠扬起,美女翩翩入场来。时而箫声幽咽,古琴深沉,独舞翼翼。时而打击乐响,声声清脆,群舞相和。

    舞女们水袖飞扬,忽长忽短;纤腰扭转,婀娜百态;裙衫张合,彩带飘飘;玉足弹跳,绣鞋流转。

    乐师们伴奏声声显功夫,旋律荡魂神。纤纤玉手,疾走琴弦时,万马奔腾千珠落;慢捻丝竹时,水滴石涧针落地。樱桃小口,吹得管器共振,沁人心脾,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还有那伴唱的女子,亭亭玉立,歌喉清雅,反复咏唱《江上明月》。

    歌词:江海连波千万里,明月浮出放光辉。

    人生代代无穷尽,江水滔滔永不休。

    广寒宫阙是何年,仙子起舞弄清影。

    美酒佳肴花开时,天上人间共逍遥。

    这场乐舞美轮美奂,表达了对上帝的感激和对美好生活的赞美。

    第二场乐舞表演完,表演者依次退下。

    广善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场地中央,说:乐舞表演,第三场:《祈愿上帝》

    广善站在场地中央等候。

    第三场,祭祀者都参加。国王与王公大臣都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场地中央,围绕大祭司站好。

    鼓乐齐鸣,节奏舒缓。大祭司领舞,国王与群臣伴舞。舞蹈动作简单舒展。

    舞蹈中间,打击乐器停下,只有弦乐伴奏,女声合唱《求子心切》。

    歌词:上帝不弃多眷顾,我王虔诚再祈祷。

    求子心切苦煎熬,老天有眼赐王子。

    男声合唱《求子心切》。

    男女声合唱《求子心切》。

    乐舞表演完。

    广善:乐舞表演结束,请国王和诸位王公大臣到天坛前站好!

    人们站好。

    广善:跪——!

    人们跪下。

    广善:一叩首!

    人们磕头。

    广善:二叩首!

    人们磕头。

    广善:三叩首!

    ……完成一套三跪九叩大礼。

    广善:恭送上帝回天!

    人们齐呼:恭送上帝回天!

    广善:礼成!

    人们站起来。

    广善:赐肉散福!

    广善、二侍者、国王、众大臣,依序走上祭坛,侍者分发大叶子,广善分发祭品,国王和大臣们恭敬地用双手托着大叶子接祭品。祭品分发完了。

    广善:上帝赐福,奉还家中。

    国王等众恭敬地双手捧着祭品,各回各家享用去了。

    五、四个月后。后宫。

    王后坐在客厅。外面传来声音:大王驾到——!

    王后起身。

    国王走进来。侍女都跪下行礼。王后向国王行礼,说:拜见大王!

    国王:王后免礼!

    国王扫视了一下四周。

    国王:都退下!

    侍者们:是!大王。

    侍者退去。

    国王走到王后身边,看一眼王后的身子,面色焦急地说:宝月光,四个月都过去了,为什么你这身子还不见动静?

    王后:是啊,大王,我也十分焦急不安啊!我多么希望能为大王生个王子啊!这些年来,我没有一日不盼望,没有一夜能安眠啊。

    国王:本王已经按照大祭司说的办法,向上帝求子,为什么上帝还没有赐子给我们呢?

    王后:大王,都是我不争气,让大王受煎熬了。

    国王:宝月光,这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待明日朝堂上,本王再询问群臣,也许能找到办法。

    王后:多谢大王宽慰!

    国王:宝月光,你好好休息,好好爱惜身子!

    王后:多谢大王爱护!

    国王一只胳膊拥抱着王后,二人走向卧榻。

    六、次日晨。后宫。王后伺候国王穿戴整齐。

    国王高声:来人啊!

    侍者们都进来,行礼,说:大王!

    国王:你们要照顾好王后,不得有任何闪失!

    侍者:是!大王!

    国王:王后,寡人要上朝了。

    侍者:大王起驾早朝!

    侍女都跪下行礼。王后行礼,说:恭送大王!

    七、王宫朝堂。早朝。国王与众大臣各就其位。

    国王:诸位爱卿,寡人已经祷告上帝赐子,如今,已经四个月过去了,为什么还不见王后有什么动静?

    冬生走出队列,作揖,说:启奏大王,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国王:爱卿但讲无妨。

    冬生:臣以为,上帝不会那么轻易赐子与人,大王应当广行善法,积德累福,必能感天动地,得生贵子。

    国王:冬生所言,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长松走出队列,作揖,说:启奏大王,臣以为冬生所言有理。

    其他大臣都不约而同地作揖,说:启奏大王,臣以为冬生所言有理。

    国王:如此,诸位爱卿,寡人当如何行善积德啊?

    长松:启奏大王,国库存粮富足,存银有余,大王可以减免赋税,施恩于民,这样,万民必会对大王感恩戴德,称念大王的好。这样,万民之声就会传到上帝的耳朵里,上帝一旦感动,就会赐子与大王了。

    国王:好!准奏,此事就交给爱卿,爱卿速将王令传达朝野。

    长松:是,大王。

    古原:启奏大王,各州难免有贪脏枉法的官吏,造下伤天害理之事,致使百姓迁怒于大王,臣愿意查访民情,整治贪官,令百姓感激大王。

    国王:准奏,此事就交给爱卿去做。

    长松:是,大王。

    广善:启奏大王,臣听说修道之人,有通仙之术,大王可供养道士,请道士代大王向皇天上帝祈祷,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大王一定能够得到王子。

    国王:大祭司所言有理,此事就请大祭司操劳。

    广善:是,大王。

    八、九重天上。

    黄老帝君向元始天尊作揖,说:拜见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作揖,说:见过黄老帝君。

    黄老帝君:不知何事惊动元始天尊大驾?

    元始天尊:天地初成,三界无主,本尊挂念,不得清闲。

    黄老帝君:我观三界,因缘时机已经成熟,三界之主不久当立。

    元始天尊:哦?何以见得?

    黄老:南瞻部洲有一大国,国王与王后行善积德,宅心仁厚,功德圆满,已近中年,膝下无子,正在祈祷上帝赐予。

    元始天尊:若以清虚真气入圣德肉身,阴阳合而成胎,生于人间,历练心智,修道成真,待他重返天界,则可为三界之主,一统天下,黄老意下如何?

    黄老帝君点头,说:我正有此意。

    元始天尊:只是——,这清虚真气,黄老可有?

    黄老于是拿起碧玉瑶光如意,吹口真气在空中,用如意施法,聚精会神,使得那股真气逐渐凝结,变成一个金色的婴孩。

    元始天尊伸出双手将那金童抱在怀中,笑眼细看。

    元始天尊:黄老帝君,这金童从何而来啊?

    黄老:这金童本是光音天王之子,历经多劫,修成无极之体,沉迷太虚圣境,不生不死,无所作为,已然忘我。

    元始天尊:黄老能将那无极之体聚为金童,道行颇深啊!

    黄老:岂敢,岂敢,元始天尊无中生有,开创宇宙,造就天地,化育万物,堪称道行,我这点本事,不值一提。

    元始天尊:黄老帝君过谦了,你我同为清虚之身,无极之体,于澄净妙觉圆海中享受寂灭之乐,只因我一个妄念忽起,造作这宇宙万象,扰了黄老帝君的清净,还要劳烦黄老帝君等五方五老,维护宇宙秩序,此乃本尊之过也。

    黄老:元始天尊言重了,在澄净妙觉圆海中享受寂灭之乐,犹如止水,久则无趣,适逢元始天尊造作这宇宙万象,我等五方五老正好凑个热闹。

    元始天尊:黄老帝君这样说,本尊深感安慰,宇宙秩序有劳五方五老维护,这三界之主就让太上老君去安排吧。

    黄老:如此甚好。

    元始天尊将金童递给黄老帝君,黄老帝君抱在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