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梦的启发与力量(继4)

    更新时间:2017-12-23 15:27:17本章字数:16478字

    梦52暴打父亲

    梦里,我在暴打我的父亲,打得我的父亲遍体淋伤。父亲的手和脚全都被我打断了,父亲的额头上全是鲜血,但是父亲的眼睛没受到任何伤害。我的父亲像是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没有任何的反抗。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暴打是正面的对立,最终我打赢了父亲意喻我战胜了父亲的思维。我接纳了父亲的思维,加强了正向的思维。用正向的思维指导我的行动,父亲的思维已经作为过去存在,但对我已经没有什么影响。就像走路的人遇到一块大石头,只要将眼光放在自己要到达的目的地,石头存在就让它存在吧,我前进到我想要到达的花园就可以了。

    手和脚意喻行为模式,父亲的手和脚被我打断了意喻我内在的父亲已经不能控制我的行动了。我的行动完全由我自己做主,我完全掌握了我自己的命运。我没有伤害我父亲的眼睛为的就是我要让父亲看的清请楚楚:我不是你内在的小孩,我就是我自己,我已经长大了,你内在的小孩是你的过去,是你对自己的评价,也是我的过去,但不是我的现在,也不是我的未来。

    我现在不责怪我的父亲,同时感谢我的父亲。

    我相信:我有的感受天下很多的孩子都会有,天下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孩子,他们曾经被父母内在的小孩锁住。锁住孩子心灵的是父母的内心,是父母内在的小孩。

    同时我也相信:天下也有很多像我父亲一样的父亲,他们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导致家庭的悲剧。希望天下更多的父亲和孩子了解我的故事,同时祝福他们,希望他们能够走出心灵的阴影迎来和睦和宁静。

    我要向全世界宣布:心灵的裂痕是可以抚平的,爱是抚平心灵裂痕最好的良药,对父母而言,爱是自律,自强,自尊,自信。爱就是一个榜样。对于处于裂痕中挣扎的孩子而言,爱是一种诚实,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情绪,安于自己的不安,向内看,观察自己的情绪,记录情绪背后的想法,追溯想法背后童年时代不良的感受和记忆。然后学会为人处世,体会良好的感受。观察良好感受背后的想法,增加形成正性想法的思维,把正向的思维放在负向思维的旁边然后把它强化把它放大就可以了,只要相信自己然后持之以恒,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点亮全世界,让自己的心灵世界充满阳光!记住:最好的心理咨询师永远是自己。只有自己才会对自己负全部责任,实在需要帮助,找一个善良的长辈做你的镜子。当然你要花票子啦。

    梦53一件铁衣和摆在路上的三件衣。

    梦境一:

    我站在大学校园外的一条路边,我看到我大学旁边的DB学院的一个学生拖着一件厚厚的铁衣往阅览室的方向走。

    梦境二:

    我在路上走,往回一看,看到三件衣服摆在路上。

    我对场景一的理解是:大学校园意喻心灵的大学。DB是double的缩写意喻双重,任何事情都有双面性。衣服意喻外在的评价,铁衣意喻根深蒂固的评价。厚厚的铁衣意喻坚硬的同时又是根深蒂固的评价。评价的背后是想法。厚厚的铁衣在这里意喻寄托。DB学院的学生就是我自己。

    回首我跟父亲的关系,评价和投射是邪恶的起源,寄托是双重罪恶的执行者。父亲的内心对儿童时代的家庭是极不满意的,他把他的需求全部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对我而言,父亲的寄托一方面杀死了自然的我,对自然的我全盘的否定导致了我的迷失。另一方面美化了这种罪恶,给这种罪恶披上了美丽迷人的爱的外衣。过去的我因为相信父亲是爱我的一直在承载父亲的寄托。以至于父亲的寄托就像厚厚的铁衣一样穿在我身上。

    现在的我知道了我承受不了这种寄托,我将这件衣服脱了下来,我想让世人看到寄托的本质,我把它拖到学校的阅览室让大家都知道。

    我对场景二的理解是:路意喻我成长的方向。往回一看意喻我在回首。三件衣服代表我过去所有的想法和思维都建立在我父亲对我的寄托之上的。真实的我被父亲的投射和寄托包裹。三件衣服摆在路上意喻我接纳和远离的三重人格。

    过去的我感到父亲像个魔鬼一样附在我的体内,实际上是父亲的三重人格遗传给了我,其实也是我的三重人格。我过去的人格是四重的,自然的我在接受心理咨询以前一直没有成长,就是个婴儿的意识。父亲内在的小孩附在自然的我上面。父亲内在的小孩是一分为三的,包括我自杀的爷爷,崩溃的奶奶,和罪恶的魔鬼。我因为认识到了寄托的本质,也就接纳和远离了父亲的寄托。因为远离所以解脱。我从一个婴儿长大了,长大了的这一重接纳和统一了父亲的三重,父亲的三重人格就像我走过的路上的三件衣服一样,静静的躺在那里。让它躺吧,我回头看完就继续前行了。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就是:过去的,就过去了。为什么我们内在的声音能够左右我们呢?其实是我们没有接纳它就是我们的一部分这个事实,是因为我们在否定它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这个事实。否定是一种作用力,我们对它有作用力时它将对我们有反作用力,否定越强,作用力越强。当然反作用力更强。这就是强迫的根源。

    接纳自己吧,因为不能接纳自己,所以总想掩盖自己,不能接纳的越多,掩盖的也就越多,越是掩盖越是强化,掩盖的越多,强化的更多。当不能掩盖的和不断强化的交错在一起的时候,冲突就产生了。这就是焦虑的本质。

    当强迫和焦虑在一起负强化达到一定的负能量时,我们更不能接纳了,投射就出来了。这就是分裂的前兆。

    邪恶从分裂的夹缝中破土而出,邪恶的本性再加上人类为了生存的私欲而将完整的人区分为三教九流,癔症因邪恶和三教九流而产生。癔症是多重人格的基础。

    多重人格就是多重想法和多重思维。魔鬼是多重人格里最隐蔽的一重。魔鬼是黑暗的产物,魔鬼是群居的。当魔鬼没有得到控制时,邪神就出来统治世界了。世界的颜色被乌云笼罩。人类处于恐慌之中。

    接纳自己吧,魔鬼就是我的一部分,是我灵魂深处的一员,这一员在我处于绝境的时候出来左右我。

    魔鬼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的无知,可怕的是无知造成的评价,可怕的是接纳不了评价的投射,可怕的是投射造成的分裂,可恶的是分裂造成的意识的缺乏。可悲的是意识的缺乏造成的无知!无知从可怕来,从可悲走。看来,无知才是人类的敌人,才是魔鬼能够逍遥的根源。无知比魔鬼可怕一亿倍!

    哦,经历这么多,我发现所有的心理疾病都不可怕,包括强迫,包括焦虑,包括分裂,包括四重人格。可怕的是无知,可怕的是黑暗的环境。心理的成长需要阳光,诚实和坦荡是阳光下的心灵的产物。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情绪安于自己的不安。坦坦荡荡的做人,半夜不怕鬼敲门。

    我接纳我的过去,我接纳魔鬼藏在我灵魂深处的事实。但我肯定魔鬼不可怕!只要我做好我能做的,那就是发挥善良的本性,与身边的人建立良好的关系。让我永远跟着阳光走。把魔鬼永远的留在黑洞里。我要做的就是:根据我个人的真实案例,个人的真实感受。向全世界的人宣布:多重人格是可以统一的,强迫/焦虑/抑郁/分裂都是可以治疗的。希望那些处于强迫/焦虑/抑郁/分裂的朋友相信我,相信你自己,心理的障碍是可以消除的,接纳自己,接纳家庭带给我们的创伤,接纳家族和社会的文化带给我们的创伤。做一个诚实的人,坦荡的人,学会自立,在自立中自强,在自强中自尊,在自尊中尊重别人,帮助别人。希望阳光照亮每一个人,希望不抱怨的世界点亮全世界!我是如下对待自己的:

    看到或想到的事情

    第一反应或

    得到的结论想法/结论的歪曲之处正确的想法/做法是

    今天上班时,上司招待任务给我,我很想和上司搞好关系为上司分担,但同时这工作量真的快超过我的承载力了!这时我父亲那恐惧的眼神又出现了,父亲像个胆战心惊的罪犯一样,心惊肉跳的。我知道父亲的内心很害怕很害怕,父亲铁的心认为爷爷的死是他造成的,奶奶的疯是他造成的,他害怕受到审判,他害怕被家族抛弃。他一辈子做的事情是为了掩饰。掩饰他根本就没有的罪恶。父亲是可怜的,他失去了本应该从父母那里得到的亲情。父亲是可恨的,可恨的是他用爷爷和奶奶伤害他的方式方法在伤害我和我的哥哥以及侄儿和侄女并且是变本加厉和几乎天衣无缝。父亲是可悲的,可悲的是他认识不到他的行为对孩子是一种伤害。父亲的行为是可叹的,他在用他脆弱的心灵背起爷爷和奶奶之间的悲剧造成的恶果!

    父亲是个疯子。这是不孝的。是大逆不道的!这个世界本没有疯子,让人疯掉的是环境的黑暗和心灵的狭隘!医治人类内心伤害最好的良药就是接纳,保护和温暖。用博大的情怀去接纳灵魂深处的魔鬼。那是心灵的一种状态,是极度压抑和扭曲的状态。它存在于我父亲的心灵深处。也存在于我的心灵深处,也存在于我的读者心灵深处!我以过来人的身份祝福我的读者:祝福你们夫妻和睦,生活美满,认识魔鬼,接纳魔鬼,远离魔鬼,温暖自己,阿门!

    梦54。 不臭的茅坑与加白糖的稀饭

    梦里,一个晴朗的日子,我在路上走,路非常的简朴而又真实。我到了一个小房间旁,我进去一看,原来是个茅房。茅房里有个装大便的坑。大便又干又黑。茅房的门是打开的,通风很好。没有一点臭味。茅坑的旁边有一个锅,锅里面是白白的稀饭。在锅的旁边有一个小碗,里面装的是白糖。我渴了,饿了,我装了一碗稀饭加点白糖喝了下去。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这个梦有双层的意思。

    第一层意思:让我回到了1960年。梦里的我是我父亲的影子。晴朗的日子意喻真相大白。茅房意喻1960年当时的家庭环境。大便意喻我奶奶与我爷爷感情不好,生活不合。稀饭和白糖就是真真实实的食物。当时的事情是这样子的:1960年的一天,我奶奶和我父亲在家煮稀饭吃同时有点白糖,吃的剩了一点,我奶奶藏了起来。我爷爷回来了,问我奶奶有没有吃的,我奶奶回答:没有了。我爷爷到房间里无意间看到了稀饭和白糖。我爷爷问我父亲,稀饭和白糖好不好吃?我父亲回答:好吃,好甜!我爷爷无语,走到后山用一根绳索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后来就是我父亲的五雷轰顶和我奶奶的撕心裂底。

    第二层意思:晴朗的日子意喻我的心境。又干又黑的大便意喻我过去负性的想法。稀饭是白的,是干净的。意喻我现在的想法是干净的,是光明的。白糖是甜的,意喻我现在的内心是平和的,我现在的人际关系是正常的。

    这个梦给我启发是:过去的我在承受我父亲不能承受的重,之前的梦都是我在不能承受状态下的幻想。现在的我,思维没有之前活跃,但我完全感觉到现实的真实。我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恬静,我衷心的希望天下向我一样的孩子能找到自己的未来。

    第三阶段:回归现实

    梦55。像降落伞一样的大气囊

    我从天空降下来,天离地很高很高,我担心自己会被摔死,在下落的过程当中,从我的衣袋里释放出一个大气囊,大气囊的浮力很大,以至于我在空中时上时下。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平安的着陆。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天空意喻我的心是悬空的。着陆意喻心灵的归宿感。我一直在寻找心灵的安全感和归宿感。大气囊意喻找到安全感的方式方法。在找心理咨询师之前我内在的父亲是恐惧的咆哮的,我一直跟随内在的父亲的咆哮而咆哮,跟随父亲的恐惧而恐惧。经过长期的仔细的观察和对童年意识的回忆,我意识到父亲的咆哮和恐惧都是过去真实存在的,是我的记忆。对于父亲的种种异常行为在现在的我看来这是一种深度的伤害,是心灵创伤的表现,但在童年时代的我看来这是正常的,做人做事就是这样子的,这个就是这样子的就是我的潜意识,就是我对人对事对家庭对团队合作的看法。那种意识是建立在我父亲不能处理我爷爷死亡的基础上,我父亲接受不了,当然一直以来我也处理不了,接受不了。我现在能处理了知道那是创伤,是过去,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接受自己的无能感和罪恶感,接受自己在受到伤害时也有罪恶的一面。将思维的焦点放在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上。学会做人学会做事。我现在感到安全了,我的想法单一了。获得安全感最好的方式方法就是结束抱怨,观察自己,自强自立,让自己融入到这个客观的世界里,融入当下的团队,坚持自己的正当利益而不伤害别人。

    梦56 写书的老师与胆小的怕死鬼

    梦境一:

    我在写书,写一本关于文化大革命对人性的摧残的书。

    梦境二:

    在一间房子里我和我老婆在睡觉,我总担心门会被撞开然后我和我老婆会被别人欺负,同时我又想报复父亲,我不娶老婆,不余钱!

    我对梦境一的理解是:写一本书一直是我的梦想,我一直想写一本关于自己的书,也是我现在在做的事,书的内容主要是论述文化大革命对人性的摧残,因为我的父亲经历过文化大革命,1960年是文化大革命前的几年,

    那时的中国粮食非常紧缺以至于在我父亲的家庭里面发生了这么大的悲剧,对于我爷爷的死亡我父亲是非常心痛的,可是在那个年代谁会顾及我父亲内在的感受?谁能安抚我父亲受伤的心灵?谁能想出解决粮食问题的方式方法?事实是在60年代那时到处在吹嘘社会主义的劳动成果,一个萝卜千斤重,两台毛驴拉不动!要是当时把这个萝卜分给我父亲家里的话,我爷爷也就不会自杀了。

    当时的事实就是大家都在勒紧裤带想吃的,但当时的报纸舆论都在吹嘘劳动成果,事实与舆论完全相反!但大家都在吹,谁不吹不行呀,轻则乌纱帽不保,前途没靠,重则 性命不保,就连堂堂的国家主席刘少奇都被活活的整死,可见当时社会的混乱!对我老爸而言,我老爸不知道家里没粮食吗?但他没办法呀,他只能跟着别人唱红歌,赶英超美打败天下无敌手!我父亲是在掏空自己的内心,披上一件美丽的外衣在疯狂的跳舞!

    我对梦境二的理解就是:我一直在仔细的观察自己的内心感受,观察自己面对恐惧的第一反应。我发现我很害怕与别人发生冲突,因为我身材比较矮小害怕被别人咆哮被别人打。记得小时候读书的时候,老爸要求我与别人和睦相处用此来向亲朋好友吹嘘我多么完美!每当我被别人欺侮时我老爸总会骂我一顿,甚至用巴掌吓唬我,他总是在否定我受到的欺侮,在我遇到困难时否定我的实际情况,用情绪向我发泄。我真的没办法,只能一方面在否定自己的内心感受充当他无穷大的出气筒,另一方面披上一件美丽的外衣充当父亲心目中的文状元满足父亲无穷大的吹嘘欲望。虽然我从小学习成绩很好,但我的内心真的很脆弱,脆弱到没有自我,我认为我不配有亲密的关系,

    虽然我很渴望亲密的男女关系但我总认为那时一种奢望,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我以前跟别人的关系不好主要原因是我自己造成的,我不能与别人建立友善的关系是因为我与父亲没有建立友善的关系。在我不能适应工作环境之后出现了思维退行,让我很幼稚的在复制我父亲的行为,让内在的父亲越来越焦虑让我越来越幼稚和无能,最严重的后果就是我变成父亲内在的自己:无能无德无知无耻而又邪恶无边最后不能养活自己,靠吃父亲的老本甚至吃父亲身上的肉活下去,最严重的后果是1960年的悲剧重演!我父亲变成我爷爷,我变成7岁时的父亲!现在我知道了,我以威尔先生和我的心理咨询师为老师,净化我的想法,学习良好的方法。想法越单一越好,对于普通的朋友关系不评价不抱怨,不在背地里议论别人。建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关系。将思维的焦点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上,提高工作效率!对于亲密关系,学会接纳学会宽容营造宽适温暖的环境,不批评,反对暴力。

    梦57。 漱口杯中的一口痰

    梦里,我在家乡水井旁边漱口,同时还有很多的老乡,家乡的水井里的水非常的干净。漱到一半时,我看到我的老爸,我老爸往我的杯子里吐了一口痰。吐完痰我想把我漱口用的杯子洗干净,结果离水井旁边最近的一户人家的人早就在我的杯子里撒了一把洗衣粉。在我看杯子的时候,我的父亲和我的老乡们都走开了。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水井里干净的水意喻原始真挚的感情,痰意喻压抑的负性的情绪。我在漱口意喻我想融入家庭的文化 ,希望能得到家庭的认可。我相信我的父亲对我的感情是非常真挚的,这个真挚的感情来至于他的内心,但不一定是我很容易接受的。我在这里想强调一个观念:真挚不意味美好,真挚的让人不可以接受的意识往往让人误入歧途。我在这里不是抱怨我的父亲,我是希望那些与我有相同经历的人,以我和我父亲的关系为到例,我的父亲是个受到伤害的人,他的很多的意识都是矛盾的负性的,我的问题在于童年时代的我因为不能自立,我紧紧的抱住我的父亲寻求安全感。我不能分辨我的父亲负性的一面,以致于我认为就是这样子的。

    人心灵的容量都是有限,哪怕是心胸最宽广的人都是有底线的,我父亲心中压抑过多对爷爷和奶奶甚至家族的负性感情,但父亲为了在家族中生存不能不否定自己负性的感情,他的本性就是压抑的,这种负性的感情就像痰一样发泄出来。

    父亲的本质就是这样,父亲痛苦的告诉我,我要重生的话,只有离开他,离开他的心灵去找一个长辈帮我重建,父亲的心灵固化在家庭的创伤和家族的忠孝文化当中,他改变不了,适应不了。童年时代的我因为离不开而紧紧的抱住父亲,结果抱住了父亲的本质,抱住了他冰冷而又黑暗的心形成了我内在的父亲。

    现在我长大了,离开父亲的心境,离开受伤时形成的意识是我重生的唯一途径。

    独立的成长是重生的必经之路。

    独立的经济意识和看世界看家庭看自己的意识是我重生的基础。我要自强自立,自给自足,学会劳动,用劳动赚钱,在劳动中寻找自己的价值。而不是依附于父亲做父亲心目中的文状元。这个世界是个客观的世界充满各种规则,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过去的我一直有家庭恐惧症,我对家庭的恐惧其实就是对家庭成员关系的恐惧,根源在于我对父子关系的恐惧。我不会处理我与父亲的关系,我也不知道怎么样做一个合格的父亲,我做为一个儿子活的这么痛苦,我还要成家生儿子干什么?现在我知道了,父亲其实就是儿子的老师,要处理好父子关系先要处理好自己与自己的关系,自已意识和潜意识的关系。潜意识就是从我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

    梦58。 勤劳而又疲劳的建筑工

    梦境一:

    我在现在的工厂自己动手操作机器。

    梦境二:

    我的父亲在向我的老乡们吹牛,说我在工厂当领导一个月可以赚多少钱!

    梦境三:

    在一栋建设中的高楼前,我往里面一看,里面建了好多钢筋水泥柱子,在地下室的工地里面有好多的人在干活,我看到一个人在背水泥,他看起来很累,走路一歪一斜的但他非常的勤劳,干的非常卖力。

    另外一个人在搅拌水泥,他与前面那个人看起来好像,看起来有气无力的但非常卖力!他们相互看了起来,他们两个人像是知己一样,他们两个接吻了!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

    梦境一是我现在非常渴望将工作做好,白有所想夜有所梦,我现在用心在做工作,认真的想做好工作的方式方法。

    梦境二告诉我我一直活在父亲的阴影当中,我真的受不了父亲的那张嘴,父亲一直用他的吹嘘在牵引我而不是方式方法。

    梦境三中的高楼意喻单一的想法,内心的和睦。建设中的高楼意喻重建中的心灵。钢筋水泥柱子意喻重建心灵的方式方法,主要是做人的方法:尊重, 接纳,宽容,友善。做事的方法:结束抱怨,提高能力,提高效率,团队合作。水泥意喻意识,背水泥意喻用认知行为疗法转化自己的意识。

    那个背水泥人意喻成长中的我,那个搅拌水泥的人意喻我内在的父亲。

    他们两个人看起来很相似意喻我与我内在的父亲很相似。行为模式基本上是一样的,好像一个人一样!我内在的父亲就是我!他们两个人接吻了意喻我有同性恋倾向!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就是:

    现在的我与之前大不一样了,我与周围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了,我的工作也得到认可,但我要继续努力,将工作做好,至于我的老爸,我改变不了他,他就是那样的人。我认识到我内在的父亲就是我自己,我有同性恋倾向,我认同同性恋是源自于父母性格缺陷的观点,我的奶奶是个受伤的人,她没做到贤妻良母的责任,童年时代的我因为对父亲的感情是真挚的所以在补偿父亲所缺失的这一块。我意识到梦14当中那个喉咙冒烟的女人也是我,在不遗余力的补偿父亲当中,我迷失了自己,我找不到自己!

    通过这个梦,我不再歧视同性恋,做父母的更不能歧视同性恋,更应该接纳同性恋,但同性恋是可以转变的,因为我的心理咨询师的内心是温暖的,是我心灵的父亲, 他给了我强大的力量,我的能量得到补充我的同性恋倾向是可以扭转的。

    梦59。被质问的女人和神经衰弱的男人。

    梦境一:这个梦是我站着做的,我恍惚回到我读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那是我在梦中质问我有好感的一个女同学:你究竟是喜欢我的人,还是喜欢我的名气?(那是我学习成绩比较好,在亲朋好友中有一定的名气)。

    梦境二:在梦境一后,意境立即回到我30岁的时候,那是我与同事关系很不好,我感到生存压力好大,那时我有严重的神经质和神经衰弱。在一次我感到神经跳跃式疼痛时,一个非常明显的意识从我的脑海里跳了出来,这个意识是:我真的需要一个女人了。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在梦14那个喉咙冒烟的女人,是我父亲内在的 母亲,是我奶奶的形象。但我父亲不能辨别那是缺乏爱的表现,父亲为了生存只能紧紧的抱住奶奶,认为就是这样的。同样的道理,我为了在家庭里生存,童年的我只能与父亲紧紧的抱住一起,与父亲抱的越紧越让我有安全感,充当父亲内在的人物就能与父亲紧紧的抱住一起了,童年的我一直在充当父亲内在的人物:一个无能而有罪的7岁的孩子,一个喉咙冒烟的女人,和一个自杀的善良的男人。童年的我分辨不出这是悲剧,是人世间的大悲剧,我认识不到:不是父亲想这样,而是父亲不能不这样,父亲是想走出内在的家庭,但没办法,而我为了与父亲紧紧的抱住一起而在充当父亲接受不了的人物,看来童年时代的我,在天真的背后因为无知藏着巨大的隐患。在我的家庭里面我接受不了我父亲对我的态度,我接受不了父亲的情绪,这时的我非常渴望有一个人能承受我的心理压力,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是我性萌芽的时候,于是我就将压力转向了女孩子。我认为是她没有接纳真实的我,她是自私的,狭隘的,只接受我的名气而不接受真实的我,自然的我。这时的我是矛盾的,既希望与女孩子亲密又在排斥她们。同时认为她们是自私的,狭隘的,是应该接受情绪的。这种意识在我30岁的时候得到印证。看来我对待女孩子的态度是我父亲对待我的态度,也是我奶奶对待我父亲的态度,

    是我童年时代的家庭环境造成的。梦24中那个北京大学毕业的女的也是我内在的一部分。我猛的想起了梦9当中那个被鞭打的女人,看来我对待女孩子的态度是不友善的,是在发泄我的情绪。看来我对女孩子的态度与父亲对我的态度完全一样,在无条件接收情绪的前提下百分之百的完美。我通过塑造一个喉咙冒烟的女人和一个北京大学毕业的女人来承受我的心理压力。这个压力来源于我的父亲对我的压力。看来我需要处理了。

    看到或想到的事情

    第一反应或

    得到的结论想法/结论的歪曲之处正确的想法/做法是

    想起小时候,我父亲对我说:一个家庭行不行关键要看女人,只要老婆娶好了,这个家庭就好,老婆娶不好,必垮!

    我一点责任都没有,所有的责任都在老婆,老婆是应该受到我的咆哮的,同时要把事情做的完美无缺,就像喉咙冒烟的女人和北京大学毕业的女人一样!这是不友善的行为,是一个受到伤害的男人的压力转移。这样子造成的结果是:我一辈子娶不到老婆!老婆是需要疼的,幸福的女人是男人疼出来的,我是一个男人,我应该要承担起养家的主要责任,要努力挣钱,要锻炼身体。做一个合格的丈夫,做一个合格的父亲。

    梦60 一元钱。

    梦境一:

    我从外婆家回来,中途路上到一个老乡家落脚,我提着一袋花生,一瓶酒,我进入她的家门,她不理我,我走了。

    梦境二:

    我经过家乡一座山上的池塘。池塘里的水很冷很脏。我到了一个超市里,我小时候一个同伴帮我在超市里面买了20元的东西,我很感激他能帮我买东西,就在我感激的同时,我看见那老板给了他1元钱!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这是我对人情世故的理解。梦境一中的我是过去的我,我总想找到心灵的家园,我感到好累,我总想到别人家休息。但结果是遭到了冷落。梦境二中的我经历过一段长长的孤独和冷漠,我想回到现实,在现实生存需要物质也需要关系。我小时候一个同伴帮我在超市里面买了20元的东西意喻我得到了别人的帮助,我看见那老板给了他1元钱意喻别人对我的帮助时有偿的,是有报答的,这个钱肯定从我那20元里赚!

    这个梦对我的启发是:这是个金钱的社会,我要尽快的适应现在的社会,社会是有规则的,不要指望别人无偿帮我。要体现自己的价值才能在社会立足!

    梦61 生病的老头与内心毒辣的干部。

    梦境一:

    我以前的上司与我一起工作,我的父亲到处说我的身体不好。

    梦境二:

    我在家乡的乡镇有一套房子,一个人在家乡水库的一个角落里面捉鱼。

    梦境三:

    很多的人在我的家里打麻将,忽然一个老头模样的人生病了,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去照顾他,这个干部模样的人内心毒辣,他跑过去问那个老头:你怎么还不死呢?那老头真的是很惨。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

    梦境一中的工作再一次证明我的心思用到工作上去了,我以前的上司与我的父亲联系在一起,说明了跟上司的关系就是跟父亲关系的投射。我以前的身体经常不好,我的父亲没办法,只能跟别人说。我感到我的父亲就像梦18里面的那个女大王(我的奶奶)一样,没有办法照顾她的子民(我的父亲)只能依靠大臣(我父亲的叔辈)。结果给我的感受是靠外力在迫使我。

    梦境二中的我对家乡的文化有自己的思维:我们的家乡比较穷,家乡的人感情真挚而卑微,纯真中夹杂卑劣。我父亲的家庭又发生过重大创伤事件,我只有接纳这一切,把这些当作一种财富,只能将思维的焦点放在当下,将思维的焦点放在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 ,学会独立,自强,自立。 

    梦境三中的 很多人意喻我渴望得到家乡人的认可。生病的老头意喻我内在的父亲。干部模样的人意喻我期待中的自我。我一直渴望能通过读书获得一官半职然后光宗耀祖,这是我光鲜的一面。可到了现实当中我成了病人。我一直不接受内在的父亲就是我,总想弄死他,看来我有残忍的一面。我的人格是不完整的。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病态的根源在于适应不了环境,同时又改变不了和离开不了环境。我的过去适应不了又离开不了家庭环境只能做个双面人物:一个病老头,一个干部。这两个角色是相互矛盾又相互共存的。现在我能适应了,我丢掉当干部的想法也就离开病老头了,我现在该做的就是好好工作,争取找个媳妇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梦62。 一个杀手与求饶的奴隶

    这个梦是我站着做的,我在上班的时候感到我完全回到小时候,小时候的意识清晰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梦的内容是:我睡在床上,睡在床的最里面。

    我想像一个杀手溜到我家里,把我的哥哥杀掉,再把我的妈妈杀掉,我躲的紧紧的,以为那杀手找不到我,结果还是被找到了,他没有杀我,我向他求饶,要他不要杀我,我愿意死心踏地的给他做奴隶,那杀手点点头对我表示认可。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那个杀手是投射出的自我,我的本性是有很重杀

    气的。我在想为什么杀手没有杀我老爸?小时候的我一直认为我的老爸是爱我的,我则认为我应该做父亲想做的事,我要通过做父亲想做的事与父亲紧紧的结合在一起。我在充当父亲内在的小孩,一个无能而又有罪的超级罪犯。其实是父亲想杀死奶奶和内在的自己。他把他的想法投射到我身上。

    这个梦让我反省到梦11中那个恐怖的场景是我想杀人的场景。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感谢这个梦,我可以如下处理了。

    看到或想到的事情

    第一反应或

    得到的结论想法/结论的歪曲之处正确的想法/做法是

    想起小时候,我认为我父亲是爱我的,父亲一次又一次对我讲:我看你是个没出息的东西,你太没用了!

    我是个一文不值的骷髅,我的本性就是一个超级罪犯!这是不自爱的。我是一个凡夫俗子,过去我对自己的认知是建立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的,现在不一样,环境改变了我对自己的认知改变了。我就是一个反省者,一个老百姓。

    梦63。黑洞里搅住课桌的蛇。

    梦境一 

    抗日战争期间,家乡人在麦田里练习行走,如何逃过日本人的追杀,我在麦田里走看见最远处麦田被烧着了,是信号,日本人来了!赶紧躲起来!

    梦境二;

    在家乡的水库岸边对面是埋葬我爷爷的山,在山的山坡上,远远看见一个黑洞,感觉很深很深,我很熟悉又不敢进去,我不清楚里面是什么,忽然一条花纹很明显的蛇紧紧的搅住一张课桌跳进了黑洞。

    梦境三:

    我在高中学校里复读,我考大学,考了很多年都没有考上。没有接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

    梦境一是我爷爷生存的社会背景,那时在打仗,麦田本来是珍贵的,但为了生存,只能舍麦保命,把麦田当成掩盖自己保护自己的工具,当日本人来的时候甚至会把麦田烧了,作为逃跑的信号灯。

    梦境二是我内在父亲心灵的写真,爷爷的死亡将父亲的心灵拖到了黑洞的深渊,父亲找不到自己,接受不了自己。他的内心极度冰凉,但为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特殊的价值观念下,他只能用美丽的花纹掩饰自己。他渴望光明与热量,他想通过读书得到光明与热量来温暖自己,改变自己,但条件有限,他只能将读书时的课桌搅进黑洞。

    第三个梦境是我心灵的写真,我一直想弄清楚父亲为什么会喝那么多的酒?父亲为什么会发那么多的无名火?父亲的灵魂深处需要什么?在我找心理咨询师以前,我的心灵一片黑暗。我一直在寻找心灵的大学,我现在还没有找到,但比之前好多了,至少我现在是一名学生,一名虔诚的学生,寻找心灵的归宿感和价值感。寻找心灵的大学。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作为一家之主的父亲,非正常的死亡会影响几代人的心灵,让我反省如何做儿子,如何做父亲!

    梦64。方式方法的寻找者。

    梦境一:

    我在家里的厕所里,我开始上厕所没有找到茅坑,我感到心里不踏实,后来我把背转过来找到了茅坑,这时,我的一个老乡跑过来看法,意思是我现在日子过的不怎么好,过来安慰我。我对他说:想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他推荐我去读大学。

    梦境二:

    在我家里,有两个水缸,一大一小,水缸里面的水很干净是可以喝的,大水缸可以振动,通过振动将水补给小水缸。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梦境一:过去的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自己的情绪就像上厕所找不到茅坑一样,现在我知道了。向内仔细的观察,长期的观察自己。产生情绪的根源在于没有方式方法解决遇到的困难,找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是解决情绪最好的路径。包括净化想法,自食其力,自强自立。小时候的我一直认为做父亲想做的事是我的本分,我要生存只能也只要紧紧的与父亲抱在一起就够了,现在不行了。我可以这样处理了。

    看到或想到的事情

    第一反应或

    得到的结论想法/结论的歪曲之处正确的想法/做法是

    小时候,父亲是家庭里面的经济之柱,父亲在拿钱回来的时候总会喝很多的酒,同时说道:只要有我在,就有你美好的明天!我很感激也很爱惜我的父亲。只要也只有做好父亲想的事就可以了,我不需要做自己,也不能做自己。爱父亲最好的方式就是与父亲紧紧的抱在一起,永不分离!这是依附心理的,是不自立的,也是不自尊的!父亲会老的,总有一天会动不了的,父亲失去劳动能力的时候我怎么办?那么多当大官的都保不住自己的儿子,何况父亲一个农民?我要自食其力,自强自立,父亲是在不负责任的吹牛b!只有自己才能拯救我自己,只有学会做人,学会做事才能让自己生存!

    看到或想到的事情

    第一反应或

    得到的结论想法/结论的歪曲之处正确的想法/做法是

    想起在我遇到困难时,我的父亲就会跳出来,我就会感到好疲劳,好无助,又得不到别人的理解和帮助。我好累,父亲

    让我绝望!这是我的消极依赖,是自己还没有成长,还没有独立,遇到困难时,首先就考虑依赖父亲!

    是我在寻找和依赖童年时代的父子关系!父亲不是完美无缺的,父亲是我依赖不住的,要医治好我的心理问题就必须要战胜依赖!没有了依赖当然也就没有了改变,没有了改变也就没有了否定,没有了否定也就没有了伤害,没有了伤害也就能和平共处了!父亲就是那样的人,我只有也只要做好自己就够了,努力的想解决问题的方式和方法。让自己的能力得到成长,也只有成长了才能够担当,我的心理问题也就解决了,我的人格统一了,心理的问题只有自己才能解决!父亲的心理问题也只有他自己才能解决,那不是我的事,我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梦境二:水缸里的水意喻人的感情,大水缸里的水意喻我的心理咨询师对我的感情,小缸里的水意喻我对别人的感情。我的心理咨询师对我的感情是真挚的又容易接受的,他是我的老师,我对别人的感情也变的真挚了同时尽量让别人容易别人接受,这个别人包括我的老爸!

    梦65。灯光通明的粮仓

    在一个堆满粮食的屋子里,灯光通明,父亲和母亲在堆放粮食,父亲每做一段时间就会抱怨几次。给我的感受是父亲的心中有无穷的抱怨。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灯光通明意喻我心中明亮,我完全看到了真实的父亲,看到了真实的自己。粮食意喻正能量,也是实实在在的食物。由于家庭环境的恶劣,父亲的心灵就像是被一个固定的,封闭的容器禁锢着,而童年时代的我为了从父亲那里得到关注,得到正能量,我把视线放在父亲的心里。但我又接受不了父亲,所以我的心也禁锢在那里,那里黑暗,混乱,无序。现在我知道了,我只有转移我的视线,放到当下,放到我的工作上,放到我周围的人身上,与周围的人建立良好的关系,努力学习技能,增加动手能力,生活有节,注重身体,增强体质。我相信我能走出心灵的阴影,自己主宰自己,自己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让心灵充满阳光,让生活充满希望!

    梦66。香甜的水果园

    在我的家后面,在我家的山与别人家的山的分界线上,我种植了很多的

    水果树,有桔子树,还有枣树。在山的中央有一种很特别的水果树,它叫地香,这种水果树很矮很矮又很多几乎整座山都是,它结出来的果实略带黄色,比较大,很香很甜。整座山都充满香气。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树意喻家庭文化,我种植了很多的水果树意喻我增加了很多正的潜意识,这些潜意识给我带来了切实的好处,包括良好的人家关系,处理情绪的能力,营造温馨环境和工作家庭环境的能力。

    果实意喻劳动成果。地香离地面很近意喻正面的温馨的家庭文化。地香结出来的果实很香很甜意喻温馨的家庭文化能够让孩子健康的成长。整座山都充满香气意喻我希望整个社会的家庭都能温馨和睦。

    家庭是社会小的组织单位,无数个家庭组成社会。小的家庭能为社会培养有用的人才,为社会所用。大的社会环境能温暖和帮助无数的家庭。只有我们的心灵接纳了完整的自己才能温暖自己,温暖他人。当我们受到伤害的时候我们会变成一头怪兽去伤害别人,当我们受到保护和温暖的时候我们才会有能力去保护和温暖别人。爱需要教育,爱的能力在被保护和温暖中增强。

    梦67 那个魔鬼就是我。

    梦里,我的大脑里浮现出过去我情绪来临时对女孩子咆哮时的情景, 忽然我说出了一句话:那个魔鬼就是我!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这是我直面自己的一个梦,我就像是《禁闭岛》里面的男主角在后面发现自己寻找的邪恶之人就是自己一样。人在受到接受不了的伤害的时候都会变成怪兽来适应环境。受伤的人也会去伤害别人。我也是一样。我要前行! 我要成长起来!

    梦68醉酒的老爸和熟练的驾驶员。

    梦境一:在一个闹市里,我的老爸喝了很多很多的酒,我去背他,他扒在我的身上,酒从他的喉咙里面喷出来,我扛着他往前走,他一路的喷,喷了很多很多的酒。

    梦境二:我把老爸放在车上,我在开车,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我驾驶的非常小心,也非常熟练。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闹市意喻人多的地方,我的老爸是我过去的父亲也是我过去内在的父亲。酒是真实的酒也可以意喻荣誉。我去背我的父亲意喻我没有抛弃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就是那样的人。

    儿童时代的我是我父亲的影子,我在模仿和学习我的父亲,现在的我已经长大了,我扛着我的父亲在前进,我的父亲成为了我的影子,成为了我的学生。就像一个在行走中的人会产生影子一样,我的老爸也会像影子一样跟着我,也就像影子不会影响正常人的行走一样,我的父亲也不会影响我了。我能熟练的掌控自己了。

    梦69 取东西的同伴与赤裸的环抱。

    梦里,我坐在板凳上,我住的房子门是打开的,一个同伴到我的房间里取东西,问我东西呢?我看到同伴不知所措,我紧紧的抓住了一个赤裸的环抱。

    这个梦的理解是:我明白了我小时候的经历,每当我与同伴发生什么纠纷时,或者遇到什么困难时,我第一反映就是想起父亲与别人发生纠纷或者遇到什么困难时是怎么处理的。我是在学习和模仿父亲对困难的反应,长时间的模仿形成了固定模式的依赖。

    这个梦给我的启发是:儿童需要模仿的对象,父母就是儿童模仿的对象,我接受心理治疗的过程就是学习和模仿我的心理咨询师处理困难和纠纷的方式方法,再比较我父亲的反应和做法,让自己学会处理之前不会处理的问题。在这里再次谢谢我的心理咨询师,我在方法中成长。

    梦70 劫匪,警察,老爸与钱。

    梦里,我来到了一个新的国度,我的主要任务是: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接受一比钱,我在大街上走,大街上有劫匪也有警察,离目的地越近,警察占的比例越来越大。我将钱包放在衣服里拼命的往前跑,劫匪在抓我,警察在保护我,劫匪与警察在斗殴,我拼命的往前跑,在跑的过程中,我担心警察不够,心理有点害怕,这时,一个人在喊:还有很多便衣警察!我继续往前跑,跑了一段时间,我发现最后全都是全副武装的警察!我感到安全了!这时我看到我的老爸,他的眼神非常的焦虑,他非常肯定发生了什么惊天的大事,然后又坚决的否定这件事情,不能跟任何人讲。他焦急的把厚厚的一叠钱交给了我。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新的国度意喻我新的工作环境。我的主要任务意喻我对内心深处的需求。我经过多次的观察自己,我之所以在困难的时候会弹出我的父亲其实是我在寻找童年时代的父子关系。我要过上满意的生活唯一的方法就是成长起来,学会做人,学会做事,我找到了我的价值那就是工作,将当下的工作做好才是我唯一的出路,工作创造价值,工作让我自立,工作让我经济独立,工作让我能安居乐业!劫匪意喻伤害我的人,警察意喻保护我的人,伤害和保护都是相互的,只有我学会了保护别人,别人才会保护我 ,我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才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我的老爸将钱交给我有双面性,一方面让我的肉体长大了,一方面让我的心灵退化了。我需要如下处理了。

    看到或想到的事情

    第一反应或

    得到的结论想法/结论的歪曲之处正确的想法/做法是

    小时候在我把事情做的不好时,父亲总是骂我没用然后帮我把事情做好,父亲总是拼命的赚钱,给我提供读书的机会和充足的食物。我就是个没用的人,我不需要有用,我只要做父亲的出气筒就可以了!儿子做老爸的出气筒天经地义!老爸养我天经地义! 这是依附心理的,是不自立的,也是不自尊的!劳动创造价值,自立才有自尊,自尊才有自爱,自爱了就能找到自己,找到自己的价值,我要做好当下的工作,自己的未来自己规划,自己的命运自己主宰!

    我是老爸的儿子,儿子的职责是自强自立,结婚生子,传宗接代,给老爸养老送终!我不是老爸的出气筒,我是一个有尊严有能力的劳动者。我不是老爸吹嘘的工具,我是一个有感情的老百姓!

    梦70:好累好累的第一件事情。

    一个楼梯里,楼梯很高很窄,旁边是悬崖峭壁,楼梯顶有一条门,门很窄很矮,进门时要猫着腰走路,进去我看到了我之前公司的一个老总,我感到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一件非常紧迫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必须去做的,并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如果失败了,好像就会掉到楼梯旁边的悬崖下一样。我感到我好累好累,我躺在床上,我感到我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在哪?我感到我回到了童年,我睡在儿时的床上。但最后的理智告诉我我不是在童年的床上,我问我我自己我在哪?我在哪?我醒了,用了几分钟的时间经过几个地方,我才发现我躺在宿舍的床上。

    我对这个梦的理解是:楼梯意喻我的潜意识通向我最原始的想法。之前公司的老总意喻我的父亲。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改变父亲。在童年的意识里我认为父亲是爱我的,父亲是我最亲最可以依靠的人,但我又接受不了父亲的所作所为,我离开不了,接受不了,我只有改变他。我感到我的父亲内心深处有一个巨大的黑洞,非常非常的大,里面非常非常的冷。但是父亲为了掩盖他的黑洞,在黑洞的上面盖上了一件美丽的外衣。父亲的内心有一个永不停息的抱怨点,就像池塘里有一个永不停息的污染水源一样,冲出的水又黑又臭。我堵不住,同时也接受不了。要改变父亲就需要我有足够的阳光去温暖和照亮父亲灵魂深处的那个黑洞。就要求我有足够的绝对纯净的水一样。我感到非常非常的累也感到非常非常的恐惧!在童年时代的我看来,要么离开父亲,离开意味无依无靠,我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胆量。依靠父亲意味着改变父亲,用足够的阳光去照亮和温暖父亲内心深处的黑洞。用足够的绝对纯净的水去冲淡和洗涤父亲池塘里的污染源。要生存,就选择改变,同时我以为父亲是爱我的,在我的潜意识里面爱父亲就是去改变父亲。我感到好累好累。为了改变父亲我童年时代对父亲是觉得忠诚的,完完全全在做父亲想做的事情,我通过改变自己去改变父亲。我把自己贬的很低很低,我把自己当成一个垃圾桶,我以为我就是一个垃圾桶去适应这个梦对我的启发是:父亲心灵深处的黑洞是父亲心灵深处很深很深的潜意识。是通过观察爷爷和奶奶的所作所为以及他们的最终命运得出的结论。父亲的行为受他的潜意识指控,我是改变不了的。我能做的是:我要做的第一件是:接纳父亲的存在然后前行做一个老百姓,一个建设者。父亲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他可伶,可悲,可恨,可叹,也可敬(在绝境中可以体现出)。而我是个老百姓。做好当下的事,谦虚做人,认真工作。我的价值在于我的工作不在于改变父亲。

    看到或想到的事情

    第一反应或

    得到的结论想法/结论的歪曲之处正确的想法/做法是

    小时候,父亲经常给我足够的食物,同时骂我是个没出息没用的东西。父亲是爱我的,父亲骂我,那是因为我就是一坨屎,一个垃圾桶,我就是这样的人。我要依靠父亲,我要改变父亲,只要主义真,铁棒磨成针,我相信我一定能改变父亲。这是不自爱的,也是不可行的。父亲骂我,是骂他内在的自己,是受到我爷爷死亡的刺激,是他与爷爷,奶奶之间的事。与我无关,我是一个老百姓,一个建设者,我要做好当下的工作,自立,自强,自尊,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