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集

    更新时间:2017-12-23 22:12:47本章字数:1485字

    “那种只有满月出来,才会显现的草,只要摘下来给人类服用,就可以让人类听话啦。”

    夜晚,微凉的风轻拂着毛发。飞在夜空中的斑饶有兴致的想起刚才丙的话,内心痒痒的,似有千万只蚂蚁在上面爬着,“听话的夏目,就算是我偷吃了,也不敢对我嚷嚷,嗯嗯,还会叫我斑大人……额……”天空中巨兽的兴奋得浑身一颤,

    “叫斑大人什么的真的太疏远了,还是直接叫斑就好哒!嗯嗯!”

    白色巨兽越想越兴奋,飞行的速度更快了,几乎是哼着歌,欢快的轻摇着白色的银尾,飞向北边的森林。

    *******

    藤原家,夏目贵志回到房间,带着清理了油脂的蒲团。

    “猫咪老师还没有回来,唔,还在为炸虾的事而生气吗?”夏目贵志有些懊恼的皱了皱眉头,猫咪老师为什么就这么贪吃呢?要不……要不下去拿些甜点给他好了。

    刚想转身,夏目就听到从窗户外传来轻敲的声音。

    是猫咪老师回来了吗?夏目走了过去,拉开了窗帘一看,一个脸色阴沉的妖怪正敲着窗户,只听他说着那熟悉的开场白:

    “夏目大人,我是为了名字前来的……”

    是个要回自己名字的妖怪。夏目贵志叹了一口气,心想为什么这个时候猫咪老师就出去鬼混了呢?嘛~已经习惯了。于是打开了窗户,让妖怪进来。

    “请问您是……”夏目贵志望着眼前披散着头发,身形高大,穿着一身白色和服的妖怪,嗯?定睛一看,这妖怪穿的应该是新娘服?。

    “名为,斗仕。”对方淡淡的开口。

    “斗仕小姐……对吧?”夏目贵志有些不确定,礼貌地问道,顺便转身拉开抽屉。

    “我是雄性。”

    “……”夏目贵志顿了一下,然后自然的拿出友人账,“抱歉,斗仕先生。”

    对面的斗仕似乎打开了话题的盖子,开始款款而谈“这件衣服其实是我妻子的……”

    “哦,是这样啊。”这么大件的衣服,原来妻子也可以穿得下啊,夏目有些惊叹。

    “但是他却死了,被除妖人给杀死了……”

    话题似乎有些沉重,对于夏目来说,他既有猫咪老师,丙等等的这些妖怪的朋友,但是也和名取先生等等的除妖人有着来往,没有分界的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对方抛出的话题,只能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妖怪,他能做的只有等待着对方继续说下去,无声并且认真地做着最好的听众,听着眼前这几十年,或许几百年都没有找到其他人诉说自己痛苦的妖怪的话。

    “他留下给我怀恋的除了这身嫁衣,其他什么的都没有,但是神奇的是,当我穿上这件嫁衣的时候,我竟然听到了我妻子的遗言。”斗仕微微抬头,从披散的头发的间隙处,夏目贵志可以看到那血红的眼睛……

    夏目吓了一跳,似乎被斗仕的话感染,又似乎想到了其他的什么,心口沉闷而抽痛,蔓延到喉咙处化不开的苦涩的味道,他叹了声,缓缓道:“死者已逝,请节哀。”

    他等了等,见对方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欲望,于是又叹了声,一手翻开友人账,

    “我的守护者啊,显示他的名字吧……”

    友人账一页一页翻过,却没有眼前这个妖怪的名字。

    没有名字?夏目贵志眼睛微睁,那么眼前这个妖怪是……

    还没等夏目贵志说什么,斗仕就一把把夏目贵志推倒在榻榻米上,四散的头发抓住固定夏目贵志的四肢,只听他冷漠低沉的声音变得激动高亢,

    “只要有了这本友人账,我就可以杀掉那个家伙了,嗯~”他激动的同时,望着夏目贵志的脸,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一勾,

    “你的身体很好,很好呢~我的妻子的遗言曾说过,只要找到一个很好的替身,他就能活下去……”

    从白无垢的衣袖中伸出的巨大的手抓住夏目贵志的头,还想反抗什么,但在那只手碰到自己脑袋的瞬间,夏目贵志只感觉头脑嗡嗡一痛,眼前发黑,只是一瞬,夏目贵志就完全昏迷了过去。

    斗仕拿过友人账,拉开自己的外衣,披到夏目贵志的身上,

    “我等着你醒来,我的爱人呵~”

    窗外的满月被乌云遮蔽,待月光重现之时,房间里除了昏睡的夏目贵志,已经没有了斗仕的身影,友人账也被夺走了。