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梦的启发与力量(继1)

    更新时间:2017-12-23 15:18:54本章字数:17556字

    梦 15 . 一条小蛇。

    梦里,我回到小学六年级的宿舍里,宿舍里非常的干净,但我总感到宿舍里有蛇,我最怕蛇了,我越怕越想看到。我在努力的否定蛇的存在,又极力在寻找蛇。我找来找去,我发现在宿舍的柜子里有一条小毒蛇,他咬伤了我,我感到神智不清,这时我努力使自己镇定,我拨打了120的电话,我感到120来了一个治疗蛇伤的专家团队。我有点神智不清,但能感觉他们的存在,他们非常善良,非常专业,他们一边给我治疗一边唱歌,我记得一句歌词:治疗蛇咬伤,桑叶搓脚板!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小学六年级时我13岁,那是我人格形成期,蛇意喻性, 毒蛇意喻邪恶的本性,被毒蛇咬伤意喻被邪恶的本性所伤,我记得清楚我那时对性的认知:性是邪恶的。人性是我们价值观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形成的观念都是歪曲的。我在否定又在寻找蛇,意喻我明白了那些邪恶的理念就是我自己的,只是我不敢承认罢了。小毒蛇意喻我的父亲。我被小毒蛇咬伤意喻我被父亲深深的伤害。被蛇咬身的人,血液内会有蛇的毒素,所以我自己也变的邪恶了,我越是不接受,毒素越会扩大,慢慢的我就被邪神附体了。

    现在我敢承认了,因为我知道有个专门的团队治疗蛇的毒素的,那就是心理咨询。以心理咨询师为一面镜子,接纳自己的邪恶因子,明白邪恶是什么。我认为邪恶的定义是:失去了爱,对自己有一个极低的评价,然后自己接纳不了这个评价,以投射的形式分离出去。然后强加到与自己最相似的人身上。然后想象自己就是正义,自己就是审判官。以审判官审判罪犯的方式方法对待与自己最相似的人。

    可见邪恶是建立在失去爱的基础上,然后就是无知和盲目的评价以及分离和审判。桑叶是蚕蜕变需要的粮食,意喻正能量。脚板是我们与大地接触的底面。意喻人格形成的基础。大地意喻家族的文化,家族的价值理念。治疗蛇咬伤,桑叶搓脚板!这句话的含义就是:治疗心灵的创伤,最好的方式方法就是补充正能量,改变受伤者的价值理念。这个正能量包括接纳、安全和温暖 改变后的价值理念包括诚实,宽容, 和仁慈,以和为贵。自我反省。自我拓宽。

    梦16. 红外线信号,海底,盖子。

    梦里,我来到海边,走进海水,开始在浅海区域,我接受到外面的红外线信号,红外线信号告诉我,海底有什么,我潜到海底从海底里抽出了什么东西,然后信号消失。然后慢慢的我走进大海深处,我接受信号潜到海底,海底有一个盖子,我把盖子打开,信号消失。慢慢的慢慢的我游进了大海更深处,做重复的动作:接受信号,潜到海底,海底有一个盖子,我把盖子打开,信号消失。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这是我对自己对待事情的反省,红外线信号意喻我对人对事的第一反应,也是条件反射。我认识到我有很多的条件反射是对和谐的人际关系,对事情的顺利发展是不利的。水意喻性,意喻我的本性。也指我的潜意识,海底意喻我为人处事的理念。我意识到我有一个不好的条件反射由一系列一个不好的潜意识组成。只有找到对应的潜意识,增加对应的正面的意识,用的新增加的意识指导我的行为,我的心扩展了,思路广了,心胸比以前广阔了。

    梦17. 咆哮的怪兽与死亡的长者。

    梦境一:

    我和我哥哥,还有小时候的玩伴(应该是我五岁以前的)到我外婆家里去,在路上,一个怪兽在挡在了路中央,我们吓了一大跳,我们掉头就跑,跑到一座山之前,我那两个玩伴继续在路上跑,而我自认为自己高明,跑进了对面的一座山上,我以为我进了山,怪兽就追不到我了,哪知那怪兽死死的跟着我,怪兽也到了山里,我吓了一大跳,我就装死,躺在山上一动不动,身体缩成一团。这时我听到我妈妈在叫:谁在山上,这时另一个人应声了:我在这里,我一听原来是我哥。但我因为害怕,一直躺着不敢应声。

    梦境二:

    在公祀里,家族中一个长老死了,有很多的人为他送行,他身上披的衣服很体面很鲜艳,面色非常的红润。房间里有人点蜡烛,有人在奏哀曲。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那个怪兽意喻我的父亲情绪发作的时候。山是人烟稀少的地方,在梦里意喻无助和孤独。我受不了父亲无缘无故的发火,我的内心非常的害怕,同时我又离不开父亲。我妈妈叫的时候,我都不敢回声,可见我的恐惧有多深。我知道妈妈是善良的,可在家里妈妈是很软弱的,父亲是个怪兽是邪恶的,但很有力量,我只能给他做帮手才可以活命。当我妈妈叫的时候,我哥哥应了,哥哥长的像妈妈,哥哥跟妈妈靠的近。

    我跟父亲靠的近,我感觉我跟父亲的关系就像魔鬼跟手下的关系,同时我又想弄明白父亲成为怪兽的原因。

    场景二给了我答案:父亲喜怒无常心理的根源是我爷爷的死亡。那个死掉的长老意喻我的爷爷,很多的人为他送行,意喻我爷爷的死得到了家族普遍的同情和惋惜。他身上披着的衣服很体面很鲜艳 意喻家族对我爷爷的评价是正面的:善良和忠厚。面色意喻一个人的尊严,面色非常的红润意喻爷爷的葬礼非常的有尊严。尽管当时很穷,但家族的人很强调尊严,从内心深处尊重我的爷爷。我爷爷在家族当中有这么高的威望,有这么高的尊严,这样一个人就因为妻子和儿子私藏一点粮食而自杀了,那不是晴天霹雳吗?可想当时我父亲撕心裂肺的痛,在我父亲的眼里,爷爷这样一个正片人物死了,奶奶是因为爱他才藏的粮食,奶奶不是坏人呀,那么那个十恶不赦的人当然是我父亲来承担了。

    可见在我父亲看来,他吃下去的那些粮食就是我爷爷身上的肉。他是个吃爹的吃人魔鬼。当然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也是自己不可以接受的。所以我父亲的本质开始形成,他完全不认可自己。他的心在爷爷自杀的时候就停止成长了,在爷爷的葬礼上双面的人格就形成了。

    梦18三座桥。

    梦里,我走进了B国,我去那里考察,同时还有我的师父,我很信任的,不管什么时候都能给我支持的师父。

    梦境一:

    B国的大王将她国度的支柱大臣全部召集起来。那个大王是个女的,看起来她非常得无奈,她想哭又想笑的对她的大臣说:由于决策失误,国家的支柱产业倒了,你们的工资将从每月3000元降到3元钱。我召集你们的目的是想要你们继续留在自己的位置上同时下放到基层考察,去调查国度里的子民他们需要什么,给他们帮助。我的师父是最忠诚的,他在得到我答应留下来后,几乎跪在我的面前。那个女大王,虽然表面上是这个国度最大的,但看的出来他非常的没底气,特别是在那些大臣们面前,她把国度仅有的一些好的食物放在大臣的面前。我看到了有苹果,有橘子,还有香蕉。

    梦境二:

    我跟随我的师父来到了一个居住区,我看到老百姓有的在挑水,有的在扫地,我感到这里好穷,我不想在这里久呆,我准备把读书馆里的书寄走,然后自己偷偷的回到自己的家。

    忽然我看到三座桥,其中一座桥高高的,桥的上面有彩虹,桥比较漂亮,直接从女大王开会的地方到达终点。另外两座桥是立体相交又相连的, 一大一小,大桥的一端连接终点与前面桥汇合,另外一端与小桥的一端十字相交。小桥在上,大桥在下。我站在小桥上。我师父站在小桥的另外一端。大桥与小桥立体相交的地方有一个墩,桥墩是用石头做的,桥墩一尘不染,桥墩的周围是污水,有一股臭味。水卷起波浪,波浪在拍打桥墩。在桥墩上有一个人,行为异常,他是整个国度受灾最严重的地区跑过来的。他几乎全身赤裸,只有私处有一块布。他拿着一个大钢瓢眼睛望着岸上的人。我感到好熟悉又好害怕。只见他拿起大钢瓢,瓢一瓢水喝了下去。

    这个梦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我追溯到了我父亲和我奶奶行为异常的原因了。也正因为如此,我决定写这本书。B国现在在搞个人崇拜,与五六时年代的中国非常相似,意喻当时的时代背景和社会环境。故事发生在五六十年代。

    考察意喻追根溯源,我一直不能接受,也不能理解我父亲的行为。不能接受,也不能理解我父亲的情绪。我一直想知道那是为什么?我的师父,意喻我的心理咨询师。B国女大王意喻我的奶奶。决策失误导致国家的支柱产业倒了意喻我奶奶与我爷爷相处的方式方法不当导致我爷爷的死亡,我爷爷的死亡导致家庭经济的崩溃。支柱大臣意喻家族中的长老,国度里的子民意喻我奶奶的孩子。整个国度受灾最重的地区来的人当然意喻我的父亲。

    由于父母的关系不好而造成一方的自杀,那么受伤最深的是谁呢?当然是年龄最小的儿子。我爷爷自杀了,我奶奶知道,她不会,也没能力照顾我的父亲。她只能将家族的长老召集起来,希望家族的长老能去了解我的父亲,照顾我的父亲。他给家族长老提供了仅有的水果,代表她的礼仪和诚心。我的师父知道这是我奶奶和我父亲行为异常的根源,也是我行为异常的根源,我的问题就是我家三代问题的集中点。他希望我弄清楚那是什么,然后让我回归正常。他希望我看到自己,接纳自己。让我自己改变我的思维,改变我的行为模式。我害怕贫穷,我不想在那个国家久呆,但我渴望知识,读书馆意喻知识。我想了解真相,想了解父亲行为背后的动机。

    那三座桥意喻我大伯,我父亲和我走过的路。那座漂亮的桥意喻我伯伯走过的路。我爷爷死时,我伯伯在当兵,那时他20几岁了,他能接受我爷爷的死亡,他认识到我爷爷的死那是他的事,与自己无关,他决定不了,也改变不了。所以他的性格相对和蔼,他从部队回来后,在地方政府任职,日子过的还可以,死时也有一大群后代为他送行。但我爸爸就不一样了,他从部队回来后在家务农,因为我奶奶担心两个儿子都到外面工作了没有人养老,所有叫我爸爸在家务农陪着她。 

    桥在梦路意喻联接。也意喻走的路。桥墩意喻连接的支柱点。桥墩一尘不染意喻赤胆忠心。水意喻性,也意喻感情。污水,有臭味的水意喻负面的感情,可以是白眼,也可以是侮辱。全身几乎赤裸意喻虔诚。大钢瓢是装东西的意喻需求。主要指成长需要的正能量包括接纳,安全和温暖。

    今年我大伯死了,他能接受我爷爷的死亡,所以是直接连到终点见我爷爷去了。但我父亲就不一样了,我父亲那时是7岁,爷爷死了,奶奶无能为力。我奶奶期望家族的长老能照顾我的父亲,但那些家族的长老给了我父亲什么呢?我父亲得到什么了呢?他得到了负面的感情,他遭到了白眼,遭到了侮辱,受到了欺辱。

    他拿了个大钢瓢希望家族长老给他正性的支持和帮助,但他实际得到的是负性的白眼。他能怎么样,他能靠谁呢?他能怨谁呢?他谁都靠不了他谁都不怨不了,那他怎么评价自己呢?那当然是:我不好,我就是这个命,我是不需要爱的。他真的不需要爱吗?当然他需要爱,但为了在家族中生存下来他把他自己包装了起来,他用对自己的评价将自己的需求包装了起来。他把他需要的爱用他的包装死死的压在心灵的最底层。

    我开始明白了,明白我父亲变化无常性格背后的因素了,我父亲将自己包装了起来,他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但他内在的需求会消失吗?当然不会,包装越来越厚,自己越来越压抑,对爱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他的心灵停止了成长,他是一个儿童,他是一个7岁的儿童,儿童需要什么呢?

    儿童需要一个家,家里有爸爸,家里有妈妈,他的爸爸就是我的爷爷。他联接的一端是我的爷爷,一个肉体已经腐烂的爷爷,儿子人格的形成模仿于父亲,爷爷死了,我父亲心目中对父子关系的认知形成了:父亲是爱我的,爱就是父亲去死,仅仅是为了让儿子生,儿子不好(崽不好,崽不好),为了让儿子生父亲去死那是应该的(要死掉,要死掉)父子关系就形成。

    看到或想到的事情第一反应或

    得到的结论想法/结论的

    歪曲之处正确的想法/做法是

    记的读初中和高中时爸爸经常对我说: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的读书,争取考个好大学,至于女人的事,等你考上大学,找到了好的工作,她们会主动找

    你的。

    女人那是男

    人的附属物,

    是不需要感情

    的,只要有

    钱,不要考

    虑她的内心

    女人只要物质

    不能给感情

    男女之间的

    感情是靠不住的。这是冷酷

    无情,是

    我维持不

    好男女关

    系的根源感谢并宽恕我的奶奶,她教给我父亲的,是她的包装,不是她的本质,感谢并宽恕我的父亲,他教给我的是他的个人观点。不是性的本质。

    感谢并尊重我的母亲,性是善良的,是维持夫妻关系的纽带。

    我对性的态度已经改变,等我找到我的妻子,我将享受性的快乐,忠诚性的承诺,善待我的妻子,让夫妻生活做到身心合一。

    我父亲的妈妈那就是我的奶奶,一个陪伴我父亲成长的喉咙冒烟的女人。儿童对性的看法很大程度取决于母亲对性的看法,我父亲对性的看法很大程度取决于我的奶奶,那么我奶奶对性的看法是什么呢?当然在经历过两个男人后,她对我爷爷的态度那就取决于她对自己的态度了,我奶奶将自己的需求也包装起来了,包装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失去。包装的越多,受到保护的越多,当然失去的也越多了,从我爷爷的自杀可以看出,我奶奶对性的看法:性是邪恶的,我相信在我奶奶的陪伴下,我父亲对性的态度就很明确了。

    难道我的父亲就不需要性吗?当然不是,在这里我非常的感谢我的母亲,我母亲真的非常善良,他一直在像照顾婴儿一样,照顾我的父亲,她不但满足了我父亲的性欲,还给了我父亲母性的仁慈。当然,由于我跟父亲走的很近,跟母亲走的远,我以前对性的看法,受我父亲的影响比较多。在我父亲情绪发作的时候,我母亲总是说,他就是那样的人。不理他就是了。在这里我感谢我的奶奶,感谢我的父亲,尊敬并感谢我的母亲。我可以如下处理了。

    梦中的那座小桥意喻我的成长。哦,我明白了,明白了父亲变化无常的性格背后的心理特征:他联接着我死去的爷爷,我爷爷的自杀给他造成了撕心裂肺的痛。这种联接并没有因为我爷爷的死亡而断裂,相反几乎是扭曲和强化了父子关系的本质。在他看来,他这个崽不好,崽不好,崽为了吃一顿饭,让父亲自杀这是不好的,父子关系就是这样。

    这是我父亲接受不了的,因为接受不了,所以否定,因为否定,所以改变,因为改变,所以重现,因为重现,所以强化,因为强化所以更加不能接受,如此如此,负性的循环。造成了我爷爷一次又一次的死亡。父子关系就是这样的: 崽不好,崽不好,崽为了吃一顿饭,让父亲去自杀。

    当然我的父亲还联接着我的奶奶,他跟我奶奶相依为命,她看到我奶奶的难处,并且坚定的相信我奶奶私藏粮食是为了给他吃。奶奶是爱他的,至于我父亲他不需要母性的仁慈吗,当然需要,那我奶奶给了他没有呢?我真的不知道。我可以确认的是我父亲内在的需求和孝顺父母的孝道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在我那个强化孝道的家族里,我父亲体内的孝道压制住了他的内在对慈母的需求。他只能向自己也向我表达一种清晰的理念:性是邪恶的。女性就是卑微的可耻的,女人是只要物质不要心灵的。

    当然我父亲还联接着我,我是父亲的儿子,从小我就模仿我的父亲,我搞不明白,父亲为什么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恐惧,对我的态度是那么的恶劣,我在模仿我的父亲,我父亲不接受自己,他认为自己不好,在他看来,是他要吃粮食,才导致奶奶私藏粮食,才导致爷爷自杀。他是吃爹的吃人狂魔。他是这样子评价自己的。那他怎么评价一个模仿的他呢?这个就是父亲看我的眼神为什么那么恐惧的原因了。这个原因我找到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为什么父亲那么喜欢我,为什么父亲又那么怕我?

    父亲在联接,父亲在联接我的爷爷,我的奶奶还有我。他的心里装着这几个他不会处理的人,他只能用变化莫测的行为暴露他内心世界的冲突。

    梦19. 教堂旁的两间屋。

    我梦到了我到了一个教堂门口,教堂里有一个人在宣读什么,其他的人都跪在地上,在虔诚的接受教导。好像是一个帮派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被另外一个帮派给暗杀了。他们在一起宣誓,在这里埋伏,等待另外一帮人,然后与他们决战。我想进去看看,我走进了教堂,教堂的旁边是两个小房间。里面一个小房间里有锄头,有耙子。外面的小房间的墙壁上有很多的枪。气氛比较凝重。火药味很重,好象战争一触即发。

    我在房子里看到了一张床,床下是两双鞋。鞋子很简陋,上面有很多的灰尘,比较脏。鞋子上有食物,是油榨南瓜饼!外面小房子里的人问我,你在干什么,我说我在换内裤,怕他们不信,我还把我穿的内裤脱了下来,从衣袋里拿出新的内裤来,新的内裤像我哥哥穿的内裤。屋里的人还是不怎么相信我,我想逃,他要抓住我,我抢过他的枪,这时,忽然,教堂外的另外一帮人来了,好象要开战了,我乘机来着枪跑了出来,这时有第三方势力的人在等我,说是去搞基建,也就是去建房子,逃离这个战场,靠力气去干活。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我明白了我父亲人格形成的原因,明白了我能做什么?

    教堂,是宗教人士集中的地方,意喻门派争斗。一个帮派的一个重量级的人物被另外一个帮派给暗杀了意喻我爷爷接受不了我奶奶私藏粮食的事而自杀了。这个梦是梦到我爷爷下葬时的情景。我爷爷死了,我爷爷为人忠厚,善良。我爷爷是家族中公认的好人。这样一个人,因为接受不了妻子私藏粮食的事实,接受不了内心的伤痛自杀死了。当时家族的人既惋惜又很愤怒,在我爷爷的葬礼上我们家族有人对我奶奶不满。气愤比较凝重。我父亲看到了这一切。另外一帮人意喻我奶奶娘家的人。因为按照我们传统的风俗,丈夫死了,妻子的一方是要来人送别的。

    教堂旁边的两个房间意喻我父亲性格的双重性,爷爷死了,引起了我家族与我奶奶家族之间的冲突。受伤最深的,当然是我的父亲。在他看来,爷爷是好的,是正的一面,因为爷爷是为了省下粮食给他吃。奶奶是爱他的,因为奶奶藏了粮食,也是为了给他吃呀。那么我的父亲就是造成两个家族之间冲突的罪魁祸首了,我父亲认为自己有罪,并且很重很重,造成了爷爷的死亡,造成了两个家族的战争。在父亲的心中,家族的人代表正义代表审判官,而自己就是一个罪犯,父亲为了保护自己,把自己深深的藏起来了,不跟任何人讲真话。我明白了我父亲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谎言。

    里面的小房间有锄头,有耙子。锄头和耙子都是劳动工具,意喻我父亲非常的勤劳。在他的一生中,他几乎就是个劳动的机器,几乎不分昼夜。一方面他为了忘却,一方面为了赎罪,向家族的人表明他是个好孩子,是个劳动标本。当然,他也在预防,预防不幸的悲剧重演。预防他变成我爷爷,我变成他。因为他非常的怕,怕他可怕的事重演。外面的房间就不一样了,枪是战争的工具意喻斗争,心灵的斗争。火药味很重意喻家庭环境不好,斗争很重。床意喻归属,意喻我爷爷和我奶奶的结合,意喻他们的婚姻。鞋子意喻性, 鞋子上有食物意喻我奶奶嫁给我爷爷就是为了粮食。灰尘意喻污点。油榨的食物保质期长,代表长期保存粮食。意喻粮仓或粮票。南瓜饼是普通的粮食意喻维持生存的食物,要求并不高。

    我明白了,在五六十年代,我奶奶嫁给我爷爷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她就是想找个粮仓,找张长期的粮票,找个维持生命的物质依靠。在我奶奶看来,她为了一张长期粮票离开了他的两位前夫,她的这种做法是可耻的。她自己看不起自己,她把对自己的不热爱化为行动对待我的爷爷。然后我爷爷就上吊自杀了。

    这是我奶奶心头永远的恨,对自己的恨!这是我父亲心头永远的恨,对自己的恨!这造成了我奶奶喉咙冒烟,心灵完全干枯,造成我父亲对自己彻底的否定,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他将自己用厚厚的谎言伪装起来,在自己看来是在保护自己,但在我看来这是折磨的开始。内裤是比较隐私的,意喻私事。也意喻家事,或者对家事的处理。新的内裤像我哥哥穿的内裤,意喻我处理父亲心中的冲突越来越像我哥哥了,因为从小到大,我妈妈教我哥哥,怎么对待我父亲的情绪。那是他的事,他就是这样的人,我的咨询师也是这样子教我的,但我一直想刨根问底。

    我以前是想去支持父亲,通过努力读书,通过听话,通过掩盖自己的幼稚假盼成父亲心目中的大男人去添补父亲心灵的缺口,去满足父亲对荣誉的贪婪。但现在我做不到了,我失去了自己,我在社会的大潮中落后,我在人群中迷茫。甚好,我得到了心理咨询师的帮助,他像长辈一样教导我,教我为人处事,处理我父亲的情绪。

    我父亲的情绪源自于他的内心,是我爷爷的死亡造成了他对自己的评价,他对自己的评价造成他对自己的否定,他对自己的否定,造成他对自己的隔离,他对自己的隔离造成他期望塑造的角色与他评价的自己的分裂。我父亲的情绪源自于他的分裂。只有他自己打开心扉同时得到中立长辈的有力支持才能让他的情绪平静,只有他自己才能抚平他内心的伤痛。

    我逃了出来,我跟随民间力量走了,我要学会建设,转化自己的视角,将思维的焦点放在我当下的事情,放在心灵重建的方式方法上。放在处理当下事情的方式方法上。

    梦20.香喷喷的肉与臭臭的大便

    梦里,我全家住在我小时候家里的茅厕里,茅厕里有个很大的茅坑,茅坑里是满满的冲淡后的大便水。大便水很臭很臭。我妈妈从茅坑里拿出一个大的压力锅,妈妈把压力锅打开,压力锅分三层,里面全都是肉,我看的清楚,有隔子肉,还有五花肉,好香好香。我不顾一切的在吃肉,我真的好饿好饿,我好喜欢吃锅里的肉。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茅厕意喻我父亲小时候的家庭环境,也是我小时候的家庭环境。我爷爷是1960年自杀的,那个时代的粮食是非常紧缺的。我敢肯定,在那时如果大便上有一块肉,肯定有人抢着吃的。压力锅是煮食物的,在这里意喻维持亲情的方式方法。我全家住在茅厕里意喻我父亲成长的家庭环境非常的恶劣,严重缺乏温暖。肉的香和大便的臭搅拌在一起意喻亲情和杀戮搅拌在一起。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孩子通过父母的关系衡量自己。我奶奶私藏粮食,我爷爷自杀。受害最大的是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在承载我爷爷与我奶奶恶劣关系带来的罪恶后果。受罪的是我的父亲。而我的父亲又受不了这种罪恶感,以至于他在投射当中负强化导致他新的家庭充满负能量。我的母亲,我的哥哥,还有我都是父亲负强化的受害者。当然其中我受到的伤害又最大。

    梦21. 血液流动的声音

    我和我家乡的几个人在朝着家的方向走,在经过城堡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左脚大脚趾趾心上的皮与肉快要脱离了,我很不舒服,我就将与肉连接的皮扯掉了。我看到在脚趾心上有个很小的伤口,慢慢的留出一点血,开始我没在意,我以为没大不了的,但后来血慢慢的越来越多了,我越来越害怕,让我的同乡给我止伤,但我的同乡一点办法都没有。慢慢的血流的越来越快,我感到我的脚趾有血液流动的声音。我恐怖极了。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我找到了我问题的根源:城堡是政治的中心,意喻最高权力的地方。左脚大脚那是人格形成的基础,所谓什么样的脚走什么样的路。是人格的基础。大脚趾是脚底最用力的地方。意喻对我人格形成影响最大的人。脚趾趾心是用力的地方关键的点。意喻我父亲的想法和意识。

    血意喻生命,是成长的动力。这个梦告诉我,我的成长是带着父亲的想法成长的,我的意识就是父亲的意识。我的成长缺乏独立性,这种成长方式让我的生命很受伤,我由一点权力一点意识都没有,到对权力的顶礼膜拜。两种思维的开始,这是我青春期的开始,那时的我,内心既有对父亲的孝顺做父亲心目中的好儿子,同时又想找到自我因而对父亲对权力的极端叛逆,我记得我读高三时,我都做梦梦见我回到明朝我是叛军首领,我带领的军队一路杀进北京城,杀掉皇帝老子,然后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并且自封为王。

    从高三一直到大学毕业,我都想象我是个坚定的革命者,我读大学是来学习知识和技能的,为今后的造反打下基础,但我的这种想法我没跟任何人讲过,我为了体现自己的孝顺都跟别人讲我父亲是个好人。

    从我进入社会以后,我发现父亲天天缠着我,我开始公开反对父亲,见人就说我父亲的坏话,我把我混的不好的所有的原因都归咎于我的父亲,我认为我是失败的,而失败的最大原因就是我父亲错误的教育。但我的这种做法,让我混的越来越差,越来越孤立。

    我开始找心理咨询师,治疗一段时间后我开始意识到对父亲的反抗其实就是反抗我自己,因为父亲的想法和意识已经根深蒂固的埋在我的潜意识里。对父亲的反抗让我的血流的越来越多,让我的生命越来越脆弱。

    梦22:新长出的父母的手和脚。

    梦境一:

    在我外婆家里,我的父母全部长出了新的手和脚,手和脚都比较短,我父亲和母亲都身高1米左右,他们脸上露出很甜蜜的笑容,就像两个互相找到心仪的对象的小矮人一样。

    梦境二:

    残疾的我,座在残疾轮椅上,脚踩踏板,在路上很快的走,好像是去旅游,那条路很像通往华山的那条路,我当时非常惊讶,残疾也能如此熟练?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就是:手和脚意喻行为模式。父母的手和脚意喻我仍然是父母的意识为主,但我当下的行为模式发生了变化。手和脚很小,意喻我新的行为模式开始形成,我在做事之前先考虑当下的环境,考虑当下的工作,考虑当下人的感受。

    场景二中的我是寻找当中的我,轮椅是工具,意喻为为人处世的方式方法,接纳自己的方式方法。残疾意喻我还没有完全自立,还需要帮助。为人处事的方式方法就是; 尊重为先,要尊重别人的想法,不抱怨是所有良好关系的开端,不评价是对别人尊重的一种体现。

    接纳自己的方式方法:记录自己的情绪,自己的想法或第一反映,增加新的意识,强化新的意识。

    梦23. 煤老板与建房子的长辈。

    梦境一:

    我梦见有两辆旅游车在大山里的公路上行驶,一前一后,忽然山体滑坡,两辆车被全部淹没,车上的人全都被活埋至死,事发时没有旁观者。车辆行驶的公里左边是一个大煤矿,事情发生后,煤矿的老板知道车辆被埋的原因。是由于地底下的煤被过渡开采,导致环境破坏,导致山体滑坡,煤老板知道后立即下令:不允许任何人泄露半点消息,否则煤矿会停产,谁敢泄露就活活的打死谁。我非常的害怕,我在旁边偷听,又怕被别人发现,我躲进了煤老板空闲的粮仓里,那是一个很大的水泥圆桶,放在地下室的门口,我用打粮食剩下的稻穗将自己掩盖起来。

    梦境二:

    在煤老板对面的山坡上有一户人家,那家的环境非常的优美,内部设计非常合理。我想跑到那户人家去避难,同时把煤矿的事情告诉他们希望他们出来主持公道。我朝那户人家跑去,但这时有好多子弹从我头上飞过。吓的我掉头就跑。

    梦境三

    在山坡的前面有一座大厦,大厦是研发中心是搞电子产品研发的,我对电子产品不懂,我没有把煤矿的事告诉大厦里的人,他们在专心的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有两个人在教我,只见他们拿着一个电路集成板,然后有顺序的操作了一片,这时电子产品发出了美丽动听的音乐。他们每个人给我演示了一遍。他们就是靠这个挣钱的。我很惊讶,原来做电子产品也可以赚钱呀!

    梦境四:

    一个面容和谐,又比较专业的长者在给我建房子,打地基,地基就在场景二的那户人家的后面,地基设计的很专业,建到一半时,他生气了,这个人又没有钱,哎,让他自己去建吧,这时他把自己手中打地基用的工具扔到了一边。同时,我也感觉到了,这个房子底下的土地容易发生泥石流,也不怎么可靠。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

    场景一我意识到了我自己。车是工具,意喻方法。两辆车意喻我父亲对我和我哥哥教育的方式方法。公路意喻成长,大山里的公路意喻我父亲对我和我哥哥的教育方式方法不当导致了我和我哥哥的迷失。旅游意喻观光,不代表永久。活埋至死是封闭困死,没有活路可走。意喻在我父亲的教育方式方法里没有活路。粮仓是盛放粮食的地方,意喻期待。大的空的粮仓意喻我父亲的期望很大但结果很空。

    这个场景给我的启发是:我已经慢慢从我父亲的阴影中走出来了,父亲的方式方法让我窒息,但我把它当成人生的一段旅程。父亲就是那个煤矿主,他对我和哥哥的教育很大之处在于挖取我和哥哥的正能量去弥补他,导致我家庭环境黑暗,水土流失。煤老板不永许任何人泄露半点消息那是掩盖和欺骗,意喻我老爸有很多的谎言,他害怕别人看到真实的他。空的很大的水泥圆桶意喻我的父亲的期望很大,但实际得到的几乎没有。

    场景二山坡上的房子建的高,看的远。意喻眼光长远,观察范围宽,洞察力强。环境非常的优美,设计非常合理意喻这家人比较专业,是专家学者一类。意喻心理咨询室。子弹意喻有人不希望我去,我去那里会占空间,会影响有些人的时间和位置。

    场景三是我当下日常生活和工作,那两个人意喻我现在工作的同事。他们让我明白一个道理:除了挖煤外还有别挣钱的方式方法。可以做电子产品,也可以写一部好的小说吧。或者就是一门好的技术。

    场景四那个长者意喻我的心理咨询师,他很专业,也很善良,但他要钱,一个小时500元,电话是300元,他很想帮我,帮我建立良好的人格基础,但我没什么钱,我跟他通话,很多时候没1个小时,他心理不是很满意。我认为我必须靠自己了。

    梦24重生与文来鱼 。

    梦境一:

    我再一次出生在我家新房子旁边的水塘边,水塘里面的水不是很干净,但没毒,没异味。可以喝。有点不卫生而已。我就是个初出生的婴儿大。

    梦境二:

    在我家老房子的屋檐下有个装垃圾的小水池里面有很少的水,水很透明但有股臭味,水里有几条黑黑的鱼,鱼的外表就像被墨汁浸过。我再把视线转到稍远一点的地方,我发现与我小时候同学的同伴家的屋檐下也有个小水池,水也很透明也有股臭味。里面也有几条同样的鱼。我看到我的哥哥,也看到我那个同伴的两兄弟。我叫了一下:快捞鱼呀!这是什么鱼?那个同伴的弟弟告诉我:那是文来鱼,有毒的。

    梦境三:

    我到了我现在的工厂,忽然工厂招进来了一个北京大学毕业的女的。我看到她在填简历。我感到她好熟悉又好窝囊。我想这个女的肯定是心理有问题,北大毕业到这里来上班,我在食堂里说我要去做心理咨询师。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

    梦境一和梦境二:我重生了,我的本性改变了,但我还很弱小。再一次出生意喻重生。我家的新房子意喻新的思维,新的起点。水意喻性,水塘里的水没毒意喻我的本性里增加的善良的潜意识成为我行为的主导意识。

    婴儿意喻弱小的生命,我还需要成长。房子意喻思维,老意喻年代久远。屋檐是房屋的一部分意喻永不分离,根深地固。老房子的屋檐意喻代代相传根深蒂固的思维。水意喻表性,也意喻感情。透明意喻清晰。臭味意喻难以接受。鱼意喻财富。文意喻读书。来意喻谋取。文来鱼外表像墨汁黑,有毒。文来鱼意喻通过努力读书谋取职位,然后通过职位带来的权力不择手段的谋取金钱和美色。

    这两个梦境告诉我:我从小在父亲的教导下通过努力读书谋取职位,然后通过职位谋取无穷无尽的金钱。彻底改变家里的困境同时又能满足我父亲无穷无尽的吹嘘,满足我父亲的无穷无尽的荣誉感。文来鱼是我父亲心中的毒瘤,也是我心中的毒瘤和恐惧的根源。文来鱼年代久远,在家族当中代代相传。我无法改变。要是读书的人没能捞到鱼,那是家族的耻辱,是没脸面回家乡的。

    我在同伴弟弟的提醒下,文来鱼是有毒的,我没去捞,我丢掉了升官发财的想法,结果我重生了。我把视线转到了工厂,把注意力集中到工厂的工作,我在这个厂工作一年多了,工作是保住了。经济上能自立了。家里建房子我寄了几万元回去。北京大学意喻高学历。那个女人其实就是内心脆弱的我,我还是没能完全接纳自己。我说那个女的心理有问题其实是我自己心理有没过去的坎,我说我要去做心理咨询师意喻我意识到我自己的问题同时也在医治我自己,通过参加不抱怨运动,自己给自己援助。

    梦25.父亲锄土,未装修的新房子。

    梦境一:

    梦里,我的父亲他在我家的土地里锄土,锄土锄的非常的细,土地旁边长出绿油油的菜,菜长的非常的均匀,非常的茂盛。

    梦境二:

    我梦到我家新建的房子建成了,还没装修,但屋子里有可以喝的水还有电灯,可以遮风避雨。里面我父亲捉了很多很多的猪崽,奇怪的是他们都个个都比较白比较大。在新房子的旁边是一个毛坑,里面有很多的大便。我很留意,我的父亲是怎么处理大便的?在毛坑的旁边是一间老久的,封闭的毛坯屋。屋子里全都是很脏的水,水的中间浸泡着一辆五六十年代的东风汽车。我父亲用力的在拉。

    这个梦对我的启发是:

    梦境一中此时我的父亲意喻我的心理咨询师。土地意喻家族的文化。锄土意喻培养家庭里面温暖的关系。绿油油的菜意喻成果与根基。父亲的栽培是儿子成长的关键。父亲对儿子的态度就是儿子对世界的态度。父亲看儿子的视角有多宽,儿子看世界的视角就有多宽。我的新咨询师非常的专业,他是在用心做他与我的关系,当然我也是用心在做我与周围人的关系,包括我的上司,我的同事,我的亲戚朋友。连我自己都感到意外,我自从跟我的咨询师保持良好的关系时,我跟我的上司关系明显好转,以至于我与别人发生冲突,他都帮我解围。

    梦境二中的三间房子意喻我思维的三个阶段。

    那个封闭的毛坯屋意喻我父亲的思维,也是我之前的思维。水意喻性,也意喻感情。东风汽车意喻我父亲解决家庭事物的方式方法。这个毛坯屋告诉我,我父亲对待家庭的态度,解决家庭事物的方式方法还停留在五六时年代。停留在我爷爷自杀的那个事情的基础之上并且在那里负强化。我父亲的内心是封闭的,看待父子关系是停留在我爷爷与他的关系之上。他在水中拉车用的力那是非常的大,他非常的辛苦,可是一点成绩都没有。

    高度决定思维,思维决定方法,方法决定结果。我父亲对待家庭对待自己最亲的人停留在我爷爷自杀的伤痛当中,在那里负强化。他的高度非常的低,那是能量的最低点。当然这种高度造成的结果就是我在接受我父亲负强化释放的负能量,我没有成长,只有停留和模仿。

    毛坑就是厕所,之前我父亲骂我的时候,我不知道那是情绪,是思维的大便,是垃圾。因为不知道,同时又认定父亲是爱我的。我认为那就是我的本质,就像前面的梦中的玻璃体中的大便一样,我认为那就是应该装在我体内的。

    我现在明白了,我父亲来无明火的时候那就是他拉大便的时候。一个情绪的背后就是一个想法,实际上是我父亲接纳不了他自己,他看到我在模仿他时,就把他那个他自己都不接纳的人物调出来了。他向我咆哮实际上是在向他内在的自己咆哮,只不过是他不接纳罢了。 

    我现在知道了:糟糕的情绪就是垃圾,就是大便,本应该放到厕所里的。我之前不知道,还以为那是我的食物把他吃到肚子里,还认定那就是我的本质,我现在知道,应该把它们拉出来放到厕所里。

    新建的房子意喻我新的思维。房子里的可以喝的水意喻正面的感情。电灯意喻阳光。也意喻光明正大的想法。自从我戴上不抱怨手环以来,我是诚心的想改变自己,诚心的与人为善,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我结束抱怨,观察自己,停止攻击,想方设法解决问题。

    这种努力的结果是:我的人际关系得到了大大的改善,我的工作稳定了。在这个房子里我的父亲是我的心理咨询师的投射。那些白白的大大的猪崽,意喻我的心理咨询师的求助者。白意喻他们有一定的学历,有正的一面。猪崽意喻不能自力,依赖性比较强的人。大的猪崽意喻年龄大,但思维不独立,依赖性很强的人。

    这个梦告诉我,我改变了,我成长了,我得到了我的心理咨询师父亲般的关怀,是心灵的父亲。我得到了陪伴式的温暖,我开始知道尊重别人,站在他人的角度去考虑,生存坚持共存原则,我让别人生存了,别人就会让我生存,发展坚持共荣原则,我让别人发达了,别人就让我发展了,至于我父亲经常对我讲的:你不行,你会到大街上捡垃圾吃的。就当是我父亲拉的大便吧,把它放到厕所里就可以。我坚持自己:我行的,我会点亮全世界。哦。耶!

    梦26. 溃烂的左手与美国的肉店。

    梦境一:

    我住在一栋刚建成的楼房里,楼房的装修还没有完成。我在房屋里感到好闷。我到外面去逗逗风。外面观风了。我看到我的左手手指皮肤几乎全烂了。左手指几乎全是由淤血构成。让我动弹不得。

    梦境二;

    我到了美国开肉店,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每天晚上都会有一群强盗会到我的肉店来抢食,这时一个美国的学者型官员到我的店里来搞调查,他知道我的店里有肉被抢,他叫我先看清楚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为什么来抢肉。第二天晚上我埋伏在那里,到了晚上我看清楚了,一伙强盗冲进了我的肉店,我害怕他们的强大,我知道我阻止不了他们,我就跟他们商量让他们可以抢半个小时。结果他们遵守这个时间,在我的肉店里拿肉,我看到他们当中的一个蒙面人,我送给他一块五花肉,结果他非常开心,他问我:你是谁?我一听声音,好熟悉呀,我就知道这伙人肯定是从家乡来的。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就是:

    梦境一:楼房意喻想法,新建成的楼房意喻我刚刚建立起来的想法,我新的想法是我与每一个愿意跟我交流的人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尊重为先,互惠互利。手意喻行动。我的左手手指皮肤几乎全烂了,意喻我的行为笨拙,为人处事不圆滑。同时意喻我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我必须长出新的手指,才能熟练的适应当下的环境。

    场景二:美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意喻给我做心理咨询的机构。肉店是卖食物的,意喻创造正能量。包括:学会接纳,学会保护, 学会温暖。我认为我一直在为我的父亲提供正能量,但我不能创造正能量。我小时侯是在补偿我的父亲,是忘我的给,导致了我正能量的丧失。美国的学者型官员意喻我的心理咨询师。强盗意喻我父亲的负强化,我记的我在东莞时,我父亲每天晚上都会发梦,在床上喊:娘!娘!娘!我那时不知道那是为什么,总感到我父亲像个小孩子一样不停的哭又像个饥饿的婴儿要吃的一样,现在我知道那是负强化,他在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把他受不了的感受调了出来。

    梦27. 我期待的归属。

    我梦到我老了,在我工作的工厂对面的山村里,我拥有一栋二层楼的宽敞的房屋,二楼是卧室,卧室里面非常的干净,床上是粉红色的帐子还有被子,非常温馨。一楼是厨房,时间是农历腊月24过小年的日子,刚刚有人开车来拜访我,我家门前的路非常的宽敞。我老婆在水井面前压水,我儿子在外面当兵,正在赶往回家的路上。刚刚打电话回来,说马上就要到家了。我女儿在洗菜,我则在房屋内品尝糊涂酒。桌子上摆满了菜。我喝着喝着就慢慢的非常平静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我开始厌倦我之前的抱怨,我渴望我能够善终,我渴望一个安定的住所。我渴望我拥有一个妻子,然后给我生儿育女。二楼是卧室,卧室里面非常的干净,床上是粉红色的帐子还有被子,非常温馨。意喻我跟我妻子的生活非常的甜蜜。性生活非常的和谐。我的儿子和女儿都非常的健康和孝顺。我过着我想过的日子,有酒有肉。有亲情,有温暖。然后平静的离开世界。

    梦28. 心惊胆战的狗。

    我在到我外婆家的路上,我看到有一个人,他手里牵着一根绳子,绳索勒着一条狗,那条狗好怕,心里很不情愿。那主人要那条狗咬我,我没有生气。我看到这个恐惧的狗想到我自己,我弯下腰来,抚摩着狗的身子,给了它一个热腾腾的面包,那狗看来很饿,我把绳索放长,让那条狗自己走,结果那条狗死死的跟着我,他的主人给它食物它都不要。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就是如何我自己亲密的人相处。狗是家宠,意喻关系亲密的人。绳索意喻强迫,意喻枷锁。

    我一直在反思:我最需要的是什么?我忠诚于谁?我喜欢什么样的人?我喜欢做什么样的事?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人?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需要内心的平静,我需要找到自己,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找到自己,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忠诚于我自己,我忠诚于我的内心感受,人生最大的悲剧就是承受不了撕心裂肺的痛苦而选择逃避和否定,而因为逃避和否定让自己完全的丧失自己,让自己跟着别人的感受走。我喜欢什么样的人呢?我喜欢那些心灵充满阳光的人,喜欢那些心胸宽广的人,能接纳我的过去,能接纳我的现状并给予我实际的帮助的人。我以前是一个迷茫的人,我内在的需求在孝道的枷锁中挣扎,我迷失了自己,我不会接纳自己,也不会保护自己,更不会温暖自己。我现在明白了。

    我的价值在于正向的改变。我要成为改变的榜样,改变谁?怎么样改变?改变我自己,我接纳我自己,我接纳我自己在极度压抑中的痛苦,我的痛苦源自于我的成长失去了独立性。源自于我知识的欠缺,源自于我生存本领的欠缺。

    我要学习生存的本领,我现在明白了:生存的原则是共存原则,我要想方设法让别人活,想方设法让别人活的更好,让我与我亲密的人一起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我要学会接纳,学会宽容。学会保护。

    我认为:只有明白了自己需要什么的人,才会去明白别人需要什么,才能与别人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梦29. 松绑与取下蒙面。

    梦境一:

    我在一所学校上课,学校是8点上课,12点下课,中午休息两个小时,下午14点上课,18点下课。在这里主要学习如何长久的相处,共同进步。如何洗衣服。

    梦境二:

    我在从外婆家里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人蒙着面,从地里偷了一个红薯,我看到了我拼命的追,他拼命的跑,最后跑进了我家,在我家里我爸爸大叫了一声:今后不要这样子了。那个人知道我爸爸表面上生气,但实际上已经原谅了他,他把蒙布摘了下来。我、我爸爸还有我妈妈都惊呆了,原来就是我外婆村里的,小时候与我以前玩的一个伙伴。我妈妈笑咪咪的对他说:原来是亲戚呀,来来来,吃碗刚煮好的面条,那个伙伴看来很高兴,他接过好妈妈的面条吃了起来。

    梦境三:

    我来到了一户人家面前,那户人家门前有棵好大的桃树,上面有好多的桃子。有好多的人在摘桃子,我看到了一颗好大好红的桃子,我爬到树上把桃子摘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吃起来,这时那户人家的主人的儿子回来了,他看到我,我很害怕他追究我的责任我就说:大的桃子被我摘下来吃了,我手里还有两颗小的青色的桃子,你要吗?他说:既然你已经吃了就算了吧。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

    梦境一,学校是学习的地方,可以长知识。意喻成长的地方。我是在我新的工厂开始改变的,开始不抱怨手环的,意喻我新工作的工厂。我坚持的努力让我看到了我的进步,看到了希望,我学到的为人处世的道理给我带来了实际得好处,我的工作稳定了,我在这里工作一年半了,目前状态还可以,我继续在反省,在成长。

    梦境二:蒙面是掩盖。蒙面人意喻不敢面对自己,不接纳自己的人。红薯是粮食,意喻生命成长的正能量。爸爸是有力量的是宽容的,是保护我们的人。意喻那些想诚心帮助我们的男性。妈妈是宽容的,有智慧的,意喻那些想真心帮我们的女性。

    场景二,让我看到了希望 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些谎言,我们之所以撒谎,那是因为我们认为那是不好的,那是不能接受的。那时需要掩盖的。其实恰恰相反,在我们看来编造谎言是在保护自己,在最亲的人看来,这是隔阂,是障碍。当我们坦诚的面对自己时,面对自己认为不好的那一面时,也许还能得到那些有专业,有才学,有能力的人真诚的帮助。才能让自己完成蜕变,才能成为一个真正有用的人,得到我们需要的东西。

    梦境三:教我怎么样跟女孩子相处,怎么样与我将来的妻子相处。桃子意喻婚姻,桃树意喻获得良好婚姻的方式方法,我现在对待女孩子的态度已经完全改变,我学会了尊重,理解还有宽容,我现在跟女孩子的关系越来越好,同事出去玩也叫上我,那个好大好红的桃子意喻我理想中的爱情和婚姻,我想找一个能够完全接纳我的妻子,我们一起经营。那两颗小的青色的桃子意喻我之前的两次恋爱都无果而终。我接纳我的过去,才能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当我自己接纳了自己,别人也会接纳我的。我要宣传不抱怨运动,我要成为不抱怨的榜样。做一个不抱怨的自己。

    第四阶段的梦:反省,重建,成长。

    梦30. 高山上的洗衣房。

    梦境一:

    我回到了我高中时的学校,我在床上睡觉,这时学校派人来通知,说是由于产量有限,香烟是稀有物品是宝贵的物品。香烟只供给老师,供给学校领导,学生是不可以私藏香烟的。要我们马上将身上的香烟交上来,否则那是违规的,是要受到处罚的。我听到之后表面上表示服从但马上把我衣服里的一包烟放到枕头底下。

    梦境二:

    我在大山里的一间房子里学习适应集体生活,我在洗衣服,用的水是山里的山泉水,很干净的,我把桶的衣服洗干净了,凉到外面去晒去了,但桶里的被盖还没洗干净,没放到桶里。房子的对面是个山坡,在我房子的正上方。有一个小房间,他的门与我洗衣服所在的房间的门是对着开的。里面有很多洗干净的衣服和被盖。里面有一个洗衣机。好像他们是专业的教别人洗衣服和被盖的。里面的人看到我的桶就对我说:你还没洗完呀!

    这个梦是我反省的梦。

    场景一是以前的我。读高中时,是我的青春期,自我意识的开始。那时开始我是忘不了我父亲,我父亲的形象老是浮现在我的面前,在那里负强化。香烟可以麻痹神经,意喻心灵的麻醉药。枕头底下意喻心灵深处。由于我接受不了我父亲,同时我又没办法摆脱罢拖,所以我认为麻醉药那是最好的了,但同时大家都认为麻醉药是最好的,那意喻着我家庭的环境那是非常的糟糕了,大家都把麻醉药当成缓解疼痛最好的良药,以至于只有权力的人才可以拥有。

    场景二是现在的我。衣服意喻外在的评价,我现在不怎么在乎别人的评价转而向内看,通过净化自己的心灵,淡化内心的欲望来追求心灵的平静。被盖是我们睡觉时贴在我们身上保暖的意喻内在的评价。被盖还没洗干净意喻我的内心还有一些残留的记忆在评判我,需要我接纳和转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